陶洛诵:宝海复盆子酒(1)

第一章-韩流在澳洲
陶洛诵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卡市火车站附近有一间书报店,它像澳洲所有的news agent一样,卖报纸、杂志、文化用品,乃至各种彩云,几个月前,这间书报店上了“星岛日报”的头版头条,店老板为营救被劫匪绑架的女店员,英勇牺牲在劫匪刀下。

我平日总去这间书报店,因为它有免费的《大纪元时报》可拿,因而认识这位可敬的柬甫寨华人老板,他中等个头儿偏高,皮肤黝黑,五官端正,对顾客总面带微笑,但寡言少语,从不多话。

他牺牲后,店门紧闭数日,门前堆满鲜花,我献上一大棒马蹄莲,忍不住落下几行泪。

一个星期后,店门再开,店员皆换了新面孔,东主已易,货物依旧,仍然可以拿到免费的“大纪元时报”,但必须要去得早。

一个星期前,我在《大纪元时报》上看到一则醒目的广告,《高薪招聘,韩国知名品牌产品推广需2名形象小姐,须年轻有活力,无需经验。会流利国语,英语,懂粤语者更佳。Part time 工作,薪资优厚,时间灵活。》后面是面试的联系方法,讲明必须用英语。这广告将高薪招聘的“高”字放大到与这十五公分长的广告一般长,以致于我猛一看时,认为是三个拆开的韩国文字,高字的宽度占了宽度为九公分广告的三分之一,可见登广告的人求贤若渴,设计广告的人别出新裁。

推销韩国名牌产品,又是形象代理,我想可能是拍广告。我女儿莲娜像时下许多年轻人一样,是个韩流迷,我就把这广告小心剪下来,准备带她去应聘。

莲娜对韩国的痴迷程度到了她几乎崇拜每一个韩国人。前几天,同样被她崇拜的台湾歌手周杰伦撂下狠话:“哈韩哈日是白痴!”我将这句话告诉她,也未能丝毫动摇她。跟她走在大街上,她目光在亚洲人群中辨认谁是韩国人,一论男女老少,只要听见韩语,耳朵就支楞得特高。

她的近乎怪异的态度引起我对韩国的注意,我的心基本上一生都放在我亲爱的祖国上面,我对韩国的了解十分有限,从小看共产党报纸,知道有个朴正熙集团,知道南韩的学生整天和军警对峙,报上有时还登著穿学生制服,头带学生帽的人用酒瓶子、砖头扔浑身武装起来的防暴员警。

一九八零年左右,我的狱中难友,也曾是我学妹的邢弘远在香港“争鸣”杂志当记者,因公去到南韩,耳闻目睹南韩的真实情况,给我写了一封信,是这样描写的南韩:“前些日子我去了一趟南韩,——在十二天的旅行里,我几乎是走遍整个半岛,从汉城到仁川到板门店,翻过太白山到东岸的束草,沿着东岸南下,经过江陵,浦项到庆州、釜山,再乘船渡海到济州岛。韩国人很热情,很有人情味,而且具有一种和香港人的商业味完全不同的气质-喜欢诗歌和艺术,有较强的社会责任心,总之,使人感到一种年轻的,没有受到污染的气质。”这封信我保留至今,这段话我收集在拙作《生之舞》中。(参见香港星辉图书有限公司2005年7月第一版)

我对韩国人良好的印象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初到澳大利亚,我曾住在一对从中国来的老夫妇家,他们并不富裕,待我却视同已出,这就是后来我在文章中一再提到的我的干爹干妈,我的干爹阿辽沙是俄罗斯与罗马尼亚混血儿,年轻时在上海滩乐队里做鼓手,我的干妈玛丽亚是南韩鲜人,即是韩国人,原是歌舞团的演员,一听音乐,就翩翩起舞。一次,与我干爹吵架,赌气躺在床上,听到收音机播放音乐,脚即随着音乐摆动。已经成为条件反射。

一九八七年十二月与干爹干妈住在卡市小山街,他们有不同国藉的朋友,德国人,波兰人,苏联人,中国人,中苏混血人,——一九八八年一月搬到卫拉写政府公房后,经常看到的主要是干妈的南韩朋友们了。

公房是最下一层的单元楼,两室一厅,厅很大。干爹干妈把屋子布置得很优雅,房门口有一个深棕色的衣帽架,上面常挂着干爹米黄色的礼帽和米黄色的西服上装,鹰鼻鹞眼的干 爹当时身体已经不好,头发全白,驼背瘦小,穿上西装,戴上礼帽仍透著艺术家的修养和一种令人敬畏的威严,他的主要活动地点是医院。他的心脏有病,他不停地抽烟喝酒,每次救护车把他拉到利物浦医院抢救醒来后,他的第一句话就是:“这……烟巻送人,以后不抽了。”当计程车把他从医院拉回家后,他的第一件事儿是接着抽烟,接着喝酒

干妈总劝他:“阿辽沙,澳洲这么好的福地儿到哪儿去找啊,你好好保养自己,多活几年不好吗?”

干爹拿这些话当耳旁风,我觉得干爹求生意志不是很强,这也许与他悲怆的身世有关,他出身于贵族之家,哥哥被俄国布尔什维克枪毙,他流落到中国四十年,曾经有过一个吉普赛女郎的妻子与两个儿子,后离异下落不明。我感到他虽不悲观但有些厌世。

当时韩国的国际地位远不如现在这么高,韩国的文化也远不如现在这么流行。

干妈的韩国朋友们每星期五聚集在一起做礼拜,他们信奉天主教。当轮到在干妈家聚会时,会有一两个韩国大娘头一天来帮干妈准备韩国膳食,我不能用现今时髦的“料理”二字,因为“料理”听起来相当庄重复杂,品种繁多。

她们最多是用小石磨把绿豆磨成粉,做成绿豆果冻,我觉得又麻烦又累,看都不想多看两眼,干妈她们却乐此不疲。

我吃过她们的炸海带,用油把干海带炸得焦焦的,撒上白糖和盐,味道好极了,和现在澳洲几乎每一华人杂货店都有卖的盒装、袋装的即食紫菜味道很相像。

在干妈家经常能吃到朝鲜辣白菜,都是干妈亲手做的,现在韩国店中国店卖的辣白菜一小盒就四块八,我真后悔当初怎儿没跟干妈学学做辣白菜,当时要是有点生意头脑,光靠卖这韩国咸菜,二十年下来也该发了。

来干妈家的韩国朋友大都是中老年人,衣着并不光鲜,但整齐干净,男士们多穿西装不打领带。听干妈说其中有一对夫妇很有钱,他们出资帮干爹干妈安装了有线电话,当时还没有大哥大。

干妈的儿子大庆一家移民到澳洲后,亦是这对夫妇帮大庆找到工作,许多韩国人在建筑行业里专攻镶磁砖,大庆和他儿子军军都干这一行。

韩国人非常团结,互助精神很强。

我干爹最后一次犯病没能抢救过来,是干妈的韩国朋友们出资为干爹买墓地办的丧事。

我的干爹是一九九零年撒手人寰的,十五年后,也就是去年干妈去世了。

我经常怀念他们,尤其是今天,当韩国文化甚嚣尘上的时候,我的可爱的女儿深受韩国文化影响之际,我回想与干妈他们相处的那段日子,重新体验一下韩国人文化精髓的第一手资料。

说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秘史不如说小说是个人的秘史。有些人的秘史得以记录,大多数人的秘史得不到记录。我对干妈的秘史非常感兴趣但得到的只是一些碎片。

太极旗飘扬

韩国的国旗是个太极图符号,无论从形状颜色到名称都令人充满遐想,玄而又玄,深不可及。

我看了部以太极旗为名,韩国顶极明星元彬主演的电影《太极旗飘扬》。极具震撼力。内容说两个感情亲密的兄弟,哥哥擦皮鞋供弟弟上大学。一九五零年韩战爆发。关于朝鲜的这场战争,我们从小听说是南韩在美帝的支持下侵略北韩,先越过三八线。闹了半天才明白,真相是金日成率兵先打的南韩。哥哥和弟弟都被抓去作战,哥哥为了让弟弟回家,总抢著去执行危险的任务,因为长官说:他如立功,就可批准弟弟回家。

北韩共军部队占领他们家乡,哥哥的未婚妻签名领了共军分配的大米,韩国政府军回来后把她枪毙了。哥哥一怒之下投到北韩军队,调转枪口打自己人……。

影片真实地再现历史,从一个普通的甚至没有文化的国人对待这场战争的态度刻划战争给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弟弟一再对长官说:“他只是个擦皮鞋的小子。”哥哥立军功不是为当英雄只为能让弟弟回家,反戈一击是为未婚妻报仇雪恨。他的心中唯有对亲人的爱,意识形态里的国家、战争与他毫无关系。

这个敢于正视历史,敢于深掘民族性三八线以南太极旗飘扬的大韩民国在战争重创后迅速掘起,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赵晶发给我们每个人一枚胸章,上面的图案是一颗燃烧着烈焰的心,寓意是自由的圣火在胸中沸腾。在旅馆吃自助早餐时一定要佩带,否则进不去餐厅。中餐晚餐在旅馆对面唐人街的一个中餐馆,步行五分钟。
  • 羊子大姐与大家打招呼后,连坐都没坐,就让黄河清赠书给每个人,我拿到一本,《王若望纪念文集》,封面上是王若望先生的画像,红色书名下有黑色几个小字:刘宾雁敬题。编辑委员会是羊子,黄河清、郑义,香港明镜出版社。
  • 袁红冰大声地疾呼:“这次会议是一个高入云空的象征,是一个未来千年历史都无法忘却的起点。她宣告:〔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从此开始创造历史的伟大进程,中国知识份子-中国自由思想者与独立写作者,第一次以社会历史运动的名义。通邮地表现出对自由文化精神的热恋与追求;〔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宗旨-〔自由地思想,自由地创作,自由地表达”〕,将从此成为响彻苍天与大地的精神呼唤。”
  • 这和我在一九八八年八月二十四日在卡市华裔相济会里听到的天体物理学家、中国的萨哈罗夫-方励之的演讲有异曲同工之处。他:“要珍惜言论自由,要做在中国不能做的事情。”大厅里挤得水泄不通。
  • 坐在小飞机上在澳洲上空飞翔与乘大飞机在南太平洋上空飞行不太一样,小飞机速度慢,总像停在空中不动,由于飞得不是很高,对地面的能见度清晰。乘飞机在时间上真是很划算,比火车快多了。二零零五年新年,我应墨尔本《亚太经济导报》总编阿木等人的邀请出席拙作《生之舞》的首次发行仪式,我带着辽尼亚,莲娜坐的是火车,十几个小时腿直不直地坐着够累的,飞机一个多小时平稳地降落在墨尔本机场。
  • 我离开中国近二十年,随着科学的发达,共产暴政在逐步升级,监狱里越来越黑暗,像电棍、毒针、小笼子,------还有犯人头可以对其他犯人肆无忌惮的欺凌。对政治犯向来比对刑事犯残酷,因为政治犯有思想有灵魂。
  • 立勇劝我戒赌。
  • 在题为“悉尼举办‘九评’专题研讨会的报道里这样提到费博士”费良勇先生在发言中分析归纳了党文化的八个典型特征,并提出通过‘自由民主运动树立公民世界观’的理念,来消除党文化对几代人的影响。他分析了党文化的八个特征即:1.专制性,只允许一种声音,一不允许反对声音;2.阶级性:把自由、民主、人权普世价值都强行赋于阶级性,3.斗争性;4.暴力性;5.恐怖性;6.谎言性;7.奴才性;8.封闭性。”
  • 在与后来频繁地与革命者们接触过程中,我愈加感到自己人生目的的微不足道,他们是当代的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逃到海外是为国为民。而我仅怀揣一已之私目的,寻求爱情和写作。好在现在的革命者们胸襟宽广,能容忍多元文化,我并没因之感到被歧视。
  • 申丽灵在信中,迎平康的父亲叫平杰指旺。
    仲维光和刘青没回信,今年我才从王友琴那儿得知,维光没收到我的书,维光因为在德国,情有可原,可刘青也说他没收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