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洛诵:宝海复盆子酒(3)

第二章面试
陶洛诵
【字号】    
   标签: tags:

“七点整了,打个电话给韩好。”我催促。

“韩好说他一分钟就到。”莲娜合上手机。

“咱们跟他在街上谈,别上去了。”我建议。

我打量莲娜一眼,头发昨天在唐人街著名的“胡丝嫩赏”理发店按照最流行的香港样式做的。给她做头发的是个手艺精湛的老师傅,叫安森,说老也不过是二十七、八岁。

莲娜有头厚厚的深棕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是金色,她视头发为珍宝。很少有几次做完头发回来不哭的。自从她的同学介绍去“胡丝嫩赏”发廊,她去过两三次,居然一次都没哭。

“胡丝嫩赏”里设备并不是第一流的,有特色的是理发员各个都是美少男美少女,每个人拥有一双白白嫩嫩修长灵活漂亮无比的手,服务态度绝佳,第一次给莲娜剪头发是个小个子,莲娜的头发又长,他跪在地上剪。莲娜喜欢上了“胡丝嫩赏”。

这次,她要求安森给她上面剪成个蓬头(不是蓬头垢面的蓬),蓬得大,有层次,有形状,下面烫成一缕一缕的卷儿,安森照做,要价一百八十五,“便宜”她的同学说:“其他的店最少二百多。”

“莲娜,你怎么要了个香港发型没要个韩国发型?最近有支三人舞蹈队在史卓菲几个火车站用跳舞的方式宣传韩国发型呢。”我是从报纸上看到的。

“韩国理发店卷儿做得特别好。”不知莲娜怎么得知的,这是真的,尤其从烫头发的中年韩国妇女身上可以看到,有长长的七年里,我们每个星期去金锁镇跟朱教师学画画,停车场旁边有间韩国教堂,衣着华丽的韩国妇女个个头发卷得相当精致。

莲娜穿的是窄长袖圆领掐腰超短连衣裙,腰部以上是海蓝与白色相间的条纹,胯下的裙部是海蓝色。领口中间一条是海蓝色,与肚脐位置,裙下部两个假兜处砸些铜钉子,凭添几分牛仔的味道。

每次出门配衣服花去她大量的时间,她说最喜欢的事情是配衣服,希望这个工作是宣传韩国名牌服装,她就可以穿着漂亮衣服走来走去了。

“哈啰”有人在身后与我们打招呼,莲娜与我同时从长椅上弹起来转身看过去,是位穿着深蓝色西装,打着蓝色领带的中年男人,戴着金丝眼镜,“我是韩好,到办公室去吧。”

脸部表情诚恳,手中提着黑皮公事包不像歹徒,我和莲娜相视一眼,跟着他走。

他的办公室有里外两间,外面是会客室,有沙发,玻璃咖啡桌,净化水器皿,几盆花。

他把我们让进里间办公室,他坐在办公桌后面,让我们做在前面的两把转椅上。办公室地下堆满材料、档、表格等等。

“平时你在这里办公吗?”我疑惑。

“我有两个办公室,这是其中的一个。你们走后,我会回家吃饭,再到这儿工作到深夜两点。”韩好如是说。

“请问是什么名牌产品让我女儿推广?”看他这么忙,我赶快切入正题。

韩好顺手从凌乱的桌面上抄起一份“大纪元时报”,指著头版下面一幅巨大的广告说:“酒。”我和莲娜失望到顶点。

这幅广告登了有些时日,“大纪元时报”并非天天可以拿到,必须去得早去得巧,我虽然不是每天有幸能拿到,但最近拿到必能看到这广告。
“她叫张娜拉。”莲娜指著广告上拿着酒瓶子的漂亮妇人说:“韩国明星。”

最大最显著的一瓶名叫《宝海覆盆子酒》瓶呈宝胆形,红衣金顶,商标除韩文外还印有中文《宝海》和《酒》的字样。

其余两绿一黄,照片上体积比宝海略小一级,瓶下有英中文名,分别为《烧酒》,《梅翠纯》《纯金梅翠纯》,竖着有七个小小的地区图片,顺序为:
Hursville Hornsby Eastwood Strathfield Willoughby Thornleigh Wentworthville,旁边写着:现已在酒类连锁店Don Murphy’s上柜销售。

实际上我还看见过另一则广告,上面不是我刚刚知道叫张娜拉的影星,而是一位俊男。登女星的照片说宝海可以使女人更有女人味,登男星照片的广告则说宝海可以使男人更有男人味。我心中暗想:“这不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吗?”

韩好不知从哪里变出一瓶宝海覆盆子和一瓶烧酒,摆到我和莲娜眼前。

“我们知道覆盆子吧,六十块钱一公斤。”韩好介绍,我并不甚清楚,在外国小说里经常看到这个词,既然能制成酒,我脑海里浮现出水果店里出售的小小的四方盒里装着的紫色的比碗豆大些的颗粒状水果,一般是七块钱一盒。因为贵,我从未尝试过,大概就是它吧。

“这是韩国的名酒,在有胡锦涛、布希参加的二零零五年韩国釜山亚太高峰会议的宴会桌上摆的就是这个酒。”韩好的语气里充满自豪。我想这是韩国的茅台啰。“我要找几个人在各大著名的饭馆里推销,让顾店品尝。”

我正犹颖,手机响了,是儿子打来的。他本来说陪我们一起来,因公司有个紧急项目要上,临时通知加班来不了,我告诉他是推销酒。

“莲娜不到十六岁,不可以卖酒。”儿子说:“不是卖,是让人白喝,莲娜不碰酒瓶子,只负责翻译,因为中国顾客不懂韩文,有些也不懂英文。”莲娜不仅中英文流利,也掌握不少韩文。“让莲娜自己决定吧,问问工钱。”儿子指示。

我对韩好先生说:“您在广告上登的是高价招聘,请问怎么个高价法儿?”韩好反问:“你认为呢?”“我不知道。”“每小时十五元怎么样?我儿子是大学生,他现在正向各个商店送酒,我才给他每小时十块钱。”他一指靠墙白色小台桌上一张少年的照片,眉宇间流露出无限慈爱,“韩国有关方面委托我在澳洲挖掘文艺界新星,他们要我儿子去当模特儿,我儿子一米八五,相貌比Rain还好,他在海滩游泳,吸引无数女人的眼光。可我儿子不愿意当模特儿,他学的是商科。”

莲娜像猎狗一样警觉起来,帅哥就在眼前,而且是韩国人,她站起身来,绕过写字台,探身向白色小台桌,韩好把“赛Rain”的照片拿过来放到莲娜座位前。莲娜回到椅子边重新坐下。

别说照片上韩好的儿子还真有点Rain的影子。Rain是韩国当今人气最高的歌舞星和演员,与韩国当红演技派女星宋慧乔合演一部“浪漫满屋”而爆红东南亚。

“浪漫满屋”像是为Rain量身定做的影片,讲韩国一位成功的年轻演员在飞机上邂逅一名女粉丝。(我很长时间才明白粉丝即是Fans的中译)女粉丝醉酒,呕吐,借钱留给他很不良的印象。

他购入的一间漂亮豪宅却是被偷盗的,被盗人是女粉丝,于演绎出三角恋爱的故事,男女主人公由敌变友,由友生情,最后终成眷属,结局是皆大欢喜。

这么个老俗套的剧本由相貌出众,身材一流,气质高雅的韩星们一演,配上奢华时髦的装束,美妙动听的音乐竟成为当代少年少女爱情偶像经典。

《浪漫满屋》的碟我们向卡市录音带店订购,因为是熟人,老板兼价卖给我,才要四十五块钱,莲娜百看不厌。

打那以后,我的钱包就为Rain而掏。凡跟Rain有关的东西莲娜都要买。

Rain不出过另外两部片子,一为“小爸爸上学去,”讲的是男主人公为一个有病的女孩筹集医药费去当男宠。一为“这该死的爱”,计的是叔嫂恋。这两部片子都不如《浪漫满屋》引人入胜。

Rain一仅在韩国,还在香港、美国、台湾甚至大陆开过场场爆满的音乐会,别出心裁,现场从观众席上提拉出一个女孩子,唱情歌,求婚,献花,戴戒指,送礼物,——凡是女孩子梦寐以求的全在倾刻之间实现。

在舞台上以大雨浇身,来配合激情演唱,超快超难的舞蹈动作都是Rain特色。

Rain一首新歌的碟就卖五十六向币,其唱过的歌有多种组合版,有精装的有平装的,有的碟做成大型硬质礼品盒,里面有些类似玩具的物件,例如印有Rain上半身像,写着IT’S Raining的合金钢水瓶,花样繁多,层出不穷,莲娜收集了几十种。

我不随着莲娜到处搜索 Rain的海报,如果在史卓菲韩国店里,海报随碟奉送。有的店要单买,Rain的海报在卡市要价十五元-二十五元,我问为什么这么贵,店老板为难地说:我们也没有办法,飞机空运这么几张运费就很贵。看着莲娜渴求的眼神。我咬牙买下。

有一次莲娜和我到唐人街宝康书店寻找Rain的巨照,店伙计是个二十多岁微胖戴着眼镜的小伙子,他略一踌躇领着我们到店门口一指快挂上顶棚的几张巨照中的一张,上面的 Rain穿着白色的衬衫,浅咖啡色的西装背心,打着天蓝色的领带,举著戴著名牌手链的右手向我们打招呼,咖啡色太阳镜罩在他那双猪蒙眼上,我们却制住狂喜问:“多少钱?”“十块。”出乎意料,我们觉得捡了个大便宜。

我家寻间不大的卧室墙上贴满 Rain的海报。还有 Rain的剪报,钥匙链,凡与 Rain有关的,莲娜全都收集。

你想想,眼前将会出现个活生生的韩国少年,又酷似 Rain令在莲娜心中引起怎样的震动。
莲娜答应韩好试工。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莲娜的爸爸辽尼亚开着灰色的崭新的大型荷顿带着我去接她下学。这辆车是刚买的,我们原来那辆绿色的相同款式的荷顿在一次不幸的撞车中报销了。
  • 卡市火车站附近有一间书报店,它像澳洲所有的news agent一样,卖报纸、杂志、文化用品,乃至各种彩云,几个月前,这间书报店上了“星岛日报”的头版头条,店老板为营救被劫匪绑架的女店员,英勇牺牲在劫匪刀下。
  • 赵晶发给我们每个人一枚胸章,上面的图案是一颗燃烧着烈焰的心,寓意是自由的圣火在胸中沸腾。在旅馆吃自助早餐时一定要佩带,否则进不去餐厅。中餐晚餐在旅馆对面唐人街的一个中餐馆,步行五分钟。
  • 羊子大姐与大家打招呼后,连坐都没坐,就让黄河清赠书给每个人,我拿到一本,《王若望纪念文集》,封面上是王若望先生的画像,红色书名下有黑色几个小字:刘宾雁敬题。编辑委员会是羊子,黄河清、郑义,香港明镜出版社。
  • 袁红冰大声地疾呼:“这次会议是一个高入云空的象征,是一个未来千年历史都无法忘却的起点。她宣告:〔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从此开始创造历史的伟大进程,中国知识份子-中国自由思想者与独立写作者,第一次以社会历史运动的名义。通邮地表现出对自由文化精神的热恋与追求;〔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宗旨-〔自由地思想,自由地创作,自由地表达”〕,将从此成为响彻苍天与大地的精神呼唤。”
  • 这和我在一九八八年八月二十四日在卡市华裔相济会里听到的天体物理学家、中国的萨哈罗夫-方励之的演讲有异曲同工之处。他:“要珍惜言论自由,要做在中国不能做的事情。”大厅里挤得水泄不通。
  • 坐在小飞机上在澳洲上空飞翔与乘大飞机在南太平洋上空飞行不太一样,小飞机速度慢,总像停在空中不动,由于飞得不是很高,对地面的能见度清晰。乘飞机在时间上真是很划算,比火车快多了。二零零五年新年,我应墨尔本《亚太经济导报》总编阿木等人的邀请出席拙作《生之舞》的首次发行仪式,我带着辽尼亚,莲娜坐的是火车,十几个小时腿直不直地坐着够累的,飞机一个多小时平稳地降落在墨尔本机场。
  • 我离开中国近二十年,随着科学的发达,共产暴政在逐步升级,监狱里越来越黑暗,像电棍、毒针、小笼子,------还有犯人头可以对其他犯人肆无忌惮的欺凌。对政治犯向来比对刑事犯残酷,因为政治犯有思想有灵魂。
  • 立勇劝我戒赌。
  • 在题为“悉尼举办‘九评’专题研讨会的报道里这样提到费博士”费良勇先生在发言中分析归纳了党文化的八个典型特征,并提出通过‘自由民主运动树立公民世界观’的理念,来消除党文化对几代人的影响。他分析了党文化的八个特征即:1.专制性,只允许一种声音,一不允许反对声音;2.阶级性:把自由、民主、人权普世价值都强行赋于阶级性,3.斗争性;4.暴力性;5.恐怖性;6.谎言性;7.奴才性;8.封闭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