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买车票

粒子剑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4日讯】小刘和小吴平常最爱贪小便宜不过了,人不信的事不等于不存在,他们也经常莫名其妙的倒霉,不失不得吗。

两口子要回老家过年。在中国一到逢年过节的车票就不好买,而且车站里面有许多票贩子,队很难排。于是俩人起大早去排队买票,他们要买的是七天之后的票,车站只提前七天买票。这俩人得排两次队,因为他们身上只带了个假军人证,他们还有个真证,但得过几天能拿回来。俩人都有证就可以都享受半价。俩人排了整整二个小时,结果他们要买的下铺还是卖光了。算了,回去吧!

第二天俩人又来了,今天他们只能买从今天算起的七天后的票了。这回俩人一宿没怎么睡,早晨起的更早,小刘排在了队伍的第一,小吴在另一个窗口也是靠前的。

先说小刘,售票窗口一开门,给他乐坏了。说完车次、什么票后,售票员问:今天的、一百五十元,要吗?要吧,小刘拿着票兴高采烈的往回走,边走边看,边看边走,走着走着,突然傻眼了,咦?我要买的是七天后的票,怎么成了今天的了?气死人了!赶快跑到退票口把它退了,结果赔了30元,又得从新排队买票。

很快小吴也买到了票,小刘在电话里一听,是另一趟车,不是跟他买的一趟的,就急着说:赶快退了、退了!小吴赶快就往退票口跑。小刘又一想,不用啊我都退了票了,她就不用再退了,我们再买一张一样的就行了吗!赶快又打电话。事不凑巧,电话就没打通,人太多、太吵,小吴没听见。等小吴也赔了30元退了票后一查来点显示打回来才知道不用退了,可是已经晚了。

两个人又排了好几个小时,可是下铺票又都让票贩子卖光了。由于严重缺乏睡眠,加上赔了60元钱,心里很憋气,结果又出了点小事故。上午小吴接到小刘的一个电话,电话那边说刚才他昏倒了,是被气的、加上累的和困的,差点送医院抢救。

第三天俩人拖着疲惫的身体终于买到了车票,可是还是不是下铺,而是中铺。

“唉,早知如此,第一天不就买了吗,还省着遭罪、花冤枉钱了。”

中国有句话,叫“省着、省着,窟窿等着”,其实不也就是在说物质是守恒的、也就是“不失不得”吗?其实节省是对的,可是有的人把“贪小便宜”也当成了一种“省”,

那当然“窟窿”就会等着你了!(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自由时报记者殷侦维/三重报导〕本报独家报导罹患神经母细胞肿瘤的患者陈揆文辛苦对抗病魔的故事,获得社会大众的温情响应,但她婉拒捐款,希望这些善款能留给更需要的家庭。
  • 〔自由时报记者陈恩惠/台北报导〕前天上午新光医院急诊室上演“警察夫、护士妻”联手救护车祸受伤孕妇的温馨故事,也让这对从未在上班时间相遇的警察护士夫妇,终于见识到对方执勤认真的一面。
  • 〔自由时报记者朱有铃/高县报导〕超级人民保母杜春风夫妇的故事在本报报导后,民众的爱心如潮水般涌入茂林山区。昨天上午短短3、4个小时就已经接到5、60通表达要捐赠白米、衣服等物资的电话。
  • 2006年12月19日《羊城晚报》,肖建国写了叶蔚林烧掉了自己的长篇小说原稿的故事(参见《报刊文摘》2006年12月25日第3版)。原因是:“巴金老人看了后,跟他说,写得太惨烈了。文学不应该光是表现惨烈。叶蔚林回到宾馆,想了一天一夜。然后,一把火把稿子烧掉了。”
  • 来自西洋品种的圣诞红当然有其相对应的典故或神话,其中一个是在它的原产地墨西哥,有关圣诞夜人们实行了施舍与奖赏、谦逊得报偿……这些美德的故事。
  • 【大纪元3月2日报导】(中央社记者王鸿国台北二日电)“2007台北灯节”即将于明天在中正纪念堂展开,台北市政府今晚进行试灯,一时之间,象征猪年“朱古力”主灯瞬间点亮,炫目的声光效果引起围观民众不禁惊呼。北市府指出,造型及音乐皆融入2007台北灯节的主题故事,明天起展开,欢迎民众踊跃参与。

  • 一个猎人在高山顶上的鹰巢里,抓到一只幼鹰,他把幼鹰带回家,养在鸡笼里。
  • 胡子炜,1988年生于江苏,在中国读完小学和部分初中,2002年移民到加拿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