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神貌与发展(四)商朝时期

作者:雅慧

重檐、回廊是中国建筑的重要元素。从商墟遗址发现,商代的宫殿建筑已经具备这些元素。(戴慧瑜/大纪元)

    人气: 14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商朝

商朝(约公元前1600-1046年)继夏而起,根据《史记》记载,从成汤建国到商纣亡国,共传三十代,前后六百余年。商的祖先是契,因为辅佐禹治水有功,被舜封于商。从契到成汤的十二代之间,曾经八次迁都。到成汤时才又定居于最初的起源地亳(bó,河南商丘)。成汤登帝位后将都城西迁至今日的郑州,仍命名为亳。大约有150~200年之久,商都一直在亳,仅次定都于殷的时间。之后又迁都六次,在公元前13世纪,商王盘庚迁都于殷。

商汤听说当时莘国伊尹,虽然以农耕为生,但贤名远播,非常有才能,因此数次请人前往征聘。〈元赵孟頫汤王征尹图〉(国立故宫博物院)
商汤听说当时莘国伊尹,虽然以农耕为生,但贤名远播,非常有才能,因此数次请人前往征聘。图为:元‧赵孟頫《汤王征尹图》(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

当时并没有把这个地方叫做“殷”,甲骨文中把它称作“大邑商”,周灭商后,把商都附近商王的田猎区殷原这个“殷”地名称呼商朝人,所以后来才将商称之为殷,或称殷商。为摆脱政治动乱和灾害困扰,商朝多次迁都,是历史上迁都最频繁的王朝。

在甲骨文中有“中商一大邑商居土中”之说,“土中”即四方的中心。传统的“择中”思想由精神层面上的“天子所居为中”,演变成选择物质层面上的领土中央为都城。如前所述,商朝因避动乱而多次迁都,选址以军事防御为考量。”

战国时著名的军事家吴起认为夏桀与殷纣之都皆由山川所环绕,为形势险要、易守难攻之地。但地理上的优势并无法庇护暴君之不受推翻,相反的,唯有勤修德政,才能使天下太平,四方来附。

盘庚迁殷

盘庚是商朝中期的贤君,他遵循商汤以德化人的治国之道后,扭转了商王朝的颓势,使之再度强盛,盘庚迁殷是商朝历史的一个巨大的转捩点,从此商王朝结束了屡次迁都的动荡岁月,迎来了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的新时期。考古发现,出土的殷墟尚未发现有城垣的遗迹,首都没有城墙作保护,却能屹立约270年之久,由此可知德治始能令国家长治久安。商朝的历史里有多次国势衰微后又重新振兴的情形,皆与帝王的修德行善有着直接的关系。

商都结构  历代都城建筑的先河

商朝的都城以早期的亳和后期的殷为代表,现代考古界推测亳就是当今的郑州,而殷则位于安阳小屯一带。郑州商城的面积达25平方公里,是迄今所知最早的一座王都,也是历史上第一座建有城垣的王都。

在郑州商城发现外、中、内三重相套城墙,布局严整,是一座具有一定规划布局的都城,开创了历代都城建筑的先河。考古发现,郑州商城不仅有城墙、护城河,还利用湖泊作为防御设施。内城里有巨大的宫殿群,四周回廊围绕,中间有九室的重檐顶大型殿堂。在城郭内则发现大规模的铸铜、制骨及制陶的作坊遗址,表明郑州商城的各种手工作坊已颇为发达。

盘庚定都于“殷”之后,使商代早期四处游移的都城有了定所。在司马迁所写的《史记》中曾提到周公将其弟康叔分封在“河淇间,故商墟”(《史记.卫康叔世家》),都城“殷”所统辖的区域范围,位在今日河南省北部黄河故道与淇水之间、洹河两岸的地区(称为“殷墟”或“商墟”)。

根据“殷墟”出土的遗迹判断,殷都沿着洹河两岸发展、绵延十余里,周边并无城墙,只有一道大沟作为防御设施,与弯曲的洹河成环状防护都城。殷都城功能划分相当明确,具备郑州商城都城的构成要素如宫室、供水设备与排水系统、各式作坊、民居建筑等。

都城中心区为宗庙宫殿区,宫殿台基的方位或正南北、或正东西,各座基址大致排列成行,东西南北相对,呈现出四合院的布局格式。围绕着中心区,呈环状放射性密布著许多族邑民居及手工业作坊,民居建筑群也具备了厅及四合院的特点。商代筑墙时是用版筑。即横放两块木板,板外榇以木柱,版内填土用杵捣紧,筑好后再将木板及木柱拆掉。

西北方则是王陵区,共发掘十三座王陵大墓以及数千座陪葬墓和祭祀坑,其中有座空墓,推测是纣王在生前为自己所建,但因为暴政招致天怒民怨,死不得葬。

道路与商人、商业

殷都有发达的道路系统。在殷墟博物苑的展厅里,八.三五公尺宽的车道上,四道车辙和两侧的便道清晰可见。商代的交通发达,已普遍使用车辆,如此带动买卖的活跃,货物交易因而被称为“商业”、从事交易者则被称为“商人”。商朝的商业已十分发达,根据《六韬》记载,“殷君善治宫市,大者百里,中有九市”。市场内贩卖各种来自各地的货物,玉器的材料被证实来自新疆和田;被称为“档案”的刻有甲骨文的龟甲,产地远在今天的马来西亚。

商人的卜与祀

根据《尚书.盘庚》记载,盘庚在迁都前作了很多准备工作,包括在确定都城方位时,使用圭臬等测日影的工具定向。此外,由于“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而后礼。” (《小戴札.表记篇》),在“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观念影响下,殷人盛行使用龟甲来求神问卜,举凡战争、动土、迁移、婚嫁、出行等,无一不先通过卜筮征求神灵的指示。刻于龟壳与兽骨上的问卜文字就是传世至今最早的中文--甲骨文。

刻在龟甲上的甲骨文 (维基百科)
刻在龟甲上的甲骨文 (维基百科)

建城迁都乃王朝之大事,事关国运兴衰与民生大计,更是马虎不得,必须反复问卜才能动土施工,所以从流传下来的商代甲骨上可以发现 “子卜,宾贞,我午(作)邑”,或“乙卯卜,命贞,王乍(作)邑”等,而史书也记载了盘庚在昭示决定时,强调“天其永我命于兹新邑”(天帝将授命我们在此建立新都,永远兴盛),“非敢违卜”。

商人敬天还表现在频繁的祭祀上,在开工动土前、房舍奠基、安置城门等等工程大事时,都要举行祭祀。占卜与祭祀的传统延续后世,成为择地建宅的一部分。

《史记.殷本纪》记载了商汤登帝位后全国连年大旱,商汤在郊外设立祭坛,天天派人举行祭礼,祈求天帝除旱下雨,是为“郊祭”的由来。七年求雨不果,史官们占卜后说:“祭祀时除了要用牛羊作牺牲外,还要用人作祭品。” 商汤说:“我祭祀占卜求雨,本是为民,怎能去焚烧人民? 用我来代替吧!”命左右把祭祀的柴火架起来,向上天祷告,然后便坐到柴上去。左右正要点火,突然乌云四合,大风乍起,大雨骤降。这就是历史上的“汤祷桑林”。人们都认为正是汤的为民牺牲的精神感动了天帝,才使得天降甘霖,旱情解除。

由这段记录可以得知,商朝存在以活人活物祭祀的习俗,虽然商汤贤德爱民,舍己以殉,却也无法废除这个恶习。活祭与殉葬的习俗到商代中后期越演越烈,考古发现,甚至连建筑物安置地基前都要先以活人献祭,如此违逆人道的做法,也是导致王朝灭亡的原因之一。

殷商的灭亡

殷商和夏朝覆亡的经过极为相似,殷商的最后一个君主纣也如同夏桀一样,残暴奢侈、荒淫无度、迫害忠臣百姓。《史记》记载商朝的都城在纣时“南距朝歌,北距邯郸及沙丘,皆离宫别馆”。他大兴土木建鹿台、做“酒池肉林”以供淫乐,而百姓却不得安食,民怨载道。纣的暴行,也引起了上天的震怒。据《淮南子》载:“殷纣时,峣山崩,三川涸。” 史籍在解释地震原因时说:“纣王无道,故峣山崩而薄落之水涸。” 此时周武王修德使万民来附,率领诸侯讨伐无道之夫,终于代替商朝取得天下。@*#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夏朝国祚约四百七十余年,夏朝的领土分域管理和城镇建设发明与治水的历史有密切的关联。夏朝城镇建设,比如城郭、砖瓦、排水沟渠系统等等都是领先的发明,还有中国建筑座北朝南的座向方位的特色也起源于夏朝。
  • 黄帝时代“筑城邑,造五城”。天子居所有聚落之“中”,被称为“都”,其他的聚落则称为“城邑”。城邑依照城主身份的尊卑来分等级,由此可知,在黄帝时代不仅已经存在着城镇,且各城镇间已经区分出规模等级。舜的时代,大道行聚天下成都邑。三皇五帝时代启迪先民“天圆地方”的观念与“择中”的思想及道德规范和修炼回归文化。
  • 天圆地方宇宙观具体显现在三皇时期的聚落建筑型态上。目前出土的这个时期的聚落面积通常不大,年代较久远的聚落多呈圆形或不规则的环状,后来渐渐多为四方形,方形的城镇自此成为中土最普遍的城市形式。当时的聚落不仅已经形成城镇的规模,其内部更具备了城市规划与功能分区的痕迹。神农氏时期已经有市集。
  • 6月30日开始,南方暴雨引发的洪水已波及长江、珠江西江流域。湖北、江西、湖南、江苏、广西、贵州等省份,多个城市再度出现“看海模式”。有评论质疑“为何年年防涝,却又年年‘看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