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提醒在中国投资风险 法国网站被封

被中国封锁的法国网站“国际危机观察站” 主席(www.communication-sensible.com)、《上海,我的心上人》一文的作者狄迪埃‧海德里奇(Didier Heiderich)先生。

被中国封锁的法国网站“国际危机观察站” 主席(www.communication-sensible.com)、《上海,我的心上人》一文的作者狄迪埃‧海德里奇(Didier Heiderich)先生。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4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王泓法国巴黎报导)据记者无疆界近日发出的消息,法国“国际危机观察站”的网站www.communication-sensible.com被中国封锁,原因是该网站刊登的一篇题为《上海,我的心上人》的文章(全文翻译见本文附录。法文原文http://www.communication-sensible.com/articles/article0128.php)。这篇文章向外国企业主提供了在中国投资的风险资讯。

记者无疆界指出“对一个非常专业性的并且只使用法语的网站的拦截,表明中国政府对政治性内容和对经济资讯的审查同样重视。互联网信息的自由流通都还算不上是人权问题的范畴,它是经济的持续发展和与外国建立稳定的商业关系的最基本的东西。”

国际危机观察站对此表示遗憾,并在他们的网站上表示:“对一个专业领域的法语网站的查禁,体现出自由在中国的极端脆弱性,也进一步证实了我们在文章中所讲的去一个不尊重自由和充满不安定因素的中国投资的风险,说明我们的结论并不是无稽之谈。”

本报记者在得知这一事件后对文章作者及“国际危机观察站”主席狄迪埃‧海德里奇(Didier Heiderich)进行了电话专访。以下是访谈记录。
  
记者:您能向我们的读者介绍一下您的协会吗?

海德里奇:国际危机观察站是法国的一个非商业性协会,协会主要通过法语网站www.communication-sensible.com向厂商和企业主提供管理和沟通危机的资讯。30名成员来自世界法语地区在这一领域有研究的大学教师和咨询专家。

记者:您是什么时候发现网站在中国被封锁的?

海德里奇:驻中国的记者在2007年2月底发现这一网站无法从中国登陆了,随后记者无疆界也进行了核实。发现网站上只有《上海,我的心上人》这篇文章有可能得罪中国当局。

记者: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写这样一篇文章呢?

海德里奇:我觉得是该提醒人们的时候了,因为人们在中国问题上形成了一种很强的很封闭的看法,这种思想已经成为一种共识。好像中国接受了资本主义的一点东西之后就会变得更民主。我认为这是绝对错误的一种认识。我觉得不应该对中国当局的某些作法缄口不言,我们的领导人对中国的问题上倾向于不表态,不表示反对,不去谴责,他们想通过这样做,让法国的大企业获得一个重要的市场,这种想法是错误的。我说是领导人,因为我想你去问单个的法国人,我想他们都会不同意不谴责中国政府的某些做法。

实际上从1989年以后中共的本质并没变,我们没有权力替独裁政权做保人。您知道我讲这些让很多法国人感到吃惊。特别是那些工业企业家,他们只想听他们想听的,其它都听不进。我经常跟那些新投资中国的企业家讲,但是他们不愿意听到中国是独裁体制,他们就好像那些被中共控制了思想的中国人一样。

记者: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做呢?

海德里奇:我认为是受单一的思想灌输之后形成的这种状态,就连最理智最有经验的人都忘了他们经营生意的常识。

记者:法国人是以有批判精神著称的,为什么在这个问题上好像思想被控制了?

海德里奇:我觉得法国人一向对中国很着迷,当人们看到的有关中国经济的文章都是一种论调时,单一的论调更加强了这种痴迷,听得多了就把批判精神给磨掉了。

把短期的投资效应看得比人权和自由的价值更重要,这是完全背离我们传统的价值原则的。无视自己应信守的价值这是一个最基本的错误,对中国也没有帮助。我们不能把这两件事分开看,西方人不能一方面向世界宣扬道义,一方面遇到有钱可赚时就又无视这些原则。

从道德和伦理的角度来看在自由和人权的问题上向中国卑躬屈膝是很短视的,现在危险已经在那里了,只是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哪天危机变得越来越能看见的时候,透过媒体揭示出来的时候,我们就会问为什么当初执政者会接受与这样的政权合作,还向其卑躬屈膝。

记者:您在文章中说去中国投资这不是一个机会,即使从纯经济的角度来看也不一定对西方公司有利?

海德里奇:对,绝对是这样。我觉得即使从经济角度看这也是一个错误。因为无论我们愿不愿意,做生意是有原则的。仅从对合同的遵守来讲,没有言论自由和普遍意义上的自由,这样的环境会对经济产生直接的影响。政府不只过滤反政府的或不同政见的敏感信息,也对经济性的信息进行过滤。当我们所使用的数据都是虚假不实的,我们一定会在经济领域出现判断上的失误。

记者:您是怎么得出这样的结论的?

海德里奇:我是从我认识的非常了解中国的人那里, 还有我看的文章中了解中国的。人们普遍认为中国是自由经济主义者和工业企业绝好的竞技场,但是伴随而来的还有其它的一些东西。当今的危机可以出现在工业购买和代理时,特别是面对当局制造的中国 “奇迹”和恶化的人权状况时,所有的工业企业都有可能得上自闭症,作为购买商或投资商他们不愿意正视在中国遇到的“小小不言”的不快之事。所有的西方企业都在讲企业对社会和环境应该负起责任,但是他们往中国投资时,就把他们应该承担的责任忘到脑后了。我经常会遇到这样的人,他们很了解中国,他们有15年与中国合作的经验。总的来说他们的经历告诉我,事情并不像人们想让我们知道的那么简单。

记者:您说的在中国投资的法国企业的自闭症现象具体指什么?
  
海德里奇:比如在承诺的应遵守的劳工法律和现场的工作条件之间有着很大的差距,特别是在很多代理商那里是这样。之所以在他们的承诺和现实之间有这个差距,是因为中国政府让他们在参观的时候看到的上海是布置好的场景,而法国投资商不愿意正视布置好的场景圈外的现实,也就是人家不愿意展示的地方,显而易见不太好的地方。真实的中国比人们想像的更复杂、更困难、更艰苦,与展示给投资商的形象相比更不尊重人权和环境。这种自闭症就是拒绝正视场景圈以外的现实。

记者:那您看到的场景圈以外的现实是什么呢?

海德里奇:我看到的是农村人口贫困化,他们为了维生到大城市找工作,接受非常艰苦的劳动条件,远远低于国际劳工组织规定的最低工作条件。还有污染和沙漠化加重;给西方人做工的工人工作很苦,工作条件完全不能令人接受。

当人们不愿面对事实的时候,在工业、金融和其他方面都会冒很大的风险。从风险和可能发生的意外的评估来看,投资中国的行为缺乏从一开始就应该有的谨慎。

记者:在您的分析中哪些因素比较重要?
  
海德里奇:最重要的是人的因素。当分析一个企业的成功和发生危机的可能性时,人的因素是一个主要的因素。到一个不尊重人权的国家投资,我们就会冒巨大的风险,会遇到危机的巨大的风险。中国就像一个火药库,只需有一个重大的丑闻的火星就可以点燃,所有在中国投资而无视那里人的因素,无视那里的生存条件和那里不尊重人权的状况的投资商都会受到公众舆论的严厉谴责,总有一天我们会被一件重大的有象征性的事件从麻醉状态中惊醒。

记者:除了人的因素,还有什么不适合往中国投资的因素吗?

海德里奇:第二个风险就是在投资的同时进行技术转让,使西方失去了技术。但是为什么西方人还是要这样做呢?因为今天我们没有一个工业政策。控制市场的是近期的利益,只要有短期效应就行,这成了决定的因素。也就是说丢掉了技术并不重要。这才是西方真正的失败,技术没了,工厂关了。今天政府对商业市场已经失去了控制,调节市场运行的是短期的金融效益,在西方已经没有人对未来感兴趣。

记者:您对有意投资中国的西方人有什么建议?

海德里奇:我没有建议人们不向中国投资,我觉得大家都不去投资也不对,再说在当今世界也不可能。只是当您投资中国的时候,找回您应有的企业管理者的正常的分析和判断能力,对所有在那里的生意抱谨慎、负责的态度,对您的生意负责,对那里的人权和环境的状况负责。

附上狄迪埃‧海德里奇(Didier Heiderich) 被中国政府封锁的文章

国际危机观察 (Observatoire International des Crises)

中国和危机

上海,我的心上人
狄迪埃‧海德里奇(Didier Heiderich)

一过了长城,许多企业就抛弃了他们讲的社会和持续发展的责任。犹如整个欧洲那样大面积范围的环境污染,无计其数的工伤死亡事故,对(独立)工会的禁止,低廉的工资,贪污腐败,酷刑:到中国投资会给您带来一些小麻烦,这些小麻烦可能会变成大麻烦,甚至是经济上的危机。

上海,这个有着众多的商店门面,大理石建筑,摩天大楼,数不清的高耸云天的吊车,驯服、听话的劳动力,有着两位数的增长率的城市,对于众多厌倦了西方式的抗议请愿、厌倦了沉重的劳工法律、和国际劳工组织的规定,厌倦了工会和最低工资过高,厌倦了一心只惦记着如何过周末的懒惰雇员的企业主来说,上海带给了他们新的希望,对于他们来说上海绝对是最美的,整个西方都向她表示爱情:上海,我的心上人。

我们有趣的看到无所顾忌的资本主义和专制独裁的共产主义是如此的一拍即合,结合的那么和谐,好像爱得都失去了理智。当然了,只是西方失去了理智,因为中国那边从一开始就是脚踩实地的, 既没把这一婚姻看成是爱情的结晶,甚至也没把它当成是出于门第关系的结合,而是完全看中了它的有利可图,确实有利可图。为了让新娘显得更美丽,就只让她展示她魅力的王牌:上海。这里得加一句,尽管说这话可能有点不合时宜:中国的现实可并不是这样。咱们就从被麻醉了的西方忘记了的最明显的一个事实说起:中国是一个万变不离其宗的独裁体制。那里存在着各级政府的腐败,带有讽刺意味的凶杀案,几乎不加掩饰的酷刑,为了北京奥运会进行的“清理”把大量老百姓赶到棚户区,对西藏人进行替代政策,更不用提制度性的种族歧视了。

当您动情和贪婪的目光投向美丽的上海的同时,您也许会说:“但是中国能开放的接受西方的价值是由于市场经济呀”。您错了,决不是这样。中国是一个几千年文化的古国,有其规范和准则,3500的历史使古老的欧洲相形见绌。中国对西方的价值是从高高在上的俯视角度看待的,并没当一回事。确实,中国是允许一小部分人富裕起来了,表面上西方化了。这也正是为了坐稳独裁政权而付出的低廉代价吧?因为获得了技术的同时它并没有对发展做出贡献,美妙的市场保证只是为了让西方的批评之声住口,甚至嘲笑那些还敢对与中国独裁体制妥协的行为进行批评的人。

它数千年积累的智慧,对兵法的掌握,对老百姓进行操控的精湛技巧和经验,令西方的公关专家们黯然失色。“中央帝国”成功的使全球投资都转化为对其有利的资源,得到技术的同时作为抵偿的没有别的,只有我们想像中的承诺,对异议人士封口,甚至在境外也是一样,最终也要把西方装到它金色的网中。

因为中国是一个陷阱,一个意识形态的陷阱,上了这个圈套的后果就是在经济现实主义的祭坛上用人权作为牺牲品,放弃我们为之奋斗而得之不易的价值。要弄懂这一点,只需看看在2004年胡锦涛访问巴黎的时候,来自中国的异议人士是被用什么样的方式封口的。经济的陷阱不仅体现在一个企业系统地盗取西方的技术,也包括独占对自己发展有利的,所必需的自然资源和原材料。当西方企业的中国工厂和代理出现社会或环境问题的时候,当他们所造成的环境污染和工伤死亡事故的发生连中国政府都掩盖不了的时候,那些对社会和环境承担责任的西方企业就会掉到陷阱里。

有必要提醒大家一下,危机这两个字的中文包含着又有危险,又有机会。我远不敢说在这桩婚姻中,带给我们的是机会,即使是用至高无上的经济现实主义来衡量也未必。各位,在这个中国陷阱的套还没完全套牢之前,也许咱们还来得及问一问自己:上海是不是我的心上人?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7-04-20 9: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