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贾甲弃中共官职 起义见证退党潮

《新纪元周刊》第14期【人物特写】栏目

人气: 36
【字号】    
   标签: tags: ,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4期【人物特写】栏目

贾甲,55岁,天津人,副厅级官员、教授,1986年起为大学、政府机关、企业,进行专题讲课和决策咨询。

2006年10月24日,贾甲在台湾脱队寻求政治庇护,公开与中共政权决裂,号召中共党员干部退出共产党并解散中共政权,实现中国的民主、法治、人权和自由。

两天后,贾甲遭遣返,途中获救,暂留香港。

其后,贾甲到过泰国、马来西亚、印尼,寻求西方国家收容,期间,宣布成立过渡政府,并两次发表公开信,呼吁党中央带头退出中共及其相关组织。

2007年2月21日,贾甲在马来西亚因中共施压,被拒入境;3月8日,在印尼峇里岛遭警署扣押,经民间团体及海内外民运人士进行全球营救,于3月15日重获自由,幸免遭遣返。

贾甲职衔一览:

中国专家联合会筹委会主任
全国专家网络中心主任
山西阁奥德专家服务集团董事长
山西省人民政府专家报告团主任
山西省科技专家协会法人代表秘书长
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政府发起人

人生就是一场戏,每个人都是演员,我们要尽量把它演好,在人生的道路上,没有一条路是平坦的,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我没有感到危机感、恐惧或者害怕,就觉得这都很正常。当我取得成功时,我也并不是非常激动,非常乐观,这也是很正常的。——贾甲


贾甲近照。(新纪元)


年轻时的贾甲与儿子。(贾甲提供)

2006年10月24日,在台湾一家警署里,一位中共官员转身向记者说:“我要求政治庇护!”他的名字叫贾甲。

贾甲说,他要公开与中共决裂;要替中国国内正在发生著的退党潮做证。从那天开始,贾甲展开了他的亚洲之旅,一边面对中共暗中对他施加的迫害,一边实现他这次起义的理想:做目前在中国大陆内做不了的事,讲目前在中国大陆内讲不了的话,推动中国的民主。

贾甲说,他有一个重要的讯息要告诉世界:中共快倒台!他心系中共体制内的党员干部,认为他们都是中共暴政下的受害者,他一再向党中央喊话,在中共解体在即之际,赶快逃离,免于灾难降身。

“出身不好”如影随形

作为国民党的后裔,在中共灭绝式的清洗下,贾甲从小就经历到饥饿、恐惧、贫穷和歧视,然而崎岖的生活经历,一点一滴地把推动中国民主的种子埋在贾甲的心里。

小时候,贾甲因为父亲是国民党军官,家里又有财产,被定性为出身不好。由于当时父亲选择不去台湾,受共产党多年的整肃,一家被定为“反革命份子”,造成他和全家最大的遗憾。

走到哪一填表,一做事,共产党都要看出身,贾甲由于是“反革命”,从小就没有取得过顺利的事,面对的都是苦难。从有记忆开始,贾甲眼看着父母亲天天挨整,家里都是靠变卖财产过活。

由于家庭的朋友多是被共产党镇压的对象,如有钱人、从商的、国民党员等,所以贾甲在小时候,天天听到亲朋好友被整的消息,都是自杀、被批判、坐监狱、活活被打死等,遇到有人到家里审问父亲时,全家也非常惊恐。

“出身不好”伴随贾甲一生,被人在背后议论,被人瞧不起。几次找到好工作,却因为自己的出身而告吹,种种歧视一直伴随着他。

专家人才的管理专家

随着社会的发展,计划经济行不通,所以从70年代,当贾甲刚从农村出来,到了晋东南城市后,就开始讲市场学。

他说:“在中国大陆内,我应该算是最早讲市场学、经营管理的知识份子。”因讲课效果好,不断受邀到各地讲学、做报告,贾甲就以这种方式维生。之后,贾甲在山西的名声也越来越大。

后来他想到,以自己开公司的形式来提供服务,才可以讨回合理的回报。于是,1996年,贾甲成立了中国第一家专家服务公司。

过去在共产党的政策下,专家属于党管人才,如市长、大学校长等尖端性人才,是由高级干部如党委书记来管理。而由非党员的贾甲来管理这些专家人才,共产党里的一些高官开始是不同意的。当时在长治市就因有高官要把贾甲拿下来,迫使他到太原开展业务。同时贾甲又在北京、上海等地提供同样的服务,最后及于全国,所管理的专家有二、三千人。此后,贾甲就专做专家管理业务,不再单独讲学。

后来贾甲又在山西省成立了专家委员会、山西省科技专家协会,他当选为协会的秘书长、法人代表。科技专家协会的专家包括政府高官、大学校长、大型企业家、总工程师、银行家、部长、厅长、省长等,贾甲也成了全国的专家和科技界的熟悉名字。

出国推动民主 信念强烈

然而,在努力工作的过程中,贾甲始终坚持一个原则:实现民主,推翻共产党的暴政。坚持的动力来自于小时候对中共痛恨的心理。坚持实现民主的关键是他每天看到共产党对中国人的迫害:共产党不单是对人民大众或出身不好的人士进行迫害,共产党本身对党员干部的迫害就很深重。

他说:“多年来,我都和干政机关的干部在一起,都看到这些,比如,党员干部对领导没有送到礼或是对领导提意见,都会遭到迫害,一个干部写信揭发领导所犯罪恶,很快就挨整,所以我说,广大党员干部都是受害者。”

贾甲说,中国国内反对共产党的人很多,包括党员干部暗地里都骂共产党。他接触很多高官,与他们很熟悉后,聊天时都骂共产党。有高官曾经对贾甲说:“贾甲,我当了共产党干部三十多年,悟出了一个道理:共产党不说理,共产党不是个东西!”

又有省委书记跟贾甲聊天时说:“前一阵子,我出差去了好多国家,到了古巴,什么样的破汽车都有,古巴简直就是个‘破车展览会!’共产党的国家到哪都是这样贫穷和落后,而走到哪里,民主国家都那么富有!”

贾甲认为,这说明了这些党员干部都对共产党有充份的认识,但尽管对中共漫骂,因共产党掌权,不参加共产党就不可能当官。贾甲一直在国内等一些带头人出来,然后他便会公开声援,却一直等不到消息。

后来,通过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开始了解国外的情况。他首先了解到,很多活动都是法轮功学员群体做的,另外,他发现,法轮功学员不单只是在国内做,而且做到全世界各国。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佩服法轮功,从那时开始,他心里形成了赶紧准备出来。

后来,在网上看到《九评共产党》、退党大潮,贾甲决定不在国内公开身份,而赶紧出来做“推动民主的工作”,做到差不多就回去。

贾甲说:“我在国内奋斗50年,名望、地位、事业、条件都非常充份,但我一打算出来,就必须什么都没有,家里的亲人说不定都受到迫害。但是,当时我这种出来做带头人的心里感应非常强烈,不出来都不行,都由不得我了……”

逃离中国 证实退党潮

逃离中国后,贾甲表示没有后悔过。他说:“只要面对共产党,推动中国的民主,你就不能考虑到自己的财产,连自己的生命都不能考虑。打算推翻共产党的残暴统治,你就必须要有这种思想准备,因为共产党很残暴。”

贾甲真的不怕死吗?他说:“共产党要抓你,你怕顶什么用?所以就没有必要去怕它,有危险也一定要做下去,做这个事情哪能不冒险?中国必须有人带头站出来。

所以,我想我必须要自己来做这个事情,我必须要给中国人做表率,不要害怕共产党。出来后,我就要给广大党员干部做表率,要做民主带头人,要推翻共产党。

就是因为中国人惧怕共产党,才给共产党创造了机会,如果每个中国人都不害怕共产党,共产党就立即瓦解垮台。所以,我出来就是做这件事情。”

当时就是看到网上退党大潮,贾甲横下一条心要出来,为中国退党大潮做证,要告诉全世界共产党的真实情况,在中国人民面前,它已经丧失威信。

闯过追捕 暗中有神助


贾甲在峇里岛出席了一个民间聚会后即被当地警察带走问话。图为聚会的情况。(新纪元)


贾甲被峇里岛警署关押后,当地民间团体以绝食行动声援贾甲。(新纪元)

过去几个月旅居亚洲不同的地方,贾甲说,共产党几次想抓他,所以遣返只是明著做而已!

他说:“第1次到台湾就很冒险,当时选择台湾,是因为有国民党在,应该最反共的都在台湾,结果一去并不是这样。台湾政府很害怕共产党,还要和共产党合作遣返我,当时对我的打击很大,任何人也无法理解我当时的处境。回去的途中,想到毫无疑问要坐牢,甚至枪毙了,很难过……第2次到台湾,台湾还是怕中共没有留我!”

在泰国,由于中共施压,令当地的联合国不能直接处理贾甲的案件,要转到日内瓦,也不承诺何时可以批出难民身份。

贾甲说:“2月份去马来西亚也是很险,如果当时跟那个官员到警察局,可能就被关押遣返回去,后来才得知我被列入黑名单……峇里岛算是这次旅程的高潮,但也很正常,因为我要推翻共产党,带这个头,共产党肯定要闹你。我们受到党员干部和全国人民的支持,邪恶战胜不了这么大的正义力量,峇里岛事件充份说明了这一点。”

在峇里岛坐了几天牢,贾甲说:“要打算做带头人,坐监狱是一个不可回避的事情,监狱是政治家必须要经过的过程;是政治家的大学,有很多重大的灵感都是在监狱中出现。像我写第3封公开信,很多灵感都是在监狱里想出来的。在国内没有坐牢,现在就在峇里岛补上这一课!”

他还说:“其实我随时随刻都有这种准备,被共产党抓回去坐牢或是杀害,随时都做好牺牲的准备,不要就认为共产党动不了你。没有想太多,抓回去也可能激发党员干部公开反对共产党,公开推翻共产党,我回去说不定会起到这种作用,所以我一直不害怕回去。”

贾甲感觉到是神一直在帮他。他说:“在国内时,总感觉到是一种无形的人在帮助我,在关键的时刻,总感觉到很顺利的过去,后来我悟出一个道理,无论我遭到多大风险,都能闯过去,没有把我漏了。尤其是出来以后,我更感觉到。”

从峇里岛回到雅加达,贾甲办好手续,最后印尼官员把护照还给他,并对贾甲说:“把护照给你,我们给你提供方便,希望你成功,希望你当总统。”对于官员的话,贾甲认为是神对他的鼓励。

对于美国公民宋女士表示要与他结婚,把他营救到美国,贾甲表示,“我很感动,我想整个世界都很感动,这种事情在台湾也曾经遇过。对于这些优秀的女子,我心存感激,我愿意和她们成为朋友,只要有机会,我会去看她们。这种举动对所有世人都是一种激励。”

路还很长 坦然面对艰险

贾甲说:“我的路还很长,因为中国还没有实现民主,我们面对的是这么一个残暴的政权,我随时都有很多危险,所以我从来没有和谁要成家,不能有这种想法。为什么我在国内这么多年没有再结婚,就是因为我出来要推翻共产党残暴的统治,我也搞不清我将来什么样,所以我从来没有考虑。”

贾甲表示,他把得和失、成和败拉得很平。他说:“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我没有感到危机感、恐惧或者害怕,就觉得这都很正常的。当我取得成功的时候,我也并不是非常激动,非常乐观,这也是很正常的,我自己都很保守地检讨自己,看还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当我最困难、最失意的时候,也不气馁,分析看看,到底做错了什么,做成了这样的结果,做错了立即就改。”

对于生命的起伏,贾甲都坦然面对,他说:“人生就是一场戏,每个人都是演员,我们要尽量把它演好,在人生的道路上,没有一条路是平坦的。”@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7-04-29 9:1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