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渊:鲍彤笑称已成面子工程

林渊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5日讯】总理温家宝在全国人大会议结束后的记者会上避谈赵紫阳,赵紫阳的前政治秘书鲍彤认为:“这是可以理解的!其实一个人是否值得怀念,用不着天天把他的名字挂在口边,能够引领中国走上正确的改革道路,让人民真正成为国家的主人,共同分享国家发展的成果,共同得到公平正义的司法制度保障,这就是纪念赵紫阳的最好方法。”

现年七十四岁的鲍彤八十年代曾出任中共中央委员、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六四”事件后被判入狱七年,九六年出狱后一直受到当局严密监控,今年元旦起,才获准会见外国记者。本届全国人大会议结束后,笔者走访鲍彤在羊坊店的住所,跟他畅谈中国的现在与未来。

鲍彤谈赵紫阳高瞻远瞩

鲍彤说:赵紫阳已离世两年多,但他的思想一点也不过时,他执政时高瞻远瞩,早就洞识中国的改革如果不是经济与政治并进,只会令权力和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上。这两样东西最迷惑人心,必会促使整个国家社会走向贪污腐化,经历西方早期层层剥削的原始资本主义社会的痛苦。很高兴看到温家宝于二月廿七日在人民日报发表的文章(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任务和我国对外政策的几个问题),当中不少观点正是源于二十年前时任党总书记的赵紫阳在十三大党代表大会上提出的报告,这报告是得到邓小平和全党支持的。中国改革开放到了现阶段,希望大家都重新认识赵紫阳当年提出的施政方针和理念,为中国未来的发展寻求突破,减少人民,特别是那些弱势群众所承受的伤害。请不要忘记,二十年来中国沿海一带取得的经济成果,是牺牲了大部分人民的权益所换来。

鲍彤又指出:跟随赵紫阳工作多年,他开明的作风很令人敬佩,那时有人要求赵紫阳对一些案件的判刑给予指示。但赵说,我们不应该管这些的,司法人员依法裁决就可以了。当学潮爆发,赵主张放弃武力镇压,改以沟通对话的方式解决学潮的问题,这些不就是渐进改革吗?不就是体现民主的核心价值--包容、尊重、平等对话、以和平方式解决分歧?现在一些紧紧掌握权力的人往往把民主说成是明天选总统,更甚者把民主抹黑成暴民政治,动乱根源,这都是既得利益者不肯接受监督,不想分享权力与财富的借口。

鲍彤说:“如果说中国农村老百姓教育水平低,不适宜扩大中国的基层选举,那么为何不在知识水平较高,又有经济基础的大城市普及选举文化呢?禁止民意表达,侵犯人民权益,才引发近年中国各地维权抗争事件一浪接一浪,这种专制统治不改变,我们将继续付出沉重的代价!中央应该把香港作为政治改革的试验场,香港各方面的条件成熟,绝对可以做好普选特首和立法会,真正落实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诺,继而把香港的成功经验引进中国其他城市,也让大陆的干部来香港学习香港的民主生活方式,逐步推广,这样不但不会乱,政府还会赢得民众的喝采。香港目前的政治困局,给台湾人民起了极恶劣的示范作用,要有效阻挠台独势力蔓延,要台湾人民真心诚意接纳两岸统一,中共政府必须转型为有监督有制衡有法治的文明政府。也希望来大陆的香港和台湾同胞,多些分享他们的社会发展经验,不要为了找好处就对大陆官员阿谀奉迎,自我矮化。”

赞赏温家宝记者会上讲了实话

鲍彤对温家宝在记者会上的讲话表示赞赏,“他讲了很多实话,相信政府中亦有不少精英了解中国问题的症结所在,缺乏的,是排除困难的决心和勇气。我留意到温家宝在记者会上如是说:‘解决民生问题还要让人民生活得快乐和幸福。这就要保障人民的民主权利,在社会推进公平与正义。记者也许问,什么叫快乐?我可以借用艾青诗人的一句话:‘请问开化的大地,请问解冻的河流。’我以良好愿望理解为温家宝在向我们传达政府会进一步开放的讯息,因为解冻的河流便没有冰封,开化的大地才会充满生机。但愿他会踏出更大的一步!”

谈及他本人的近况,鲍彤指着自己的险庞,笑说自己成了中国政府的面子工程。他早在九八年五月恢复了公民政治权利,但当局至今仍对他严密监控,每次外出都有人跟纵,外人来访必遭查问,零四年之前,记者不能会晤他但仍可进行电话采访,谁料到了零四年他由八宝山的旧居所,搬入女儿在羊坊店的自置物业后,电话便不断受到干扰,连累到家人也无法跟亲友正常联系,他们向当局投诉后,电话至今仍只能有限度运作,只要对方报称是某某传媒的记者,电话便马上断线,即使亲友来电,也要打两三次才能接通。

外记在华采访规定并未全部兑现

自《北京奥运会及其筹备期间外国记者在华采访规定》今年元旦起施行(至明年十月十七日才自行废止),定明外国记者在华采访,只需征得被采访单位和个人的同意,英国和新加坡的记者在一月初先后发出报导,称获准进入鲍彤住所与他面谈;但鲍彤说,其实他们进入楼下大堂时便要接受国安人员查问和登记个人资料,这种做法已经不符合该条文的规定。他又提醒我这名“没有登记”便自行登门造访的香港小记,离去时必会有他们同样的遭遇,因为鲍彤居所门外装有监视器,任何人进出他的住所,监控者都一清二楚。

鲍彤感慨地说:“温家宝呼吁大家不要铺张浪费,不要搞面子工程,希望政府也不要把我作为零八年奥运会的面子工程,用如此多人力物力来对付我一名普通公民,实无必要。记者能采访我其实也意义不大,要前往汕尾东洲村、番禺太石村等民怨沸腾的地区采访,才能真正考验政府执行这采访新规定的诚意。”

果然,笔者不久便听闻三月中到湖南永州采访当地骚乱事件的两名英国广播公司记者,被公安人员带离现场,禁止采访,总部设在巴黎的记者无国界组织随后发表声明,谴责中国地方官员无视国务院对海外媒体在奥运期间采访的新规定,要求中国政府惩办违规官员,声明并罗列了近期中国多次打击新闻自由的事例,要求中国政府改善。当局处理鲍彤这项面子工程尚且如此粗疏,外国记者再深层考验,碰壁自然难以避免,也就一再显示中国当局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的劣根本质。

从鲍彤目前的处境,以及那采访新规定的实施情况,已反映出中国的改革举步维艰,但诚如鲍彤所说:改革路上屹立着很多大山,权势与金钱互相勾结已成为大山巩固的基石,我们必须本着愚公移山的精神来克服困难,清除障碍,我们的下一代才有机会走上康庄大道。

后记:笔者告别鲍彤后,在他的楼下大堂即遇上多名身份不明的男子查问为何而来,笔者表明来访鲍彤,他们便要求笔者出示护照登记,但他们没有挂上工作证,又不肯表露身份,反指笔者应该事先跟他们打个招呼,我说那新颁布的采访规定没有这样的要求,对方却硬说有。在此建议中国有关部门要为员工发出工作证件,向公众展示,并在执勤时出示所需的法律依据,这才是政府迈向法治文明的应有表现。

(林渊:香港记者)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7-04-05 8: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