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德国同事就这样被吊销10年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离开那些在德国一起共事的德国同事好多年了,大部分的他们已在脑海中渐渐淡忘,惟有小K让我始终难从记忆中抹去。

K是小K姓的的第一个字母,但只有在中国同事之间,而且背地里才称他小K。当面与其他人一样,叫他Young. 他姓的发音与德国很有名、口味独特的一种啤酒的名字相似。而小K恰恰特别能喝啤酒,据说还从未喝醉过。是否巧合不得而知。

但这个发生在10多年前故事,是与小K喝啤酒有关却是实实在在的。

10年前的那个晚上,他和一帮哥们为其中的一个哥们过生日Party。与他们过往的party一样,照例是啤酒伺候,而且是大量的啤酒。Party一直延续到午夜才结束。结束后,小K就歪歪扭扭的骑自行车往家赶。那天的确喝了不少,但我绝对没醉,小K一直都坚持这一点。小K和大部分德国人一样,守法的意识是深入骨髓。只要小K与朋友聚会、喝酒的话,路远的话,就乘公共交通,近的话,骑自行车。

小K没汽车,小K是超级摩托车迷。上班骑摩托。

此时,小K 骑着自行车已到了市中心附近的一个小广场。小广场的环行机动车道与人行道、自行车车道(在德国,机动车道窄的、危险的路段等等,自行车道就并到人行道上)用水泥墩和铁链联接作为隔离。恰在这时,而且极为巧合的是,一辆夜间巡逻警车也进入广场。小K自知喝酒骑自行车也是违章,何况还喝了很多酒。所以,一看到警车,立马紧张,也不下车,坐在自行车上,就想把脚踏到就近的水泥墩上,稍作停靠,镇定一下。不但巧合,更不顺的是,那水泥墩的顶部是坡面,他恰好仅仅踏在水泥墩边上小小的一点面积,摩擦力显然不够,当即脚下一滑,整个人连同自行车就摔倒在行车到上。这么晚的深夜,在那一刻,小广场内除小K和警车外,别无其他。员警显然早已注意到这样孤独的夜行人,所以,小K甫一摔到地上,警灯立马闪烁,员警也旋即打开车门冲了过来,将小K扶起。紧接着就是问话、测试,确认小K是否摔伤。在确认并无大碍,也无需就医后。员警此时已经发现小K的摔倒是喝酒过量所致,遂要求小K出示证件,据此开具罚单。(在德国不但酒后骑自行车要承担责任。没有车头灯、尾灯,以及夜间骑行固定在后座向左方向探出的附加尾灯都属违章。)但不知在这个过程中,小K的哪一句话,或是何种举动,竟让员警怀疑小K有精神障碍,不但判罚临时吊扣他的摩托车驾驶执照,还约定日期做是否有精神障碍的检查。当晚,小K是被员警送回家的。

对要求做精神检查,小K认为是对他的人格莫大侮辱,拒绝配合。以判罚错误为由与员警打起了官司,遂每每以失败告终,但小K始终坚持不做精神鉴定。最终以驾照吊销,且十年内不得考取驾照的结果了解。十年来,小K偶尔起自行车上班,大部分时间是公交车。

后来小K又考取了新的驾照,仍是摩托的。那已经是10年以后的前年。

再补充一点:发生故事的那年,小K的母亲是当时绿党(德国前外交部长费舍尔的那个党)在那个地区的首脑;而那时正是CDU(基民盟)与绿党联合执政的时候。

而小K的哥哥当时是相邻另一个州的司法部长。文章来源:【看中国报导】

评论
2007-04-09 10: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