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转世与缘分

  人气: 365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12日讯】在中国,不见得每个人都能相信轮回,但是几乎每个人都相信缘分。缘,就像无数看不见的锁链,把与自己有关的人,拴在我们的生命中。其中有亲人、朋友,也有敌人。有人说爱是缘、恨也是缘﹔相见是缘、离别还是缘。多少人间悲欢离合,被一个“缘”字轻轻地涵盖了。那么缘是怎么形成的呢﹖

《新纪元周刊》第十七期封面故事轮回转世与缘分指出,缘分的思想来自轮回之说。要说清缘,就要首先说清轮回。轮回的思想本来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千百年的历史发展中已经深入国人的骨髓。人们曾相信,今生的福祸源于过去生生世世的善恶与恩怨。要看清一切因缘,就要将目光投向前世、甚至大前世。近代以后的中国,传统文化开始被怀疑,后来甚至遭到灭顶之灾。轮回等传统思想几十年来被当作迷信而遭到批判……而在同时代的西方,探索的精神、严谨的学风与相对自由的学术环境相结合,使得对轮回的研究在缺乏相应文化土壤的西方兴盛起来。如今西方人不仅认识了轮回,还逐渐开始理解“缘”。古今中外的轮回故事不胜枚举,这些故事发生在不同时代、不同民族、不同信仰的人群中。

《新纪元周刊》这期包括故事轮回转世与缘分共七篇文章,转载如下:

*轮回之旅跨越时代与民族
*当代的两世奇人〔之一〕记得前世的英国男孩
*当代的两世奇人〔之二〕寻找前世父亲的孩子
*缘
*史书中的轮回记载
*轮回趣事:相信转世的巴顿将军
*梁武帝的轮回故事

============================================
轮回之旅跨越时代与民族

文 ◎ 王汉廷、李千层

在中国,不见得每个人都能相信轮回,但是几乎每个人都相信缘分。缘,就像无数看不见的锁链,把与自己有关的人拴在我们的生命中。其中有亲人、朋友,也有敌人。

有人说爱是缘、恨也是缘﹔相见是缘、离别还是缘。多少人间悲欢离合,被一个“缘”字轻轻地涵盖了。那么缘是怎么形成的呢﹖其实,缘分的思想来自轮回之说。要说清缘,就要首先说清轮回。

轮回的思想本来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千百年的历史发展中已经深入国人的骨髓。人们曾相信,今生的福祸源于过去生生世世的善恶与恩怨。要看清一切因缘,就要将目光投向前世、甚至大前世。

近代以后的中国,传统文化开始被怀疑,后来甚至遭到灭顶之灾。轮回等传统思想几十年来被当作迷信而遭到批判……而在同时代的西方,探索的精神,严谨的学风与相对自由的学术环境相结合,使得对轮回的研究在缺乏相应文化土壤的西方兴盛起来。如今西方人不仅认识了轮回,还逐渐开始理解“缘”。

古今中外的轮回故事不胜枚举,这些故事发生在不同时代,不同民族、不同信仰的人群中,从中我们又能领悟到什么呢﹖

对于轮回,人类经历了一个由相信到不信,转而持开放态度的过程。

世界上无论是哪个民族,在其历史上都曾经相信轮回。如今许多人不相信了,其中有宗教的原因,比如在西方;也有的是因为科学,这在世界各地都很普遍;还有的是出于政治原因,比如在中国大陆,长期以来轮回的说法被当作迷信而遭到批判;当然了,有很多人一直相信存在着轮回转世。然而不论相信还是不信,关于轮回的故事层出不穷,相应的报导也是不绝于书。

时间之轮运转到今天,一切的禁锢似乎都开始松动。宗教的教条松动了,科学的局限也开始被人们重视,而政治则从来就无法完全封闭人类追求未知与神秘的天性。西方人开始撇开宗教的禁忌和科学的无奈,公开的谈论轮回;即使在中国大陆,轮回之说也以低调的姿态再次进入了公众的认知范围,相关的报导也开始出现。

例如,2002年《东方女性》杂志刊登了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个叫唐江山的男孩从3岁开始就不断讲述自己前世的故事,甚至还不学自通的说起前世的家乡方言。后来家人拗不过孩子的恳求,带着他到了“前世”的家。孩子不但认出前世亲人,而且描述的情况与历史完全一样,震惊了两家亲人和邻里。无独有偶,2006年英国《太阳报》刊登了一个名叫麦考利的男孩的故事,6岁起开始讲述自己前生的家庭。后来父母把他带到当地,证实了孩子所言非虚。(详细故事见后面文章)

东西方轮回说

轮回的思想本来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千百年的历史发展中已经深入中国人的骨髓。比如中国人经常提到的缘分,其实就来自于轮回之说。

说到轮回,可能许多人会联想到佛教中六道轮回的说法,就是说人的真正生命——灵魂会在天上、地上、地下3个不同空间的不同物质和生命间转生。其实何止佛家,道家文化也是讲轮回的。大家可能都听说过“铁杵磨成针”的故事吧?其中的主人翁——道家人物真武大帝,据说就是在轮回中修了好几世,每世都因为一念之差动凡心而前功尽弃,不得不转生再修。而“铁杵磨针”的事情就发生在他最后一世修行即将圆满的前夕。

在古典文学作品中转世的概念也十分普遍,例如红楼梦一开头就提到贾宝玉前世是块七彩石,而林黛玉则是绛珠仙草,因为报答甘露之惠而构成了与贾宝玉今世的缘。

中国民间的轮回故事就更多了,有的还被正史记录下来。例如《晋书‧列传第四》中有一段关于西晋著名军事家、文学家羊祜前世为邻人李氏之子的记载。羊祜5岁那年,一天,他忽然让乳母找出他玩耍的金环,乳母说:“你从来没有这样的玩具啊。”羊祜就让她到邻居李氏家的东垣桑树中去找,果然找出金环。主人非常惊讶,说:“这是我那死去的孩子丢失的旧物啊,你怎么能拿走呢?”乳母就一一告之细节,主人悲惋不已。当时的人们都对此事深感诧异,认为羊祜的前身就是李家的亡儿。

西方文化在历史上深受古希腊哲学以及后来的基督教影响,近代以后的主流思想则是实证主义的科学文化。表面上看,西方的基督教只承认天堂和地狱,没有讲轮回,其实早期的基督教中也曾有轮回之说。例如公元三世纪,基督教历史上极有影响的《圣经》学者奥利金(Origen)就是轮回的积极宣传者。但在公元 553年5月的一次教会会议上,当时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一世在教宗未出席的情况下,发起对奥利金的指责,点燃了近1,500年反轮回转世之火,也开启了后来许多基督徒不信轮回转世的历史。当然对于这些历史,至今不同人还是见仁见智。

而在基督教出现前,西方一直有相信轮回的传统。古希腊哲学家毕达哥拉斯认为灵魂在不同的物种中依次轮回转生,通过在伦理上严格要求,直到最后得以净化,从而摆脱轮回。另外一位古希腊先哲柏拉图则认为,灵魂不会像身体那样消散,而是在轮回中被身体束缚,因而忘却了往世的真知;只有经过启悟,才能回忆起真正的知识。

虽然历史上一直有理论家和社会名流重提关于轮回的思想,但直到上一世纪60年代以前,西方人中相信和关注轮回理论的人是在逐渐地减少。20世纪以后,随着西方宗教教条主义的衰败和社会文化的多元化,西方人也开始重新认识轮回了,相关的学术研究和报导在60年代以后相继问世。现代西方人中相信轮回转世这一事实的人数一直在不断地回升。根据几次民意调查的结果显示,至少有1/4的西方人在不同程度上相信轮回转世。轮回终于不再仅仅是东方文化,也是西方文化了。

或许是巧合,正当西方学界开始对轮回兴趣盎然时,轮回文化土壤最深厚的中国开始将其列为“反科学”的“迷信”而丢进了历史的垃圾箱。

西方轮回研究的开始

前面提到了英国男孩麦考利和中国男孩唐江山的故事,类似的事情在世界其他地区都有,因此可以说轮回转世的说法并不是某个民族或宗教所特有的。不过,并非每个社会都会认真地对此进行研究。比如在南亚一些地区,轮回是普通常识,没有人会去研究;而在中国大陆,没有足够自由的空间去研究。相比之下,西方人严谨的学术态度和相对自由的学术空气反倒为轮回的研究创造了条件。

保守的讲,西方对轮回的系统研究可以追溯到1882年“心灵研究协会”(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的成立,它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调查、披露或者记实性地描述那些表明人死之后尚有生命存在的现象。在1882到1930年间,该协会在法国、意大利等国的研究者发现了一些个人回忆往世生平的案例,其中有些经过了长期调查印证,具有很强的说服力。这种根据个人回忆往世生平,再经研究者调查、印证的方法,被称为“传统方法”。

另一类研究方法涉及到催眠疗法的使用。法国最有名的特异现象研究者之一戴罗沙(Col. Albert de Rochas),首次系统地运用催眠法把研究对象带回到往世的记忆中,并发现,哪怕催眠对象对轮回转世毫无兴趣,他们仍然能记起往世的生平。他在1905 年的文章中总结了自己的发现。

1956年,莫雷伯恩斯坦(Morey Bernstein)的名著《搜寻布莱蒂墨菲》(The Search for Bridey Murphy)出版了。此书通过作者自己参与的一个催眠案例,把轮回转世的概念和催眠回归疗法结合在一起,为西方现代轮回转世的科学研究吹响了进军号,也为行将到来的轮回研究的高潮筑起一座宽广的舞台。

自从上世纪50年代以来,西方的轮回研究著作已经有长长的一串。不知是安排还是巧合,正当西方学界开始对轮回兴趣盎然时,轮回文化土壤最深厚的中国开始将其列为“反科学”的“迷信”而丢进了历史的垃圾箱。

轮回研究的代表人物——伊安‧史蒂文森

说起轮回研究,有一位学者是我们不能不提的,他就是用“传统方法”研究轮回的代表人物,美国维吉尼亚大学著名精神病学家伊安‧史蒂文森(Ian Stevenson)。他于1960年发表的文章〈往世回忆的证据〉,被誉为现代西方轮回研究的序幕。从那以后的40多年中,他奔波于世界各地,收集到 2,600多个案例,发表了10本专著和几十篇学术论文,其中许多被研究者引为经典,特别是《二十案例示轮回》(Twenty Cases Suggestive of Reincarnation)和《记得前世的儿童》(Children Who Remember Previous Lives)两本书,被许多后来的研究者引用。

《二十案例示轮回》是史蒂文森的成名作。书中记载的20个轮回转世案例,是他在1961年到1965年间从印度、斯里兰卡、巴西、黎巴嫩和美国的阿拉斯加收集、整理和验证过的案例的一部分。本书中有一个案例是轮回转世中非常罕见的、具有特殊研究价值的例子,史蒂文森教授把它叫做“交换转生”(exchange incarnation),它其实就是中国正史上都有过记载的“借尸还魂”现象。

3岁半的印度小男孩贾斯伯死于天花,没有及时埋葬,当晚又活过来了。几天后又能讲话了,几周后竟能清楚地表达自己。但他随即声称自己不是贾斯伯,而是某村某人22岁的儿子,并详细描述自己死亡的经过:他从一个村到另一村的婚礼队伍中吃了一个借他钱的人给他的有毒糖果,变得头昏而从自己所坐的马车上掉了下来,头被摔破而死。并且他拒绝吃贾斯伯家的任何食物,因为他声称自己属于等级更高的婆罗门阶层。如果不是一个好心的婆罗门妇女每日为他做饭,他可能真会饿死的。后来他的故事得到了证实,前世家中的人经常带他回去玩。他在“老家”玩得很开心,不愿意回到贾斯伯家来,因为他在这里感到孤独和寂寞。

史蒂文森的主要著作还包括《轮回转世与生物学–于此相逢》、《不学自会的语言-对特异外语能力的新研究》、《轮回型案例(四卷本)》等。虽然史蒂文森并非是西方第一个从事轮回研究的人,但是他以严肃的态度、严谨的作风和突出的学术地位赢得了整个社会对轮回转世研究前所未有的尊重。

内瑟顿博士在《往世疗法》一书中介绍了不涉及催眠术的研究方法:他认为很多人的疾病是和前世有关的。

催眠术用于前世研究

催眠回归(Hypnotic Regression)方法正式被学者广泛用于轮回研究始于1967年凯尔塞(Denys Kelsey)和其妻格兰特(Joan Grant)合著的《多生多世》(Many Lifetimes)一书。著名的治疗学家凯尔塞是英国皇家医学院成员,他和具有超常能力的妻子密切合作,共同奠定了使用催眠回归研究轮回转世的基础。后来的“往世疗法”(Past-life Therapy)包括了催眠回归中涉及轮回的一部分,以及另一部分不涉及催眠术、而只用轮回概念的治疗方法。

在采用催眠术的研究者中,瓦姆巴赫博士(Helen Wambach)也很值得一提。她每次不是只催眠一个人,而是对一个讲习班的几十个人同时催眠。进而从积累起来的大量资料中总结规律,抽出与转世概念有关的某些证据。她的研究专著《重温往世–催眠下的证据》揭示了不同种族间转生的现象。

此外,还有内瑟顿博士(Morris Netherton)在《往世疗法》(Past Lives Therapy)一书中介绍了一种不涉及催眠术的研究方法:他认为很多人的疾病是和前世有关的,在治疗中他强调使用病人自述中反复出现的关键性词句。许多病人可以通过回忆前世的因缘,来缓解今生的疾病。

除此以外,法沃尔博士(Edith Fiore)在自己的病案中细分出与转世有关的“附体”案例,并发展出一套妥善处理附体的治疗方法;罗戈(D.Scott Rogo)对1985年以前的西方轮回转世研究做了一个综合性的评述,以严厉而客观的态度和深入细致的观察,指出了研究者和反对者之间某些争论的本质;魏顿博士(Joel Whitton)比较早注意到中阴期(死亡后到转生前)的生命现象以及不学自会的外语能力的重要性,并做了这两方面的研究;伍尔杰博士(Roger J.Woolger)学术兴趣很广泛,特别在荣格(Carl G.Jung)心理学方面有深厚基础,对转世的研究也有一套理论与实践并重的思想方法。

穿越时空的轮回之旅

以上提到的轮回研究虽然在学术上比较严谨,但是基本上都集中在对轮回现象的描述和分析,而没有关于轮回实质的探讨。坦诚的讲,对于所有接受过当代学校教育的人来说,轮回这个概念仍然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人们普遍认为,当代的生物学对于生命个体形成、发育的过程已经了解很多了:精子和卵子结合后形成受精卵,接着受精卵分裂,进而细胞增殖、分化,形成胚胎,最后发育成个体。而每个个体都会成长、衰老和死亡,那是个体生命永远的终结。如果是这样,灵魂与轮回的说法就很难在生物学中找到立足点。

一方面是轮回之说,另一方面是现代生物学对生命历程的解析,将两者融合究竟有没有可能呢?

值得庆幸的是,人们对宇宙与生命奥秘的理解不会仅仅停留在一个感性的认识上,许多看上去是对立的看法,从更宏观的视角来看却是统一的。特别是现代物理学多重空间和多重宇宙概念的出现,或许能为理解轮回现象的实质开辟思路。

这里面第一个问题是,我们看到的由细胞构成的人体,是不是就是人生命的全部?第二个问题是,人的意识会不会是独立于大脑之外的物质存在?第三个问题是,如果另外的时空是存在的,那里是什么样?有没有生命?这三个问题是解释轮回本质的关键,而遗憾的是,现代科学的发展水平无法提供实验条件来解答这些问题。

然而,现代科学却足以在逻辑上提供可能性分析。近年来天文物理学理论发展迅速,对于暗物质、暗能量的研究几乎打乱了人们固有的思路,弦论等的出现将许多不可能变成可能。对于宇宙和物质的理解,现在有一点是确凿的,就是我们眼睛看到的物质世界,包括我们能够感知的,和用仪器探测到的物质,并不是宇宙中物质的全部。恰恰相反,那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宇宙中的大部分物质和能量我们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却影响着我们,甚至主宰着我们的世界。

这一切都在开拓着人类的思想,也使得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对不可思议的事物持开放的态度。大胆设想一下,如果有一天,科学家们发现人体还有在另外空间的存在形式,这对于科学、医学甚至人类伦理将造成多么大的冲击。而到那时候,轮回之谜或许将被最终解开。

======================================
当代的两世奇人〔之一〕记得前世的英国男孩

文 ◎ 王汉廷

2006年9月8日英国《太阳报》在线报导了一个能记得前世的男孩子的故事。这个6岁的小男孩叫卡梅伦‧麦考利(Cameron Macaulay),他和其他6岁的男孩子唯一的不同,是他总是谈论自己有个妈妈和家庭,以及喜欢画自己的家,一幢座落在海滨的白房子。而这一切都与他现在的生活无关。他所讲的地方是他从来没有去过的,而且是在离目前住的地方160英里的巴拉岛。

据卡梅伦‧麦考利现在的妈妈诺玛介绍,自小卡梅伦会说话起,他就讲述他在巴拉岛上时的童年生活。他讲述他的前世父母,他的爸爸是怎样死的,还有他的哥哥和姐姐们。他还说自己提到的妈妈是他以前的妈妈。他坚信自己有前世,卡梅伦很担心他前世的家庭很想念他。他希望在巴拉岛的家人知道他现在挺好的。

卡梅伦甚至在托儿所也不断的讲述自己前世的家,他们去到什么地方,他们做了什么,他怎样从他的卧室窗口看着飞机降落……,他抱怨现在的家里只有一个卫生间,而巴拉岛的家却有3个。他哭着要他的前世的妈妈,说他思念她。

由于卡梅伦不停的乞求诺玛带他去巴拉岛,最后诺玛终于决定带他到巴拉岛,与他们同行的还有美国维吉尼亚大学的心理学家杰姆‧塔科(Jim Tucker)博士,一位研究儿童轮回转世的专家。卡梅伦全家于2006年2月份去了巴拉岛。当飞机真的降落时,一切就像卡梅伦描述的一样。旅馆方面告诉诺玛,曾经有一家叫罗伯逊的人在海滨边的白房子里住过。于是一行人向那幢房子开去,但是大人们没有告诉卡梅伦去哪里,他们想看看将会发生什么。

卡梅伦一下子就认出了房子,兴高采烈。但是当他们走到门口时,兴奋的神采从卡梅伦的脸上褪了下去,他变得非常安静。前一个房主已去世了,但保管钥匙的人允许他们进到屋里。房子中果然有3个卫生间,以及从他卧室窗口能够看到海景。室内还有很多偏僻的角落,卡梅伦全都知道。

自从他们回到在格拉斯哥市(Glasgow)的家后,卡梅伦安静多了。诺玛说去巴拉岛是他们所做的最好的一件事。这次旅行让卡梅伦的心情舒畅,他不再那样向往的谈论巴拉岛。大人们也明白卡梅伦不是在编故事,他们得到了要找的答案。不过明显的,对前世的记忆会随着当事者年龄的增长而逐渐的消失。卡梅伦的经历已经被英国电视五台拍成了纪录片《这个男孩从前活过》。

唐江山和卡梅伦的故事有很多类似之处。这样的故事如果发生在佛教盛行的南亚一带,由于人们普遍相信轮回,或许不会有多大的波澜;而在缺乏轮回文化的西方,和不再相信轮回了的中国,对于当事人和他们的亲人,在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后,他们对待轮回,对待生活和生命意义的看法将会有怎样的一个改变?

===================================
当代的两世奇人〔之二〕寻找前世父亲的孩子

2002年第7期的中国海南省《东方女性》杂志刊登了一篇感人的轮回故事,讲述了在海南省东方市感城镇唐江山的经历。唐江山生于1976年,3岁时有一天他突然对父母说:“我不是你们的孩子,我前世叫陈明道,我的前世父亲叫三爹。我的家在儋州,靠近海边。”这席话在别人听来简直是胡言乱语,要知道儋州位于海南岛北部,距离东方市有160多公里。

唐江山还说自己是在文革期间的武斗中被人用刀和枪打死的,据说他的腰部还留有前世的刀痕。而真正令人感到惊奇的是唐江山能讲一口流利的儋州方言。儋州人讲军话,与东方市的闽方言迥然不同,一个几岁大的孩子如何能做到?

唐江山长到6岁那年,便强烈要求家人带他去拜访前世的亲人。家人不肯,他便不肯吃东西,最后父亲依了他,并在他的指引下乘车来到唐江山前世所在地儋州市新英镇黄玉村。唐江山径自走到陈赞英老人家面前,用儋州话叫他“三爹”,说自己叫陈明道,是陈赞英的儿子,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因武斗被人打死。死后转生到东方市感城镇,如今来寻找前世父母。听到这些,陈赞英竟然一时不知如何应对。于是小孩说出自己前生睡的房间,并一一例数自己的牌位和其他生前物品。看到这一切与当年的事实丝毫不差,陈赞英老人激动的和唐江山抱头痛哭,并确定他就是自己儿子陈明道的再生。

唐江山还认出了自己的两个姐姐和两个妹妹以及村里其他亲友,甚至包括自己前世的女友谢树香。这一切令当年陈明道的亲人邻里折服了。从此,“二世奇人”唐江山有了两个家,两个父母。他每年往来于东方和儋州之间。陈赞英老人及亲人、村里人都把唐江山当作陈明道。由于陈赞英身边无子,唐江山一直充当他的儿子,尽孝道至1998年陈赞英去世。

该杂志社编辑部的工作人员一开始也不相信这件事情,但经过反复调查、核实,也不得不承认此事的真实性。

那么如何解释这件事?难道轮回转世真的存在?当然了,中国大陆流行有一种特有的观点,就是凡是不相信的一概视为骗子。在诚信崩溃的当代中国社会,有这样的看法不足为奇。而在世界其他很多地区,诚信仍然是维系社会的基本纽带。尤其在西方,近年来有关轮回的故事也是屡见不鲜。

==============================

文 ◎ 李青笛、王汉廷

人生苦短,而一生中又有很多坎坷和悲苦,这一切究竟为了什么?如果我们有机会打开生死间的时空界限,犹如观众般观赏十方世界中过去、现在、将来的一切,所有的因果可能都将了然于胸。

在人的一生中会遇到许多人,有的萍水相逢,过后便相忘于江湖;而有的人却一直都与自己有关,或成为淡淡如水的友人,或成为相濡以沫的伴侣。当人们感叹人生的聚散离合时,最常提起的一个词就是“缘分”。

“缘分”,这个中国文化中特有的词,蕴涵着难以用语言描述的深意,更无法在其他文种里找到对应的概念。中国人对缘的理解早已经超越了宗教和学术,它是流淌在心灵中的感应。那么“缘分”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要说清“缘分”,就离不开轮回,离不开前世、现世和来世之间的因果。

缘之由来

狭义的讲,缘主要指亲缘,比如夫妻、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等;而广义的讲,缘涵盖了生命历程中遇到的所有人和事。

我们在日常中会遇到各种人,无论是亲友之间、同学之间、同事之间、师生之间,有的人会对自己很友好,也有人可能对自己不太好;或许是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无意中帮了你的大忙;或许在什么地方被骗去了钱。这一切,用轮回的慧眼看来,都是有因缘的。

许多人认为缘之说来自于佛教,其实有轮回的地方就有缘。而轮回的概念已经远远超越了一切宗教的范围,成了最终解答人生命意义和恩怨的钥匙。诗仙李白曾说:“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天地一逆旅,同悲万古尘。”人生苦短,而一生中又有很多坎坷和悲苦,这一切究竟为了什么?如果我们有机会打开生死间的时空界限,犹如观众般观赏十方世界中过去、现在、将来的一切,所有的因果可能都将了然于胸。

西方没有“缘”的概念,然而西方人已经开始认识轮回,其实也就已经开始认识“缘”。下面就让我们来看看现代西方轮回研究对缘的解读。

西方研究者眼中的“缘”

在诸多研究轮回的书籍中,关于“前世回溯”的内容多得不胜枚举。一方面,这是一种研究轮回的手段;而更多的,是被用来作为临床治疗的方法:通过让患者在催眠的状态下再次经历前世的伤痛并解读宿世的因果,今生的顽疾往往神奇地不治自愈。

催眠不是睡眠,这种状态很类似于《道德经》中所说的“惚兮恍兮,其中有像;恍兮惚兮,其中有物”,受试者在这种入定状态下体验的前世栩栩如生,逻辑连贯,绝非通过想像所能达到。

在已经发表的有关“前世回溯”的大量研究案例中,一个最常见的现象就是一个人前世的亲朋好友甚至仇敌,往往也出现在这个人的今生,扮演着各种重要的角色。也就是说,生命往往群体转生,在漫长的岁月中清偿彼此的恩怨,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缘”。

20世纪80年代迈阿密西奈山医学中心的心理科主任魏斯博士有一本书叫《真情永驻》,其中记述了一个关于“缘分”的“现在进行式”的案例。素昧平生的一男一女同时找到魏斯博士进行回溯治疗,两人分别回忆出2,000年前在耶路撒冷的共同的前世,那时他们是对父女,父亲遭到罗马士兵的折磨,死于女儿的怀里。他们两人在魏斯的诊所有过一面之交,但魏斯因为职业纪律不能告诉他们对方的回忆。可是在他们的疗程结束后,命运之手展开了它巧妙的安排,两人却“偶然”地同乘一次班机,得以相识相爱。

另一位专家牛顿博士可以引导受试者在催眠入定的状态下回到转世之间的世界。他在十几年的研究中积累了大量的案例,并分别于1994年和2000年出版了《性灵之旅》和《性灵宿命》两本书。牛顿发现两次转世间一个最为重要的现象就是生命(或灵魂)分别属于不同的群体,而同一群体的人在一世又一世中总是有关联,互相扮演着各种角色。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人们会发现,自己的圈子内的人相互之间总会莫名其妙的发生一些是是非非,大概就是在这一过程中了结前世的恩怨吧。值得一提的是,牛顿的受试者有着各种各样的信仰(包括无神论),但他们在入定状态下对彼岸世界的描述惊人地一致。

婚姻天注定

红尘中最为重要的缘分当然就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夫妻之缘,很多人可能都认为自己与配偶的相逢纯属偶然。而在轮回的世界中,俗世只是一个巨大的舞台,大戏的情节早已被精心地安排,一切看似偶然的相遇都是剧本中巧妙的构思。

每个人都渴望爱情幸福,向往婚姻美满。而在轮回的世界中,一切都在因果的安排中,是你的推不掉,不是自己的也要不来;无论是希望能找到自己爱的人,还是希望找到真爱自己的人,在轮回的世界中,爱只是报答前世今生之“恩”的方式。

西方人讲“爱”,而中国人讲的是“恩爱”。一个“恩”字就道出了“爱”的根本,也赋予后者内涵。“恩”在先,“爱”在后,有了前世的恩,才结下今生的缘,于是有婚姻的美满。然而“缘”也不都是美好的,正如有恩就有怨,也就有了善缘与恶缘之分。许多不幸的婚姻,推而广之不幸的人生,在轮回的世界中看,都是因缘所定。

善解恩怨

缘分之说有时会引发关于宿命论的争论。其实,即使在人们只相信个人奋斗的今天,也没有几个人真的相信能摆脱自己的宿命。斗争哲学教育人们以牙还牙,结果使人陷入更险恶的宿命中难以自拔。
在轮回的慧眼里,“宿命”并不是逆来顺受,也不是一种面对命运的无奈。相信宿命的人有面对苦难时的大度,和面对幸运时的感恩。有了轮回中的宿命,天道才得以公平;而缘分,哪怕是恶缘,不正是善解恩怨的机会吗?

==========================================
史书中的轮回记载

文 ◎ 朱月明、史然

轮回与因缘的思想位居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地位,即使是对奇人异事持谨慎态度的正史中,也有不少记载。

道人转世的崔咸

崔咸是唐朝博平(今天山东省博平县)人,字重易。《旧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文苑》中记载他的前世是一名修道人,与其父有些缘分。

唐宪宗元和二年(公元807年),崔咸进士及第,后来历任陕州大都督府长史、陕虢观察等职。他为官正直,声望极高。

崔咸心境高尚,志在林壑,往往独游南山,经历多日方返家,颇有仙风。他常从早到晚地与宾僚痛饮,醉卧不醒,但是到了半夜,便起身将堆积的公文一一阅览,他的裁决判定无毫厘之差,当时的官吏都把他当为神人。

他尤其擅长作诗歌,或风景晴明,花朝月夕,朗吟意惬,必凄怆沾襟,旨趣高奇,令名流们赞叹不已。新唐书收有他的20卷文集。

崔咸的父亲崔锐,早年当泽潞从事史时,遇一自称为“卢老”的修道人,说自己曾为隋朝云际寺李先生做事,能预知过去未来之事。当时河朔那地方禁止游客,崔锐就将他请到家中留住。

有一天,这位道人要离开崔家,临走时对崔锐说:“我死后,会来投生做你的儿子。”说罢,指着自己口下一颗黑痣,愿以这颗痣作为标记。

后来崔咸出生,果然口下有一颗黑痣,其神形像极“卢老”,崔锐断定他是卢老来转生的,就以“卢老”作为崔咸的号。

李庶托梦

李庶是北齐时的人,官任临漳县令。《北史列传》中记载了他托梦转生的故事。

当魏收北齐完成《魏书》后,李庶与卢斐、王松年等人认为书中的描述不公而争讼议论。由于此事件,李庶被捕入狱,死在狱中。李庶死后,其妻元氏改嫁给赵起。

有一天夜晚,元氏梦见李庶,李庶说:“我福分浅薄,将托生为刘氏家的女儿,明天早上就要出生了。刘家非常贫穷,惟恐无力抚养我,念在旧日夫妻的恩情,因而前来告知。乞求你能设法养育我成人,刘家住在七帝坊十字街南,向东入穷家陋巷就是。”元氏默然,没有回答。

李庶说:“你好像害怕你的丈夫,因而不敢答应我,那我自己向他去说情,以免难为你。”于是赵起也做了同样的梦。醒后他询问妻子,两人所说完全一致。

夫妇俩一经商议,最后决定带一笔钱,前往刘家去探个虚实,果然如梦境所言。于是向刘家请求,抱回女孩抚养。

女孩长大后,元氏为她办理了婚嫁。

===================================
轮回趣事:相信转世的巴顿将军

美国陆军上将巴顿,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盟军的著名将领,以骁勇善战着称。有人说巴顿生在这个世上就是为了打仗的,而巴顿自己恐怕比别人更认同这一点。

少年时代的巴顿就认为自己将来铁定成为战争英雄。据说他很相信轮回转世,他认为自己在前世曾经为迦太基名将汉尼拔效力,曾经是古罗马战士,拿破仑的部下,东罗马贝利撒留将军的骑兵等等。总之,历史上能打仗的角色他好像都当过。

如果你觉得这些不过是巴顿的信口开河的话,下面的故事可能就不同了。当时巴顿率领部队在北非沙漠地区与德军交战。一次,一位法国军官开车带着巴顿到前方查看作战情况。在路上,巴顿忽然要求司机转向。法国军官很迷惑,说战场不是在那个方向。而巴顿却坚持那就是战场,但不是当今的战场。结果在巴顿引导下他们来到了2000年前的古战场。法国军官感到迷惑,问巴顿如何知道这里的,巴顿却答复说自己曾随罗马大军到过这里。

巴顿的家族有着善战的传统。包括巴顿在内的家族成员很多都宣称曾经明确目睹祖先的灵魂。巴顿对战争的领悟,究竟是祖先的庇佑,还是来自前世的经历?将军如果在世,不知将会有何种高论。

=================================
梁武帝的轮回故事

文 ◎ 史轲
图 ◎ 新纪元

华夏5,000年的历史长河中,君主帝王芸芸。除了历史上的三武一宗灭法事件外,没有哪个君王不尊佛崇道。并且,有不少的帝王在推动促进佛道的兴盛上,起了很大的作用。南北朝时期的南朝皇帝梁武帝萧衍(464~549)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一位。

萧衍是汉代相国萧何的后代,在位48年,寿86岁,是秦始皇以来中国历史上第二长寿皇帝,仅次于清朝的乾隆。萧衍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文武都精专的帝王。《资治通鉴》说梁武帝“博学能文,阴阳、卡篮、骑射、声律、草隶、围棋元不精妙。”而其天生就具备的文采和军事才能,在他7、8岁时就给他带来了显赫的声誉。

萧衍在佛教兴盛的历史上,作用极大。他不但自己勤修不辍,还热衷于弘扬佛法。汉地僧人戒荤腥吃素的戒律,就是在他专门写了《断酒肉文》后,极力提倡并大力推行的。僧人头上留戒疤,也是渊源于梁武帝。他为了超度其下了地狱的妻子而写下的《梁皇宝忏》一直在佛教徒中盛行不衰。佛教徒超度孤魂野鬼的盂兰盆节也是源自他的带头作用。盂兰盆大斋就是普食的意思。据说地狱里的罪人,因梁武帝设斋造经二事,得消一切罪业,地狱一度曾为此一空。据说在他的统治区域内,佛法最鼎盛的时候几乎有近五成的百姓出家!他在位期间用过的年号也很特别:天监、普通、大通、中大通、大同、中大同、天清。

南朝梁武帝萧衍留下了许多传奇,采撷史料,这里有一些关于他和自己的子民们轮回转生的故事,其中的意味,有心的读者会细细的琢磨。

一、听经三载得人身

东晋后年,济南泰安的兴国寺(今千佛寺的前身)里,大通禅师关房前天井里墙角边上,有一条有灵性的白颈蚯蚓。禅师日日只诵《法华经》,诵经三载,这蚯蚓也听经三载。终于有一天禅师闭关期满出来,偶见关房前草深数尺,唤小沙弥锄草。小沙弥不知道墙角有条蚯蚓,无意中把它给挥为两段。小沙弥连声说:今日伤了一命,罪过,罪过!掘些土来埋了蚯蚓。无故而杀生就是罪过。蝼蚁虽小,也是生命。

人身难得。这蚯蚓因为听得修炼人诵经,积下修炼的佛缘,以宝贵的人身转生。他转生于徂徕山(在今江苏)附近一个姓范的穷苦人家,刚长大就父母双亡。于是他舍身徂徕山西南光化寺中做了伙夫,在空谷法师座下跟着修炼,取法名普能,他老实肯吃苦,殷勤伏事长老。

普能虽不识字,却把一部《法华经》背诵如流,早晚一有空闲便诵经修炼,30余年勤勤恳恳。一日听说兴国寺大通禅师坐化去了,去得甚是脱洒,动了想转生的念头,来到师父面前磕头说:范道在寺多年,一世奉斋,并不敢有一毫贪欲,也不敢狼藉天物。今日拜辞师父回首,师父慈悲,给个安身去处。师父道:你起来,我与你说。你虽也跟着修行,毕竟还没有摸着门迳。于是给范道授记。师父道:安净坚守,不要妄念,去投个好去处。轮回转世,位列侯王帝主,修行不怠,方登极乐世界。于是普能便坐化而去。

二、再次历劫为执著

贫苦的考验过去了,范道这次转生到一个富贵人家。转生到几十里外盱眙县的一个叫黄岐的大员外家里。这员外夫妇一生积德行善,到了40多岁得了这么一个端然秀拔的儿子,自然如珍宝一样珍爱。可是这孩子一生下来就没完没了地哭,连奶都不吃,叫这俩口子心急如焚。有人就告诉他们说:20里外光化寺的空谷法师能知过去未来,你去拜求一下,看这孩子这是怎么回事。

见到法师说明情况。法师知道,是那范道今生想求得师父授记。于是法师赶到黄员外家里把手摸着小儿的头,在小儿的耳朵边轻轻说了几句,小家伙就再也不哭了。看到这场面众人都很惊异,那黄员外恭敬地对法师说:待满周岁就送到贵刹寄名出家。小孩周岁的时候,就抱到空谷法师那里取了法名黄复仁。到了6岁的时候,村子里的人都知道了这个聪明伶俐的孩子是光化寺里范道转生来的,日后必然富贵。可是偏偏这个黄复仁却一心修炼。

这县里有个童太尉,有个女儿与复仁同年,两家自幼便许下媒约。而这聪明过人的姑娘也是喜欢读佛经,一心出家。到了15、6岁,两人一心只要出家修行,不愿嫁娶。双方家长一看这哪行啊,于是就把两人的婚事给办了。这两人结婚后却不做夫妻,一起把家当作佛堂,每日念经打坐修炼。

3年过去了,一日两人正入定呢。黄复仁忽然看见一个美人儿过来要缠绵。他刚有些动心,就回转过心神,可是刹那犹豫中,突然一声响见到火光缭绕,惊醒过来了。复仁就对妻子说自己几乎着魔的事。童小姐比他悟性好,告诉他:最好我们去见空谷法师。

见得法师,法师说:欲念执著一起,就被羁绊住了。你得再转生从其他方面解脱,最后才能圆满,你们俩都去转生吧。过去的修炼真的是太不容易了,就因为这么一个执著乍起,就得再历轮回之苦。师父又告诉他们:夫也亡去住,妻也履福田。休休同泰寺,荷荷极乐天。师父就是师父,你哪辈子什么时候会起什么执著遇到什么难,早就知道了,也早就给你安排好一生一步往下走了。

俩人拜辞师父回到家里,对养娘和两个丫鬟说:我们要跟你们告别了,要去转生了。养娘就着急地说:我跟你们俩这么多年,也一起修炼,怎么就不带我一起走呢!复仁说:恐怕你的缘分还没到。于是两人就一起坐化了。而那养娘回到屋子里,自己也坐化了。看来,一个群体里来的人,怎么都要一起走的。

三、故人相聚心意合

贫而不移,富而不骄,那就有更大的福德等着了。5月初5,那复仁坐化的时候,正好是世胄之家,兰陵萧顺之的妻子张氏将要分娩的时候。萧顺之就是齐高帝的族弟。张氏夜里梦见一个身长丈余衮服冕旒的金人。一群红衣人,车从簇拥,来到萧家堂上歇下。这个金身人,独自进到张氏房里,望着张氏下拜。张氏惊慌之下正要问,恍惚间梦里醒来,就生下一个儿子。

此子自生来便会啼啸,状貌奇伟,虎目龙颜,颈项有一道圆光,右手有纹印曰武。取名萧衍。8、9岁时,身上异香不散。聪明才敏,文章书翰,人不可及。亦擅长谈兵,料敌制胜,谋无遗策。萧衍稍大,博学多通,好筹略,有文武才干,时流名辈都对他推崇十分。他的居室上常有云气,见到他的人都不由自主地肃然起敬,连长辈都不敢随意和他开玩笑。

当时他与沈约、谢朏、王融、萧琛、范云、任昉、陆倕等好友被称为“八友”,其中萧衍最有胆识。黄复仁化生之时,原来奶娘转世为范云,二侍女一个转世为沈约,另一个转世为任昉,与萧衍同在竟陵王西府为官,既然有这么大的缘分,自然义气相合。后来范云在萧衍手下任咨议,任昉为参谋,沈约为侍中。萧衍称帝后沈约写了《宋书》、《齐纪》等书,而谢朓则是当时有名的诗人。

一朝君子一朝臣,轮回转生中,恩也好怨也好,大家所遇到的其实都是故人。

四、法师看护避大祸

齐明帝萧鸾在位只有5年就病死了,他无能的儿子宝卷即位,只知道吃喝玩乐、荒淫无度。宝卷治国无术,却很残忍,做皇帝后杀掉了很多大臣,对一些功臣也妄加杀戮。当时担任雍州)在今湖北襄阳)刺史的萧衍逐渐和他对立起来,暗地里招兵买马、屯粮积草,砍伐竹木,沉入檀溪之中以备造船之用。宝卷听说萧衍的举动,便派郑植到雍州要刺杀萧衍。

此事惊动了光化寺空谷法师,就托梦给萧衍:法师拿着一卷天书,书里夹着一把利刃,递予萧衍。萧衍醒来,思忖一个僧人拿这夹刀的书卷给自己,莫非有人要来杀我?

次日有人来报,朝廷使郑植奉诏书要加爵。萧衍心里全明白了。先不与郑植相见,使人在宁蛮长史郑绍寂家里安排酒席。宴会上萧衍对这名刺客说:“朝廷派你来杀我,今天的酒席上可正是下手的好机会啊!”参加宴会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把郑植弄得十分尴尬。萧衍又说道:“朝廷使卿来杀我,必有诏书。”郑植赖道:“没有此事。”萧衍喝一声道:“与我搜看。”立刻就把郑植拿下,搜出一把快刀来,又有杀萧衍的密诏。萧衍道:“我不负朝廷,如何要杀我?”宴会以后萧衍陪着这位刺客参观所有的府库和军备,看得他郑植心灰意冷,哭着回去了。

五、业力轮报从未错

萧衍策议起兵。其他大臣,带兵夜入皇宫,杀死在国难当头还在醉生梦死、歌舞不断的宝卷,然后将他的头颅送出,献给萧衍。宝卷死的那一天,一个叫侯景的人出生了。

天监二年,有一天,武帝问宝志法师道:“国有难否?”宝志用手指指喉和颈(暗示侯景)。后来侯景在梁作乱,攻占建业,武帝被囚禁饿死。简文幽禁被压死,梁武帝的宗族子弟几乎全部被侯景所杀。当时的人都说侯景是东昏侯的后身。武帝杀东昏侯是天意,可是不该枉杀其无辜族人;结果侯景不杀武帝,却几乎杀尽其族人。天网恢恢,业力轮报看来是从来不差错的。

萧衍登得帝位之后,改国号为梁。佛性人人都有,他一心修佛,而且受了戒。他很喜欢寻找那些得道高人。当时有个叫榼头的僧人,修炼十分精进,梁武帝非常敬佩他。一天派使臣下诏书叫榼头晋见。当时武帝正和沈约下棋,想要杀上一段,这里使臣连禀3次,他全不听得,口里说:“杀却。”使臣以为要杀榼头,马上就把榼头推出去杀了。武帝下完棋就说:“叫榼头师进来。”使臣回答:“已奉旨杀了。”武帝大惊,才明白是杀棋时误听之故:“他临死前说什么没有?”使臣说:“他说,我没有罪,前世做小沙弥的时候,用铁锹锄草,错送了一条蚯蚓的命,武帝当时是那个蚯蚓,今生该还他命。”武帝听了流泪悔恨,不过也没用了。虽然那榼头僧人欠武帝一命,可是榼头此生已经是一个修炼人了,杀修炼人的罪过可是天大的。

六、休休同泰终荷荷

因为榼头的事情,武帝一连好几天闷闷不乐。沈约看出了他的心思,于是派人四处探访高僧。闻得都城10里外就有一个法号叫道林支的高僧在结庐修行,于是赶紧报告给了梁武帝。武帝听了很高兴,就大起銮舆,旗旛鼓吹的一齐出城去那茅庵里来迎支公。支公已先知了,庵里都收拾停当准备起行了。武帝与沈约到庵里,武帝屈尊下拜,尊支公为师。行礼已毕,支公说道:“陛下请坐,受小僧的拜。”武帝说道:“哪曾见师拜徒?”支公答道:“亦不曾见妻抗夫。”只这一句话,武帝听了,就如提一桶冷水,从顶门上浇下来,遍身酥麻,心不知怎地豁然洞彻,就省悟了前世黄复仁、童小姐之事。原来那童小姐投生在支家。二人一笑解意。武帝就请支公一同回朝,支公住在便殿斋阁里。武帝每日退朝便到阁中与支公切磋。支公与武帝道:“我在此终是不便,与陛下别了,仍到庵里去住吧。”武帝道:“离此间 30里,有个白鹤山,最是清幽仙境之所。朕去建造个寺刹,请您到那里去住。”支公应允了。武帝差官资费百万督造这个山寺,极土木之美,殿刹禅房数千百间,僧人千百余。取名同泰寺,夫妇同登佛地之意。

东魏的叛将侯景投奔梁朝,可不久又举兵反梁。这时江陵地方有一居士叫陆法和,在侯景遣将进攻江陵的时候,陆法和与他的弟子800多人,把侯景击败了;欲协助武帝讨伐侯景,武帝恐怕他作乱,不听,陆法和对武帝说:“我一个修佛的人,怎么会垂涎你的王位?只不过与你有缘,知道你正在遭宿报,所以才打算救你。既然你不相信我,那你和侯景之间当是定业,不可转移。”

侯景杀进了建业,侯景自称丞相。时年已86岁的梁武帝被困于台城。一日武帝梦见榼头笑眯眯地向他走来,醒来后懊恼地说:“唉,真是报应啊!我如果不是误杀了榼头大师的话,佛祖将让我活到百岁开外的,区区侯景又何足道哉!我既已修佛,却又嗜棋,这不是对佛最大的不敬么?”

一日武帝觉得嘴里极苦,叫内侍找蜜也找不到,口中已经不能说话,于是“荷荷”中死于文德殿。同时那道林支法师也在同泰寺中坐化而去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华神州大地五千年历史中留下了许多神迹。作为神传文化之一的中医也是神传的“道家医学”。历代“神医”治病的神迹在正史中都有记载,而这些正是中医的精华。现代医学无法知其一、二,以无神论的观点更是难窥中医的真貌。这就是为什么现代没有“神医”出现的原因。
  • 如愿是水府龙宫中的女神,也就是当年彭泽湖龙王清洪君,赠送给庐陵人欧明的那位如愿。因她事事能满足人的要求,所以得“如愿”这个名字。据说,水府中处处都有如愿,但能不能遇上,就得靠各人的福分了。
  • 中华传统文化历来被称作神传文化,因为历朝历代都有神人、神迹的记载,无论是正史还是传说,通过各种形式流传下来。这些神人当中就包括一些能够预知未来的高人。正史中记载的历史上比较著名的预言家有周文王姬昌、姜子牙、诸葛亮、李淳风、袁天罡、邵雍、刘伯温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