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就有桃花源(37)最美的方程式

第五章之4
游干桂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如何享受逍遥人生?想想童年便全懂了。

以我为例,童年算是贫困的,酱油拌猪油是常事,有颗蛋算是加菜,地瓜粥饭则是佳肴,至于肉则必须等到过年过节了;老宅是砖瓦房,但墙是由牛粪混著黏土砌成的,冬暖夏凉,别有韵味,但台风来袭,呼呼作响,可就惨惨兮兮,四处漏水,我们用尽了所有的水桶,还是接不完天雨;厨房边有座天井,流通空气,雨天淅淅沥沥,隐身沟中的老水蛙便叫个不停,声音特妙,算一算,它的低鸣也有十多年,算老蛙了,后来家翻修成水泥房,蛙被抓了出来,我放学回家时,它已成了盘中的一道菜了,当夜泪流不止,直到现在都还依稀记得这一件事。

我的衣服样式很一致,都与学校制服雷同,偶有一件特别的,大概便是教会送的啰,一直到高中才有第一件外出便服,当时是订做的,等了一个月,心情忐忑不安,仿佛生小孩。

至于玩,除了山海溪河之外,就是树花草丛间,再不就得自己做玩具了,根本很少买,顶多圆形的纸牌,或者塑胶偶,那是个物质贫乏的年代,却是个精神美好的年代。

而今好想再回童年,可惜童年却也回不去了。

为何想回童年?

我终于明白,原来内心里所奢望是一个无忧无虑,自己作主,不必替人负责的生活,希望能像苍鹰一样,遨翔天际。

人就是如此,转了一大圈之后,才发觉离自己最近的事务最美,但时间却已不等我们流逝了,那个亭台楼阁飘于水上,回廊曲径,奇石雅桥,曲水流觞,酣醉快吟,观星吟诗,月里作对,天人合一,潺潺溪流,植满绿林,石桥包覆在一片绿郁的葛罗之中,随风晃动,飞来峰、一线天、头陀崖、照镜湖齐聚一堂的梦,又得重新来过。@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们恰恰与希腊人相反,从小被教育成为成就而活,年轻努力拚搏,直到老之将至才醒来,却已后悔莫及,这个成就足足让我们赔上大半生,才蓦地惊觉,时间全不见了,根本没有时间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美国作家朗费罗说:“时间是灵魂的生命。”他的意思是,即使是一个有灵魂的人,也得先拥有时间。
    没有时间的人,很难让人相信他可以过自己的人生,这样的体认愈早愈好,否则就走入死胡同里了。
  • 每个人都该有闲暇生活,早在西元三二一年,康斯坦丁大帝就宣布星期日为公共假日,这一天全该休息,圣经中也有这样的说法,工作六天之后休息一天是天赐的模式;时至今日,我们虽然仍记得假日的存在,但很多人已名存实亡的过度无假日的生活,日以继夜的毁灭〈安息日约〉,星期假日愈来愈像睡眠日或者购物节 。
  • 工作真正的目的,在我看来就是度过逍遥的人生,而非为了财富,我乐于抽出余裕时间,停下脚步,安静的享受须臾片刻,让灵魂出来透透气。
  • 逍遥?的确很难,人演机器惯了,一下子请他回归人性便很困难,有时候还会遇上良知的强烈挑战,以为逍遥过日子是一种罪哩。只是这些日子以来,我常常如此反思,如果少了悠闲放达,干嘛这么辛苦工作呢?难道工作的目的只是为了辛苦找罪受,当不是如此吧。
  • 生命的每一天,我都当它是一生来经营,但盼每天都在扬帆,努力过了。
  • 以前写一封信,需要很久的蕴酿,慢慢的书写,甜甜的展阅,现在可不必了,几行字,一个点选,信便从电脑发出,味道尽失;我读过一本名人瀚墨的书,作者也这么说,他以为这些手迹将愈来愈珍贵,理由正是电脑的结果,让文人不再拿笔,书写中的人文与笔墨之间的关怀也散佚了,殊为可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