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民运人士访港的背后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5月22日讯】本文发表在《新纪元周刊》第17期焦点新闻上,现转载如下。


最近中共陆续批准著名人权活动家胡佳、民运人士陈子明任畹町及部分维权律师等来港,或作学术交流或检查身体,个中讯息,颇不寻常。 (Getty images)

在允许境外媒体采访民运及异议人士之后,中共当局自今年2月起,先后批准著名人权活动家胡佳、民运人士陈子明任畹町来港,普遍认为,以中共过往的历史,这些所谓开放的举动,令人不难联想到——“另有目的”。

首次获准来港的著名民运老将任畹町认为,内地最近不断让异见人士出境,是想为年底中共的“十七大”和明年的北京奥运创造气氛:“我相信主要原因是今、明两年外界关注中国,特别是2008北京奥运,当局要对外呈现一个更加开放、进步的面孔”。

身为支联会成员的立法会议员梁国雄指出,中共一向隔一段时间就会做出一些宽松的举动来,并不是真心的。他说:“如果它(中共)真的要将人权给予异见人士,第一,要释放所有的政治犯,第二,要停止对维权人士的压迫,第三:要允许在它(中共)黑名单内的异见人士放行回中国。”他相信在明年奥运前夕,中共一心刻意要营造和谐的气氛下,将会批准更多异见人士出访,以赢得国际间的支持。

定居丹麦的民运人士陈泱潮强调,这只是一个姿态并不是实质,而中共在什么情况下会讲民主呢?“一个就是在它们夺权需要的时候讲民主,毛泽东和蒋介石夺权的时候,讲民主比谁讲得都好,讲得动听;现在他们在讲民主、营造民主气氛的情况下,就是十七大、高层斗争的时候需要讲民主。”

前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袁红冰则指出,欲了解中共的动态,必须从两个基本点去看:“第一,我们必须认识到中共暴政、专政政制本质上是反对民主、自由、人权的,并与之为敌,没有一个专政政制会去维护人权,会真正给人民自由、给人民民主;第二,由于自由、民主、人权在全球事业胜利,现在少数几个专制国家它们为了保持自己的存在,必须做出一些开明的假象来欺骗国际社会,才能生存下去。”他表示有这两个基本的认识之后,再分析中共一系列的做法,就不会得出错误的结论。

在这虚假的背后,当前中共对一些直接威胁到它的自由民主人士和民运组织进行严酷的打击,譬如对高智晟、严正学等人,都采用了国家恐怖主义、政治迫害的方式,最近又加大对泛蓝联盟迫害镇压的力度。“这都说明中共是反自由、反民主、反人权的同时,另一方面,为了欺骗国际社会,使国际社会对中共暴政的人权状况产生误解,它们就让一些人士到香港开会,做出一些开明的姿态,它的目的是为了欺骗世界,而最终是为了维护中共专制统治。”

异见人士 欲言又止



一直遭中共严密监控的著名维权人士胡佳和太太曾金燕获准到香港短暂访问,但3月底回北京后,因营救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再次遭软禁。(Getty Images)

香港相对中国大陆而言,是更为开放自由的社会,但这些民运和异见人士抵港后,特意保持低调和自律,反而不如在中国大陆时那般“畅所欲言”。

2月16日获得解除软禁的胡佳和妻子曾金燕结伴来港,此行受邀于香港的大学和关注中国社会的民间机构,胡佳在港没有任何的公开活动,期间媒体多次联系他,欲作访问,都以“不接受采访”拒绝。在极少的媒体访问中,他表示“挺意外的”获得当局批准7天自由行,但他认为,中国政法系统、国安、国保一定是做过严格评估,可能是觉得让他出国的“危害”小于在国内的危害。

以往在内地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胡佳的敢言,令人印象深刻,到了境外反而身不由己。据知情人士透露,接待他的团体遭中共“打招呼”,言明不能接受海外媒体的访问,特别是与“法轮功”有关系的。胡佳唯有低调行事,很讽刺也很无奈。

另外两位中国著名民运人士陈子明和任畹町分别在4月11日和16日首次来港。



曾被中共两次囚禁长达15年的大陆民运人士陈子明和太太,日前获准来港交流,图为两人出席香港大学一个研讨会后留影。(中央社)

55岁的陈子明70年代开始参与四五运动,1989年“六四”中被中共列为幕后黑手抓捕、判刑13年;1995年又因提出在大陆发展建设性反对派,再度被捕;1996年保外就医后一直被软禁在家,直到2006年10月结束。

由于陈子明此行强调进行学术研究,因此拒绝媒体的采访,但是他分别在两间大学举办公开讲座。在香港大学发表“中国的改造与建设”演讲后,陈子明对记者表示,中共当局这次批准他来香港,相信与明年北京举办奥运会有关,当局是想借此向国际社会传达已宽松对待民运人士的信息。

陈子明说以他的经验估计,中共会在七一日之前释放资深新闻工作者程翔,作为送给香港回归10周年的大礼。

另一场在中文大学的关于中共反右的座谈会上,陈子明对过去共产党的行为做出批评,他指出,毛泽东反右运动的成功巩固中共的统治,直接导致了其后大跃进中数千万人饿死的惨剧发生;而中共为了其统治一直在掩盖其罪恶历史。陈子明认为,中共一直掩盖的历史罪恶一定会真相大白于天下,而大陆当前的知识份子应该继承前人的意志,与中共抗争;“中国的知识份子从来也不缺乏那种抗争的人、骨头硬的人,我觉得我们就要继承他们,还要超越他们,这是我最大的感觉。”他认为,香港在争取民主上对大陆起了示范作用。



大陆民运人士任畹町(中),获中共批准到港检查身体,期间与香港民主派人士会面。图为任畹町与民主党主席何俊仁(左)及前线召集人刘慧卿。(中央社)

被称为民运老人的任畹町此行以来港就医为名,和妻子首次离开中国。现年63岁的任畹町1979年参与民主墙运动,组建人权联盟被判劳改4年;89年六四事件后,91年被判以宣传煽动罪入狱7年,其后一直被中共当局监视。任畹町表示,他和陈子明、胡佳等异见人士相继获准来港,相信是由中共主管政法的高层拍板,因为北京市和公安部都无权作此决定。

任畹町除了参加多个公开活动,他强调在港言论不会有顾虑,认为老一代的民主人士最具道德影响力。他详细解析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和未来,指民主和维权是分不开的:“我们维权最主要的概念,就是我们承认现今宪法,我们要实现现今宪法对我们的承诺,扩大自由,所以很多年轻人他们以为他们为了怕坐牢,特意要和民运分开,他们取了个维权运动这样一个名字,现在他们也认识到这是分不开的。”任畹町并认为香港民主运动对中国具影响力:“香港的自由,有将近一半的立法委员是民选出来的,这点在大陆是不可相比的,包括不同政见可以在电视上辩论,这是大陆不可想像的,同时做为民主派还有力量去抵制某一个法律(23条立法)不通过,是大陆不可想像的,这点来讲对我们是一个好消息,很振奋的一个消息。”。

曾和二位民运人士陈子明和任畹町会面的前线立法会议员刘慧卿表示,不便透露会面谈话的内容,但很肯定内地民运人士仍面临很大的压力,希望他们此行回去后,不会再受到残暴的对待,有机会可以再来香港。

感同身受的袁红兵则表示理解这些民运人士的做法:“因为中共暴政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凶残、最血腥的专制统治,面对这样的暴政,有些朋友做出一些策略性的举动,我想我们应可以理解。”

中共阻挠5维权人士来港开会



图为北京律师莫少平在研讨会上就中国律师所面对的问题发表演讲。(新纪元/吴琏宥摄)

日前以立法会议员何俊仁为主席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和香港大学共同举办一场研讨会,当中邀请7位内地的维权人士,包括律师、学者出席,但是只有来自北京的维权律师莫少平和许治永博士能够出席,其余5位则无法来港,包括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讲师滕彪博士、全国律师协会刑事专业委员会主任田文昌、武汉大学法学院讲师张万洪博士、周立太律师和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讲师范亚峰等人。

成员之一的香港大学法学院院长陈文敏指出,他们并不是没有时间,而是受到当局的警告。陈文敏并在会上读出其中一位受邀者的来信:“很可笑!我没办法参加中国维权律师与法治研讨会。在两周前,我买好了赴港机票的当天,领导向我表示,不要参加这次会议,原因是主办者之一是反动组织,你参加会议就是对这个反动组织的支援,真是荒唐可笑!但目前我只能做出妥协。”。

袁红冰说,因为大家都明白,中共暴政到了今天只能靠两种做法来维持统治,就是“暴力”和“谎言欺骗”。他表示现在国际社会上,很多有良知的人们都在认真思考二个重大问题:“一个是从上个世纪末到今天中国正在持续的发生一场严重的人权灾难,就是对法轮功精神修炼者的政治大迫害,它的残酷程度远远超过当年希特勒对德国的统治,人类应该怎么来制止这场迫害?第二考虑的问题是,对犯下种种罪行反人类的中共暴政,在这样的政权下举行奥运会,到底符不符合奥运会的宗旨?”他强调在两个前提下,逼迫中共不得不做出一些虚假的姿态。

避开敏感话题“法轮功”、“高智晟”

据笔者接触,有关“高智晟”、“法轮功”的问题,都是来港的民运人士和维权人士避谈的问题。

陈映潮指出:“中共现在统战的手法已经非常的高明,掐住一个人的生死存亡。”“在关键的问题上,它施加了一些压力,背后做了很多、甚至大量的工作,使这些人不能够坦诚的表达自己的观点。”(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7-05-22 11: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