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观止】宋 胡铨:戊午上高宗封事

胡铨

(大纪元图片库)

  人气: 56
【字号】    
   标签: tags:

南宋高宗用秦桧为相,不但不思北伐收复失地,反割地赔款乞和于金。当时群情激愤,反对和议的固不止胡诠一人,而以胡诠的主张杀秦桧为最激烈。宜兴进士吴师古曾将本文刻板流传,金人闻之,以千金征得,读之大叹曰:“南朝有人!”可见此文在当时的影响。胡诠即因上此密而遭放逐,当时有陈刚中、王廷珪、张元干等,都作了诗词为胡送行。这些人和吴师古,皆被秦桧放逐,后有的死于边疆。


绍兴八年十一月,右通直郎枢密院编修官臣胡诠,谨斋沐裁书,昧死拜献于皇帝陛下。

臣谨按:王伦本一狎邪小人,市井无赖。顷缘宰相无识,举以使虏,专务诈诞,欺罔天听,骤得美官。天下之人,切齿唾骂。今者,无故诱致虏使,以招谕江南为名,是欲臣妾我也,是欲刘豫我也!刘豫臣事丑虏,南面称王,自以为子孙帝王万世不拔之业;一旦豺狼致虑,捽(音:足)而缚之,父子为虏。商鉴不远,而伦又欲陛下效之。

夫天下者,祖宗之天下也;陛下所居之位,祖宗之位也。奈何以祖宗之天下为金虏之天下,以祖宗之位为金虏藩臣之位!陛下一屈膝,则祖宗庙社之灵,尽汗夷狄;祖宗数百年之赤子,尽为左衽;朝廷宰执,尽为陪臣;天下士大夫,皆当裂冠毁冕,变为胡服。异时豺狼无厌之求,安知不加我以无礼如刘豫也哉?夫三尺童子,至无识也;指犬豕而使之拜,则怫然怒。今丑虏,则犬豕也,堂堂大国,相率而拜犬豕,曾童孺之所羞,而陛下忍为之耶?

伦之议乃曰:“我一屈膝,则梓宫可还,太后可复,渊圣可归,中原可得。”呜呼!自变故以来,主和议者,谁不以此说啖陛下哉?而卒无一验;是虏之情伪已可知矣。而陛下尚不觉悟,竭民膏血而不恤,忘国大仇而不报,含垢忍耻,举天下而臣之,甘心焉。就令虏决可和,尽如伦议,天下后世,谓陛下何如主?况丑虏变诈百出,而伦又以奸邪济之,梓宫决不可还,太后决不可复,渊圣决不可归,中原决不可得。而此膝一屈,不可复伸;国势陵夷,不可复振,可谓痛哭长太息矣!

向者,陛下间关海道,危如累卵,当时尚不忍北面臣虏;况今国势稍张,诸将尽锐,士卒思奋?只如顷者,丑虏陆梁,伪豫入寇,固尝败之于襄阳,败之于淮上,败之于涡(音:窝)口,败之于淮阴;较之往时蹈海之危,固已万万。倘不得已而至于用兵,则我岂遽出虏人下哉?今无故而反臣之,欲屈万乘之尊,下穹庐之拜;三军之士,不战而气已索。此鲁仲连所以义不帝秦,非惜夫帝秦之虚名,惜天下大势有所不可也。今内而百官,外而军民,万口一谈,皆欲食伦之肉。谤议汹汹,陛下不闻。正恐一旦变作,祸且不测。臣窃谓不斩王伦,国之存亡,未可知也。

虽然,伦不足道也;秦桧以腹心大臣,而亦为之。陛下有尧舜之资,桧不能致陛下如唐虞,而欲导陛下为石晋。近者礼部侍郎曾开等,引古谊以折之。桧乃厉声责曰:“侍郎知故事,我独不知!”则桧之遂非狠愎(音:必),已自可见。而乃建白,令台谏从臣,佥议可否,是盖畏天下议己,而令台谏从臣共分谤耳。有识之士,皆以为朝廷无人,吁,可惜哉!孔子曰:“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夫管仲,霸者之佐耳,尚能变左衽之区而为衣裳之会。秦桧,大国之相也,反躯衣冠之俗,归左衽之乡。则桧也,不惟陛下之罪人,实管仲之罪人矣。孙近附会桧议,遂得参知政事,天下望治,有如饥渴,而近伴食中书,漫不敢可否事。桧曰“虏可和”,近亦曰“可和”;桧曰“天子当拜”,近亦曰“当拜”。臣尝至政事堂,三发问,而近不答,但曰:“已令台谏侍从议矣。”呜呼!参赞大政,徒取充位如此;有如虏骑长驱,尚能折冲御侮耶?臣窃谓秦桧、孙近,亦可斩也。

臣备员枢属,义不与桧等共戴天,区区之心,愿断三人头,竿之藳街。然后羁留虏使,责以无礼,徐兴问罪之师,则三军之士,不战而气自倍。不然,臣有赴东海而死耳;宁能处小朝廷求活耶?小臣狂妄,冒渎天威,甘俟斧钺,不胜陨越之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戊午:是年为南宋高宗绍兴八年(西元一一三八年),亦是岳飞被杀的前四年。当时大江以北已沦陷于金人之手,南宋偏安江南,以临安(今杭州)为国都。
封事:即密封奏事之意。凡秘密加封进呈皇帝的书表,就叫作“封事”。
王伦:字正道,宋名人。高宗时,奉使金朝,屡被拘留。绍兴八年与金使俱来临安,金人竟诏谕江南,和议已酝酿成功。
宰相:秦桧。字会之,宋江宁人。北宋时官御史中丞,徽、钦二宗被俘,桧从至金。建炎四年,金阴纵之归,高宗很信任他,绍兴中拜为宰相,力持和议,阻止恢复,诬杀岳飞等,一时忠臣良将殆尽,和议乃成。卒谥忠献,宁宗改谥缪丑。
虏:指金朝。
刘豫我:即以我作刘豫。刘豫,字彦游,宋阜城人。元符进士,拜殿中侍御史。金人南侵,豫正官济南知府,纳款降金,金人册立为皇帝,国号大齐,以大名为都。绍兴中迁汴京,以民兵三十万大举寇宋,为宋所败,与其子俱被放逐至死。前后僭号八年,为当时一大汉奸。
捽:抓、拔取。
赤子:人民。
左衽:衽,衣襟;左衽,是衣襟掩向左。古时华夏之服,衣襟掩向右,凡衣襟掩向左者,乃狄夷之服。这里用左襟代表夷狄。
曾:这里作“乃”之意。
梓宫:天子之棺以梓木做成,曰“梓宫”。此指宋徽宗之灵衬。
太后:指徽宗妃韦氏,即高宗之母,亦与徽宗同被俘。
渊圣:指宋钦宗,乃高宗之兄。
变故:即事变。指靖康二年汴京失陷,二宗北狩之事。
啖:以利诱惑他人。
竭民膏血:指向金乞和,纳币称臣。当时高宗率百官跪拜接受大金皇帝恩赐江南诏书,宋愿每年进贡银二十五万两,绢二十五万匹,表示谢意。
不恤:不加怜恤。
间关:形容道路艰苦、崎岖辗转。
陆梁:跳跃的样子。
败之于襄阳:绍兴四年,岳飞破金将李成,收复襄阳六郡。
败之于淮上:绍兴四年,韩世忠大败金人于大仪,追击到淮河边。
涡口:涡河入淮河之口,地在今安徽省怀远县境。绍兴六年,杨沂中大败刘豫军于此。
淮阴:江苏省今县。绍兴三年,知徐州赵立败金兵于此。
蹈海之危:指绍兴三年,高宗为金兵所逼,自明州浮海逃王温州事。
穹庐:古时匈奴游牧而无定居,每至一地,立毡帐歇宿,此种毡帐,即称穹庐。这里乃指金人。
索:此处作“尽”之意。
石晋:即五代时后晋高祖石敬塘(西元八九二-九四二)。本出于西夷,仕后唐河东节度使,后反于晋阳,借契丹兵灭后唐,契丹立以为晋帝,臣事契丹。
曾开:字天游,赣州人。崇宁进士,高宗时官礼部侍郎,因得罪秦桧罢免。
古谊:古时合乎道义的事迹。
遂非狠愎:即固执其非,刚愎自用。
孙近:字叔诸,宋无锡人。崇宁进士,高宗时,累官参知政事兼知枢密院。他也属于秦桧的主和派人物。
伴食:等于说自己不做事、无主张,只陪伴正官吃饭。
中书:即中书省,宰相办公之处。
漫:不管事。
政事堂:宰相议事之所。
斧钺:古斩刑所用的工具。
陨越:恐惧失职之意。

作者简介
胡诠(西元一一0二~一一八0年),字邦衡,号澹庵,南宋庐陵(今江西省吉安县)人。高宗时进士,任枢密院编修官,因上书请斩秦桧,被除名放逐。孝宗朝起复,官至龙图阁学士,卒谥忠简。著有澹庵集。(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范文正公,苏人也。,平生好施与,择其亲而贫,疏而贤者,咸施之。方贵显时,置负郭常稔(音:忍)之田千亩, 号曰义田,以养济群族之人。日有食,岁有衣,嫁娶婚葬皆有赡。择族之长而贤者,主其计,而时其出纳)焉。日食人一升;岁衣人一缣(音:坚),嫁女者五十千,再嫁者三十千;娶妇者三十千,再娶者十五千;葬者如再嫁之数,葬幼者十千。族之聚者九十口,岁入给稻八百斛(音:胡)。以其所入,给其所聚,沛然有余而无穷。屏(音:丙)而家居俟代者与焉,仕而居官者罢莫给:此其大较也。
  • 吾本寒家,世以清白相承。吾性不喜华靡,自为乳儿,长者加以金银华美之服,辄羞赧弃去之。二十忝科名,闻喜宴独不戴花。同年曰:“君赐不可违也。”乃簪一花。平生衣取蔽寒,食取充腹;亦不敢服垢弊以矫俗干名,但顺吾性而已。

  •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盛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音:卓)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静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音:谢万)焉。
  • 世皆称孟尝君能得士,士以故归之;而卒赖其力,以脱于虎豹之秦。嗟乎!孟尝君特鸡鸣狗盗之雄耳,岂足以言得士?不然,擅齐之强,得一士焉,宜可以南面而制秦,尚何取鸡鸣狗盗之力哉?夫鸡鸣狗盗之出其门,此士之所以不至也。
  • 去秋人还,蒙赐书及所撰先大父墓碑铭,反复观诵,感与惭并。夫铭志之着于世,义近于史,而亦有与史异者。盖史之于善恶,无所不书;而铭者,盖古之人有功德材行、志义之美者,惧后世之不知,则必铭而见之。或纳于庙,或存于墓,一也。茍其人之恶,则于铭乎何有?此其所以与史异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