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发展史:西周(一)

作者:雅慧

凤雏村四合院遗迹平面图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

周朝(公元前1066年-前206年)是中国历史上国祚最长的朝代,也是中华古典文明的全盛时期,这一时期产生的儒家、道家思想贯穿并影响了后世的中国历史,城镇设计的观念也成为后世兴建城镇的指导原则。就都市的建设与发展而言,周朝是历史上的一个重要时期。

公刘迁豳(bin,彬,今陕西彬县、长武、旬邑一带)

周的先祖弃是五帝中帝喾的后裔。弃喜欢耕田种谷,尧帝任他为农师,教导民众种植庄稼,使人民受益良多。为了表彰他的功绩,舜帝以官为号,封弃为“后稷”。周人代代继承祖先的事业,不作官后仍从事农业生产。《诗经•大雅•公刘》中描述了周的先代公刘率族迁移的过程,其中数段记载了公刘相土建城,造屋安民的经过,是传世至今中国最早的城镇建设的实践记录。节录其中相关的段落加以考察:

笃公刘,于胥斯原。既庶既繁,既顺乃宣,而无永叹。陟则在巘,复降在原。
(忠厚的公刘啊,相中这块平原,百姓越聚越多,个个都觉得顺遂满意,没人失望叹气。公刘一会登上山岗,一会又步下平原。)

笃公刘,逝彼百泉。瞻彼溥原,乃陟南冈。乃觏于京,京师之野。
(忠厚的公刘啊,走到很多的泉水边,观视广大的平原,登上南边的山岗。发现一个叫做“京”的地方,就在京城的旷野。)

笃公刘,既溥既长。既景乃冈,相其阴阳,观其流泉。其军三单,度其隰原。彻田为粮,度其夕阳。豳居允荒。
(忠厚的公刘啊,开垦的土地既宽又长,观测日影上山岗,勘察南北阴阳,看着泉水的流向。他的军队分成三班,丈量著洼地与平原。辟出的田地生出食粮。丈量延伸到山的西边,豳的土地真是宽广的可居之处。)

笃公刘,于豳斯馆。涉渭为乱,取厉取锻,止基乃理。爰众爰有,夹其皇涧。溯其过涧。止旅乃密,芮鞫之即。
(忠厚的公刘啊,在豳兴建宫室房舍。横渡渭水,采集磨石与碫石,修筑房基墙脚。移居的人多起来了,带着许多东西,住在皇涧的两旁。顺着过涧往上发展,居所繁密,一直到芮水的曲湾边。)

根据学者推测,公刘迁豳的年代约在夏朝末年。从周人歌咏先祖迁居的史诗里可以得知数千年前城镇的创建过程,以及先民对一个理想的居住环境的条件要求。勘察地形地势、山的向背与水的流向,测量并划分土地为耕地与建地,要考虑到居住环境的舒适便利、也要顾及建筑材料是否容易就地取材,使百姓能在肥沃的原野耕作,有足够的泉水可供灌溉,有充足的日光照射,房舍依傍著山坡、顺着河流蜿蜒而建,既有材薪取水之便、又可免于水淹之患。经过如此选址择定的环境,是先民安居乐业的理想家园,也成为后世心目中的桃花源,在西方城市化社会形态进入中国前,一直是神州大地上无数城镇的轮廓线。

中国传统的理想居住环境

中国传统的理想居住环境

周族兴于周原

周族自公刘迁居豳地后逐渐繁盛,到古公亶(dan,胆)父成为氏族领袖时,为避狄戎侵犯,从豳迁移到岐山下,由于他仁德好善,邻国百姓多来依附。古公亶父便效法先代事绩,在岐山下的周原上择地营城。这段过程也经由诗经的传诵如实的记载下来。

从《诗经•大雅•绵》的记述,周人在豳时由于身处狄戎之地,属黄土高原,依照当地习俗,“陶复陶穴,未有家室”(掘地挖穴,没有屋舍)。来到周原后,“爱始爱谋,爱契我龟。曰止曰时,筑室于兹”(又筹划又商量,又灼龟壳占卜象,神指示立停于此,于是在此建屋室)。

决定地点后,接下来就是划分土地田界、开沟挖渠;拉直绳来衡量平准,用版筑来建造屋墙,完成的宗庙威严壮盛。然后修筑城墙城门、宫门,以及土地庙。等到杂树被清除干净,道路就通畅无阻。邻国的纷争因为受到周人先他后我的民风感召而平息,想要入侵的异邦闻风而逃。

古公亶父以新居的地名为族名,周族便在神州的西部地方慢慢兴起。当时是商朝,以王朝首都为中心来看,周族所在的地区相对偏西。在历代领袖仁善的带领下,周族成为地方安定的力量,周的领袖也被拥戴为一方之长,等到古公亶父的孙子姬昌继任时,被商纣封为“西伯”侯,他也就是闻名后世、作“文王八卦”的周文王。

现代考古在岐山四周发现数处周族在建立王朝以前的遗址。在约2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民居与作坊零散分布。出土的城墙遗迹依著山势建立在坐北朝南的坡地上,东边临近甘河沟,城墙内的总面积约1.4平方公里。凤雏村出土的四合院遗迹为这个时期的宫室建筑提供了重要的资讯。

发现中土最早的四合院

凤雏村四合院遗迹平面图

凤雏村四合院约1500平方公尺,由庭、堂、室、塾、厢房和回廊组成,正门朝南,入门后依序为庭、堂、室,整体呈现出“前堂后室”的结构,堂的左右各有一间夹房,两侧是厢房,四周以回廊环绕。房屋基址下设有排水陶管和卵石叠筑的暗沟,以排除院内雨水。屋顶采用的瓦和瓦当是目前发现最早的瓦类材料。这种格局成为周朝以来中国传统建筑的基本架构,陕西关中一带的民居至今仍保持同样的形制。而北京的四合院,更是举世闻名的文化遗产。

四合院最简单的结构是集三间而为“房”,北房为正房,是长辈或家长的居室,正房中间有堂,是家庭成员集会活动之处;东西两侧为厢房,是子女晚辈的居室;南侧的下房间数不等,为仆人居所或作为堆叠什物的仓房,中间的庭院植木辟池,自成微观的山水。平时各房关起门窗来,便是一个独立的居住空间,打开门窗,就形成一个更大的生活空间,里面有山有水,俨然是一个小世界。若居住人口增多,可以在基本的结构上扩大发展,变化虽多,总体仍然保持着形式上的四方格局与精神上的对称和谐。

四合院的基本结构可以适用于所有类型的建筑群,寺院道观、官署王府,乃至朝廷宫殿,虽然规模不同,性质不一,道理则一。建筑格式历经数千年而不变,通过了时间的考验,除了显示出中国传统居住空间的人性化是超越时代限制之外,更意味着其背后蕴藏的思想内涵是有它永恒的合理性。

周朝建立

周文王体悟到,上古时期,三皇五帝皆是顺天道而行,圣王之德犹如日月,协调运行映照世间,福泽大地九州万民,善惠天地万事万物。(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姬昌修德行善、礼遇贤士与修炼者、善待人民万物,诸侯及百姓多服从他的教化,尊之为王,众望之所归,史称三分天下有其二。周文王建立丰为都城后不久即去世,武王即位,建镐为都城。在周公旦与姜子牙的辅佐下周的国势鼎盛,此时商纣迫害臣民、亲近奸佞,已到众叛亲离的地步。武王率领诸侯讨伐纣王,商的军队虽然人数较多,却都痛恨纣的暴虐,起而反戈助周,终使周代商而有天下。

周武王建立周朝后,仍以镐为都城,但由于镐远离作为商朝中心的黄河下游地区,为了方便管理商朝遗民,武王视察各地后,认为洛依地区,也就是夏朝故都斟郡一带,“居易毋固”(平坦居易无险阻)、“毋远天室”(离天帝的居室不远),可以作为都城所在,遂命周公旦在洛水附近择地,计划作为周朝的都城。

丰镐两京遗址位于西安市西南沣河两岸,呈双子城形式。南临终南山,北靠渭水,丰京遗址约6万平方公里,镐京约4万平方公里,两城的规模格局都比周原上的都城大。《诗经•大雅•文王之什》中有两段歌颂文王建丰、武王建镐的诗句:

“筑城伊淢,作丰伊匹。匪棘其欲,遹追来孝。王后烝哉!”
(筑城掘沟作护城河,要匹配丰京的规模,并非急图私欲,是为敬祖兴邦,文王真是好君王);
“考卜维王,宅是镐京。维龟正之,武王成之。武王烝哉!”
(武王占卜问神明,可否定都于镐京,龟甲占卜的结果是允许的,武王便建成了城,武王真是好君主)。

丰镐两京的建立,开启了中国朝代以长安为首都的历史,自此关中地区成为兵家必争之地,是谓“得关中者有天下”。@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商朝的都城以早期的亳和后期的殷为代表。亳即郑州商城,面积达25平方公里,是历史上第一座建有城垣的王都。殷都则沿着洹河两岸发展、绵延十余里,周边并无城墙,只有一道大沟作为防御设施,与弯曲的洹河成环状防护都城。殷都城功能划分相当明确,具备郑州商城都城的构成要素如宫室、供水设备与排水系统、各式作坊、民居建筑等。
  • 夏朝国祚约四百七十余年,夏朝的领土分域管理和城镇建设发明与治水的历史有密切的关联。夏朝城镇建设,比如城郭、砖瓦、排水沟渠系统等等都是领先的发明,还有中国建筑座北朝南的座向方位的特色也起源于夏朝。
  • 黄帝时代“筑城邑,造五城”。天子居所有聚落之“中”,被称为“都”,其他的聚落则称为“城邑”。城邑依照城主身份的尊卑来分等级,由此可知,在黄帝时代不仅已经存在着城镇,且各城镇间已经区分出规模等级。舜的时代,大道行聚天下成都邑。三皇五帝时代启迪先民“天圆地方”的观念与“择中”的思想及道德规范和修炼回归文化。
  • 天圆地方宇宙观具体显现在三皇时期的聚落建筑型态上。目前出土的这个时期的聚落面积通常不大,年代较久远的聚落多呈圆形或不规则的环状,后来渐渐多为四方形,方形的城镇自此成为中土最普遍的城市形式。当时的聚落不仅已经形成城镇的规模,其内部更具备了城市规划与功能分区的痕迹。神农氏时期已经有市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