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半盒火柴

天马行空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11日讯】小时候的很多事情在海的脑海里都已经淡忘了,却有一件事偶尔使海想起来,那是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一天傍晚,海正要出门去玩,山嫂(海的母亲)叫住他,吩咐他去买盒火柴回来煮饭。

卖火柴的杂货店就在村头的路口边。海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杂货店的时候,店里仅存的一盒火柴被小梅子抢先买去了,海眼巴巴的看着小梅子,有几分失望。如果换成别的女孩子,海肯定会问她要几根解决燃眉之急,但她是小梅子,海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不敢问她。

小梅子是海邻居芳婶的女儿。芳婶和山嫂经常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斗嘴争吵,这两个要强的女人吵起来谁都不服输,就算祖宗三代的琐事都被挖出来数落一番。值得庆幸的是,两家的男人看着自己的女人指天划地,口水飞溅,就悄悄的走开了。由于两家的男人保持着理智和克制,没有参与到女人的口舌之战中,彼此的矛盾才没有进一步激化,即使两个女人口舌不断,还不至于升级到动手的地步。虽然这样,毕竟两家伤了和气,因此两家从来没有串门来往过。海与小梅子很少说话,尽管海与小梅子是同班同学,每天在同一个村子里进进出出,打照面时俩人目光偶尔相碰也迅速闪开,海不知小梅子恨不恨她,他不恨小梅子,而且还有几分喜欢她呢。

那时候小梅子扎着两个羊角辫,一双眼睛就像两泓清泉,明亮秀气。如果不是因为山嫂和芳婶经常吵架,他俩肯定会成为好朋友。

买不到火柴,海有点心不在焉的跟着小梅子的背后想着心事。海没有料到小梅子突然转身,面对他抽出半盒火柴,递到他的面前。海犹疑着,小梅子一把拉住他的手,将火柴塞进他的手里,小梅子笑笑说:“拿回去吧,你妈等著煮饭呢。”

第二天,芳婶知道小梅子给了海半盒火柴,很是生气,高声训骂道:“小梅子,你那么好心得到什么好报了?我家的鸡呀狗呀走到那边去不一样挨赶挨打,打的鸡飞狗跳的。”芳婶数落着,指桑骂槐。山嫂已经闻到了火药味,她问清事情的原委后,将火柴交给海还给小梅子。

海不敢违命,他把火柴塞进书包里,等来到学校悄悄交给小梅子。小梅子将火柴推了回去,轻轻说:“已经挨骂了,还要回来?留着用吧。”小梅子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说。最后海还是把火柴收藏了起来,但没有交给山嫂,也不告诉山嫂。山嫂在海的面前却说起小梅子的一通好话,虽然她经常与芳婶吵吵闹闹,但她也不得不承认小梅子是个好女孩。以后山嫂遇到与芳婶的闹心事总是忍着点儿,两家的硝烟少了许多,相安无事的过了好几年,后来山嫂盖了新房,与芳婶不再是邻居了,村里人再也没有听到她俩的争吵声了。海继续他的学业,小梅子呢,读完初中就辍学了,而海从高中到大学,直到毕业参加工作,此间大概二十年,海从来没有见过小梅子。半盒火柴的事儿在他的记忆里渐渐淡忘了。

去年大年初三,海携带妻子和女儿回老家过春节,在村口遇见了小梅子带孩子回娘家拜年。虽然小梅子身体微微发胖,却掩盖不住成熟女人的丰韵,那双眼睛尽管蒙上淡淡的忧郁,但海还是第一眼认出她是小梅子。他俩对视的一瞬间就擦肩而过了。回到家里,海从山嫂的口里了解到小梅子的一些情况。小梅子嫁给了海边的人家,丈夫是捕海的,前几年小梅子的丈夫贷款装了只虾船,两三年内还清了贷款,还发了一笔财,小梅子建了小洋楼,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小梅子久不久就给芳婶一些钱补贴家用,还经常带些海鲜回家,芳婶逢人久夸奖小梅子。可是去年的一场飓风,小梅子的丈夫在海上失踪了,至今音信全无。听山嫂这么一说,海的鼻子酸酸的,他想起小梅子给过的半盒火柴,突然萌发了要见见小梅子的想法。

海就带上妻子和女儿去拜访芳婶。芳婶与小梅子都很愕然,转而喜上眉梢,彼此说了一些客气话。小梅子让座倒茶,忙招呼海的妻子,俩人很投缘,谈得很开心。芳婶跟海拉起了家常,海的女儿和小梅子的儿子玩的非常投入,屋里屋外弥漫着祥和的气氛。开饭时两家人聚在一块儿,有说有笑的,多年前的磕磕碰碰在这顿年饭中化作了云烟。(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向明二十一岁的时候已经是个英俊的男子汉了,他的女朋友芳敏小他一岁,也长得娴熟秀气。他俩是高中毕业后开始萌生感情的。那一年俩人正赶上“上山下乡”的末班车,向明插队的农村叫龙沟芦,离县城四五十公里,芳敏在一个叫岭脚村的生产队落户,离市区也很远。奔赴落户之地前,俩人见了面,对即将面临的新生活都有一种好奇和迷惘。不过俩人的感情不因这次的分离而疏远,反而更难分难舍了,芳敏的眼里斟满了泪花,为了表示她对向明的此情不渝,她拿出自己的祖传宝贝——一只金耳坠作为信物赠给向明。
  • 两届金棕榈大奖得主艾米尔库斯杜立卡执导的“承诺我”是本届竞赛片的压轴,库斯杜立卡向来用天马行空的情节呈现出荒谬喜感、黑色幽默闻名,本片没让观众失望,从头High到尾的节奏,加上神似台湾“那卡西”的音乐,听起来格外亲切。
  • 我生长在农村,父母都是清一色的农民,脸朝黄土背朝天,一日三顿能有一碗稀饭填饱肚子已经满足了,不敢有过多的奢望。要是能吃上一顿米饭真是天大的福份,那时我十分渴望家里能煮一顿饭吃。父亲说,想吃饭只有苦读书,当了国家干部自然有铁饭碗,生活才没有什么顾虑。
  • 我们大院里那些孩子就是喜欢做游戏。每逢有空,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捉迷藏、玩猫逮耗子、警察捉小偷呀,整个大院弥漫着他们的嬉笑声。在孩子游戏的世界里,没有世俗成见,只有玩耍带来的快乐。
  • 贼三打败文山的棋坛圣手张老后,文山县城内外就无人与他对垒了,自然地贼三便成了文山棋界的棋王,一种霸气常挂在贼三黑不溜秋的脸上,贼三因没有对手而百无聊赖。为招来高手,贼三拿出祖传稀世珍宝——一只玉兔作赌注,谁赢了就将玉兔拿去。一年半载下来,玉兔仍然挂在贼三的脖子上摇来晃去,甚是惹眼,就是没有人将它从棋盘上摘掉。
  • 子汉大学毕业分配在一间农村中学教书,因他是外地人,市区里没有亲戚朋友,没有落脚点,子汉就在学校里住宿。学校离市区六七公里,也不接近周边的村庄。因此环境幽静,挺适合读书,更令子汉兴奋的是学校的东南面紧靠水库,旁边的树木郁郁苍苍,一年四季,鸟语花香,景色怡人。子汉是读中文系的,很注重读书环境,在学校里没有干扰,他就安心读书。子汉读了不少的中外名著。小说读多了,子汉就萌发创作的欲望。晚上备完课改完作业,就着手于文学创作,小说、诗歌、散文等等,子汉想到什么写什么,这时的子汉不渴盼爱情,心中有倾吐不尽的构思,结篇以后投出去,也偶有发表,子汉在寂寞中找到了倾吐的快乐。
  • 朱买臣当了会稽太守,路过本乡,当地人都知道朱买臣当了大官,朱买臣原来的媳妇崔氏也听到了,不禁想起与朱买臣厮守的那些苦日子。
  • 三公曾做过海盗,但不是纯粹的海盗。三公19岁那年偶然上了贼船,便不由自主的经历三年的海盗生活。三公小时候读过几年私塾,深受孔孟之道的熏陶,颇得君子之风,并且三公写的一手好毛笔字,是村上有名的“文化人”。那年海上来了一伙人,找个会写字计数的帮老板管账,三公懵懵懂懂的随那伙人上了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