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泼瓢冷水

天马行空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16日讯】桂约新于海记宾馆相聚,因有朋友从远方而来。这个好朋友叫团,桂和新大学时的同学,在某沿海开放城市当律师。他原来也是老师,通过苦学,考取了律师执照。那天团到桂和新所在的城市来办事,约见了桂,新接到桂相约的电话,已经时隔一年没有和桂见面了。

新很想见见桂。新和桂原来在一所农村中学当老师,后来,桂调进市九中,从一名教师到后勤主任,接着任副校长。市九中是间新建的学校,年轻的桂踌躇滿志,他想干一番事业,出人头地。

桂调离农村学校之后,很少与新来往了。以前桂和新同在一间学校,同在学校住宿,晚上无聊的时候总少不了饮酒作乐,话题从社会到人生,再到自身的际遇,一路说个不停,颇有珠落草丛之感,郁郁不得志。酒喝得多,话也说得多,酒到酣时就划几下拳。有时忍不住引吭高歌:我曾经问过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总是笑我一无所有……两颗年轻寂寞的心渴望爱情的滋润。第二年学校分来位年轻的英语教师琳。尽管她不好看,皮肤还显得有点黑,可身材很中看,高挑而富有曲线,这弥补她很多不足。高大英俊的桂,不费吹灰之力就俘虏琳的芳心,俩人很快就似胶如漆,闪电式的步入婚姻殿堂。第二年琳生个女儿,桂寂寞的心被融融的亲情所包围,脸上的愁云渐渐消散了,桂依然与新喝酒,谈话少了许多激情。可是桂调到九中后再没有和新喝过酒,此间传出他与位年轻女老师的绯闻。不久,他便与琳离了婚,桂通过关系将琳调到市九中,算是对琳的补偿了。

见到桂后,新发现桂已今非昔比。头发抹了油,西装领带,皮鞋光亮,手提公文包,脸上充满阳光,一看便知是个有身份的人。酒桌上,桂的手机响个不停,今晚有老板约见他。桂透露,他手里掌管有近千万的基建,找他承包工程的老板很多。桂说着,不无几分得意。团边喝酒边恭维桂有出息。新举起酒杯说:“你这小子,酒没喝多少就飘飘然了。我还是劝你别管这基建为好,就当你的副校长去算了。”

桂和团迷惑的看看新:“这是个肥缺,多少人争都争不来,你叫我放弃,你是不是有病?”新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桂和团朝新笑笑,眼里流露出不屑的神情。新在学校里困呆了,脑子越来越不开窍,已经跟不上时代了。现在这年头,谁不想混个人模狗样的,虽不光宗耀祖,也活得滋润风光什么的。

这顿酒时隔一年,新听说桂出事了,桂的辩护律师是团。团开庭前约见了新。新说,桂当初掌管工程是条肥鱼,最终抵不过美酒钱财的诱惑,现在上勾了,也该清醒了。(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小时候的很多事情在海的脑海里都已经淡忘了,却有一件事偶尔使海想起来,那是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一天傍晚,海正要出门去玩,山嫂(海的母亲)叫住他,吩咐他去买盒火柴回来煮饭。
  • 向明二十一岁的时候已经是个英俊的男子汉了,他的女朋友芳敏小他一岁,也长得娴熟秀气。他俩是高中毕业后开始萌生感情的。那一年俩人正赶上“上山下乡”的末班车,向明插队的农村叫龙沟芦,离县城四五十公里,芳敏在一个叫岭脚村的生产队落户,离市区也很远。奔赴落户之地前,俩人见了面,对即将面临的新生活都有一种好奇和迷惘。不过俩人的感情不因这次的分离而疏远,反而更难分难舍了,芳敏的眼里斟满了泪花,为了表示她对向明的此情不渝,她拿出自己的祖传宝贝——一只金耳坠作为信物赠给向明。
  • 两届金棕榈大奖得主艾米尔库斯杜立卡执导的“承诺我”是本届竞赛片的压轴,库斯杜立卡向来用天马行空的情节呈现出荒谬喜感、黑色幽默闻名,本片没让观众失望,从头High到尾的节奏,加上神似台湾“那卡西”的音乐,听起来格外亲切。
  • 我生长在农村,父母都是清一色的农民,脸朝黄土背朝天,一日三顿能有一碗稀饭填饱肚子已经满足了,不敢有过多的奢望。要是能吃上一顿米饭真是天大的福份,那时我十分渴望家里能煮一顿饭吃。父亲说,想吃饭只有苦读书,当了国家干部自然有铁饭碗,生活才没有什么顾虑。
  • 我们大院里那些孩子就是喜欢做游戏。每逢有空,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捉迷藏、玩猫逮耗子、警察捉小偷呀,整个大院弥漫着他们的嬉笑声。在孩子游戏的世界里,没有世俗成见,只有玩耍带来的快乐。
  • 贼三打败文山的棋坛圣手张老后,文山县城内外就无人与他对垒了,自然地贼三便成了文山棋界的棋王,一种霸气常挂在贼三黑不溜秋的脸上,贼三因没有对手而百无聊赖。为招来高手,贼三拿出祖传稀世珍宝——一只玉兔作赌注,谁赢了就将玉兔拿去。一年半载下来,玉兔仍然挂在贼三的脖子上摇来晃去,甚是惹眼,就是没有人将它从棋盘上摘掉。
  • 子汉大学毕业分配在一间农村中学教书,因他是外地人,市区里没有亲戚朋友,没有落脚点,子汉就在学校里住宿。学校离市区六七公里,也不接近周边的村庄。因此环境幽静,挺适合读书,更令子汉兴奋的是学校的东南面紧靠水库,旁边的树木郁郁苍苍,一年四季,鸟语花香,景色怡人。子汉是读中文系的,很注重读书环境,在学校里没有干扰,他就安心读书。子汉读了不少的中外名著。小说读多了,子汉就萌发创作的欲望。晚上备完课改完作业,就着手于文学创作,小说、诗歌、散文等等,子汉想到什么写什么,这时的子汉不渴盼爱情,心中有倾吐不尽的构思,结篇以后投出去,也偶有发表,子汉在寂寞中找到了倾吐的快乐。
  • 朱买臣当了会稽太守,路过本乡,当地人都知道朱买臣当了大官,朱买臣原来的媳妇崔氏也听到了,不禁想起与朱买臣厮守的那些苦日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