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瑞典移民天堂 也是消沉陷阱

人气: 38
【字号】    
   标签: tags:

这里是天堂,也是陷阱。 从丹麦哥本哈根中央火车站到瑞典南部的马尔摩市(Malmo),只有三十分钟车程。火车行驶经过连接丹麦和瑞典的奥瑞松德大桥,车厢内已明显可以看到多元化种族乘客。位于马尔摩市近郊的洛森格德(Rosengard)是北欧移民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

根据洛森格德区政府统计,百分之九十七的洛森格德居民是外国移民,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没有工作。过去二十年来,这里一直是瑞典社会融合最困难的所在点,也是北欧移民的一大测试地。

政治难民汇聚 密度超高

比较正确地说,洛森格德的移民,其实是难民。一九七○丶八○丶九○年以来,大批政治难民在不同时期,由不同国家区域涌进。一如在洛森格德图书馆工作达二十年的馆员形容,“世界上哪里有战争和人道灾难,我们就知道又有一批“移民”要到这里来了。”。

图书馆旁边是洛森格德区政府的就业与训练中心。一个年轻的父亲带着一个伶俐的小女孩,焦虑的坐在入口处等待接受瑞典政府补助,必需定期接受社工约谈的妻子。年轻人叫做欧贝德(H Obeid),二十五岁,二年半前从黎巴嫩移民到瑞典。

“我想到瑞典其他的地方,”欧贝德以流利的英文说,“如果我现在可以迁出洛森格德,我立刻就走”。可是,他和这里绝大部分人一样,发觉离开洛森格德,在这个倡导“人有行动的自由”国度里,竟是个如此沉重的愿望。

中途之家 进得来出不去

“找不到工作,怎么走?瑞典文不够好,大家都把你当外国人。”。欧贝德说,他准备接受男性护士课程训练,希望可以找到健保医护的工作。他和在洛森格德长大的黎巴嫩裔妻子,有一个共同梦想,“能在洛森格德外面建筑一个小家庭。”,“我们只要有一个小公寓,小小的就可以了。可是,天知道,这有多难…,”。

欧贝德的脸庞始终是忧郁的。张着一对聪慧黑眼睛的小女儿,盯着父亲,“你看,这么聪明的一个小孩,我不能让她在这里长大。”小女孩的母亲终于走出约谈室,美的令人吃惊,怯怯地点头,却不肯细述自己在洛森格德成长的经验。

八○年代以伊朗政治难民身份抵达,如今在洛森格德区负责职训工作的哈珊卡罕(J Hosseinkhah),感慨地说,在瑞典政府照拂下,这里的移民可以终生食宿无虞,但也因此很容易就困陷在洛森格德,苟且一生。天堂和陷阱,在这里,没有界线。

在洛森格德担任社会工作逾二十年的布兰登柏格(M Bramdberg)说,如今看到她当年辅导的家庭,带着第三代出现在她的办公室时,“是我最心碎的事。”。她指着距离办公室不远的一家葬仪社,“看到没,去年才开张的。这里的第一家葬仪社,连办后事的生意都出现了,现在生老病死,都可以在这里啦!”。

洛森格德区政府提供了各种职业训练和语言课程,但即使在瑞典这样一个对平等采取高标准的社会里,外国人找工作仍十分困难。失业十年丶十五年的人,在洛森格德,信手拈来,就是一把。一个人的一生,有多少个十年,十五年呢?

没工作没竞争 犹如死水

“错误的位址(洛森格德),错误的名字(回教姓氏),让这些人失去公平竞争机会。”,布兰登柏格说,她数不清有多少大男人因此挫折地在她面前流泪,但最终只有意志消沈的滞留在如同一滩死水的洛森格德。

融合是个大问题,不仅在工作上开放平等竞争机会,生活亦然。洛森格德中心两座商场是最佳写照。隔离两座商场的仅为一座小天桥,一边是回教移民的世界,里面买阿拉伯食品,从旅行社到药局讲的都是阿拉伯语;一边是普通超级市场,客人以瑞典白人为主。

斯堪地纳维亚的第一座清真寺,也建立在洛森格德。周末的阳光下,来自中东和非洲的小男孩,一起在寺外的草坪前踢足球。这里曾经踢出过巴尔干塞尔维亚裔的瑞典国际级足球明星,沙党伊伯拉希莫维其(Zlatam Ibrahimovic)。但他成名后,再也不愿意回到这里。

“大家都把这里当中途站,走出去,就不再回头。”,洛森格德区劳工训练中心行政主任杨汉森(M Johansson)说。他已经在这些工作了二十二年,疲惫不堪的面容中,有着更多的无奈。

标榜社会融合 面临挑战

瑞典不但是全世界接纳最多外国人的国家,也是阿拉伯世界外,接受最多阿拉伯人的国家。伊拉克战争后,在欧洲,瑞典收容了百分之五十的伊拉克难民,另外的百分之五十才分配到其他国家。二十世纪初,美国移民潮期盛行,外国出生人口占美国人口的百分之十四,今天,瑞典的外国出生人口已达到百分之十二。

今年初,瑞典政府成立了欧洲第一个“融合与平等”部会。政治顾问卡萨布兰(K Karlsbro)表示,融合与平等部的愿望是,把瑞典发展成为“世界上融合度最高的国家”。

不是每个斯堪地纳维亚国家都像瑞典这么宽容。从丹麦和挪威极右派政党兴起,可以看出一二。被认为是种族歧视基本教义派的丹麦人民党党魁基耶斯卡德(P Kjaersgaard)今年四月被选为“丹麦最有权力的女人”。挪威极右进步党的女党魁杨森(S Jensen)也不遑多让,宣称将在挪威二○○九年大选,取下总理宝座。

在洛森格德,我们观察到,一个不一样的北欧。从洛森格德,我们发现,移民对北欧的挑战,绝不亚于福利社会和欧盟融合。文章来源:中时电子报

评论
2007-06-16 9: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