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观止】明 归有光:项脊轩志

归有光

(大纪元图片库)

  人气: 2519
【字号】    
   标签: tags:

本文为归有光的代表作,以项脊轩的周遭环境变迁为主轴,写人生的变化与感触。

项脊轩,旧南阁子也。室仅方丈,可容一人居。百年老屋,尘泥渗漉(音:甚路),雨泽下注,每移案,顾视无可置者。又北向,不能得日,日过午已昏。余稍为修葺,使不上漏;前辟四窗,垣墙周庭,以当南日;日影反照,室始洞然。又杂植兰桂竹木于庭,旧时栏楯(音:吮),亦遂增胜。借书满架,偃仰啸歌,冥然兀坐,万籁有声,而庭阶寂寂;小鸟时来啄食,人至不去。三五之夜,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珊珊可爱。然余居于此,多可喜,亦多可悲。

先是,庭中通南北为一,迨诸父异爨(音:窜),内外多置小门墙,往往而是。东犬西吠,客逾庖而宴,鸡栖于厅。庭中始为篱,已为墙,凡再变矣。

家有老妪,尝居于此。妪,先大母婢也,乳二世,先妣抚之甚厚。室西连于中闺,先妣尝一至。妪每谓余曰:“某所,而母立于兹。”妪又曰:“汝姊在吾怀,呱呱而泣。娘以指扣门扉曰:‘儿寒乎?欲食乎?’吾从板外相为应答──”语毕,余泣,妪亦泣。

余自束发读书轩中。一日,大母过余曰:“吾儿,久不见若影,何竟日默默在此,大类女郎也?”比去, 以手阖门,自语曰:“吾家读书久不效,儿之成则可待乎!”顷之,持一象笏(音:户)至, 曰:“此吾祖太常公宣德间执此以朝,他日汝当用之。”瞻顾遗迹,如在昨日,令人长号(哭泣)不自禁。

轩东故尝为厨。人往,从轩前过。余扃(音:冋)牖(音:有)而居,久之,能以足音辨人。轩凡四遭火,得不焚,殆有神护者。

项脊生曰:“蜀清守丹穴,利甲天下,其后秦皇帝筑女怀清台。刘玄德与曹操争天下,诸葛孔明起陇中。方二人之昧昧于一隅也,世何足以知之?余区区处败屋中,方扬眉、瞬目,谓有奇景。人知之者,其谓与埳(音:砍)井之蛙何异? ”

余既为此志,后五年,吾妻来归,时至轩中,从余问古事,或凭几学书。吾妻归宁,述诸小妹语曰:“闻姊家有阁子,且何谓阁子也?”其后六年,吾妻死,室坏不修。其后二年,余久卧病无聊,乃使人复葺南阁子,其制稍异于前。然自后余多在外,不常居。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释】

阁子:厅堂后密的小屋。阁与阁通。
渗漉:水由小孔缓缓渗出。
案:桌子。
修葺:修补。
周庭:“周”在此作动词“围绕”解,意思为把院子围起来。
洞然:明亮的样子。
栏楯:栏杆。纵木为栏,横木为楯。
冥然:静默。
兀坐:正坐。
斑驳:色彩相杂不纯。
珊珊:风吹桂树,枝叶磨擦的细碎响声。
诸父:指父亲的兄弟们。
异爨:比喻分家。爨,炉灶。
逾庖:越过厨房。
大母:祖母。
二世:父子。
先妣:先母。
中闺:内室。
束发:古人十五为成童之年,乃束其发。
大类女郎:像女孩子那样安静。
象笏:象牙制成的手板。古时臣见君必须手持笏版遮面,表示敬畏之意。明制,四品以上官用象笏。
太常公:太常为官名。此指作者祖母的祖父,姓夏名昶,字仲昭,昆山人,永乐年间进士,累官太常寺卿。
宣德:明宣宗朱瞻基年号,自西元一四二六至一四三六年。
长号:哭泣。
扃:安装在门外的门闩或环钮。此作动词“关闭”解。
牖:窗户。
项脊生:作者自称。
蜀清守丹穴:巴蜀有个名为清的寡妇,其先世得一丹穴,她守住这一财产,数世得利,秦始皇以其为贞妇,曾为建筑女怀清台,事见史记.货殖列传。丹穴,即产丹砂之矿。
陇中:当作隆中,山名,在今湖北省襄阳县西,诸葛亮隐居处。一说陇与“垄”通,垄中犹言田间,史记.项羽本纪有“起陇亩之间”句;诸葛亮出师表中亦有“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的话。
二人:指蜀清与诸葛亮。
昧昧:不明的样子,指当时尚未显名。
埳井之蛙:比喻见识短小之人。见庄子.秋水篇,蛙自以其井足乐,请东海之鳖入觐,鳖左足未入,右膝以先绊住。埳井:浅井。
几:小桌子。
制:形式、样子。
亭亭:高耸直立的样子。
盖:伞。

【作者简介】

归有光(1506-1571),字熙甫,号震川,昆山(今属江苏)人。明世宗嘉靖十九年(1540年)举人,后多次考进士落第,于是迁居嘉定(今属上海)之安亭江边,讲学授徒二十年之久。六十岁中进士,授浙江长兴县令,官至南京太仆寺丞。归有光与唐顺之、茅坤等人均崇尚内容翔实、文字朴实的唐宋古文,反对李攀龙、王世贞“后七子”“文必秦汉,诗必盛唐”的复古主张。他的散文对后世颇有影响。归有光的散文朴素简洁,恬适自然,善于叙事,亲切动人,有《震川先生集》传世。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诸生相从于此,甚盛。恐无能为助也,以四事相规,聊以答诸生之意。 一曰立志,二曰勤学,三曰改过,四曰责善。其慎听,毋忽!
  • 浦阳郑君仲辨,其容阗(音:田)然,其色渥然,其气充然,未尝有疾也。他日,左手之拇有疹焉,隆起而粟,君疑之,以示人。人大笑,以为不足患。既三日,聚而如钱,忧之滋甚,又以示人。笑者如初。又三日,拇之大盈握,近拇之指,皆为之痛,若剟(音:夺)刺状,肢体心膂(音:吕))无不病者。惧而谋诸医。医视之,惊曰:“此疾之奇者,虽病在指,其实一身病也,不速治,且能伤生。然始发之时,终日可愈; 三日,越旬可愈;今疾且成,已非三月不能瘳(音:抽)。终日而愈,可治也;越旬而愈,药可治也;至于既成,甚将延乎肝膈,否亦将为一臂之忧。非有以御其内,其势不止;非有以治其外,疾未易为也。”君从其言,日服汤剂,而傅以善药。果至二月而后瘳,三月而神色始复。
  • 余幼时即嗜学。家贫,无从致书以观,每假借于藏书之家,手自笔录,计日以还。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录毕,走送之,不敢稍逾约。以是人多以书借余, 余因得偏观群书。既加冠,益慕圣贤之道;又患无硕师名人与游,尝趋百里外,从乡之先达执经叩问。先达德隆望尊,门人弟子填其室,未尝稍降辞色。余立侍左右,援疑质理,俯身倾耳以请;或遇其叱咄(音:赤舵),色愈恭,礼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复;俟其忻(音:心)悦,则又请焉。故余虽愚,卒获有所闻。
  • 余囚北庭,坐一土室,室广八尺,深可四寻,单扉低小,白间短窄,污下而幽暗。当此夏日,诸气萃然;雨潦四集,浮动床几,时则为水汽;涂泥半朝,蒸沤历澜,时则为土气;乍晴暴热,风道四塞,时则为日气;檐阴薪爨(音:窜),助长炎虐,时则为火气;仓腐寄顿,陈陈逼人,时则为米气;骈(音:胼)肩杂遝(音:踏),腥臊汗垢,时则为人气;或圊圂(音:清混)、或毁尸、或腐鼠,恶气杂出,时则为秽气。叠是数气,当之者鲜不为厉。而予以孱(音:禅)弱,俯仰其间,于兹二年矣,幸而无恙,是殆有养致然尔。然亦安知所养何哉?孟子曰:“吾善养吾浩然之气。”彼气有七,吾气有一,以一敌七,吾何患焉!况浩然者,乃天地之正气也,作《正气歌》一首。
  •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盛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音:卓)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静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音:谢万)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