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安阳守城抗匪的壮烈战役

段醒豫

人气: 2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4日讯】

四年血战守危城,河朔英豪未可轻。
往事班班仔细论,从来天下念忠贞。

河南双忠祠联云:“国士无双双国士,忠臣不二二忠臣。”乃咏唐张巡、明铁铉二忠烈也。二公皆一代人杰,爲百世所敬仰。汤阴岳鹏举,祥符史道邻,忠勇节烈,尤爲两河父老所称颂。父以教子,兄以教弟,莫不以忠孝节义相期许,耳濡目染,相习成风,此两河之所以多忠义,少匪首也。试检阅共匪名籍,重要匪首,河南籍者,几无一人。即次要匪首及尾巴党派,河南人亦爲数特少,此何故欤?其原因有二:甲、河南人民风俗朴厚,受忠勇之感染至深,格于名教,不愿爲匪。乙、中原全省被赤匪流窜,攻城破邑,杀人放火,蹂躏殆遍。共匪杀人之父,孤人之子,与地方结下深仇,老百姓忍诟含辱,皆不愿认贼作父,腼颜事仇。而共匪感于以往仇恨,对河南人士怀有戒心,更不敢引仇入室,予以汲引信任。至于下级匪干,虽有参加,非地痞流氓,即无耻盲从耳。

两河子弟与共匪死拼多年,每一寸土地,几皆染有血渍。在事后看来,亦不甚难,在当时作去,实不容易。不但流血流汗,肝脑涂地,其毁家灭族者,大有人在。稽考往史,中国四千年来,每代兴亡,不乏忠臣烈士。而能孤城抗暴,历久不屈,望断援绝,终至壮烈牺牲者,实廖廖可数。此张巡守睢阳,颜真卿守平原,颜杲卿守常山,铁铉守济南,所以光荣史册,爲后代所褒美也。近百年来,如王有龄守杭州,沈葆桢夫人守广信,蒋世杰守信阳,梁敦厚守太原,刘茂恩守开封等,皆传诵人口。但浴血苦战之后,除沈夫人守广信有特殊情形外,皆不免于陷落。其故何哉?在兵法上,攻爲自动,可攻可去。守爲被动,只能招架,竭尽人力物力,只有凭天而已。况战术随时进步,武器日新月异,岂有长守不破之城。即最坚固之马奇诺防线,亦终被突破。盖攻易而守难也。

古今来保守危城,以睢阳时间最长,达数年之久,以尽其保障江淮之战略。其余长者数月,短者五、七日不等。近代者以太原时间较长,亦以睢阳太原之牺牲最爲惨烈。河南安阳之守,自民国卅四年十月起,至卅八年五月六日止,长达三年半之久,其时间超过任何守城之役。安阳城守,初爲军民协力。自卅六年七月廿五日以后,国军四十军即陆续南调,卅七年九月,国军已完全空运调竣。且开封郑州,亦于卅七年十月廿一日先后放弃。安阳仅剩地方团队,又苦撑死守,将近一年,实爲难得。卅八年四月廿二日南京陷落,政府播迁,全国十分之八,已入匪手,安阳军民,南望王师,泪尽血枯,仍坚守不下,卒至城破人亡。忠肝义胆,世所罕见,睢阳太原,亦不是过也。徒因守城官民,无赫赫巨公,不爲当局所重视。又以孤悬匪区,交通早断,记者裹足,清息隔绝,遂使忠烈史实,湮没不彰。匪更讳莫如深,诬爲土匪,良可浩叹,爰撮述其事实经过,一以告国人,一以备史乘焉。

一 知人善任推心置腹

民国卅四年八月,日本投降前后,共匪太行军区刘伯诚等,爲争取接收,扩大叛乱,将石家庄至安阳之平汉铁路,完全毁坏,土共遍布大河以北,安阳成爲地狱,人人谈虎色变。不有肝胆聚侠之氯,忠勇绝伦之才,谁敢担此重任,主持河南三区行政。有赵质宸者,素无行政资历,原爲省立安阳高中校长。因目空一切,不随流浴,嫉恶如仇,不爲侪辈所喜,赠以“火车头”徽号。素恨逢迎权贵,我行我素,亦不爲当道者所知。及至安阳局势艰窘,三区行政专员出缺,无人活动,地方士绅,戏以赵氏相保。省主席刘茂恩询知其人,始以第三区行政专员兼保安司令相委。赵个性倔强,经予以全权始勉任艰钜。并保地方豪侠刘乐仙爲保安副司令。刘慷爽豪迈,肝胆照人,有军事天才,指挥能力,而无军政资格之士也。当时颇有讥笑之者,认爲跋扈专横,终必偾事。

安阳附近地区,已被共匪笼罩,赵质宸等一部分团队,尚在黄河北岸,日军虽已投降,交通梗阻,如何前往接收,确是一大问题。赵独断专行,即将伪华北皇协军第一军李英部联络收编,推心置腹,委以重任。派充先遣队,连夜进入安阳,办理接收准备工作。赵身入伪军,置酒高会,痛陈利害,不存猜忌,谊若手足,推心置腹,故能得其死力。又能与士卒同甘苦,冒险犯难,率团防连夜北进,排除沿途障碍,于九月三日,到达安阳会合各部,首先将城北郊飞机场之匪驱逐。继即与匪太行军区独立旅董又新部接触,将匪击退。乃扫荡城郊附近之匪,安阳受降接收工作,始顺利完成。赵所部团队有限,收编伪军衆多,不免羣疑满腹,赵则坦白热诚,一切公开,财物分赏有功,功名与人共之。卒使人皆翕服,各尽其力。刘乐仙有谋善断,郭井泉忠勇奋发,皆地方豪俊也。乃视爲心膂,信任不疑。

二 党团协心军民合作

大陆沦陷之前,上至中央,下至地方,多由于共匪从中挑拨,派别纷歧,尤以党团暗闘爲烈,本是同根生,爲争权利,竟成水火,致将力量抵消。所有地方选举,军政设施,人员任用,无不受其影响。安阳方面,因危城孤悬大敌当前,党团人员,在一致抗敌号召之下,幸能共同协力,了无派别之争。如安阳县长一职,最爲重要。筹办军需,安抚灾患,皆当务之急。衆议佥同,即派三青分团主任黄伯英充任,黄卒以身殉城。卅六年秋选举立法委员,竞选者衆。张金鉴君系中央党校出身,负有才望。安阳属人士,一致推许,得票独多。(安阳沦陷前后,张爲桑梓奔走呼吁,出力亦大)。

专员赵质宸本涉县人,所有军政干部以安阳籍者爲多,咸一致听其指挥。当时安阳已形成北方灯塔,不但附近各县军政人员依爲靠山,即河北省磁县等地之保安团自衞队及军政人员,亦多远道来归。赵则予以接济款待,一视同仁。如磁县保安团长吴伋人等直至城破殉国,仍保留其原来番号。附近各县从政人员及士绅,逃至安阳,辄在专署或指挥部,委以名义,如秘书参议参谋之类,以广延揽。待遇则上下一律,仅供衣食而已。

安阳驻军,旧爲庞炳勋部,纪律严明,四十军军长李振清,绰号李铁头,吃苦耐劳,忠勇善战,深得地方人民之爱戴,与地方团际,行政人员,并肩作战,相处无间。军民合作,始终如一,无论战守,团队与国军轮番接替,国军与团队互用军火,不争功,不诿过。军队前面作战,人民后面接济。茶水饭食,络绎不绝,麦收棉摘之季,城周四十华里以内,团队警戒,军队游击,保护人民收割,如同邻里戚友,军民合作,打成一片,卅七年九月,四十军奉令调防,全城父老攀辕卧轨,泣涕挽留,四十军亦不忍离别。迫不得已,经李振清赵质宸等商定,以安阳保安团队一部,编爲四十军之三三七师,派郭清爲兼师长,呈报徐州陆总核准,一者爲永久纪念,使安阳父老仍见到四十军番号,二者表示四十军精神仍在安阳,可以寒匪胆也。

三 羞恼成怒初打安阳

安阳旧称邺都,袁绍曹操,先后曾加经营,唐爲相州,后名彰德府,入民国始定今名。北有漳河,与河北省爲界,附近之丰乐镇,爲六河沟煤矿所在地,南接汤阴,即岳武穆公故里,东有衞河,河通天津,西接太行,山脉绵亘,乃两河之门户也。

共匪刘伯承,以“卧榻之傍,有人酣睡”。并以受降计划打破,羞恼成怒,视安阳爲眼中钉,不拔不决。三十四年十月初,抽调主力,由晋东冀南,两路图犯。赵专员质宸以接收初完,地方空虚,飞电一战区长官部及河南省府请援,并迅速空运机动国军,十月四日,派少将参议陈子坚前来。并于十月六、七两日,以飞机三架,运来弹药及七十二师两个步兵连,一个火箭炮连,一个迫击炮连。十月七日下午,共匪即四面逼城,与团队接触。十月八日下午,匪以人海战术,争夺飞机场,飞机已无法降落,第一次保衞战,即日展开。

城防部署推定陈子坚赵质宸爲总指挥官,刘乐仙爲参谋长兼前线指挥,所辖兵力计有①七十一挺进支队刘寿山部约四千多。②七十三支队程道生部约两千人。③先遣支队李英部约三千人。④独立支队郭清(井泉)王自全部约二千五百人。⑤安阳保卫团魏振夏部约千人。总数约一万两千余人,半为伪军改编,半为地方团队。编制零乱,不易指挥。仅有之空军国军四连,不过五百人而已。

匪军兵力为太行军区三个纵队、及匪冀南伪独立旅团各一,县大队民兵队等,约七万余人。由匪太行军区副司令员张匪国华指挥。欲以压倒兵力,出其不意,夺去安阳。匪每步兵连约一百八十人。装备弹药火力均优,但士气不振卒不得逞,共匪主力集结于巨河南岸,指挥部设南固堰村。

十月九日下午一时许,匪第一纵队进扑飞机场,与七十支队发生激战。三时许西北一角被匪突破。支队长刘寿山率预备队于六时许奋勇夺回。下午八时全面战事展开。激战竟夜,车站以西之据点被占。十月十日下午一时许,又被团队完全恢复,十一日全面出击,国军火箭炮发生极大效力,所有据点完全恢复。十一日下午八时以后,匪一、二、三纵队主力,分三路猛攻飞机场安阳桥及车站,外围据点多遭突破,地方团队,拚命抵抗,互有进退。十二日全日激战,并以预备队出动,澈夜苦闘,始将匪攻势阻遏。十月十三日国军飞机一架赶来助战,十四日团队全面反攻,将外围据点完全收复,机场车站与妖内之连络亦完全打通。十五日凌晨,共匪全面退却,团队跟踪追击三十余里,斩获甚众,此役经六日血战,俘匪官兵三千三百余人,毙伤之匪在一万以上。得步枪三千一百○二支,机枪九十二挺,迫击炮五门,掷弹筒八十具,弹药甚黟。团队伤亡官长五十二员,士兵四百八十三名。负伤官兵三千七百九十一名,失踪七十五名。

共匪第一次进犯安阳企图,完全粉碎,双方损失均重。地方团队,编制庞杂,乃能发挥很大效果,其因有三:①指挥官刘乐仙天才机敏,身先士卒,能明察战机,坚决应付,如日间全面反击,夜间固守,使匪夜间之战果无法保持。②空军虽少但予匪以打击,助守军,鼓舞士气。又火箭炮亦为匪方所畏惧。③民心振奋,壶浆不绝,士气旺盛。有此三因,卒获胜利。

四 五次攻犯互有胜败

民国卅四年十月十五日后,匪军自安阳溃退。十月廿三日,国军三十军,四十军,新编第八军等,即先后过安阳北进。拟打通平汉线,会师平津,因孤军深入,在邯郸附近,遭匪袭击,损失甚大。四十军李振清部,旋即退回安阳整补,安阳乃成为国军之前哨基地,四十军接防以后重加部署,与团队充分合作,弹药随时补给,扶助团队,向外围发展,团队前进,国军继之。在卅五年上半年内,曾先后收复临漳、内黄两县城,及许多市镇。安阳周围五十里以内,遂无匪踪。

共匪图谋安阳之野心,始终未死,乃先夺附近市镇,以孤立安阳,再图大规模之进攻,计自卅四年十二月起,至卅六年五月廿六日止,约一年有半,大小战闘不下数百次,或为市镇争夺,或为保护麦收,或为俘掳人畜,或为抢掠棉花,日日有战,人民均在战闘中生活,已成为家常便饭,兹略记其较大者五次,以见互有胜负焉。

①安阳城西一带,接近太行山区,共匪鱼目混珠,组织红枪会,事先团队已派员打入。匪首马力,率伪太行军分区之五十二团,盘踞水冶镇,固堰等地,四出侵略外围村庄,图再犯安阳。卅四年十二月一日下午,保安副司令刘乐仙,率保安一、三两团刘寿山、王子均、王及人等部约五千人,出匪不意,夜间出击。先后收复洹河两岸各村及梅元庄麻水等地,将水冶镇包围。三路夹击,将匪击溃,十二月二日下午任务达成。

②安阳以西水冶地区,前经收复。匪乘政府于卅五年一月十二日下令停战和谈之际,又大部侵踞,并向东扩展,图形成包围城区之势。卅五年十月一日,国军第一一六、一一七两团及三区自卫队一、三两总队等约一万二千人,由副旅长韩凤仪保安副司令刘乐仙指挥。于十月一日拂晓,分为两路,向安阳西北之观台镇水冶镇进行扫荡。与伪独立旅黄又新等部,激战两日夜,完全将观台、水冶地区收复,大获胜利。

③卅五年九月,人民自卫总队,东渡运河,收复内黄。第二总队北渡漳河,收复临漳。进至河北省边境,与磁县人民武力,取得联络。共匪大震,刘匪伯承,派王匪天祥率南下纵队,向团队进攻。并动员冀南民兵三万余人,分路南犯,临漳内黄于卅六年二月,先后复陷匪手。团队长韩振夏等阵亡。

④安阳城东四十华里,有太保镇,为重要据点,由第二自卫总队长程道生昆仲率部防守。程为地方豪族,得地利人和。匪久思染指,苦战经年,未能得手。卅六年五月一日拂晓,共匪以三万兵力,进攻太保,并以两个骑兵团冲锋。程氏昆仲率队奋战。自一日至四日,激战三日夜,匪死伤山集,寨垣一部被突破,发生巷战,卒将匪驱退。匪继用大炮轰击,四面环攻。战至五月六日晚七时许,被匪攻破。程道生、程国瑄二人率部巷战,壮烈成仁。太保重镇,遂落匪手。

⑤卅六年五月问,共匪刘伯承部主力,集结完竣。决犯安阳,以围一逞。其计划为孤立安阳城。太保失陷之签,柳园集亦落匪手。五月廿二日,匪第一纵队沿洹河北岸大正集附近,图切断城中与曲寿之联络线。匪第二纵队迳犯西曲沟图消灭团队主力。自廿二日战至廿四日仍未得逞。继又增加兵力,将曲沟包围掘地道攻寨。发生肉搏。自卫第三大队长李金生阵亡。旋将匪击退。苦守至廿六日刘副司令乐仙,韩副旅长凤仪先后率兵援救,始于当日晚杀出重圉,转进至梅园庄附近。得到良好战果,而能安全撤退,出乎共匪意料之外,是役匪方损失极为重大。

五 再犯安阳全部溃退

平津变色,华北沦陷,共匪之清算闘争,已经开始。黄河以北——冀晋鲁豫边区之人民,走头无路,纷纷逃至安阳。男妇老幼,在二十万人以上。安阳专署,均予以抚慰安置。难民视为一方保障。因此更遭共匪之忌。刘伯承声言,决将此“反动大本营”根本摧毁。麦为北方主食品,五月间收获,资为一岁之粮。共匪探知安阳军民麕集,仰赖食麦,乃乘麦熟前,将安阳外围据点攻占,以绝粮源,妄冀城中军民,无粮自乱,庶可一鼓而下也。

卅六年五月,临漳,内黄,楚旺,柳园,既失陷于前。五月七日太保镇失守。十一日汤阴陷落。廿六日放弃西曲沟。安阳城陷于孤立。城北之崔家桥,为重要据点,一旦有失,则越过洹河,俯瞰城中,飞机场亦难保守。必誓死此一据点而后可。匪亦看准此着,集结主力七个纵队并附土共约廿余万之众,由刘伯承指挥,作大规模之进犯。

国军为四十军(欠一个旅)及自卫保安各队等,约五万余人,由军长李振清统一指挥。刘乐仙郭清等指挥团队。自六月十一日起王七月廿五日止,激战四十五日夜,死伤山集,卒不得逞。刘匪狼狈溃逃。是为国军配合民团在华北有数之胜仗,其战况如下:

①六月十一日午后九时许,匪一、二、三纵队自安阳城郊西北之阵地进犯。四、五、六纵队向城郊以南以东之阵地进犯。第七纵队及独立旅乘机猛扑城东之崔家桥。国军早有准备,分路抵抗,战至十二日六时许,攻势停止,双方无进退。

②十二拂晓,国军四路出击,将匪击退三华里恢复安阳城与崔家桥之交通线。晚七时匪乘夜进攻,战至晨六时无大变化。

③十三日晨,国军又分路出击,将夜间失去之村庄收复。匪夜间出击,国军天明反击,使匪不能保持战果。十三日夜,匪突向城西南郭村进攻,汤阴自卫队不支,郭村陷于匪手。

④十四日国军拂晓出动,有空军助战。将匪军击退七华里。郭村据点,亦先克复。当晚九时,匪又全面进攻,并暗掘地道,图陷堡垒,被国军发觉。血战一夜,郭村又得而复失。

⑤自六月十五日至卅日,半月之间,皆共匪夜犯,国军晨击。形成拉锯战。互有进退,持续多日。共匪则散往四郊,将城包围。并乘机抢粮。意图坐困,久必内溃也。国军有空军掩护,随时出击。匪不敢白日集结,接近城垣。城内准备有素,秩序井然.刘茂恩主席又迅拨法币二十亿元购买粮食,空运接挤,民心士气更为振奋。

⑥七月一日至十日为安阳情势紧张时期。因匪运到大炮多门及迫击炮,施展火力,白日乃集中炮火向一二据点轰击,夜间则乘势向摧毁据点猛攻。国军与团队忙于堵击,无法出击,转为被动,致崔家桥据点失陷。匪又用人海战术,冲过洹河。国军北面部队转进至下北关整理。匪乘势攻占西北之司空村及城外纺纱厂。直逼北关,情势危急。

⑦七月十一日,李振清召集各单位首长,举行紧急会议。决定巩固城防,阻遏攻犯,须军民协力建立环城小铁路及活动堡垒。机动作战,使匪无隙可乘。自七月十一日至十五日,乃动员全城难民壮丁五六万人。将车站库存器材,赶筑环城铁路。又将枕木围置列车之上,装成各式活动堡垒。集中各式火炮机枪,日间游动矗击,夜晚依标定距离,发挥高度火力,阻遏共匪进犯。五日之间,匪四面乘夜进攻,国军团队,拚死抵抗,牺牲甚大。

⑧十五日以后,环城铁路及活动堡垒,在军民协力之下全部完成。其间颇多可歌可泣之故事。初皆以难民为累,今乃得力于难民。不但秩序井然,且皆日夜工作不懈,箪食壶浆不绝,最为难得。

⑨十七日及十九日夜间,共匪皆集中火力,以人海战术四面攻城。国军有环城铁道,运动便利,能随时随地应援,匪不得逞,攻势沉寂。旋经发觉匪暗掘地道多处,向城接近。当即组织勘查队,机械工程人员奋勇参加,侦听音响,并相对密掘,另以薰烟燃烧,机枪迎射,匪终不得逞。

⑩安阳城攻防血战亘一月有半,至七月廿五日,匪见困饿攻打均皆失效,且顿兵坚城之下,久已势挫,亟待整补。乃于廿五日夜,全部溃退。国军乘势追杀,战果极丰,为一大胜利,计伤毙匪在五万左右,俘匪一千二百○三人。获机枪一百廿八挺,步枪二千八百五十四支,弹药粮食无算。国军团队共计阵亡三千一百五十六人,伤六千八百九十一人。民众亦死伤数千人。安阳附近四十华里以内之村庄亦先后收复,家屋残破,人畜荡然,亦地方一大劫也。

六 国军撤退独任艰钜

自卅六年七月廿五日匪军刘伯承部溃败之后,视安阳为“平汉盲肠地带”。三省难民,纷来归依,城周五十华里以内,已无匪踪。整军经武,清查户口,北联太原,遥相呼应,并与在河北境内坚决反共之张荫梧等,密切联络,石家庄等地,均派有谍报组织。南与新乡郑州开封打成一片,互为犄角,必要时拟打安新段铁路,便可乘机有为。

卅七年,战争焦点,逐渐南移,刘伯承部窜过黄河,与陈毅陈赓李先念王震等合流,图谋中原。在此一年中间。仅有小型战闘,成为寂静时期。卅七年九月,驻安阳之国军四十军三十九师等全部,奉命南调徐州附近,另有任务。地方父老闻悉,如失长城,攀辕卧辙,苦苦挽留。李军长振清等说明战争焦点,移至陇海线,安阳平静无虞,一旦有事,仍可随时调回,并与地方妥作安全部署云云,父老始允。所遗防务,全部由保安团队接替。旋经呈准徐州陆总,从新编制。在安阳成立“冀豫边区清剿指挥部”任命赵质宸为指挥官。并以三区保安副司令刘乐仙及保安第二旅长郭清副之。十一月又奉准将三个保安旅改编为陆军第三三七师之番号,派郭清为师长,刘乐仙兼副师长。并仍兼任第三区保安旅长。安阳民团自卫队等,原有六万人。因历次作战伤亡重大,现所存者,尚不足三万人。国军撤离之后,独任艰钜,责任重大。开封未失之前,饷弹给养,皆随时配合空运,予以接济。自卅七年八月张轸继任主席之后,接济断绝。十月二十日开封郑州先后放弃,安阳已成大海茫茫中之小岛,与中央方面亦失去交通联络,只有拼热血头颅,为命运挣扎而已。

七 三犯安阳林彪受挫

共匪刘伯承竭尽全力,铩羽而去,安阳固如金汤。匪则视“盲肠地带”为“反动大本营”。卅八年在徐州失败之后,共匪南犯江南,声势浩大。匪生力军林彪部四十军,沿平汉南窜,凭借勇悍,目无余子。声言决意清除盲肠,三犯安阳。匪之兵力为林彪部四十军及伪太行军区独立旅及土共等约五万人。守军团队为改编后之一师一保安旅及自卫队等约三万人。由刘乐仙郭清负责指挥,林彪卒受挫,作战经过如下:

①三十八年二月二十一日,匪四十军全部进抵安阳城郊,沿途俘掠民众甚多。凡属安阳籍者,皆目为反动份子,一律杀害。又轻视团队,认为不足一击,二十二日晚七时许,分为四路向安阳城关猛烈攻击。因攻势甚猛,诱其深入,迨进至西关附近,守军利用地形,抄往后方,将其包围聚歼,匪损失在两团左右。

②二十三日下午七时许.匪又展开全面攻击,猛攻飞机场亘城关之三角地带,炮火猛烈。守军凭预构坚固工事,加以抵抗。激战一夜,互有死伤,阵地无变化。

③二十四日凌晨,团队以预备队趁匪休息之际,施行反击。激战至午,匪被迫后退三五里不等。当晚九时许匪又四出猛攻,廿五日晨六时保安旅司炳南团被迫后撤,阵地失陷。郭师长清单紧亲往堵击,并令西关十五团,南关之程营,分向侵入之匪侧击,并阻遏其援除,经往返冲杀,至廿五日午始将侵入之匪驱出,恢复原阵地。

④二十五六两日,匪又出动兵力,猛犯车站亘洹河一带,均经团队奋勇击退。下午以后,仅用炮火猛射,入夜即行沉寂。守军不明究竟,未政及时出击。廿七日拂晓,林匪部受挫不逞,即相率南窜。此五日夜之保卫战。遂告结束。匪临去时,将附近村庄,全部燃烧,人民死伤不计其敷。是役也,毙伤共匪约一万余人。俘三百○九名。得机枪十二挺,步枪二百廿六支。团队阵亡二百七十一人,伤七百廿九人。

八 百折不挠壮烈成仁

民国卅七年秋大局逆转,人心惶惶,全国鼎沸。如傅作义率三十万之众,不战而降,滋可痛也。此外,卅七年十月二日,张轸将开封郑州先后放弃。卅七年冬,徐州会战,大军挫败,徐州蚌埠,先后沦陷。卅八年四月廿二日,南京陷落,沪杭浙赣,相继不守。四月廿八日太原成仁。五月一日新乡降匪。程潜张轸等均已叛变。此何时也?而河南安阳城,仍飘扬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死守不下,为最后之孤注一掷,其忠勇壮烈之精神,真可以感天地而泣鬼神矣。

共匪部队,林彪最称精锐凶悍,以安阳久守不下,阻其南下交通,于三十八年春,决以三个军的兵力扫除其所谓“平汉盲肠”。其方法以暴力与欺骗兼施。最后于五月七日,攻陷安阳。全城军民非死则俘耳,痛哉!亟述其经过如次:

①奸徒狡谋,暗中说降:三十七年十月十九日,张轸于放弃郑汴之后,又逞狡谋,派其心腹牛子明为安阳县长,将原任安阳县长黄伯英另行调职。三区行政专员赵质宸,以省主席命令,只有接受。到任二月,并无他异,惟与保安第一旅长王自全之弟,往来甚密,其后密劝王自全将所部交其弟统带,乃如愿以偿。三十八年春,林彪派人投书,赴安阳诱降许编为一个军,并以“平原省”(共匪将黄河北岸之二十五县及河北山东边区之一部分别划入,改为平原省)伪主席一职相诱惑。赵质宸、郭清、刘乐仙等,皆愤骂不纳,独该县长与王某云,可以考虑。在会议时声称:“开封徐州南京均已失陷,政府不知逃往何地,全国各省“解放”者十已八九,大势已去,安阳危城,苦守四年,今后救星已绝,应识时务,勿作无代价之擭牲。”当时竟有少数不肖者,受其所惑,主张议和。赵等疑之,侦知其确与匪方暗中联络。乃于三月某日召集会议,面数其罪,执行枪决,并从新清查,捕获通匪份子多人,分别惩处,邪说遂息。

②第九纵队患难相依:河南人民反共自卫军第四路指挥官兼第九纵队司令王三祝,原在黄河沿岸集合人枪数万,游击作战,南与赵振廷段武濬等之游击队白枪会合作,以拊开封之背。北与安阳新乡犄角互助,与匪作战甚久,进驻新乡附近整补。三十八年三月初共匪林彪之四十一军,包围新乡,有和谈之说,王三祝大惧。率部万余人,拟南渡黄河,自豫西陕南转移,被匪阻击,遂北来安阳相依。患难中得此反共友军,欣喜可知。欢迎入城,参加战闘序列,东南两关,即由王部驻守。

③焚香盟约,誓共生死:时安阳一城,孤悬华北,呼援无望,惟有同心协力,作最后奋闘之一途耳。于是,总指挥兼行政专员赵质宸,立法委员兼第九纵队司令王三祝,三三七师长郭清,保安副司令兼保安旅长刘乐仙,安阳县长黄伯英等及各单位首长数百人。乃发起焚香盟誓,效忠国家,同生共死,情形悲壮,有非墨楮所能形容者。

④屯粮训士,背城借一:林彪招降被拒,恼羞成怒,安阳血战,旋即发生。安阳孤军苦撑,早作准备。当三十八年四月初,即将附城卅华里以内之各据点放弃。并将所有粮食棉花用品等,集中城内,以便久守,因政府遥隔,无可接济,北关外之飞机场,亦自动放弃。集中器材将环城铁道,及新型堡垒,加以重修,务使坚固。城中无战闘力之老弱妇孺及难民尽量向外疏散。但许多商民,皆泣涕求留,不肯他去。

⑤匪军兵力作战部署:三十八年四月十五日,共军林彪部四十二军四十一军两军窜抵安阳,并有伪太行军区,冀南军区,独立旅支队等参加。伪四十一军继往南窜,伪四十二军及土共民兵队等约十余万人,将安阳包围。守城兵力为三三七师,第九纵队,三区保安旅及自卫队等约三万余人。防守部署为赵质宸,镇守城内,调度各方。三三七师师长郭清坐镇车站,率领预备队,接援各处。保安副司令刘乐仙负责指挥。第九纵队司令王三祝坐镇东关负责指挥东南两关。

⑥初攻受挫,歼匪两团:三十八年四月十六日晚九时许,匪军全面攻击。另以精锐一旅,以钳形攻击,左右展开,火力猛烈,图一鼓攻占车站,夺取西关。一股沿洹河南进,企图破坏防御阵地体系,另一股由袁宅南凹道地带,直犯西关。守军凭借坚固工事,正面阻击,匪不得逞,攻势顿挫。刘乐仙郭清又各率预备队绕出匪后,乘夜将其后路切断。午夜十二时左右,将其二个团包围,激战至晨三时半,消灭大半,残匪全部投降,守军胜利,匪军攻势,渐归沉寂。

⑦再攻不逞,施展狡计:十九日起,战事又转激烈。匪用试探攻击,寻找弱点。进攻车站失败,即不敢尝试。二十日夜,猛攻北关一带,守军王团,曾将安阳桥下北关一度失陷,郭清师长督队赶至,旋即收复。二十二日至二十四日夜间,匪攻击重点,又移往东关。因匪用人海战术,程营不支,阵地被匪攻陷。旋经王三祝司令率队两团向匪反击,于二十四日午后二时许将阵地恢复。

二十五日至二十七日,匪又猛攻南关,激战三昼夜,南关失守。王司令三祝率九纵队驰援,二团反攻,二十七日十二时许,又将阵地克复。经过十余日之激战,匪四面攻击,均被击退。损失兵力在三分之一以上。自二十八日起停止进攻,在其阵地装置广播,利用女匪,阵前喊话,如“八大保证”“三大政策”及“政府败逃”,“各地解放”等,以图欺骗。另向守军团长以上人员,每人每日投送一封信表示教佩慰问。并图扬惑,守军官兵意志坚定,忠勇夺发,拒不接受,报以枪击,所惜者,不明虚实未能乘机出击,予以聚歼耳。

⑧民族正气,威武不屈:五月一日夜,接石家庄地下情报组电告。“匪攻破太原之四个炮兵圆,已过石家庄南开”。又接新乡情报云:“驻军一部,和平投降,匪四十一军两师,已经北开”,指挥部得讯,当即召开紧急会议。当时分为两个主张。刘乐仙等主张突围西入太行山区,或东出运河,改取游击战与江南国军取得连络。郭清等主张,苦撑待变,背城借一。争论至午后不决。因保密不够,已为商民所闻。下午围求请愿,要求以人民生命为重。五月三日乃作最后决定。苦战坚守,与人民共生死,与安阳城共存亡,为国家民族留正气,此郭清之坚决主张也。人民代表欢声雷动,继以感泣,即调整部署准备迎击。

⑨惨烈巷战,慷慨就义:四日下午,匪增援军队已至,仍致书守军,要求谈判,当径拒绝。入夜,战事激烈,炮火空前。匪使用人海战术,驱俘获之人民,作为前驱,继以决死队,前仆后继,机枪手榴弹之下死尸山积。攻至天明,仍被击退,双方损失均甚重大。匪不择手段,乃又使用最参烈之人海火海战术矣。五日拂晓,匪施烟幕,弥漫城关,继集中大炮数百门,用排炮向我城防工事,守卫碉堡作方程式,普遍轰击,历六小时之久。据逃出者言,“五日上午炮弹弥漫天空,城关昏暗,对面莫辨,只见火花吞吐,声震耳瞠欲裂,弹皆并排集中而下,所到之处,地裂天崩。下午则匪军在大炮之掩护下,蜂拥而至。因天昏地暗,咫尺莫辨,皆白刃冲杀,鬼泣神号惨不忍闻”。共匪乃乘势猛攻,如排山倒海而至。守军因城防工事全毁,守卫碉堡残破,城墙已夷为平地,烟幕弥漫,不辨敌我。一面以预备队阻载,余皆人自为战,白刃血拼。匪又阵前喊话、要求缴械。郭清师长,手毙女匪,四面冲杀,曾格杀匪旅团司令员数人,匪方目为“郭疯子”,恨之刺骨。入夜已入巷战状态。肉搏白刃,死伤枕藉,满街尸骸,已分不出军民匪兵。保安副司令刘乐仙往来冲杀,四出接应。指挥官赵质宸从容坐镇,衣冠整齐,准备成仁。一夜巷战,鬼哭神愁,全城瓦砾,已不似人间。六日天明,郭师长清在东门血战,见大势已去,乃仰天长呼,举枪自杀。守军干部,亦死亡殆尽。匪虽百般诱惑,始终无一人降者。

五月六日上午八时许,匪源源而入,全城沦陷,安阳全城,变为灰烬。守军二万余人,死亡十分之七,商民老幼,亦多无幸免。综计当在十二万人左右,可谓惨矣。

赵指挥官质宸,保安副司令刘乐仙,安阳县长黄伯英等大小官佐二百余人,先后在指挥部县府各处被俘。皆骂不绝口,只求一死。第九纵队司令王三祝,自杀未遂,亦被俘去。匪方损失,据匪报公布。计阵亡师司令员一名,旅司令员三名,团级以下官兵一万六千九百三十一人。

【附一】安阳殉城遇害高级官员姓名录

安阳苦守四年,死亡之无名英雄,约在三万人以上。除高级将领前有程道生,程国瑄,魏振夏,李金生等数十人外。因城已沦陷,名册遗失,姓名多无可考。即卅八年五月六日安阳沦亡之役,死亡之将领官佐党政人员为数亦在二千人左右,惜难详考。兹将匪报公布及逃出口述者,录述如下:

(1)赵质宸涉县人,北平师大卒业,麈任高中校长等职。任三区行政专员汇指挥官六年,苦守安阳三年半,民国卅八年五月六日安阳城破,衣冠坐镇被俘。匪百般诱降,骂不绝口。经林匪彪派兵解往北平,拘押甚久,至死不屈。卅九年解回安阳,八月八日,在安阳车站,尚自大呼,从容就义。四十年四月行政院命令褒扬。

(2)郭 清宇井泉、临漳县人,行伍出身,慷慨激烈,挥金如土,人皆服其义气,深为部下所爱戴。虽行伍出身,但天性机敏,忠勇善战,为侪辈所心折。原为支队司令,三十七年秋,改编为保安第二旅长,继被推为三三七师师长。保守安阳,身经百战,血染遍体。意志坚决,早置生死于度外。三十八年五月六日,亲身巷战,在东门附近自杀成仁。

(3)刘乐仙安阳西曲沟村人,曾在驻豫教育军官团受训。历任参谋长、团旅长、现任三区保安副司令兼保安旅长,副指挥官,富有军事天才,赋性磊落,交结各方豪俊,明暸匪情,判断明决,为防守安阳之实际指挥人物。城破之役被俘,林匪彪百般诱惑,始终不屈。三十九年六月三十日,解往水冶镇、召开伪闘争大会。当场就义,骂不绝口,极为壮烈。

(4)王三祝字华颂,年三十岁,河南滑县人,中央军校七分校十六期生。聪敏机智,幼有胆略。其父被匪杀害,继统其众,为父复仇。抗战胜利后,在豫北拥有三县民团,声势甚大。三十七年当选立法委员,赴京出席。旋即返里,从事游击。三十八年春,大局逆转,移部安阳,浴血奋战,城破自杀未遂被俘。经匪解往北平,始终不屈。三十八年七月,又解回新乡,慷慨就义。三十九年,经政府明令褒扬。

(5)黄伯英安阳县西八里庄人,高中卒业,历任商业校长,县参议员青年分团主任,县党部书记长及专署秘书。三十七年五月,接任安阳县长。抚辑流亡,接济军食,扩充团队,筹办防务,夜以继日。卅八年五月六日,城破巷战,被俘不屈。三十九年十月一日在安阳西门外被杀。四十二年九月三日经内政部民第34235号令褒扬。

(6)王子钓 任保安旅副旅长,保定军校卒业,三十八年五月六日安阳城破被杀。

(7)许赞武 任三二七师参谋长,城破被害。

(8)程村森 任三二七师政治部主任,城破被害。

(9)孟昭彦 任三三七师团长,城破被害。 

(10)王景昌 行伍出身,安阳崔家桥人,任三三七师团长,城破被害。

(11)金岐山 行伍出身,任三三七师团长,城破被害。

(12)陈培礼 行伍出身,任保安旅团长,城破被害。

(13)程万福 行伍,任保安旅团长,城破被害。

(14)司炳南 行伍,任保安旅团长,城破被害

(15)吴伋人 磁县保安团长,依归安阳,保存番号,恊守城防,城破被害。

(16)张 斌 临漳人,安中毕业中央军校十三期,安阳自卫队副总队长,城破被害。

(17)杨辑五 涉县县长兼专署秘书,城破被害。

(18)廉瑞亭 汤阴县长,流亡安阳,城破被害。

(19)时叙伦  第九纵队团长,城破被害。

(20)王泌  安阳联防主任,城破被害。

(21)宋文法  淇阳边区指挥,城破被害。

(22)杨富   副指挥,城破被害。

(23)尤清时 乡长,安阳西南盘龙乡人,城破被害。

(24)张夔龙 乡长,城破被害。

(以上《安阳守城抗匪的壮烈战役》,原题为《安阳守战挑灯录》,初刊中华民国四十八年九-十月《民主宪政》杂志第16卷9-12期;【析世鉴】收入之数位文本,是以《安阳文献》第4期(台北市:安阳文献社)原文重刊本为底本完成数位化处理,发布标题从《安阳文献》之重刊本,首发【彰往考来】;收入<<博讯>> 【析世鉴】时对数位文本初稿中未及校正的若干讹误作了订正。)

——转载<<博讯>> 析世鉴——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7-06-04 1: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