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黄菊之死与中国政局

(图)新唐人电视台
更新: 2007-06-06 04:01:54 AM   標籤:tags: 热点互动 , 黄菊

【大纪元6月6日讯】(新唐人热点互动采访报导)联结收看

主持人:各位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我是林云。6月2日一早,中共官方终于发布了当天凌晨黄菊死亡的消息,这使得几个月来关于黄菊死讯的新闻进入了最后的阶段。我们今天请本台特约评论员李天笑博士来分析和探讨一下上海帮的势衰和黄菊之死对中国政局的影响。天笑博士您好!

李天笑:主持人好!

主持人:天笑博士,我们知道,在5月9日的时候,英国的《泰晤士报》曾经发布过黄菊的死讯,随后被中国官方给否认了。这次6月2日,中共终于证实说:黄菊死了!这中间经过了二十多天的时间,您认为这是正常的现象吗?

李天笑:黄菊的死自有天定。但是黄菊在什么时候死,宣布他什么时候死,这里面是有玄机的。因为黄菊就像一个死马被当活马医,从上海到北京基本上是处于插管阶段,什么时候拔管,这里面有玄机。

这玄机是黄菊作为江家帮的重要人物、铁三角之一,江泽民还有曾庆红等当然是力争要把他的身后评价定得高一些,这样使得江家帮在现在中共政局当中的地位能够保持。

同时江泽民也考虑到他自己身后定位的问题,如果黄菊评价非常低,葬礼的悼词定得非常差,那江泽民本身的罪要比黄菊来得大,黄菊定得低的话,江泽民的身价将更低,所以这方面要争。

另外,共产党内部也有一个帮规,按照帮规来说,黄菊的价值不利用到最后一滴油,当然是不让他死,这也是正常的。所以在共产党里面当官,死也不得好死,这也是一个原因。

主持人:所以说死也不受自己的控制。那么这二十多天,可能是之前没有充份准备好这个定论到底要怎么样写。

李天笑:实际上,一个是在争他的身后评价。再一个是他本身处于可死可活,就是管拔了他就死,管插上了就让他苟延残喘。

主持人:可能它们本身还处在没有准备好的状态。我们知道6月2日刚好是“六四”十八周年前夕。这个日期跟“六四”有没有关系呢,还是纯属巧合?

李天笑:我觉得作为黄菊这个死来说,宣布6月2日死,当然中共方面可能有一种想法,它想转移人民对“六四”的注意力。但这也是痴心妄想。

因为“六四”十八年以来,尽管中共反反覆覆向人民宣传它自己另外一种说法,同时,在国内基本上是封杀和歪曲了事实的真相。但是在海外,从这次的“马力”事件来看,海外对这问题的反响很大,大家非常鲜明的站出来,认为中共镇压“六四”、屠城这个事情是永远也抹煞不了的。

同时,这也激起国内很多民众对这件事情的关心,使得中共不但没有得逞,反而使“六四”真相更进一步为民众所知。所以黄菊作为政局上已无足轻重的人,对“六四”今后的影响也是非常有限的。但是我们下一步还可以分析。

主持人:我们知道,中国人对死后的盖棺定论是很重视的。我们看到黄菊死后的布告上对他的评价好像只是说:优秀的党员、共产主义的战士,还有什么卓越的领导人之类的。好像份量相对蛮轻的,因为他毕竟是现在中共在任的第六号人物。您怎么看这个评价?

李天笑:这个评价我们要分二方面来看。一个就是中共高层对他的评价,再有一个就是社会民众对他的评价。

从中共高层对他的评价来看,实际上是一种双方角力的结果,也是江和胡互相之间出于政治的需要,利用黄菊这一颗棋子来达到自己的目地。从这个评价本身来说,我觉得是非常的低,为什么呢?因为这三个空的头衔基本上是非常一般的。

因为一般来说,中共高层死的时候有一个头衔叫“无产阶级革命家”,但没有给他用上。我们知道一月份薄一波去世的时候,就用上了“无产阶级革命家”;文革的时候,陈毅,就是上海原来的市长,受到毛泽东的打压,他死的时候,毛泽东最后一刻才去,但是他也用上“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头衔。

所以说黄菊还不如他们二个人,但是他的位置却比薄一波要高,他是政治局常委,而薄一波只是政治局候补委员而已。

另外一个就是“久经考验的忠诚共产主义战士”,这是具有讽刺意义的。黄菊是66年入党的,而像叶剑英这些人,当时被誉为所谓的“无产阶级久经考验的忠诚共产主义战士”,这个含义是讽刺黄菊的,在最后的时刻你仍然在为江家帮效忠,所以给你这么一个头衔。但是人民对他的评价是完全不同的。

主持人:他本身是上海帮铁三角之一,上海人对他这一次的死好像反应出奇冷淡。

李天笑:不但非常冷淡,而且对他非常的反感,反感的同时也感到非常的高兴。我记得最近有人采访了郑恩宠律师(上海有名的维权律师),郑恩宠说要打点老酒来喝一喝,开怀庆祝庆祝一下!

黄菊这个人,上海人对他的评价非常低。他当政的时候,上海正好处在很多的拆迁户、暴力拆迁非常普遍的时候;同时他又包庇周正毅,周正毅最后被抓,在他干预下只轻轻判了三年;此外,他还排挤上海当时的老市长徐匡迪。

他上去的原因主要是拍江泽民的马屁,极力的奉承吹捧。我们可以举一个例子,当年上海有一个党委书记、市长柯庆施,吹捧毛泽东,相信毛泽东相信到盲目的程度。但是黄菊拍江泽民的马屁拍得更具体,他说:“江总书记的政治智慧、领导胆略、才识广博,在当今世界各国领袖中是不多见的,这是中华民族的自豪。”这样的话使得江泽民非常受用,当然就处处提拔他。

那曾庆红就更加会拍马屁了,曾庆红说:“江总很好学,和英语教授交流发音时,还纠正了英语教授的发音。”当然曾庆红这句话对江泽民也非常的受用,为什么呢?当时徐匡迪的英文比较好,他能用英文接受BBC记者采访,那江泽民的忌妒心哪能容得了这个?江泽民自认为自己的英文发音很好,但实际上江泽民的英文差到什么程度?“中国人听不懂、美国人也是一头雾水”!

所以说黄菊能上去,基本上就是跟江泽民要建立江家帮,作为一个重要的成员是有关的。他去中央的时候,担任生产安全,事实上中国的矿难世界第一;他担任金融,金融现在怎么样了!?

另外,江泽民留下一个烂摊子,就是“经济过热,基本建设过长”。当时他受益于江泽民,就召开“四省一市”会议来攻击温家宝;同时在其它方面,他也配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镇压,所以他的所作所为实际上是为人民所痛恨的。

同时他还有个人方面的,比方说他老婆参与上海的社保基金案;他包庇周正毅,周正毅后来跟江泽民的儿子也有关系,就是给他贷款。像这样的事情,从各种方面来看,他今日会让人民痛恨,我想这也不是偶然的。

主持人:现在舆论普遍认为,随着黄菊之死,江家帮逐渐的要解体了,实际上这样一来,中共政治格局的平衡是打破了,未来需要重新组建一种新的格局。那么如何来评价黄菊之死对于中共未来政局的影响?

李天笑:其实黄菊之死,本身对于“中共灭亡”这件大事来说,基本上是无足轻重的,没有什么大的影响;对老百姓的社会生活也不起什么作用,对于目前的经济运转操作也没有什么大的影响。

黄菊之死在整个大过程之中,可能对中共内部的布局以及在政坛上的事情会有一些有限的影响。主要我想表现在以下几点:一个是黄菊之死使江家帮在17大之前的布局失去了一个发言人。

因为共产党内部有一个规定,一个不成文的潜规则,就是他在位时,有自己的人事安排和人事发言权,同时他占了一票。他死了以后,对江家帮来说就缺失了这一票;另外,也使得江家帮在政治局常委中失去了一个很重要的、替它们做事情的人,少了一个进行交换的棋子。

从这一点来看,在以后的表决过程当中可能会使“胡、温”占一点上风,但总的来说,黄菊的去世,对整个中共的灭亡这件大事,他是丝毫不能阻挡,也起不了任何作用。

主持人:随着江家帮的倒台,按照中共以前的内斗惯例来讲,一般随着他下台之后都会进行清算。有没有可能迅速展开对江家帮的清算,而进一步对于跟他没有关系的比如“六四问题”、“法轮功问题”也都会有一些特别的处理?

李天笑:实际上对江家帮的清算已经在不动声色的进行了。比如说对陈良宇等上海市委这一帮人,逐渐一个个已经拿下去了,同时派习近平进驻上海。这实际上也是“胡、温”的一种布局,逐渐的在这个过程中把江家帮拿下去。

黄菊的死实际上是尘埃落定,“江家帮三角”当中已经缺了两个角,黄菊跟陈良宇已经去掉了。那么江泽民在上海的基地实际上是受到了一个重大的打击,现在连在上海为他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因此有一句话说:“曾曾贾贾一盘棋,早已料定是黄局”(曾——曾庆红、贾——贾庆林、黄局——黄菊)。就是说当黄菊去了以后,江家帮逐渐式微,基本上它已经崩溃了。

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又面临了整个退党的大潮,以及民众的维权运动不断的上升;另外又面临股民一种非常强大的、不可谕示的抗议力量,股市一旦发生巨大的变动、崩盘的时候,很多人就会到天安门去或者去挤兑,这会对政局产生重大的影响;同时还有农民失地、工人失业等等这些问题。

在这些问题之下,中共为了保持苟延残喘的地位,它可能会做出某种让步,比如说为“六四”、为“法轮功”作出另外一种说法,但是这也不说明它能够挽救它必然灭亡的命运。

主持人:随着您刚刚谈到的中共逐渐退出历史舞台的过程,其实它也在寻求一种解脱之道。实际上很多中国人对共产党也有一种希望,希望它能走一条改良的路,更把这个希望寄望于“胡、温”身上。那随着江家帮势衰之后,要想走向这样一条路,可能性有多大?

李天笑:现在黄菊去掉之后,“胡、温”在权力基础上比原来更厚实一点了。如果通过进一步的布局,在政治局内部,或是在政治常委之间发生微妙的变化的话,有可能促进它们向和平转型,向民主社会去思考,那在权力基础上是会有一种加码,这样的话,我觉得是有这样一种作用。

主持人:那这条路能不能走得通﹖

李天笑:我觉得这条路对共产党来说是走不通的,为什么呢?共产党面临的是欠下人民的血债,是要偿还、要受惩罚的,这个大势已经定了,不管它采用什么样的形势变化,这条路一定是迈不过去的。

如果它真正的解体共产党,自己从高层中去解体共产党,走民主社会主义道路,这个对它来说,对“胡、温”来说是一个好的前途,是有这一条路在这里的。

主持人:非常感谢您精彩的分析和评论,我们节目时间又到了。观众朋友,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6/6/2007 5:01:54 PM)(http://www.dajiyuan.com)

/gb/7/6/6/n1735292.htm  二維碼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