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费良勇:2006年柏林民运大会影响巨大深远

民阵主席 费良勇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7日讯】当第二届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在欧盟总部布鲁塞尔开幕前夕,又有人发起了对柏林民运大会的恶毒攻击。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诋毁柏林大会的深层目的在于干扰和破坏布鲁塞尔大会。如今布鲁塞尔大会已经胜利闭幕,我们需要回过头来看看柏林大会。许多人为柏林大会拍手叫好,也有人对柏林大会恨之入骨。无论如何,柏林大会是民运大会,而非专制大会。柏林大会为民运造了势,为民运人士鼓了劲,为中国民运争取了同盟军,凝聚了民主力量,打击了专制势力。柏林大会在推进中国和亚洲民主化方面已经发挥了重大影响。套用当代大诗人黄翔的话,柏林大会发出的呐喊是雷鸣之声,体现了自由民主的历史潮流,跨越时空,震撼宇宙。随着时间的推移,柏林大会推进民主化的历史效应将更加明显。柏林大会当然有缺点和不足之处。作为柏林大会的主办者,我们乐于接受各种批评和建议。善意的批评和良好的建议,是民主事业成功的重要保证。但那些为了死保专制、为了个人功利、为了小圈子利益、死抱陈腐观念而恶意诽谤柏林大会的叽叽喳喳世俗之声,都将被历史的尘埃所淹没。

  下面,我从8个方面分析2006年柏林民运大会:

1. 柏林大会是规模空前的成功的民运盛会

2. 柏林大会开拓了海外民运的新思路

3. 柏林大会加强了中国海外民运组织之间的团结

4. 柏林大会有利于台海两岸的民主和平统一

5. 柏林大会激励了中国海外民运组织拓展外交空间

6. 柏林大会刺激了民运活动蓬勃开展

7. 柏林大会为凝聚全球民主力量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打下了基础

8. 柏林大会促进了民运组织的健康发展

一.柏林大会是规模空前的成功的民运盛会

2006年5月14日至19日的柏林民运大会,是首届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我们说柏林大会是规模空前的民运盛会,主要基于6点:

1. 国际化:柏林大会是由民主中国阵线、人权无疆界(比利时)、台湾民主基金会和柏

林欧洲研究会联合举办的。主办单位是国际化的,参加人员也是国际化的。大会的宗旨就是要将中国和亚洲其它专制国家的民主化结合起来,并将中国和亚洲的民主运动国际化,争取全球民主力量的支持。

2. 人数多:出席柏林大会的人士有200多人。从1982年王炳璋先生开创中国海外

民运、组建民主中国团结联盟(民联)以来,以及1989年北京六四大屠杀之后民主中国阵线(民阵)成立以来,这种规模的民运研讨会都是罕见的。

3. 人员广:出席柏林大会的有来自德国、法国、英国、荷兰、比利时、丹麦、瑞典、

挪威、芬兰、西班牙、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台湾和香港等民主国家和地区的代表,也有来自北朝鲜、越南、缅甸和中国大陆等专制国家的反对派代表。其中有40多位民主国家的议员、官员等政要和亚洲问题专家。民阵、民联、民联阵、民主党、社民党、自民党、民联阵-自民党、全德中国学联、法轮大法学会等中国海外民运团体和信仰团体代表齐聚一堂。自由亚洲电台、德国之声电台、北京之春杂志、欧华导报、新中国杂志、新报、欧洲中华时报、台湾中央电台、大纪元报、新唐人电视台、希望之声电台和新华社等中外媒体都派了代表参加大会并报导了大会情况。还有南德意志报、民主论坛、看中国、新世纪、中国事物和博讯等媒体也对大会作了报导。中国西藏、新疆和内蒙古的少数民族代表也出席了大会。

4. 内容多:柏林大会的演讲人多达70多名,还有一些未到会的人士也作了电视发言

和书面发言。柏林大会研讨内容非常广泛,包括民主国家如何支持中国和亚洲的民主化、民运战略、香港的民主化与一国两制、宗教自由、北朝鲜难民问题、越南的民主运动、缅甸的人权状况、欧盟的中国策略、台海两岸的抉择、亚洲各国民主化的相互影响、中国的新闻专制和人权状况恶化、中国的维权运动、中国民运的回顾与反省、中国民运的策略和行动、中国未来的宗教和文艺、民运诗歌、文化大革命40周年专题研讨等等。

5. 水平高:出席柏林大会的许多人士是知名学者专家,颇具正义感的政要、民运人士,

他们的演讲非常精彩,阐述了许多真知灼见,对于中国和亚洲以及全球的民主化,具有极高的实用价值。绝大多数与会者都有同感,像这样高水平的研讨会并不多见。当然,也有少数人的演讲还停留在即席感慨的状态,缺乏理论高度和视野广度。

6. 影响大:柏林大会在筹备期间、会议期间以及闭幕以后,在许多民主国家的政界、在

中国海内外民运界、在中国大陆人民中、在海外华侨中,都产生了很大影响,鼓舞了国内的民主运动和维权运动,对海外民运更具有很大的激励推动作用。

总体上讲,柏林大会是成功的。大会的主要预期目标,例如为民运造势、寻求国际支持、探索民运理论和策略、民运团体协商合作、增进团结、鼓劲加油、民阵和民联的换届改选等,基本上都实现了。那几个恶毒攻击柏林大会是失败大会的人,只能说他们自己失败了。他们干扰和破坏大会的阴谋没有得逞,他们的私利没有得到满足,他们弹舌生非和公开搅局的结果是导致自己丑态百出,他们的如意算盘没有实现。于是,他们就不惜一切诬蔑柏林大会,甚至采用卑鄙手段公开分裂民阵,在遭到广大民阵成员批评抵制以后,他们表示要留在民阵里面,不再另立旗号。在布鲁塞尔大会开幕前夕,他们恶性复发,又开始攻击柏林大会和民阵负责人,打出分裂旗号,妄图干扰和破坏布鲁塞尔大会。他们心胸狭窄、反复无常的举止再暴其丑。民阵总部顺其自然,采取了最宽容的冷处理措施来解决个别人的分裂事件。长江东流,大浪淘沙。一个组织必须吐故纳新,方能生机勃勃,发展壮大,赢得胜利。

二.柏林大会开拓了海外民运的新思路

中国的民主化是亚洲民主化的重点、也是全球民主化的关键。把中国的民主化同整个亚洲的民主化结合起来,将中国的民主化纳入世界民主化的漩涡中心,让外国政要直接参与中国和亚洲的民主化进程,这是我们举办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的思路。柏林大会表明,这条路是走得通的。

中国民运届以前基本上局限在关起门来开小会,顶多邀请几位当地的政要礼节性地致

词,在国际上没有影响力,对侨界和国内的影响也很小。由于内斗,被边缘化,长期处于恶性循环状态。柏林大会在推动民运转入良性循环方面,有了一个很好的开端。

三. 柏林大会加强了中国海外民运组织之间的团结

有人指责柏林大会有意搁置和耽误了各民运组织的沟通与合作。这完全是无稽之谈。说

这种话的人,他自己不重视柏林大会,以民运大老自居,不及时登记,迟到早退,不倾听别人的报告,私下说东道西,挑拨离间,发言时信口开河。如果不让他独霸讲台,他就认为没有把他捧为座上宾,就是破坏了民运组织之间的沟通与合作。

事实上,在柏林大会筹备期间,在开幕前夕,开会期间,以及闭幕以后,民阵、民联、民联阵、民主党、社民党、自民党、民联阵-自民党、全德中国学联等中国民运组织之间, 以及许多独立民运人士之间,都有大量沟通协商。当然,这次大会是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有许多外国人士参加,大会期间,探讨内容非常广泛,专门用于中国各民运团体之间协商的时间非常有限。问题在于,中国各民运团体天天关起门来沟通协商,又有多大意义?为什么不在研讨会上多倾听别人的意见呢?这么重要的国际研讨会,难道不是很好的相互学习交流和沟通协商的机会吗?

许多民运届的新老朋友,都利用柏林大会彼此了解,取长补短,增进了友谊,加强了团结。柏林大会本身就是很好的项目合作。

顺便说明,有人冒我的名在网上发表了《纽约政治庇护行业黑幕大曝光》和《中国自由民主党简史》等文章,这类文章都不是我写的。我没有兴趣、精力和时间来写这样的文章。

我的批判文章矛头只对准共产专制。

四.柏林大会有利于台海两岸的民主和平统一

柏林大会以后,有几个人煽阴风,点鬼火,恶毒诬蔑柏林大会为台独背书,诬蔑民阵负责人支持台独。在布鲁塞尔民运大会前夕,他们又东联西串,盗用多人名义,虚胀声势,炮制了一个“民阵部分理监事及分部负责人的共同声明”,造谣中伤,再次大肆攻击柏林大会和民阵负责人支持台独。

我本人是理想主义者,始终坚持人权至上、和平至上、人民的福祉至上。从1988年以来,我写过数篇涉及台海两岸关系的文章,文中一再声明,我决不支持台独,也坚决反对中共武力攻台,但我尊重台湾人民要求自决的权利。我认为,大陆的共产专制,是两岸统一的最大障碍。台湾无论统独,都是华人的天下。我也反对台湾“去中国化”的做法。我希望两岸在民主和平、互利互惠的基础上统一起来。我始终信奉并一再宣扬中国民联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就提出的观点:“大陆不民主,台独不可能,大陆民主了,台独没必要。”

我们反对西方对华军售,旨在维护台海和平,促进两岸和平发展。中国大陆和台湾的统一,应当通过和平手段解决。台湾已经走上民主之路。台湾是中国的样板。如果中共用武力打下台湾,是专制战胜民主,野蛮战胜文明,落后战胜先进,是中国的灾难,对全世界都会带来严重后果。中国人民挣钱不易。中国的出口商品,绝大部分是劳动密集型产品。这是中国人民在缩短生命,恶化环境,耗竭资源,没有保险的情况下挣来的一点活命钱。中共专制集团大肆贪污挥霍以后,又肆意花费民脂民膏购买昂贵的军火。这会破坏人民生活,阻碍中国发展。目前没有哪个国家会侵略中国,中国根本不需要扩军备战。中国老百姓最需要的是吃穿用住、义务教育、医疗保险、就业机会和环境保护等,不需要中共当局买外国的先进武器来保护。

试问,那几个恶毒攻击柏林大会和民阵负责人支持台独的人,你们能从我的大量文章

中、从我在世界各地的演讲中、从我的私下谈话中、从我或其他民阵负责人所撰写的民阵公告和宣传品中,找出一个我支持台独的例子来吗?如果找不出来,那就说明你们是无中生有、造谣惑众。你们的目的何在?是配合中共给民运人士戴上台独帽子和卖国贼帽子,以利于中共用民族主义来搞垮民运?还是有更“高尚”的动机?

也许你们会说,柏林大会上有台独人士发言,这就是柏林大会为台独背书、民阵负责人支持台独的表现。对此我想阐述几点:第一,“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是最起码的人权和民主观念;第二,无论统派还是独派,都有说话的权利;第三,在民运大会和民运刊物上,无论什么言论,都不一定代表大会或刊物主办者的立场和观点;第四,柏林民运大会持续5天,按平均每天8小时开会计算,总共开会时间为40个小时,关于台海两岸关系的专题研讨会,总共只有两个小时,假设统派独派发言时间各占一半,独派发言时间总共只占大会全程时间的1/40,即2.5%;第六,无论统派和独派,主要发言内容都是反对专制,推进民主,弘扬台湾经验;第七,即使是独派,无非强调台湾人民有独立的权利,但同时也理性地表示,大陆民主化以后,如果台湾人民倾向统一,他们也支持统一。

也许你们还会说,柏林大会得到台湾民主基金会的赞助,就是得到台独的赞助。你们大错特错了!台湾民主基金会是亚洲第一个国家级民主基金会。台湾民主基金会的决策人物和工作人员,统派独派、国民党和民进党都有。台湾民主基金会的董事长王金平先生是国民党副主席、台湾立法院院长,是典型的统派。台湾民主基金会的宗旨是支持民主化,而非支持台独。

由此可见,中共专制是台海两岸统一的最大障碍。柏林大会是推进民主化的大会,也增进了台湾统派和独派同大陆民运人士之间的相互了解,有利于推动两岸民主和平统一。

那几个恶毒攻击民阵负责人支持台独的人,你们写过一篇文章来揭露和批判中共的卖国

罪行吗?中共有网站攻击我是中国当今最大的卖国贼,那是因为我在国际上揭露了中共侵犯人权的大量罪行。中共一贯把反对派打成卖国贼,把反对中共专制说成是反对中国,把民主势力说成是反华势力。我无权无势,想卖国也卖不了。台独人士,支持台独的人士,也不是卖国者。即使台湾独立了,也在华人手上呀。真正有能力卖国,已经干了大量卖国罪行的,目前只有中共。江泽民、胡锦涛集团为了换取俄罗斯的支持以死保专制,公然放弃了向俄罗斯索回被非法掠夺的中国北方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国土的权利,连图门江出海口都没有得到。列宁曾表示要将这片土地归还中国。国民党政府一直不承认中俄之间的不平等条约。被中共彻底出卖的这片国土,比台湾大40多倍。中共为了同台湾争夺外交关系,打压台湾,大搞金钱外交,耗费大量民脂民膏收买讨好外国政客,量中华之物力,结穷国之欢心。中共曾耗费一亿一千二百万美金收买只有7万人口的小国多米尼克的流氓政客。前不久中共减免了非洲国家100多亿美金的债务,以讨好非洲专制统治者和流氓政客。而中国还有数亿人民在极端贫困线上挣扎度日,无钱上学,无钱就医。这不是卖国求荣、祸国殃民是什么?江泽民和胡锦涛才是地地道道的最大卖国贼。

真正的民运人士,必然是爱国人士。一个不爱国的人,决不可能为了中国的民主事业去拚搏,去坐牢,被流放。民运人士是为人民和国家的利益牺牲自己的利益,专制集团是为自己的利益损害人民和国家的利益。

五.柏林大会激励了中国海外民运组织拓展外交空间

有人指责民阵只是忙于开大会,2005年开了悉尼大会,2006年开了柏林大会,2007年又开了布鲁塞尔大会。民运需要造势、需要探讨、需要交流、需要充电,当然需要开会。但是,大量的工作是在会前会后做的。

民阵提出的把中国的民主化纳入世界民主化漩涡之中的战略,引起各民运团体的高度重视。民阵和其他民运团体在柏林大会期间及以后开展了许多外事活动。例如,柏林大会期间,我拜会德国总理府洽谈了中国的人权问题;柏林大会后,中国民主党流亡总部召集人徐文立先生和秘书长汪岷先生访问了瑞士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中国社民党主席刘国凯、秘书长刘因权等访问了瑞典社民党;6月27日,民阵代表团拜访了德国司法部;9月,民阵代表团在美国和加拿大进行了一系列的外事访问活动,特别就中加人权对话同加拿大国务秘书杰森.肯尼先生进行了详谈;11月,民阵代表团在墨尔本会晤了多位澳大利亚议员;12月上旬,民阵和民联代表团在东京拜访了十多位议员,争取日本对中国民主化的支持。今年3月和4月,民阵代表团又拜访了美国国会、外交部、澳洲议会、欧盟议会等,展开了一系列人权外交活动。

六.柏林大会刺激了民运活动蓬勃开展

在柏林大会的积极影响下,中国民运人士相互鼓劲、相互支持,在全球范围的活动日益频繁。最显著的特征是,一个组织开展活动,其他组织都积极支持和参与。例如,2006年六四大屠杀17周年纪念期间,柏林、慕尼黑、巴黎、多伦多、温哥华、纽约、华盛顿、东京、悉尼、墨尔本、香港等许多城市都有示威抗议、纪念会、研讨会等活动;9月17日,纽约民运界在中华公所举行了“毛泽东和当代中国”研讨会,揭露了毛泽东和共产党滔天罪行;9月24日,加拿大民运界在多伦多大学举行了“中国的危机和转机“研讨会;11月25日至28日,袁红冰先生在澳洲墨尔本召开了“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从思想和文化层面推进民主运动,与政治和组织层面的民主运动密切配合;12月2日,大纪元时报社在澳洲悉尼举办了一场主题为“党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的天敌”的研讨会;12月9日,“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协调委员会在新西兰奥克兰市举行了“2006年特别人权英雄奖”颁奖大会;2007年3月24日,民阵美国分部在美国明尼苏达召开了中国九个民运团体的协调会;4月8日,第二届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会议在纽西兰奥克兰市召开;4月15日,民阵代表团拜访了新加坡民主党。

七.柏林大会为凝聚全球民主力量支持中国和亚洲的民主化打下了基础

柏林大会期间还成立了“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并计划在欧洲、美洲、澳洲和日本都成立相应组织机构。很多外国政要和人权专家都乐意参与论坛的工作。柏林大会为凝聚全球民主力量支持中国和亚洲的民主化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的组建工作已经有了较大进展。2007年3月8日,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在德国法院注册完毕。5月14日至16日,论坛在布鲁塞尔召开了第二届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

日本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亚洲和中国的民主化支持会)于2006年12月9日在东京正式成立,并组办了题为“中国的民主化与东亚的安保”的研讨会。

澳洲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于2007年3月31日在墨尔本成立,同时举办了关于中国民运、工运、香港民主化的大型研讨会。

美国和加拿大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还在酝酿之中。

显而易见,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正在产生越来越大的国际影响力。

八. 柏林大会促进了民运组织的健康发展

柏林大会对海内外的民运人士鼓舞很大,对民阵和其他民运团体的组织建设有积极影响。许多原来“脱队”的民运人士纷纷要求“归队”。一些人士踊跃加入民运组织,柏林大会期间就有几位杰出人士公开宣布加入民阵。香港和中国内地的一些人士主动要求成立民阵的分支部。民阵香港分部和华东分部在柏林大会之后不久成立起来。民阵美国分部特别是美东支部有了较大发展。一批年轻有为的留学生和专家陆续加入民阵德国分部。

虽然柏林大会后,澳洲有人出于私心公开分裂民阵,但这种卑鄙的分裂行为遭到民阵澳洲分部绝大部分成员的大力抵制。制造分裂者自己出局,反而促进了民阵澳洲分部健康发展。淘汰一个,进来十个,一批优秀的人才为民阵澳洲分部增添了新鲜血液。民阵澳洲分部的改组以及悉尼支部和墨尔本支部的新建正在进行当中。

民运组织必须吐故纳新,既需要发展,也需要消肿。那些常年占据重要职务不干民运的人,那些内斗内行,外斗外行的人,那些打着民运旗号发难民财的人,那些贪污腐败的人,那些被中共招安的人,那些挑拨离间的中共特务,都必须被清洗出去。一大批有民主理念,有工作能力,有奉献精神,年轻有为的人才进入民运队伍,是民主事业成功的根本保证。

2007年5月25日至28日写于 纽伦堡(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7-06-07 7: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