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抗日战争期间黄河决口经过纪实

刘叔琬

人气: 3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7日讯】民国廿七年五月,徐州会战方酣,日敌于同(五)月中旬,又以土肥原师团由黄河以北,冀鲁交界地区渡河,急袭我兰封归德。军事委员会遂于六月一日策定豫东大军向豫西山地,作战略上之转进,同时决定黄河决口计划,作成大规模之泛滥,阻敌西进。蒋委员长以决口事关重要,当时指定廿集团军总司令商震负责执行。叔琬时任参谋处陆军中校工兵参谋,奉命追随魏处长汝霖前往河堤,昼夜监临,知之最为详尽,事后将目睹情形,撰写纪实,迄未发表。董显光着之“蒋总统传”中英文本及五十四年国父百年诞辰筹委会编印之“国民革命史”,已将事实正式公布。特将此文公开发表,以供中外各界之参考。

六月四日

第五十三军一个团奉蒋委员长电令在中牟县境赵口掘堤,并限本(四)日夜十二时放水,该团当于上午六时开始工作。

时敌人已迫开封,并与我守备开封宋肯堂师(一四一师)发生激战,柳园口至杨桥口之河防,则由刘和鼎军守备,杨桥口至郑州黄河铁道桥河防,则由蒋在珍师守备,此当时之概略形势也。

六月五日

赵口放水,因决口工程未完成,未能如期施行,正午商总司令奉蒋委员长电话,严厉督促实行,商总司令遂携余等赴赵口视察,并令工兵营营长蒋桂楷携带大量黄色药与地雷准备作爆破河堤之用,到赵口后,见担任工作之五十三军一团因昼夜未得休息,官兵极度疲劳,又加派三十九军一团协助之,并悬赏千元,期于当夜工程完成,实行放水。

下午八时许,用炸药炸开堤内斜面石基,开始放水,仅流丈余,即因决口两岸内斜面过于急峻,遂致倾颓,水道阻塞不通,蒋委员长及商总司令闻之,均甚焦灼,仍令各部加紧工作。

是日三十九军公秉藩师,亦在柳园口与敌接触,而一四一师之守开封,与敌血战益为激烈,情势危急。

六月六日

五十三军之一团,(军长万福麟)昼夜加工,迄未能将已塌陷之口掘通,水仍未能流出,时三十九军刘军长和鼎,以上峯交相责议,自觉第一次决口已告失败,乃在第一次决口迤东五十米处,另派兵一团,作第二道之决口,着五十三军之一团仍继续修理第一道决口之工作。

当时考查第一道决口之失败原因,蹶有数端:

一、黄河为季令河,夏季洪水暴涨时,即可与主堤平漕,当时有自行决口之虞,春冬水落,河流去堤甚高,时系初春,水量甚小,故虽令工兵决堤,以水面过低,出漕亦感困难。

二、黄河两岸堤防道数各地带不同,通常为二道或三道,亦有一道者,道数愈多之地,堤反不坚固,如只系一道,则堤工甚大,且多砖石,愈为坚固,如决堤之赵口与花园口皆为一道,最厚最坚,均极不易掘开。

三、黄河主堤之高宽不等,赵口堤防之顶点,距水面高约十余公尺,宽约三十公尺许,但水面比堤外自然地高出约二公尺,土质为流砂积成,河堤内斜面接近水际部分,为多年堆积砾石而成,沿河居民,称此堤为金堤,以累年重修,用款甚钜之意,其坚固之程度甚大故也。

四、爆破药与地雷等,对土壤之爆炸,效力甚小,因将土壤爆去上空后,仍落于原地,并不能将土抛炸之于他方,而决堤之工作,非将大部土壤搬移于远方不为功。

五、此次决口之宽度,在堤顶面不及十米达,待掘至水面不过宽一米达,致呈一细形之深沟,水道甚窄,而两侧斜面又过于急峻,一经放水冲刷,即行塌陷阻塞,同时除土愈深,积土之运移愈不便,虽有一团之众,亦不能同时工作。

工兵营长蒋桂楷以所带爆药及地雷除用于堤内斜面砖石部之爆炸外,对土堤无效,该营长遂指挥所部,在附近河堤作一中径两米之坑道,以期另辟决口之新途径,上午十时开工。(参照插图第三)

时担任杨桥黄河铁桥间河防之新八师蒋师长在珍,每日均到决口地带参观,伊深虑决口之不成功,迭与魏处长汝霖商议,拟在该师防区内郑县属花园口另作第三道之决口,经转报商总司令后,当蒙采纳,并悬赏二千元奖励之,蒋师长于本(六)晚召集所部在花园口开始工作。

是日开封我敌酣战,业已三日,终以众寡悬殊,入暮后遂陷于敌手,我军政守中牟县南北之线。

六月七日

第三十九军所开第二道决口工程,于下午七时完成,虽较第一道工程稍为宽大,但因黄河主要流线北移,决口内面河身发现砂洲,阻塞口门,决口仍告失败,考其原因即以黄河河底尽系流砂,流线朝夕有变,决口时系选主流最接近之地方施行之,不意决口时主流线尚接近南堤,而放水时已北移数十公尺。

工兵营之坑道工程,亦于下午八时完成,起初水势甚猛,后以颓塌阻塞,虽数次悬赏疏通,亦未收效,遂又告失败。

蒋委员长及商总司令闻赵口第一二两道之决口与坑道作业均告失败,且开封城已不守,敌军即将趋平汉线而西,异常焦灼,日必三四次询问决口情形,赵口决口之计划已属无望,遂于当晚移驻花园口,与蒋师长珍在同往堤下霍屯,监督花园口之决口工程。

六月八日

花园口此次作工,经蒋师长在珍绵密计划,根据赵口决口屡次塌陷之经验,遂将决口上口幅员加宽至三十米达。如是则斜面徐缓,放水时不致颓塌阻塞。掘土时复作梯次之除土,同时可容纳多数人作工,加以官兵非常努力。故咸谙成功之公算最大,至傍晚已掘下约二十公尺。

六月九日

上午六时起,用炸药将堤内斜面石基炸坏,九时决口工程完竣,开始放水,初水势不大,约一小时后因水力冲刷,决口扩至十余公尺,水势遂增猛。黄河主流,亦断断南移,时值天雨,河水稍大,决口愈冲愈大,水势漫延而下,由中牟而尉氏,而扶沟、淮扬,由豫而皖而苏,遂造成广漠莫大之障碍矣,保国卫民,有功于中华民族者,甚伟,爰记其事,以供学者专家之参考。

检 讨

一、黄河决口成功,造成广漠无比之大泛滥,宽约数十里,水深仅数尺。尤以决口初期,水行极缓,开封南北,全为沙地。故灾区人民,扶老携幼,均平安逃至平汉铁路豫西地带,政府分发大量救济金,非但无任何人员伤亡,即猪狗牛鸡,都随人走避,并无损失。至于耕地之破坏,村落房屋之湮没,当所难免。当年全国人民都有焦土抗战之决心,只要能阻止敌军,有利抗战,任何牺牲,决无怨言。

二、当时敌军乘徐州会战之余威,期图以机械化部队与骑兵,占领郑州,继续西进,以赶武汉之侧背。故我最高统帅部(在武汉)日必长途电话多次,询问黄河水势东进到达情形,最后竟以水行太慢,疑决口并未成功,特派第△军军长(现居台北)至决口工程地,视察实情。李军长初见余等,情急有怒色,大呼“狗撒尿!狗撒尿!”。余与魏处长汝霖,蒋师长在珍及黄河水利会人员,共同详细说明,李军长似渐明了,始半信半疑而去。

三、共匪数年来,常在匪区及香港报章上宣称:本党黄河决口时,淹死人民数十万,造成重大灾祸等之恶痛攻讦。此固为当年参加抗战,实地眼见之中原人士所洞悉其奸伪惯计。回思当时非由黄河大泛滥阻止日军,郑州早已陷敌,西安可能不保,毛匪巢穴延安,亦将成为问题焉?

以上《抗日战争期间黄河决口经过纪实》,是以《战史论集》(台北: 中国文化大学出版社)中同名内容全文为底本完成数位化处理。首发【析世鉴】。

作者:刘叔琬,河北雄县人。
中华民国陆军大学毕业,备役陆军少将。
历任政府军科长、处长、参谋长、兵站总监等职。曾任中油公司顾问。

——转载<<博迅>>析世鉴——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7-06-07 8: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