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礼乐文化的现代启示

石朝颖(中国文化大学哲研所教授)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7月1日讯】 中华文化曾是所谓的“礼乐之邦”,“礼乐文化”曾在中华文明的发展史上,创造出令人刮目相看的成果。在今日看来,虽然受到现代工商业科技文明的影响,使得古典的“礼乐文化”受到商业世俗文化的挑战,已逐渐失去古典纯朴的“礼乐文化”的精神。不过,我们在回顾古典的“礼乐文化”时,还是可以找到一些对我们现代文化,具有启示价值的意义!

古典“礼乐文化”的形成背景,是以天地自然的和谐代表“乐”的精神,天地自然的秩序,则代表“礼”的精神。“和谐”(乐的精神),所以万物都能化生。“有序”(礼的精神),所以万物能各具特性。由此可以看出“乐”是形成于“天”的阳刚之气。而“礼”则是由“地”的阴柔之性所形成。

我们如果从人类的历史文明的发展来说,人类的文明是从“原始社会”发展到“农业社会”再到今天的“科技商业社会”。所以说一开始的发展,不可能就是所谓“礼乐”并重,或礼重于乐;而是先有简单而自然的“乐”之形成,然后随着历史以及社会愈来愈复杂的发展,才逐渐进入于“礼乐”并重的时代。

历代英明的国家领导人,都相互沿袭以礼乐的精神内涵来治理国家,只不过“礼”的文质损益依据时代的不同,而有所改变,“乐”的名称也随同功业的不同,而订立不同的名称。

我们现代的商业科技文明,由于太重视商业的利益,以及科学技术的不断开发,也使人类流传几千年的“礼乐精神文化”,受到割裂的危机……对这种“文化危机”的反思早在十九世纪的工业革命”以及现代实证科学成为社会发展主流时,就有不少哲学家、文学家或艺术家,对此危机提出反思了!

俄国大文豪托尔斯泰,在名著《艺术论》中指出,十九世纪以来由于欧洲社会的道德堕落,使“艺术”本身也颓废下来,这也就造成“礼教”和“乐教”的逐渐退废下来。由于“艺术的文化活动”,缺乏它应有的,并且深刻的宗教、道德的精神内涵,只成为少数上层社会的玩赏;徒有装饰,缺乏深刻的文化精神内涵;失去了“真”和“善”,于是变成“幻想”和“推理”。

古典中国的读书人认为“文以载道”,我们现在也可以提倡“艺以载道”!前北京大学的校长蔡元培先生,也曾提倡“美育教育”。换句话说;就是希望“艺术的文化活动”的学习或欣赏,能使人们达到“教化”的功能。所谓“教”就是人格上的“教导”,而“化”就是指精神上的“感化”。

这也正是中华古典“礼乐文化”所要达到的教化功能,不也是给我们现代文化教育的重要启示!◇(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明代侯方城《壮悔堂文集》记载了一则明代名戏班兴化班和华林班的主角竞艺的故事。南京富商请了这两个当时最有名的戏班同时搬演《鸣凤记》,事后三年,败部的兴化班马锦请求二度演出。马锦如何败部复活?可谓卧薪尝胆…
  • 唐涤生的《胭脂巷口故人来》除了在戏台上演出的舞台版外,还有一个电影版本,由任剑辉、白雪仙、林家声等主演,改名《琵琶巷口故人来》。两个版本的故事骨干是一样的,分别只在于舞台版中,文敏被逼离家后,恳求桐轩莫上京应试,因“有师在,弟子难出头”,桐轩赠他盘川(盘缠)即只身离去;电影版中,桐轩则认为“弟子功名师有责”,同赴秋闱,其后,二人投宿寺院,桐轩染病加上盘缠不足,自愿放弃应试,把余钱赠予文敏,“让舅功名把姓埋”。
  • 看《帝女花》,长平公主之贞烈、周世显之勇谋自然是焦点,唐涤生确花了不少笔力在他们身上。然而,唐涤生之所以杰出,不在于他能把男女主角塑造得丰满,在于他没有遗漏主角身边的配角,他撰写《帝女花》的功力可见于周钟一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