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历史大澄清﹕共匪在韩战中的丑闻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16日讯】

几个错误概念的澄清

1﹑是把美军赶回了38线? 还是自己没有本事打过38线?

中共及朝共的目标是“统一”整个朝鲜半岛﹐美国的目标是保卫南韩。一场战争下来﹐一方达到了自己的战略目的﹐另一方非但没有帮助同盟达到战略目的﹐甚至还要倒贴。朝鲜战争最大的赢家是日本﹑韩国和台湾。美军也得以在这三个地方驻军﹐牢牢控制住了第一岛链﹐彻底封锁了中国大陆。直至今日﹐共匪死了人不算﹐竟然还要还军火债﹐多么“伟大”的“胜利”啊!

中共的 匪军根本没有那个本事打过38线。有一次遇到一个参与韩战的大陆百姓﹐谈起韩战﹐他说﹕“我们没想到上了美国人的当﹐他们是故意往南撤﹐我们不知是计﹐一味往南追﹐一到南朝鲜就知完了﹐南朝鲜都是沙土地﹐根本没法挖工事﹐美国的飞机不久就铺天盖地的来了﹐投下凝固汽油弹﹐大家只有干瞪眼等死﹐一会的功夫一个连就没影了﹐只剩下我和被烧伤的连长及另一个当兵的﹐我们想请个功﹐就将连长背起来往后跑﹐谁知他竟然死球的了﹐功没请着﹐还白白送上舍不得吃的糖块。”

2﹑中共朝共匪军胜利了吗﹖

三年朝鲜战争打下来,北朝鲜的国土面积居然少了1500平方英里,而且失去的还是一块富产天然气的地区。1953年7月27日,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在联合国的讲话﹕“不仅美国,还有其他15个国家,也派遣军队到朝鲜去。”结果是,开始时几乎席卷全朝鲜的共匪侵略者,被击退到他们开始的地方,并且还要远些。大韩民国净得了1500平方英里的土地,这一地区包含有重要的天然气资源﹐侵略者被完全剥夺了任何侵略得来的果实,并受到严重的惩罚。

3﹑阵亡人数及战俘﹕

美军的阵亡人数约为3万3千人﹐据联合国军推测,中共匪军阵亡人数大致在40万左右(有资料显示可能是100万)。“ 贪生怕死”被俘后又不用担心回国后被清算的美军﹐被俘7千1百多人,其中2千7百多人在被俘后死亡﹐美军俘虏死亡率高达到了40%﹐突显中共才是虐囚高手﹐ 22人拒绝遣返﹐1956年后﹐只有16人仍然留在了中国。被吹嘘为“英勇善战﹑宁死不屈”的中共及朝共匪军被俘高达10万5千多人。 中共匪军被俘2万8千多人﹐其中7千1百多人被甜言蜜语骗回国﹐之后被清算﹐2万1千多人坚决拒绝遣返﹐“宁死也不让遣返”﹐之后到达台湾﹐享受“反共义士”美誉﹐受国民政府大力欢迎﹐安然渡过余生。

4﹑毒性最大的欺骗国人的“摇头丸”——“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 与错误的敌人打的一场错误的战争”。

中共媒体向来把这句话说成是美军参谋长Bradley对韩战的评价﹐令被中共党文化洗脑过的一些中国人“陶醉”至今﹐其实是被中共用断章取意手法给胡弄了。事实是﹐Bradley的那段话是在1951年5月15日在美国参议院军事外交关系委员会前作证的声明﹐那时韩战刚打了一半不到。

麦帅因主张将朝鲜战事扩大至中国﹐被杜鲁门解职。 麦帅回到美国后,在4月19日对参众两院联席会议作证演说,主张将战事延伸到中国本土,引起政府内外的震撼。不过麦克阿瑟的主张并不是派军进攻中国本土,他所希望的是藉由海空力量施加压力,迫使中共尽快妥协结束朝鲜战争。把战事延伸到中国本土﹐这当然不是杜鲁门政府的国策﹐于是当时的美军参谋长Bradley必须向国会解释政府的立场。于是就有了这么一段话﹕“在目前的情势下,我们反对将战事从朝鲜扩大到包括赤色中国。对赤色中国进行所谓有限度战争会增加我们所冒的风险,会将我们的力量耗费在一个并非战略要津的地区。 坦白地说,从参谋长联席会议观点来看,这个策略(指将战事扩大到中国本土)会让我们在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时间,与错误的敌人进行错误的战争”。原文如下﹕

“Frankly﹐ in the opinion of the Joint Chiefs of Staff﹐this strategy would involve us in the wrong war﹐at the wrong place﹐at the wrong time﹐and with the wrong enemy。”

他用的“would”字,这是假设语气,代表可能发生的事;所以他谈的绝不是当时中共已经参战、还在进行中的朝鲜战争,而是扩大到中国本土的战争冲突。

美国自始至终认为参与韩战是一种正义﹐美国参与韩战的老兵深以为荣﹐在美国各地有很多韩战纪念馆(碑)﹐在美国的很多大学校园的纪念碑上还刻有在韩战中阵亡的校友的名字﹐而在韩国的韩战纪念碑上则铭刻着在韩战中牺牲的每一位美国军人的名字。美国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曾说﹕

“在我办公室的桌子上有一张从卫星上拍摄的朝鲜半岛夜景照片。”三八”军事分界线以北,漆黑一片,只有平壤有些萤豆之光。 而在南边,韩国灯火通明,那是繁荣与自由的灯塔,3万3千名美国人和成千上万的其他人为捍卫这座灯塔而献出了生命。”

5﹑中共为何从朝鲜撤军﹖

其实﹐是中共在北朝鲜匪党中培植亲中共的势力—延安派﹐密谋搞政变﹐企图干掉金日成﹐被金日成事先发觉﹐将延安派密谋政变的事告到了斯大林那﹐斯大林随后让中共撤军。金日成随后就开始清除异己﹐在1958年3月3日至6日举行了朝鲜劳动党第一次代表会议,金日成公布了有关延安派阴谋的详细材料。揭露了党中央第一副委员长金枓奉支持崔昌益、朴昌玉“反党宗派集团”进行“阴谋活动的罪行”,决定将金枓奉、崔昌益、朴昌玉开除出党。在一个月内,有两千多人遭到整肃。

被告了状的中共﹐极不情愿的于1958年3月12由匪军总部发布撤军公报,声称于1958年年底以前,匪军分批全部撤出朝鲜。之后﹐匪军从3月15日到10月26日,分三批全部撤出了朝鲜﹐本质上也就是被金日成赶出了朝鲜。

被中共媒体自吹自擂的所谓“著名”战役

1﹑长津湖战役﹕中共匪军10个师的王牌部队﹐在兵力占优势﹐又达到战役突然性的情况下﹐让美军一个师的陆战队突出重围。美军陆战队竟然让匪军王牌部队有10倍于己的损失。共匪吹嘘的所谓的全歼一个团﹐实际上是全歼了三个来自不同团的营和骑1师8团的团部而已﹐自然缴获了该团军旗﹐于是乎就被吹成了全歼一个团﹐并说什么美军为此取消该团番号。事实上是﹐美军在韩战后﹐精简指挥层﹐在全军取消团的编制﹐只保留番号(中共可以把牛皮再吹得大一点)﹐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一看美骑1师的网页﹐看看有没有一个8团2营的部队﹖英雄的骑1师8团依然存在﹗

2﹑四次战役﹕美军以海陆空立体火力﹐在汉江南岸打残共匪吹嘘的王牌中的王牌“万岁军” 38军。38军从此一蹶不振﹐在战争后期﹐竟然没能攻下韩军第9师守卫的白马山﹐被韩军歼灭竟达1万5千多人﹐近全军兵力的一半。

3﹑五次战役﹕中共匪军兵败如山倒﹐共匪军头彭德怀向中共头目毛泽东发的电报中称﹕5月29日彭德怀电各兵团、军及中央军委。指出部队“作战指挥却存在严重的缺点。对公路未控制足够兵力和火力,而高级指挥机关过早离开部队,使建制也紊乱。”这说明匪军军、师指挥机关扔下部队不管,只顾自己逃跑。 6月1日﹐彭德怀给毛泽东的电报中又称:“三兵团损失很大,四处溃逃,企图回国现象严重,现正派人分途拦挡归队”。匪军三兵团司令员是被中共媒体大吹特吹的“赫赫有名”的中共特务头子陈赓﹐他指挥下的匪军竟然溃不成军。

4﹑ 砥平里战役﹕美军的弗里曼团外加一个法国营一个炮兵营和一个坦克中队﹐以火海战术对人海战术﹐重创中共匪军主力第39、第40、第42军的8个团。 8个团伤亡高达5000余人。仅40军参加攻击的3个团就伤亡1830人,其中359团3营的匪军几乎全部被击毙。美军阵亡仅数百人。

5﹑上甘岭战役﹕上过中共的报纸﹐拍过电影﹐据说涌现出无数战斗英雄﹐是一个被中共媒体大吹特吹的战役﹐实际上只是白马山战役的佯动。美军发动上甘岭 战役是为了减轻战略地位更为重要的白马山防御的压力﹐中共匪军直到美军将上甘岭换防给韩军后﹐才彻底占领了上甘岭。但此期间﹐美军却达到了拱卫战略要地白马山的战略目的﹐韩军第9师彻底粉碎了由匪军“万岁军”38军发起的对白马山的围攻﹐毙伤中共匪军达1万5千多人﹐自身伤亡尚不到4千人。白马山阵地是1951年秋天联合国军发起秋季攻势后﹐韩军第9师从中共匪军第42军手中夺去的,那时匪42军曾采用阵前潜伏的方式发起反击,谁知刚一反击得手冲上山头,就被第9师的猛烈炮火所覆盖。当时﹐第9师全力反击﹐毙伤匪军主攻团423人﹐自身伤亡仅30多人﹐伤亡比例为1﹕14。随后﹐第9师继续与匪42军展开拉锯战﹐最终彻底击溃了第42军的反扑﹐牢牢守住了阵地。这一次是韩军第9师即击败匪军主力第42军之后﹐又一次大败匪军主力—匪军“万岁军”第38军。韩军第9师战后被称为“白马部队”,成为韩军的荣誉部队—首都师,该师的徽章也从此改为白马图案﹐该师参谋长朴正熙后来成为大韩民国总统。

看来要改写的不是美军的作战史﹐而是中共媒体伪造的所谓匪军“光荣”“革命”战史。

停战以后﹐中共匪军在北韩无恶不做

下面是1954年到1956年间发生的一些较严重的事件﹐这些事件是中共匪军内部的传达文件中披露的﹐对外以前是属于机密。

文件中披露﹕

“第一,从1954年到1956年8月,共发生志愿军扣押或侮辱朝鲜政府人员、人民群众的事件355起,其中最严重的是几次扣留朝鲜党政高级负责人员,以及擅自搜查、逮捕朝鲜人员并进行非法审讯的事件。1955年10月21日,志愿军某军所属部队曾将到部队驻地附近打猎的朝鲜外务相南日大将等一行数人滞留两小时。南日的随行人员将证明掏出,向志愿军一个排长介绍说:“这是南日大将。”这个排长竟然说:“不管你是谁,进入我们的禁区就不行!”南日曾不满地问道:“朝鲜停战以后,不该再有禁区,为什么你们这里还有禁区?”在此前后,还曾经发生过滞留朴正爱、朝鲜的内务相方学世及苏联专家等几次类似的事件。”

“1956年6月,志愿军某师教练汽车不给在他后面行驶的一辆朝鲜吉普车让路。吉普车从旁边超车,志愿军车上人员喝令人家站住,吉普车未停,志愿军车上一个班长就用手枪向前车方向打了两枪,吉普被迫停车。志愿军车上人员随即跳下车来质问:“为什么不遵守交通规则?”,气势汹汹。朝方车上人员是江原道党委员会的副委员长,他对超车表示道歉,问志愿军车上人员属于哪个部分,志愿军车上人员不予回答,开车扬长而去。 ”

“1956年3月,志愿军后勤部二分部供应站助理员杨振华等5人,到胜湖里购物,宿于朝鲜国营旅馆。晚上出去看电影时,放在旅馆内的文件、行李等被盗。杨等向当地内务机关报告后,朝方对此非常重视,多方设法查询。但杨竟毫无根据地怀疑是朝方的旅馆人员所盗,就将旅馆经理捆绑,要送往朝方内务机关。经朝方内务人员解释,杨把经理释放。但几天后,杨等又把旅馆中一名招待员拖至野外,加以捆绑,用手枪逼问文件、行李等物所在。因没有结果,杨等再次把旅馆经理捆绑,押在炉灶间,直到朝方内务人员闻讯赶来才把人放出。 ”

“第二,从1954年到1956年8月,据不完全统计,由于汽车肇事、枪走火、强奸行凶等事件,朝鲜人民共伤亡417人(自志愿军入朝以来,总的数字已达1,000人以上),其中以车祸伤亡数字最大。志愿军后勤部汽车某团的汽车曾在宽七公尺的公路上肇事,死一伤四。这类严重事件,大多是由于在行人密集的地区不减车速、不遵守交通规则所导致。志愿军后勤部汽车某团的一个司机,用枪吓唬小孩,不慎走火,把一个14岁的朝鲜女孩击毙。而这个女孩的弟弟在我部队搜山时又误被击毙。当地朝鲜居民说:“志愿军打死一个又一个,像打麻雀一样!””

“1954和1955年,共发生强奸杀人事件20起。 最严重的如:1954年11月,某军班长李自祥强奸朝鲜妇女不遂,用刀砍死母女二人,砍伤一人,并放火烧房,企图灭迹;1954年10 月,某军卫生员曹伯庆,强奸时被人撞破,杀死男孩一名,伤男女四人。1954~55年中,共发现强奸朝鲜妇女案件68起,通奸的数字则数十倍于此。仅在 1956年上半年中,全军共发现强奸、强奸未遂和通奸案件208起。”

“特别严重的是,这类事件甚至发生在个别师团军官中。由强奸、通奸而产生的私生子为数不少。有时部队移防,朝鲜妇女就背着私生子找到部队,影响很坏。仅某军某师在1955年移防时就曾发现私生子13名。”

“第三,1955至1956年间,志愿军修建营房中,全军占用的耕地总数大约有800多万平方公尺。有些单位为求营房集中,讲排场,曾发生过叫当地居民移坟、拆房的情况。有些田地被占的朝鲜人民,虽然得到了补偿,仍很不满意,含泪去别的地方开荒。 ”

“第四,个别人员利用回国机会违法走私,牟取暴利。如志愿军政治部的敌工助理员金王禄曾在国内买了价值700多元的颜料,企图到朝鲜高价出售;军交部军官王宏被新义州的不法华侨利用,由安东购买大批盘尼西林、链霉素等药品,企图走私出口。仅在1956年5~7月中,经安东市海关查获的军事人员走私案件就有13起。”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7-07-16 8: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