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孙刘联合抗曹看诸葛亮的劝说艺术

陈意
    人气: 23
【字号】    
   标签: tags: ,

三国演义突出了一个义字,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屯土山关公约三事、美髯公千里走单骑 汉寿侯五关斩六将、关云长义释曹操、关云长义释黄汉升、张翼德义释严颜……都突出了一个义字,三国演义也反映了什么是“智慧”。三国演义中有许多斗智的故事,最精彩的一段是孙刘联合抗曹火烧赤壁的历史。从孙刘联合抗曹中我们看看诸葛亮劝说的艺术。
曹操在乌巢烧粮破了袁绍后就威逼江南,荆州向曹操投诚,曹操平定江南的敌人只剩刘备和孙权。为此曹操发檄文给东吴:邀请孙权会猎于江夏,共擒刘备,分荆州之地,永结盟好。孙权当然明白:这是“假道伐虢”之计,先灭刘备再灭东吴。

面对穷追不舍的曹操,刘备唯一摆脱困境的途径就是联合东吴抗曹以成鼎足之势。而当时东吴正徘徊于是战还是降?正在势头上的曹操一方面挟天子而令诸侯,一方面以百万得胜之军虎视江南,因此抗曹确有很大的风险:如果抗曹不成,江东三世基业将付之东流,因此东吴许多谋臣主张“降者易安,战者难保。” 孙权在抗曹的问题上存在两面性:既不想受制于曹操又担心寡不敌众。因此要实现孙刘联合的关键是要说服孙权抗曹。

要说服孙权可非易事,作为孙权心腹的鲁肃,他劝孙权:“……众人皆可降曹操,惟将军不可降曹操,因为别人照样可以当官,而你位不过封侯,车不过一乘,骑不过一匹,从不过数人,岂得南面称孤哉!”鲁肃这一番效忠的劝说着实让孙权很感动,可是并没有打消孙权寡不敌众的疑虑。

当孙权听说号称卧龙的诸葛亮已到东吴,就想问计于诸葛亮,但在会见前要诸葛亮先会一会江东的诸谋臣,意思是:一方面让诸葛亮看看江东也是人才济济;另一方面要看看诸葛亮能否说服那些主张投降的人。因而引出诸葛亮舌战群儒的精彩斗智:诸葛亮面对东吴谋臣的各种问难都针对不同的人和问题,给予有力的驳斥,或引经据典,或借古喻今,或刘备胜战曹操的案例,使问难者或哑口、或羞愧不语。

诸葛亮对孙权的说服更是采用先激后劝。孙权越怕曹兵多,孔明越夸张曹操兵多将广,并劝孙权如打不过曹操趁早俯首称臣。孙权说:“刘备怎么不降啊。”,孔明说:“昔田横,齐之壮士耳,犹守义不辱。况刘豫州王室之胄,英才盖世,众士仰慕。事之不济,此乃天也。又安能屈处人下乎!”孙权听了孔明此言,不觉勃然变色,拂衣而起,退入后堂。众谋士都笑孔明的“愚蠢”,他们哪里知道,孔明是在激孙权的帝王之志,所以当孙权听鲁肃说孔明有破曹良策,才能回嗔作喜复邀孔明求问破曹良策。权曰:“曹操平生所恶者:吕布、刘表、袁绍、袁术、刘备和我。今数雄已灭,独刘备与我尚存。我是决心抗曹,但刘备刚刚被打败还有能力抗曹吗?”孔明曰:“刘备虽新败,然关云长犹率精兵万人;刘琦领江夏战士,亦不下万人。曹操之众,远来疲惫;近追豫州,轻骑一日夜行三百里,此所谓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者也。且北方之人,不习水战。荆州士民附操者,迫于势耳,非本心也。今将军诚能与豫州协力同心,破曹军必矣。操军破,必北还,则荆、吴之势强,而鼎足之形成矣。成败之机,在于今日。惟将军裁之。”权大悦曰:“先生之言,顿开茅塞。吾意已决,更无他疑。即日商议起兵,共灭曹操!”,为孙刘联合打下了初步的基础。

孔明知道孙权虽然作出决定,但孙刘联合的基础尚不稳固,这其中还有一个关键人物:周瑜。周瑜主张抗曹,他和鲁肃相交又最好,可是周瑜在孔明面前偏偏对鲁肃说:“为使江东百姓不遭生灵涂炭作借口,称投降是上策。”周瑜的目的是想让刘备有求东吴以便要价。面对周、鲁二人的争辩,诸葛亮不但没有帮助鲁肃劝周瑜,反而笑鲁肃不识时务。孔明说:“曹操极善用兵,天下莫敢当。向只有吕布、袁绍、袁术、刘表敢与对敌。今数人皆被操灭,天下无人矣。独有刘豫州不识时务,强与争衡;今孤身江夏,存亡未保。将军决计降曹,可以保妻子,可以全富贵。这一笑实际上是是一激:周瑜为苟且偷生不思报国;

孔明更进一步说:“我有一计:只须遣一介之使,扁舟送大乔、小乔两人到江上,操一得此两人,百万之众,皆卸甲卷旗而退矣。”周瑜迫不及待的问孔明:怎么回事?于是孔明吟曹操做的《铜雀台赋》:……立双台于左右兮,有玉龙与金凤。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周瑜听罢,勃然大怒,离座指北而骂曰:“老贼欺吾太甚!” 孔明急起止之曰:“昔单于屡侵疆界,汉天子许以公主和亲,今何惜民间二女乎?”瑜曰:“公有所不知:大乔是孙伯符将军主妇,小乔乃瑜之妻也。”孔明佯作惶恐之状,曰:“亮实不知。失口乱言,死罪!死罪!”瑜曰:“吾与老贼誓不两立!”孔明曰:“事须三思,免致后悔。”瑜曰:“吾承伯符寄托,安有屈身降操之理?适来所言,故相试耳吾自离鄱阳湖,便有北伐之心,虽刀斧加头,不易其志也!望孔明助一臂之力,同破曹贼。” 这是孔明二激周瑜的劝说艺术。

周瑜的抗曹之意进一步推动了孙刘的联合。孙权为表抗曹的决心,拔佩剑砍面前奏案一角曰:“诸官将有再言降操者,与此案同!”言罢,便将此剑赐周瑜,即封瑜为大都督,程普为副都督,鲁肃为赞军校尉。如文武官将有不听号令者,即以此剑诛之。

孔明心中明白:孙权虽然表了决心,但并不表明完全消除了孙权心中的疑惑;孔明也知道:自己再怎么劝也是刘备的谋士,同样的话如果出自孙权的心腹、负责军旅的周瑜去劝效果就不同。所以当周瑜升帐回来问孔明破曹良策时,孔明说:“孙将军的心尚未稳,担心曹兵之多,怕寡不敌众,所以现在还不可以决策,如果将军能以军数开解,使其释疑,然后大事可成。”

当周瑜复见孙权问:“明天我要调拨军马,主公心有疑否?”果然孙权说“但忧曹操兵多,寡不敌众耳。瑜说:“主公因见操檄文,言水陆大军百万,故怀疑惧,其实这是假的,操军也就是二、三十万,而且是久疲之卒,曹操对投降之军尚心存疑虑,其数虽多,不足畏也。瑜得五万兵,自足破之。愿主公勿以为虑。”权抚瑜背曰:“公瑾此言,足释吾疑。张昭无谋,深失孤望;独卿及子敬,与孤同心耳。

至此孙刘联合才算全部完成。从历史看:孙刘联合固然有联合的基础,也有各自的利益在,但如果没有孔明的成功游说,恐怕孙刘联合难以实现,即使勉强实现了联合也难成功火烧赤壁,三国鼎立之势更无从谈起。当然历史就是那么安排的,必然有孔明这样的人物推动此事。但从孔明的游说中可否对我们智慧的讲真相有一些启示呢?表面上看是诸葛亮能说会道,但他决不是坐谈立议无人能及,而随机应变百无一能的人;诸葛亮的游说中融入了他多少的智慧和对真相、历史、对交战各方的态势、人物、地理的了解,更能审时度势、察颜观色地娴熟的运用劝、激、辩、释,甚至以退为进等多种艺术,使每一次劝说都向成功方向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转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自由时报记者王寓中/台北报导〕国民党总统大选“马萧配”确定,马英九昨天谈到请萧万长出马的过程时表示,请萧出山,很不简单,他发挥少见的磨功,希望萧以天下百姓为念;请益过程还引三国时代刘备“三顾茅庐”请诸葛亮出山的话,向萧说:“先生不出,如苍生何。”
  • 大雨过后,一时不方便出门,就随手拿起了书架上的一本不知读过多少遍的《三国演义》,信手翻到了诸葛亮六出祁山、北征曹魏的一些情节。以诸葛武侯的足智多谋,几乎料事如神,然而最终也未能克复中原。俗话说:“人算不如天算”,冥冥之中的天意深不可测,人是永远无法与上天争强的。现实社会中有很多人不相信天命,认为命运要靠自已的努力去掌握,殊不知“顺天者逸,逆天者劳”,顺其自然诸事易成,逆天而行者必将劳而无功。

  • 【大纪元6月5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5月29日-31日,山东省临沂市举办了“诸葛亮诞辰1826年”祭祀大型纪念活动。一个多月前,湖北襄樊市举行了“纪念诸葛亮出山1800年”大型庆典。关于对女娲、黄帝等古人的祭祀活动也在不同的地方多次上演,甚至很多贫困地区动辄斥巨资举办大型活动。公祭的形式基本都是设一大型祭坛,摆上五谷三牲,然后鸣炮鸣金,击鼓奏乐,朗读祭文,焚香敬香,摆献花篮,鞠躬礼拜。如何看待公祭活动这一热潮,大纪元特此采访了中国作家、前吉林省艺术学院戏剧系教师卢雪松女士。
  • 【大纪元5月30日讯】 (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最近,一场场公祭大典在中国很多地方鸣锣开场,从“公祭伏羲”到庆祝“中华母亲女娲诞辰”,从“神农文化节”到“祭祀盘古大典”,从“诸葛亮出山1800周年纪念”,到“柳下惠公祭大典”,从三皇五帝到三教九流,多个地方争相祭奠。公祭活动为什么这么热?如何看待这一现象?大纪元特此采访了专栏作家、著名时事评论员章天亮。
  • 【大纪元5月16日报导】(中央社记者刘嘉韵台北十六日电)国父纪念馆与东吴大学中文系合办的第四届“全球征联”,题目是“八阵图,七星剑,五丈原,三国一人诸葛亮”,共收到九千多件投稿。今天上午决选,选出下联“十全记,四库书,九龙壁,六旬万寿乾隆皇”得到冠军。主办单位同时公布下届活动题目“一高二高高乘载”。
  • 这一回六出祁山,五丈原身亡一位军师诸葛亮,到后来,姜伯约九伐中原,被邓艾渡阴平,也是天不将汉业兴!
  • 《七星灯》改编自著名的野史典故,亦名《孔明求寿》,记载诸葛亮赤胆忠怀敬告苍穹,仍然逃不出天定死期。本曲原是子弟书曲目,以下曲本为白凤鸣(少白派)用本,骆玉笙演出的词句略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