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枉死老师 下周生日 忌日先到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24日讯】〔自由时报记者谢文华、张文川/综命报导〕“我们才跟老师约好31日、他55岁生日时要帮他庆生,怎会传来死讯?”“在我心目中,老师是全世界森林保护界的巨擘、一个踏遍台湾为树治病、从不跟人结怨的好老师,怎么会遭遇这么残暴的事情?”

谢焕儒无辜被打死的消息很快在台大、林务局、林业试验所等单位传开,闻者皆愤恨心疼,更严正谴责暴力。

台大生农学院院长陈保基痛心指出,先进国家也有减刑制度,但却没有像台湾做得这么潦草的,最严重的是,把烟毒犯放出来后竟没有后续监控动作,难道政府不该彻底检讨反省?他实在很难想像这么好的老师竟在光天化日下被殴打致死,他的死对台湾学界伤害太大了。

林业试验所的学生傅春旭激动表示,“老师无辜枉死,太倒楣、太没有天理了!死一百个烟毒犯也换不回我们的老师。”台大主秘傅立成表示,台大教职员从来没发生过这么惨的事,台大将以教职公益金、公保死亡给付及抚恤金等三方面从优抚恤。

系主任孙岩章从花莲赶回协助谢老师家属料理善后,学生也纷从各地赶赴医院见老师最后一面。“谢焕儒是学生最感念的老师、很照顾学生,经常打电话关心学生毕业后的出路。”孙岩章才讲几句,就说不出话来。

台大植病系技士王斐能说,只要那里传出树木生病,大家都找他;林务局人员江俊廷也说,老师经常带学生深入宜兰福山、台中梨山,甚至远到兰屿采集真菌作病害调查。

学生胡宝元说,老师把采集的高价值灵芝、樟芝透过生物技术培养为发酵液,送给需要的癌症患者以减轻其化疗痛苦,至今帮助不下百人。他也非常孝顺,今年初其父过世,他放不下母亲,原本想办退休,因指导的学生还没毕业而决定明年再退。

谢焕儒的姊姊说,家中7名兄弟姊妹,谢焕儒排行老三,从小就很会读书,大哥读医学院,谢焕儒为减轻家计负担,联考分数足以考上医科却放弃,选填4年就可毕业的植物系,一路攻读台大植物所取得博士学位,成绩都是第一名,妻子则是台大历史系第一名,是人人称羡的鸳鸯校对,夫妻俩也很有爱心,是慈济志工,常至花莲慈济医院当义工。

谢妻昨天哀恸地在先生遗体前说,学生们会好好作研究,3个小孩(2女1男,老大大学毕,老二念大学,小儿子读高中 )会好好念书,希望他好走,不要挂念;谢的一位侄女则含泪抗议减刑政策,害死无辜路人。

谢焕儒被殴的地方位于北市中正区“古亭河滨公园”,据员警清查,现场约有7、8位运动散步的民众目击,却只有1人报案。53岁的目击者黄先生表示,杨振堂打人、拆公厕后朝他们的方向走来,两眼杀气腾腾,像要吃人一样。加上他上身没穿衣,胸前露出一整片龙形刺青,更增恐怖,现在回想还是很害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