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观止】明 唐顺之:信陵君救赵论

唐顺之

(大纪元图片库)

  人气: 12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4日讯】信陵君救赵事,见史记.信陵君救赵篇,本文即是作者对此一历史事件的批评,特别不满信陵君救赵之动机。

论者以窃符为信陵君之罪,余以为此未足以罪信陵也。夫强秦之暴亟矣,今悉兵以临赵,赵必亡。赵,魏之障也;赵亡,则魏且为之后。赵、魏,又楚、燕、齐诸国之障也,赵、魏亡,则楚、燕、齐诸国为之后。天下之势,未有岌岌于此者也。故救赵者,亦以救魏;救一国者,亦以救六国也。窃魏之符,以纾魏之患;借一国之师,以分六国之灾,夫奚不可者?

然则信陵果无罪乎?曰:又不然也。余所诛者,信陵君之心也。信陵一公子耳,魏固有王也,赵不请救于王,而谆谆焉请救于信陵;是赵知有信陵,不知有王也。平原君以婚姻激信陵,而信陵亦自以婚姻之故,欲急救赵,是信陵知有婚姻,不知有王也。其窃符也,非为魏也,非为六国也,为赵焉耳?非为赵也,为一平原君耳。使祸不在赵,而在他国,则虽撤魏之障,虽撤六国之障,信陵亦必不救。使赵无平原,或平原而非信陵之姻戚,虽赵亡,信陵亦必不救。则是赵王与社稷之轻重,不能当一平原公子;而魏之兵甲,所恃以固其社稷者,祇以供信陵君一姻戚之用。幸而战胜可也,不幸战不胜,为虏于秦,是倾魏国数百年社稷以殉姻戚,吾不知信陵何以谢魏王也?

夫窃符之计,盖出于侯生,而如姬之也。侯生教公子以窃符,如姬为公子窃符于王之卧内,是二人亦知有信陵,不知有王也。余以为信陵之自为计,曷若以唇齿之势,激谏于王;不听,则以其欲死秦师者,而死于魏王之前,王必悟矣。侯生为信陵计,曷若见魏王而说之救赵;不听,则以其欲死信陵君者,而死于魏王之前,王亦必悟矣。如姬有意于报信陵,曷若乘王之隙,而日夜劝之救;不听,则以其欲为公子死者,而死于魏王之前,王亦必悟矣。如此,则信陵君不负魏,亦不负赵;二人不负王,亦不负于信陵君。何为计不出此?信陵知有婚姻之赵,不知有王;内则幸姬,外则邻国,贱则夷门野人,又皆知有公子,不知有王;则是魏仅有一孤王耳。

呜呼,自世之衰,人皆习于背公死党之行,而忘守节奉公之道。有重相而无威君,有私仇而无义愤。如秦人知有穰侯,不知有秦王;虞卿知有布衣之交,不知有赵王。盖君若赘旒(音:缀流)久矣!

由此言之,信陵之罪,固不专系乎符之窃不窃也。其为魏也,为六国也,纵窃符犹可;其为赵也,为一亲戚也,纵求符于王,而公然得之,亦罪也。虽然,魏王亦不得为无罪也,兵符藏于卧内,信陵亦安得窃之;信陵不忌魏王,而径请之如姬,其素窥魏王之疏也。如姬不忌魏王,而敢于窃符,其素恃魏王之宠也。木朽而蛀生之矣。古者人君持权于上,而内外莫敢不肃。则信陵安得树私交于赵,赵安得私请救于信陵,如姬安得衔信陵之恩,信陵安得卖恩于如姬,履霜之渐,岂一朝一夕也哉?由此言之,不特众人不知有王,王亦自为赘旒也。故信陵君可以为人臣植党之戒,魏王可以为人君失权之戒。春秋书葬原仲,翚(音:灰)帅师。嗟乎,圣人之为虑深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释】

窃符:秦围赵都邯郸,平原君乃遣使请救于魏。魏王畏秦,使将军晋鄙救赵,留军壁邺不进。信陵君急欲救赵,而不得兵符。夷门监者侯生,教信陵君请如姬窃兵符于王之卧内。夺晋鄙军,救邯郸而解赵国。
信陵君:魏昭王之少子,名无忌,安釐王即位,封为信陵君,门下食客三千人。与齐孟尝君、楚春申君、赵平原君,合称战国四公子。
岌岌:危险的样子。
纾:解。
诛:责。
王:指魏安釐王。
谆谆焉:忠恳的样子。焉,语尾助词,无义。
平原君以婚姻激信陵:平原君,赵公子,名胜,赵武灵王之子,惠文帝之弟,封于平原,故号平原君。其夫人,为魏信陵君之姊。时为赵相,适秦军围赵邯郸,请兵于魏,魏将军晋鄙留军不通,乃使让魏公子曰:“胜所以自附为婚姻者,以公子之高义,能为急人之困。”激,感发。
徇:从也,牺牲之意。
侯生:名嬴,年七十,为夷门监者,信陵君礼为上宾。
如姬:魏安釐王之宠姬。先是如姬父为仇人所杀,欲复仇不得,信陵君使客斩其仇人之头以进,如姬德之。
夷门野人:指侯生。夷门,大梁城之东门。其地有夷门山,门以山名。今河南开封城内之东北隅。
禳侯:即魏冉,秦昭王母宣太后之异父弟,三度为相,封于禳,故称禳侯。
虞卿:战国游说之士,姓虞,其名不详。说赵孝成王,赵以为上卿,乃称虞卿。后魏齐穷困来归,虞卿解印,与魏齐同去赵,困于大梁。
赘旒: 国君为臣下所挟持,大权旁落。
径请:直接请求。
蛀:蠹木虫,即蛀虫。
肃:恭敬的、庄严的。
树:建立。
衔信陵之恩:衔,感也。信陵君曾为如姬报杀父之仇,故如姬感其恩。
卖恩:谓施惠于人,使之感激。
履霜之渐:谓因履霜而以坚冰将至为戒,所以防渐虑微。
不特:不但。
植党:培植党羽。
春秋书葬原仲:公子友私自到陈去参加陈大夫原仲的葬礼,此乃私人交情,非礼也。春秋书此,所以戒人臣之植党。
翚帅师:宋公乞师于鲁,鲁公不许,公子翚强请而行,后来,公子翚弑隐公。春秋书此,所以戒人君之失权。

【作者简介】

唐顺之(公元1507-1560年),字应德,号荆川,武进人(今江苏武进),明嘉靖八年进士,会试第一,是明朝中叶的散文家,为当时“唐宋派”古文的代表人物,学者称“荆川先生”。有《荆川先生文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项脊轩,旧南阁子也。室仅方丈,可容一人居。百年老屋,尘泥渗漉(音:甚路),雨泽下注,每移案,顾视无可置者。又北向,不能得日,日过午已昏。余稍为修葺,使不上漏;前辟四窗,垣墙周庭,以当南日;日影反照,室始洞然。又杂植兰桂竹木于庭,旧时栏楯(音:吮),亦遂增胜。借书满架,偃仰啸歌,冥然兀坐,万籁有声,而庭阶寂寂;小鸟时来啄食,人至不去。三五之夜,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珊珊可爱。然余居于此,多可喜,亦多可悲。
  • 诸生相从于此,甚盛。恐无能为助也,以四事相规,聊以答诸生之意。 一曰立志,二曰勤学,三曰改过,四曰责善。其慎听,毋忽!
  • 浦阳郑君仲辨,其容阗(音:田)然,其色渥然,其气充然,未尝有疾也。他日,左手之拇有疹焉,隆起而粟,君疑之,以示人。人大笑,以为不足患。既三日,聚而如钱,忧之滋甚,又以示人。笑者如初。又三日,拇之大盈握,近拇之指,皆为之痛,若剟(音:夺)刺状,肢体心膂(音:吕))无不病者。惧而谋诸医。医视之,惊曰:“此疾之奇者,虽病在指,其实一身病也,不速治,且能伤生。然始发之时,终日可愈; 三日,越旬可愈;今疾且成,已非三月不能瘳(音:抽)。终日而愈,可治也;越旬而愈,药可治也;至于既成,甚将延乎肝膈,否亦将为一臂之忧。非有以御其内,其势不止;非有以治其外,疾未易为也。”君从其言,日服汤剂,而傅以善药。果至二月而后瘳,三月而神色始复。
  • 余幼时即嗜学。家贫,无从致书以观,每假借于藏书之家,手自笔录,计日以还。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弗之怠。录毕,走送之,不敢稍逾约。以是人多以书借余, 余因得偏观群书。既加冠,益慕圣贤之道;又患无硕师名人与游,尝趋百里外,从乡之先达执经叩问。先达德隆望尊,门人弟子填其室,未尝稍降辞色。余立侍左右,援疑质理,俯身倾耳以请;或遇其叱咄(音:赤舵),色愈恭,礼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复;俟其忻(音:心)悦,则又请焉。故余虽愚,卒获有所闻。
  • 东陵侯既废, 过司马季主而卜焉。季主曰:“君侯何卜也?”东陵侯曰:“久卧者思起 ,久蛰(音:直)者思启; 久懑(音:闷)者思嚏。 吾闻之:‘蓄极则泄,閟(音:必)极则达,热极则风,壅极则通。一冬一春,靡(音:迷)屈不伸; 一起一伏,无往不复。’仆窃有疑,愿受教焉!”
  • 余囚北庭,坐一土室,室广八尺,深可四寻,单扉低小,白间短窄,污下而幽暗。当此夏日,诸气萃然;雨潦四集,浮动床几,时则为水汽;涂泥半朝,蒸沤历澜,时则为土气;乍晴暴热,风道四塞,时则为日气;檐阴薪爨(音:窜),助长炎虐,时则为火气;仓腐寄顿,陈陈逼人,时则为米气;骈(音:胼)肩杂遝(音:踏),腥臊汗垢,时则为人气;或圊圂(音:清混)、或毁尸、或腐鼠,恶气杂出,时则为秽气。叠是数气,当之者鲜不为厉。而予以孱(音:禅)弱,俯仰其间,于兹二年矣,幸而无恙,是殆有养致然尔。然亦安知所养何哉?孟子曰:“吾善养吾浩然之气。”彼气有七,吾气有一,以一敌七,吾何患焉!况浩然者,乃天地之正气也,作《正气歌》一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