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观止】明 张岱:白洋潮

张岱

(大纪元图片库)

  人气: 7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17日讯】三江看潮,实无潮看。午后喧传曰:“今年暗涨潮,岁岁如之。”

庚辰八月,吊朱恒岳少师,至白洋,陈章侯、祁世培同席海塘上,呼看潮,余遄(音:传)往,章侯、世培踵至。立塘上,见潮头一线,从海宁而来,真奔塘上。稍近,则隐隐露白,如驱千百群小鹅,擘翼惊飞。渐进,喷沫冰花蹴起,如百万雪狮蔽江而下,怒雷鞭之,万首镞镞(音:促),无敢先后。再近,则飓风逼之,势欲拍岸而上。看者辟易,走避塘下。潮到塘,尽力一礡,水击射溅起数丈,着面皆湿。旋卷而右,龟山一挡,轰怒非常,炝(音:呛)碎龙湫(音:角),半空雪舞,看之惊眩。坐半日,颜始定。

先辈言浙江潮头,自龛(音:刊)、赭(音:者)两山,漱激而起。白洋在两山外,潮头更大,何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释】

三江:在浙江绍兴北,曹娥江之西。
喧传:盛传。
岁岁如之:每年都是这样。
庚辰:明崇祯十三年,公元1640年。
吊:吊唁。
朱恒岳:即朱燮元,万历进士,崇祯年间进少师。
遄:疾速。
踵至:相继而来。
海宁:县名,南临杭州湾。
真:同“直”
擘翼:张开翅膀。擘,分开。
蹴起:涌起
镞镞:同“簇簇”,聚集。
飓风:大风。
辟易:退避。
礡:同“薄”,逼近。
卷:卷。
炝碎龙湫:像炒菜一样的将雁荡山龙湫瀑布的水轰碎。炝,一种炒菜的方法。龙湫,瀑布名。
颜:面色。
龛、赭两山:龛、赭两山,在海宁县。两山夹峙钱江南北对峙,为钱塘江门户。
漱激:冲刷山岸激荡。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拏(音:拿)一小舟拥毳(音:翠)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淞(音:松) 沆砀(音:行荡),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到亭上,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见余大喜, 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饮。余强饮三大白而别,问其姓氏,是金陵人客此。及下船,舟子喃喃曰:“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 从武林门而西,望保俶(音:触)塔突兀层崖中,则已心飞湖上也。午刻入昭庆,茶毕,即棹(音:照)小舟入湖。山色如蛾,花光如颊,温风如酒,波纹如绫;才一举头,已不觉目酣神醉,此时欲下一语描写不得,大约如东阿王梦中初遇洛神时也。余游西湖始此,时万历丁酉二月十四日也。晚同子公渡净寺,觅阿宾旧住僧房。取道由六桥、岳坟石径塘而归。草草领略,未及偏赏。次早得陶石篑(音:愧)帖子,至十九日,石篑兄弟同学佛人王静虚至,湖山好友,一时凑集矣。
  • 数千里外,得长者时赐一书,以慰长想,即亦甚幸矣;何至更辱馈遗,则不才益将何以报焉?书中情意甚殷,即长者之不忘老父,知老父之念长者深也。至以“上下相孚,才德称位”语不才,则不才有深感焉。
  • 蔺相如之完璧,人皆称之,予未敢以为信也。夫秦以十五城之空名,诈赵而胁其璧,是时言取璧者,情也,非欲以窥赵也。赵得其情则弗予,不得其情则予;得其情而畏之则予,得其情而弗畏之则弗予;此两言决耳,奈之何既畏而复挑其怒也?
  • 论者以窃符为信陵君之罪,余以为此未足以罪信陵也。夫强秦之暴亟矣,今悉兵以临赵,赵必亡。赵,魏之障也;赵亡,则魏且为之后。赵、魏,又楚、燕、齐诸国之障也,赵、魏亡,则楚、燕、齐诸国为之后。天下之势,未有岌岌于此者也。故救赵者,亦以救魏;救一国者,亦以救六国也。窃魏之符,以纾魏之患;借一国之师,以分六国之灾,夫奚不可者?
  • 项脊轩,旧南阁子也。室仅方丈,可容一人居。百年老屋,尘泥渗漉(音:甚路),雨泽下注,每移案,顾视无可置者。又北向,不能得日,日过午已昏。余稍为修葺,使不上漏;前辟四窗,垣墙周庭,以当南日;日影反照,室始洞然。又杂植兰桂竹木于庭,旧时栏楯(音:吮),亦遂增胜。借书满架,偃仰啸歌,冥然兀坐,万籁有声,而庭阶寂寂;小鸟时来啄食,人至不去。三五之夜,明月半墙,桂影斑驳,风移影动,珊珊可爱。然余居于此,多可喜,亦多可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