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花缘(89)

李汝珍

图小玉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第八十九回 阐元机历述新诗 溯旧迹质明往事

  话说道姑道:“这诗起句虽系唐朝,但内中事迹倒像从大周金轮女帝而起。待贫道先念几句,自然明白:‘皇唐灵秀气,不仅畀须眉。帝座威推后。’这三句其义甚明,诸位才女自必洞悉了。”唐闺臣道:“上二句与诏上‘灵秀不钟于男子’之句相似,第三句大约说的就是太后?”道姑道:“才女所见不错。‘奎垣乃现雌。’此句对的何如?可知其义么?”小春道:“‘帝座’、‘奎垣’对的极工,而‘推后’、‘现雌’四字尤其别致。据我揣夺:闺臣姊姊海外所见女魁星,大约就是此句。”道姑点头道:“不错。科新逢圣历,典旷立坤仪。”

  春辉道:“这是总起女试颂诏之始,而并记其年,虽是诗句,却是史公文法。”闺臣道:“据我管见:这两句定是紧扣全题,必须如此,后面文章才有头绪,才有针线。仙姑以为何如?”道姑道:“才女高论极是。”

  女孝年才稚,亲游岁岂衰?潜搜嗟未遇,结伴感忘疲。著屐循山麓,浮槎泛海涯。攀萝防迳滑,扪葛讶梯危。桥渡虬松偃,衣眠怪石欹。雾腥黏蜃沫,霞紫接蛟漦。纵比蓬莱小,宁同培塿卑?”

  花再芳道:“这几句说的必是闺臣姊姊。昨日听他寻亲那段话,以为不过随口乱说,那有十四五岁的孤身弱女,就敢拼了性命,深入荒山之理﹔莫讲若花姊姊一人结伴,就再添几个,无非是个弱女,有何能为。今听这几句诗,才知他跋涉劳碌,竟是如此辛苦!末一联对句虽佳,但何以比蓬莱却小而又不卑呢?”若花道:“那座大山生在海岛,虽名小蓬莱,其实甚高,故有此二句。”道姑道:“这是才女身历其境,所以明白。

  泣红亭寂寂,流翠浦澌澌。秘篆偏全识,真诠许暗窥。拂苔名已改,拾果路仍歧。”

  彩云道:“前几句大约是泣红亭碑记。但‘拂苔名已改’二句却是何意?”若花道:“闺臣阿妹原名小山,后未因在小蓬莱遇见樵夫,接着家信,才遵严命改名闺臣。起初上山时,惟恐道路弯曲,日后归时难寻旧路,凡遇岔道,于山石树木上俱写‘小山’二字,以便他日易于区别,那知及至回来,却都变为‘闺臣’二字。”芸芝道:“以此看来,原来唐伯伯竟是已成仙家了。”
  道姑道:“辙涸鳞愁渴,仓空雀忍饥。清肠茹异粒,涤髓饱祥芝。他日投簪去,凭谁仗剑随?”

  婉如道:“前四句是海外绝粮,以及闺臣姊姊餐芝之事,这都明白。至‘凭谁仗剑随’,请教仙姑,却是何人?”道姑道:“上面明明写着‘剑’字,其义甚明,才女何必细问。”玉芝道:“诗上所叙闺臣姊姊事迹,长篇大论,倒像替他题了一个小照。我们一百人,若都象这样,倒也有趣。”青钿道:“都象这样,却也不难,大约删繁就简,只消八百韵也就够了。就只可惜《韵书》无此宽韵。”道姑道:“若将四纸所收‘是’字之类归在四寘,再把别的凑凑,大约也就够了。”青钿道:“他们打趣我已难招架,怎么仙姑也来同我做对?”道姑笑道:“原来此中却碍著才女?贫道如何得知。偶尔失言,罚一大杯。”兰芝亲自斟一巨觥送去。

  道姑饮毕道:“林幽森黯淡,峰乱矗崎峗。星弹奔歼寇,雷枪震殪狮。”

  兰英道:“上二句大约描写山景。下二句请教怎讲?”司徒妩儿道:“妹子记得丽蓉姊姊前在两面曾以铁弹退寇,第三句倒像说的就是此事。”婉如道:“若论第四句,看来坐中除了紫樱姊姊,惟有俺最了然。当日唐家姑夫同俺父亲在麟凤山被一群猛兽困住,几遭大害,亏得紫樱姊姊一阵连珠枪把猛兽伤了,才解此围。那兽名狻猊,也是狮之种类。”闺臣道:“‘星弹’、‘雷枪’,可谓天生绝对。听了这种雄壮句子,遥想二位姊姊当日那股神威,能不凛凛可畏!”

  道姑道:“雅驯调駮马,叱咤骇蟠螭。潮激鲲扬鬣,涛掀鳄奋鳍。”闺臣道:“不料駮马、人鱼今日忽于诗中出现,令人意想不到。”瑶芝道:“原来姊姊知道。请教怎讲?”闺臣道:“上两句说的是若花姊姊同妹子,亏得駮马才不致为虎所伤,下两句说的是家父同我母舅,亏得人鱼才不致为火所害:一兽一鳞之微,此诗亦必叙及,可见有善必书。以此看来:鱼马之善,尚且不肯埋没,何况于人?真是勉励不小!”道姑点头道:“诚哉是言!踏波生剖蚌,跨浪直剸骊。罾挂逃鱼腹,……此三句坐中只有两位晓得。”婉如道:“这是棉枫姊姊之事。”

  众人正要细问,只听道姑道:“裙遮倏虎皮。”

  婉如道:“此事也只得两人明白。前年俺父亲同姑夫在东口山游玩,忽见一只大虫,正在害怕,谁知那虎把皮去了,却是红蕖姊姊。”众人不明,洛红蕖把前事说了,众人都吐舌道:“这个岂非女中杨香么!”
  道姑道:“萑苻遭困陒,荆棘脱羁縻。”

  若花道:“若据‘萑苻’二字,大约说的是红红阿姊遇盗被掳,后亏女盗释放,我们才得逃下山来。”

  道姑道:“符获逾墙逸,枚衔掣电追。”

  婉如道:“这是妩儿姊姊盗旗,驸马遣将追赶两出热闹戏。怪不得丽蓉姊姊说他善能飞檐走壁,只这‘逾墙’二字就可想见了。”

  道姑道:“耸身腾美侠,妙手吓纤儿。秉烛从容劫,怀笺瞬息驰。”

  红蕖道:“这几句不但描写紫绡姊姊黑夜行劫以及寄信之事,并且连赤足乱钻丑态一总也露了出来。”宝云众人都向红蕖盘问,不觉大笑。玉芝道:“他劫什么?”宋良箴见问,惟恐洛红蕖失言,心十分着急。道姑道:“才女慢慢自然明白。

  智囊曾起瘠,仙药顿扶赢。纺绩供朝夕,机枢籍淅炊。蒸蒸刚煮茧,轧轧又缫丝。压线消寒早,穿针乞巧迟。”

  兰芝道:“上两句大约是兰音姊姊向日所言虫积之患。下四句婉如姊姊都知么?”易紫菱道:“此事前在绿香园久已闻得蘅香、芷馨二位姊姊都善养蚕织机,若据末句,只怕还是好针黹哩。”
  道姑道:“剧怜编网罟,始克奉盘匜。”

  玉芝道:“据这两句,莫非我们队里还有渔婆么?”婉如道:“岂但渔婆,并且堂堂御史还做渔翁哩!”于是把尹元取鱼为业,红萸织网养亲各话说了。众人无不叹息,都道:“若非仙姑今日念这诗句,我们何能晓得海外众姊妹却有这些奇异之事。最难得婉如姊姊都能句句破解出来,真比古迹还好听。求仙姑莫要遗漏才好。”

  道姑道:“弃国甘尝荠,来王愿托葵。沥诚遥献表,抒捆密缄辞。”

  萃芳道:“这段话若非若花姊姊前在朝中说过,少不得又要劳动婉如姊姊破解了。”

  道姑道:“韵切留青目,谈雄窘素髭。秾妍钟丽质,姽婳产边陲。”

  锦枫道:“怪不得都说亭亭姊姊谈文不肯让人,据这‘窘’字,当日九公受累光景可想而知。那知如今路上倒亏他老人家起早睡晚,种种照应,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但谈论反切,为何又留青目呢?”婉如道:“那时若不亏他另眼垂青,岂止‘问道于肓’,只怕骂的还不止哩,原来这诗用的字眼却如此尖酸。”闺臣道:“若以末句而论,倒像总结海外之意。不知下面是何起句,难道我们考试这样旷典,只轻轻点了一句就不谈了?”

  道姑道:“如何不谈?下面紧接就是此事,并且还将来源指出哩。”春辉道:“若说末句系结海外而言,那紫绡姊姊并非海外人,为何也列其内?”道姑道:“前路茫茫,谁得而知。但此诗既将颜才女也列外洋,安知他日后不是海外人呢?”米兰芬道:“请教女试来源究竟从何而起?就请详细指示,我们外乡人也好知其梗概。”

  道姑道:“你问来源么?缘绎回文字,旋图织锦诗。抡才萦睿虑,制序费宸思。昔阃能臻是,今闺或过之。金轮爰独创,玉尺竟无私。鹗荐鸣鸾阙,鹏翔集凤墀。堆盐夸咏絮,腻粉说吟栀。巨笔洵稀匹,宏章实可师。璠玙尤重品,蘋藻更添姿。”

  闺臣道:“我说安有如此大典竟置之不问,原来却有如许议论,并将幽探、萃芳两位姊姊绎诗,太后制序,也都一字不遗。”舜英道:“就只缺了婉如、小春二位姊姊榜前望信一段佳话。”道姑笑道:“才女莫忙,只怕就在下面:
  盼捷心征梦,迁乔信复疑。榜开言咄咄,筵撤语期期。”

  阳墨香道:“这几句岂但描写榜前望信情景,边翠钿姊姊赴宴,满口结结巴巴,也都活画出来。”舜英道:“若把末联改作‘厕中言咄咄,筵上语期期’还更好哩。”芳芝道:“这却为何?”舜英把婉如、小春闻报入厕狂笑光景说了,众人无不发笑。
  道姑道:“盛事传三辅,欢呼动九夷。”

  闺臣道:“‘九夷’二字用的得当,连海外诸位姊姊赴试也一字不遗。据我看来:这首长句只怕就是仙姑做的。”道姑道:“何以见得?”闺臣道:“适才我刚说怎么不讲考试,你就滔滔不断,说出一大篇来,岂非是你大笔么?”道姑道:“贫道向来只知贸易,那会做诗,若会做诗,久已也来观光了。”婉如道:“仙姑所说‘只知贸易那会做诗’这话,倒像俺姑夫在白民国同那先生讲的﹔至‘观光’二字,是海外道姑对俺闺臣姊姊说的:原来仙姑话中却处处带着钩儿。”道姑道:“我又不会垂钓,那得有钩﹔即使垂钓,也是无钩之钓。”紫芝道:“我看这话只怕从那钩中又套出一个钩儿。”

  道姑道:“千秋难儗俪,百卉有专司。”

  闺臣道:“女试自然是千秋罕有之事。但‘百卉有专司’是何寓意?”道姑道:“其中奥妙,岂能深知。若据字面而论:那‘百卉’二字,倒像暗寓百位才女娇艳如花之意﹔至‘专司’二字,大约言诸位才女或授女学士之职,或授女博士之职,或授女儒士之职,岂非各有专司么?”闺臣听了,不觉笑道:“仙姑讲的却也在理,我敬一杯。”

  道姑也微笑饮毕,道:“才女莫非说我讲的不是,要罚我么?我是随口乱道,何足为凭。慕仿承弓冶,绵延衍派支。”

  闺臣道:“昨日绣田、月芳二位姊姊只推不会写字。若据这诗,岂非都是家传么?”道姑道:“隶从丹籀化,额向绿香麾。”

  余丽蓉道:“紫琼姊姊府上‘绿香园’三字是凤雏姊姊大笔,这却知道﹔至于善隶书的却不晓得。”田凤翾指著婉如道:“这位就是行家。”道姑道:“御宴蒙恩眷,钦褒值政熙。”

  闺臣道:“书香、文锦二位姊姊前在‘红文宴’蒙太后称赞,业已名重一时,今又见之于诗,这才是真正名下无虚哩。”道姑道:“吐绒闲泼墨,剪绢爱和脂。邃谷馨弥洁,层崖影自垂。蜻蜒芦绕簖,络纬豆缠篱。团扇矜挥翰,齐纨羡折枝。”

  紫芝道:“这是昨日画扇一段韵事,连花卉草虫也都一一标明,就只‘层崖影自垂’说的虽是撇兰,几乎把猪尾也露出来。”题花道:“我在这里手不停毫,仅够一写,你还闹我﹔设或写错,我可不管。”道姑道:“凝神夸绝技,审脉辨良医。”

  闺臣道:“若以‘良医’二字参详,可见丽春姊姊歧黄原非寻常可比。但上句不知所指何人?”紫芝道:“你问他么?就是那个拍桌子、打板凳、出神叫好的。”道姑道:“詹尹拈尧萐,君平掷孔蓍。”

  花再芳道:“这两句大约说的芸芝姊姊同妹子了。”紫芝不觉鼻中哼了一声。

  未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话说亭亭、青钿、春辉、题花闻听若花之言,一齐连说:“不可!……姊姊为何如此示弱,先灭自己威风?与其不战而负,何不请他一会?大家凭著胸中本领同他谈谈,倘能羞辱他一场,也教那些狂妄的晓得我们利害﹔如风头不佳,不能取胜,那时再‘拜倒辕门’也不为迟。丫鬟快去相请!”
  • 话说春辉笑道:“姊姊快些交卷,妹子有文章做了。”题花道:“巨屦《孟子》有业屦于牖上,馆人求之弗得。”紫芝道:“求之弗得,那里去了!”题花道:“飞了。‘有业’、‘于牖’俱双声,敬宝钿姊姊一杯,普席一杯。”
  • 话说兰芝道:“众人闻了此话,莫不落泪,岂不打断酒兴么?”闺臣道:“此事虽由那个‘风’字惹出来的,但兰言姊姊这几句话,令人听了,却勉励我们不少。据我看来:无论贫富,得能孝养一日且孝养一日,得能承欢一日且承欢一日﹔若说等你富贵之时再去尽孝,就只怕的来不及了!”兰芝道:“好姊姊!莫伤心,接令罢。”
  • 话说紫芝拿着牙箸,在兰荪牙缝狠狠一夹才夹了出来,望了一望,朝地下一丢道:“我只当肉丝子塞在里面,原来却是整整的一个肉圆子!宝云姊姊这个厨子,明日一定要重重赏他,难为他做的这样结实!”说的众人笑个不了。
  • 芸芝趁春辉同紫芝讲话,忙向玉芝轻轻说了一句。玉芝道:“春辉姊姊听了,我用列女:瑶英、骊姬、文君、扶都、庄姜,……”正念的顺口,只听春辉叫道:“有了,不必念了。”玉芝道:“那个是的?”春辉道:“扶都、庄姜都对本题。”玉芝道:“既是列女,为何单这两个切题,别的又不对呢?”
  • 众人不觉好笑。兰言道:“这就如请教人看文,那人不赞文好,只说书法好,都是一个意思。”玉英掣了鸟名叠韵道:“商羊刘向《说苑》百羊之皮,不如一狐之腋。‘之皮’叠韵,敬融春姊姊一杯。”
  • 话说众才女归席饮酒,谈起所和上官昭仪之诗,某首做的精,某句做的妙,议论纷纷。兰芝道:“诸位姊姊且莫谈诗,妹子有一言奉陈:今日奉屈过来,虽是便饭,必须尽欢畅饮,才觉有趣。拜恳诸位姊姊行一酒令,或将昨日未完之令接着顽顽,借此既可多饮几杯,彼此也不致冷淡。”
  • 话说青钿道:“我这‘飞鞋’打个什么?姊姊告诉我。”紫芝道:“只打四个字。”青钿道:“那四个字?”紫芝道:“叫做‘银汉浮槎’。”题花笑道:“若这样说,青钿妹妹尊足倒是两位柁工了。”众人听着,忍不住笑。
  • 话说玉芝一心只想猜谜,史幽探道:“你的意思倒与我相投,我也不喜做诗。昨日一首排律,足足斗了半夜,我已够了。好在这里人多,做诗的只管做诗,猜谜的只管猜谜。妹妹即高兴,何不出个给我们猜猜呢?”玉芝见幽探也要猜谜,不胜之喜。正想出一个,只听周庆覃道:“我先出个吉利的请教诸位姊姊:‘天下太平’,打个州名。”
  • 原来太后因文隐平定倭寇,甚是欢喜,适值上官昭仪以此为题,做了四十韵五言排律,极为称颂。太后因诗句甚佳,所以特命众才女俱照原韵也做一首,明晨交卷。众人把原唱看了。幽探道:“既如此,就请主人早些赐饭,大家赶回去,连夜做了,明早好交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