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发展史:春秋战国(一)

雅慧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

社会背景

公元前770年周平王东迁以后,王室衰微,失去了控制诸侯的威望与力量。维持社会秩序的礼乐制度崩坏,社会经济迅速发展,道德却开始衰败的时代,诸侯国也因各自的经济条件不同而区分出强弱大小。诸侯多不依制度行事,以“力”治国代替以“礼”治国,各国互相竞争,皆致力于寻找强国富民之策,以求问鼎天下,代替失势的周室治理四海。

在政治上,春秋五霸先后崛起,统领诸国结盟抗敌,此时诸侯还尊周室为共主,权谋中多少仍讲仁义;而后战国七雄并立,杀伐大起,互相兼并,演绎著兵争天下、王者治国的人世规则。在思想方面,诸子百家竞起、各种学说纷陈,治世的、治国的、治人的、修身的、利他的,不一而足,真修大道也在其中,此时出现的道家与儒家思想成为后世的思想主流,影响着神州文化的方方面面。

)ㄒ)—-ㄒ

在城镇发展与建设方面,由于社会和经济结构的改变、政治上的竞争与动荡等原因,带动了城镇建设的发展,除了原有城镇规模的扩大改建外,各地也持续开发新城。春秋战国时期在神州大地发生了第二次的造城风潮。

私营化开发城市

周朝封建制度随着礼乐制度的崩坏而逐渐瓦解,工商业由官营开放为私营,出现的商人阶级在利之所趋下,“虽有关梁之难、盗贼之危,必为之”(《墨子•贵义篇》),商业活动热络促进城镇建设的发展,因为领主乐于加强建设以吸引更多工商前来交易,好坐地收取可观的税金。)—-====

土地公有制失灵 交通枢纽发展商业都市

另外,与封建制度结合的土地公有制也逐渐失灵,土地所有权逐渐可被封建主以外的阶层拥有,富裕的商人阶级收购土地,除了出售农作物外,也设立市场以供附近农民交易货物。本来根据《周礼•地官司徒》,周朝制度“凡国野之道,……五十里有市”,工商的自由化促使城市乡村普遍开设市场以获取利益。位于交通枢纽的市场逐渐发展成为商业性的城市。

战乱频传 构城池为堡垒

社会的动荡也是兴建城池的重要原因之一。春秋战国战乱频传,两军交战动辄殃及百姓的身家财产,筑有城墙的城池便成为附近百姓躲避战火的堡垒,各国因此广建城池以自卫。一些诸侯国之间过去荒凉的边界地,原来约定互不使用,在动荡时期也兴建起堡垒以巩固势力范围。

郡县代替封建制 行政官署城池应运而生

封建制度瓦解后,各国通过战争获得的土地不再分封出去,取而代之的是郡县的创建,设立郡守或县长来治理当地,如此作为行政官署的城池便应运而生。

城镇数量增多 千余座城市开展

具有政治意义和战略地位的地点被有目地的选为城址外,具经济性的聚落点也逐渐形成商业性的城镇。战火虽然摧毁了许多小国古城,新的城镇如雨后春笋般随之兴起。据今人估计,在春秋战国时期各国城市从四百多发展成千余座左右。到秦国统一中国后,将幸存的各国城邑改为郡县,尚得八九百个郡县之多,可知春秋战国的兵纷马乱并没有阻碍城市快速发展的趋势。

在春秋战国时期除了城镇数量增多,原有都城的规模也不再遵守礼制的规范,各国竞相建设国都以展示其强盛的国力,其作为区域中心的重要性也使之自然成为商业交易的重镇。

西周时期以王城方九里(约10.4平方公里)为最大的城市,到了春秋战国时期,“……今千丈之城万家之邑相望也”(《战国策•赵三》)超过王城规格的诸侯都城比比皆是,如秦都雍城与咸阳宫城、鲁都曲阜、齐都临淄、魏都安邑、赵都邯郸、燕下都等,其中燕下都(今河北省易县东南)的面积更广达32平方公里,是当时最大的一座。

城市的扩建意味着城市人口的增加,追求利益与躲避战乱等原因促使人口往城市集中,在礼制下设计的城市大小为能住2万人的子男城,在春秋战国是“率万家而城方三里”(《墨子•杂守篇》)。若一家以五口计,等于在面积不变的城市里多了一倍半的居住人口,其拥挤与衍生的问题可想而知。为了应付日益严重的居住问题,此时蓬勃发展的诸子百家也各自提出了解决之道。(待续)@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7月9日讯】(亚洲时报 撰文 方德豪) 今年5月底,中国福建省厦门市有百万市民通过电脑串连发放短讯酝酿游行,结果一项受争议化工项目被逼暂停。时隔两个月,厦门宣布酝酿一项地方法规,要求厦门的网站取消匿名发帖,论坛贴文先审后发,成为首个在网站内容监管方面立法的中国城市。分析指出,无论厦门是否为了避免出现游行而出台这项措施,最后一定不会收到预期效用,反而首先会吓怕了外资。
  • 罗马的确不是一天造成的。本次西方文明的历史在罗马上演得太精彩,相应的,作为舞台的罗马城,其舞台布景与道具也十分精致丰富,而且保存得还相对的比较好。罗马犹如女大十八变般的,在数千年里的各个时期,变换著不同的风貌并具备不同的气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