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孙文广:捍卫公民采录权,反对官僚黑社会

──声援艾晓明教授

孙文广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8月3日讯】中山大学艾晓明教授回武汉探家,在当地解放公园亭子处拍摄了一些中老年居民的聚会场面,结果不但遭当地警方跟踪,而且还将艾晓明教授押到派出所,将其摄像机录影带没收,照相机拿走。艾教授为了记录民间的聚会活动,人身自由受到非法侵犯,个人财物被抢走,她公开在网路上寻求援助,我们应该声援他。她的电话是:13430348391、020-84035157。

本人多次遭遇官方强行“禁止照相”,现记录如下:

(一)我给省委大门拍照被强行删除

两年前,我陪朋友去山东省委交涉有关台湾衣复恩先生(原蒋介石座机长空军中将)1949年前在济南的房产事宜,打的到了山东省委门前对面马路上,我在计程车上透过玻璃拍摄了省委大门前戒备森严的景象,(所以在车中拍照是担心公开拍照会遇到麻烦),当我下车过了马路要进省委大门时,被一位便衣员警栏住问道:

“你刚才照相了吗?”

我一怔,只得回答:“照了”。

他说:“你把它消了。”

我看那势头、那场合,好汉不吃眼前亏,只得在对方的监视下,把刚才拍下的两张照片从数码相机中删掉。

后来朋友告诉我,党政机关门前都有摄像头,从暗中监视人们的行动。现在我知道了,在省委门前,即使在计程车中照相,也会被警方清楚地看到,公安监视系统已经高度现代化了。

(二)法院门前照像结果遭殴打相机被抢走

2006年7月我与高智晟等一行十余人去沂南旁听陈光诚的开庭,到了法院他们宣布开庭延期,我们只得在法院门前照张相,以做记录和纪念。说时迟,那时快,突然从围观的人群中窜出二十多个彪形大汉,把我们的照相机、摄像机抢走,把携带照相机的人一个个摔倒在地。随后员警还要把我们押到派出所做笔录,诬蔑我们侵犯了他人的“肖像权”。(详情见孙文广:《沂南声援陈光诚纪》)。于是我知道除了省委,在法院门前也是禁止照相的。

在中国官方可以到处装摄像头、窃听器,监视百姓,而不准民众在光天化日下照像,这正是州官可放火,百姓不准点灯”。

(三)公民采录权与官僚们的黑社会

中共省委门前、沂南法院门前、公园中的维权讲座现场都禁止照相。那些躲在这些衙门背后的官僚们,他们的心地是黑暗的,怕光亮怕曝光,他们得了畏光症,他们是些见不得阳光、与黑暗共生共存的鬼类,他们用专政的手段剥夺公民的采录权,他们把霸占的地盘建成了黑社会。我们应该捍卫自己的采录权,我们应该撕下他们的遮羞布,曝露他们的嘴脸。

(四)支持武汉花楼街居民维权

武汉花楼街居民维护自身权益,反对强制拆迁行动早有传闻,据我电话询问了解,当地维权者喻正华先生(027-62639610)告诉我,7月23日有将近千名警员到花楼街撕下了维权的横幅和标语,居民对此十分反感,于是请了法律工作者,在公园给大家讲些法律常识。此事引起警方不满,于是抢走艾教授的照相器材。

中国公民有采录真相的合法权利。员警本应是公民合法权益的维护者,现在却成了剥夺公民权利的执行者。堂堂的中国公民,大学教授,只因为支持维权,采录公民聚会的现场竟然成了专政物件,被押进派出所,摄像器材被没收。

我们应该要求惩处那些在公园中剥夺公民采录器材的员警和背后的策划者们。我们要求惩处那些在公园中抢劫公民相机的员警和下令抢劫的官员。我们应该声援走到了维权第一线的艾晓明教授。

2007年7月31日于山东大学(0531-88365021)

附上:

艾晓明民间记录工作者艾晓明求援

昨天,7月25日上午,广州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在老家武汉解放公园一个亭子处,拍摄了武汉一些老街老厂中老年居民的聚会,这些人聚在这里,有一位维权工作者丁先生发言,一位老工人发言。现场也有很多便衣在周边徘徊。后来帮助艾晓明背三角架的程先生身旁就站了一位武汉市公安局的便衣员警,当艾晓明和程先生离开亭子准备前往茶舍拍摄老百姓娱乐演唱时,走到一块草地上,若干员警跟上来,一位员警检查证件,其他的就打电话。

此时大约是十点半,艾晓明的手机被拿走,艾晓明和小程随后被带到解放公园附近劳动街派出所分别询问。

在询问期间,有多个电话打进,虽然手机还给艾晓明,但不允许接听;上厕所也有人跟着。后来家人来一紧急短信,艾晓明看后只好拜托员警发资讯:”已经知道了”。艾晓明的照相机(因为是其他人拿过,所以不知道其中是否有照片)被拿走处理;艾晓明的摄像机录影带被没收。经过几位员警的询问、教育,大约两点差十分基本结束,警方不同意艾晓明自行叫车回家,派车送其送返住处。

今天早上,艾晓明接到数个来自武汉的电话,昨天在录影带上出现的演讲者丁先生被公安要求谈话,花楼街喻正华先生家去了多名员警,要求喻先生去谈话。喻先生目前不敢回家。

艾晓明昨天离开派出所时请求员警,第一,不要伤害录影带上的老百姓;第二,不要销毁录影带,哪怕保存二十年、三十年,也是艾晓明的东西,恳请璧还。由于惦记家中八十进三的老父亲,艾晓明未来得及向警方要求提供收条。今日接到喻先生电话后,为他的安危万分担心。

喻先生家庭电话:027-62639610
艾晓明手机:13430348391,家庭电话:020-…

各位朋友:

由于记录民间历史的工作必须到达现场,又由于公民人身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等多项权利在实际生活中得不到保障。为避免昨天那样的情况再次发生,艾晓明特别发去相关工作资料,如果艾晓明在前往拍摄途中失踪,或家人朋友在电话联络范围内无法与之沟通,尤其是在失踪24小时之后仍未得到通知,手机不通或下落不明,拜托各位朋友呼吁关注和救援。谢谢。

艾晓明敬上(7/26/200710:4)

转自《新世纪》(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7-08-03 12: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