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花缘(87)

李汝珍

图小玉

【字号】    
   标签: tags:

第八十七回 因旧事游戏仿楚词 即美景诙谐编月令

  话说春辉笑道:“姊姊快些交卷,妹子有文章做了。”题花道:“巨屦《孟子》有业屦于牖上,馆人求之弗得。”

  紫芝道:“求之弗得,那里去了!”题花道:“飞了。‘有业’、‘于牖’俱双声,敬宝钿姊姊一杯,普席一杯。”

  春辉道:“我因今日飞鞋这件韵事,久已要想替他描写描写,难得有这‘巨屦’二字,意欲借此摹仿几部书,把他表白一番。姊姊可有此雅兴?”题花道:“如此极妙。就请姊姊先说一个。”春辉道:“我仿宋玉《九辩》:独不见巨屦之高翔兮,乃隋卞氏之圃。”题花道:“我仿《反离骚》:巨屦翔于蓬渚兮,岂凡屦之能捷?”玉芝道:“我仿贾谊赋:巨屦翔于千仞兮,历青霄而下之。”小春道:“我仿宋玉《对楚王问》:巨屦上击九千里,绝云霓,入青霄,飞腾乎杳冥之上,夫凡庸之屦,岂能与之料天地之高哉!”春辉道:“这几句仿的雄壮。”

  紫芝道:“若要雄壮,这有何难!我仿《庄子》:其名为屦,屦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屦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谐》之言曰:‘屦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堕者也。’”春辉道:“这个不但雄壮,并且极言其大,很得题神。”

  题花道:“这样仿到何时?莫若把五经仿了好接前令。我仿《春秋》:庚子,夏四月,一屦高飞过卞圃。”春辉道:“记其年,记其月,而并记其所飞之地,这是史笔不可少的。”玉芝道:“我仿《易经》:初九,屦,履之则吉,飞之则否。象曰:‘履之则吉,行其正也﹔飞之则否,举趾高也。’”春辉道:“此言事应休咎,也是不可缺的。”小春道:“我仿《禹贡》:厥屦维大,厥足维臭。”春辉道:“这是言其形,辨其味,也是要紧的。”青钿道:“原来姊姊还能辨其味,倒也难得。”

  紫芝道:“我仿《毛诗》:巨屦飏矣,于彼高冈﹔大足光交,于彼馨香。”春辉道:“‘馨香’二字是褒中带贬,反面文章,含蓄无穷,颇有风人之旨。我仿《月令》:是月也,牡丹芳,芍药艳,游卞圃,抛气球,鞋乃飞腾。”玉芝道:“还有一句呢?”紫芝道:“足赤。”说的众人好笑,青钿道:“你们变着样儿骂我,只好随你嚼蛆,但有侮圣言,将来难免都有报应。”众人道:“有何报应?”青钿把舌一伸,又把五个手指朝下一弯道:“只怕都要‘适蔡’哩。”众人听了,一齐发笑。

  董宝钿掣了鸟名双声道:“锦鸡谯周《法训》羊有跪乳之礼,鸡有识时之候。‘羊有’、‘识时’俱双声,‘时之’叠韵,敬素云姊姊一杯。此句当中可以点断,不敢转敬。”

  素云掣了花卉双声道:“蒹葭申培《诗说》蒹葭君子,隐于河上。本题、‘隐于’俱双声,敬墨香姊姊一杯。”

  阳墨香掣了地理双声道:“疆界《陶彭泽集》纡远辔于促界。‘纡远’双声,敬丽蓉姊姊一杯。”兰言听墨香飞的这句,把他细细望了一望,不觉叹息不已。

  余丽蓉掣了列女叠韵道:“王嫱刘劭《人物志》诗咏文王,小心翼翼。‘文王’、‘小心’俱双声,敬耕烟姊姊一杯。”

  窦耕烟道:“此句幸亏当中可以点断,省了一个笑话。”于是掣了花卉双声道:“黄花《邱司空集》佩紫怀黄,赞帷幄之谋。‘怀黄’、‘帷幄’俱双声,敬翠钿姊姊一杯。”花再芳说:“黄花无所指,未免过于浮泛,只怕要饮一杯。”耕烟道:“汲冢《周书》:‘又五月,菊有黄华。’《礼记‧月令》:‘季秋之月,鞠有黄华。’这两部书都说的是菊,为何妹子无指呢?古无‘花’字,俱以‘华’字通用,如光华之华,读为阳平﹔华卉之华,读做阴平。况《尔雅‧释草》明明写着:‘荷,芙蕖,其华菡萏。’他如‘唐棣之华’、‘桃始华’之类,莫不以‘华’为‘花’。”再芳道:“若据此说,我这贱姓竟是杜撰了。但花字始于何时,姊姊可知么?”耕烟道:“妹子记得北魏太武帝始光二年造新字千余,颁之远近,以为楷式。如花字之类,虽不知可在其内,但晋以后每每见之于书,大约就是当时所颁新字了。”

  董翠钿掣了饮食双声,想了多时,虽有几个,无奈总不能承上。紫芝见他为难,因暗向题花道:“他有结巴毛病,我教他奏个音乐你听。”忙把汤匙拿起,向翠钿照了一照,又将两手比做一个圆形,故意说道:“飞了许多句子,可惜总未将班婕妤、苏若兰诗句飞出来,姊姊何不飞一句呢?”翠钿猛然被他提醒,连忙说道:“汤……汤……汤团班婕妤诗裁成合欢扇,团团如明月。‘合欢’、‘团团’俱双声,敬呸!敬四妹妹一杯。”董花钿道:“怎么敬到家里来了?”题花道:“刚才是蒋四姑娘敬蒋二姑娘,此刻又是董二姑娘敬董四姑娘,怪不得我们都摸不着酒吃。”紫芝道:“他岂但敬酒,并且汤、汤、汤敲起大锣,还奏乐哩。”

  幽探道:“我闻翠钿姊姊口吃毛病醉后更甚,大约今日又多饮两杯了。”

  紫芝道:“我说个笑话:一人素有口吃毛病,说话结结巴巴,极其费事。那日偶与众友聚会,内中有一少年道:‘某兄虽然口吃,如能随我问答,不假思索,即可教他学做鸡鸣。’众友道:‘凡口吃的,说话全不能自己做主,不因不由就要结结巴巴,何能教他学做鸡鸣?果然如此,我们都以东道奉请。’少年道:‘既如此,必须随问随答,不许停顿。’因取出一把谷来放在口吃者面前道:‘这是何物?’口吃者看了,随即答道:‘谷……谷。’”说的众人好笑。紫芝用汤勺掬了一勺汤道:“翠钿姊姊:你看这是何物?”翠钿看了笑道:“这……这……刻薄鬼,又教我奏乐了。”

  董花钿掣了列女双声道:“敬姜《班兰台集》列肆侈于姬姜。姬姜双声,敬兰荪姊姊一杯。”

  闵兰荪正吃的烂醉,听见令到跟前,急忙抽了一签,高声念道:“身体双声。”想了多时,信步走到玉儿那边道:“我看看他们用的都是什么书,莫用重复了,又要罚酒。”

  紫芝趁空写了一个纸条,等兰荪走过,暗暗递了过去。兰荪正在着急,看了一看,如获至宝,慌忙说道:“脚筋《洛阳伽蓝记》牛筋狗骨之木,鸡头鸭脚之草。‘狗骨’双声,敬婉如姊姊一杯。”众人听了,满心要笑,都因兰荪性情不好,又不敢笑,只得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勉强忍住。紫芝道:“婉如姊姊这杯吃的有趣,还有狗骨可以下酒哩。”婉如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偏偏轮到俺,又是脚筋,又是狗骨都来了。”众人听了,那个敢笑,只得再三忍住。花再芳道:“所报名类,原要显豁明白,雅俗共赏﹔若说出来,与其慢慢替他破解,何不就象兰荪姊姊这个明明白白,岂不爽快?我倒要赏鉴一杯。”紫芝道:“你因有好莱,自然想酒吃了。”

  婉如掣了果木双声道:“金橘陈寿《三国志》陆郎作宾客而怀橘乎?‘陆郎’双声,敬芳春姊姊一杯。”

  芳春掣了时令双声道:“人日宗怀《岁时记》正月七日为人日。本题双声,敬丽楼姊姊一杯。”青钿道:“初七为人日,请教初一、初二呢?此说可见经史么?”邺芳春道:“此说见董勋《问答》﹔后来《魏书序》亦有一鸡、二狗、三猪、四羊、五牛、六马、七人、八谷之说。大约自元旦至初八日总宜晴和为佳﹔即如初五为牛,若是日有狂风暴雨,当主牛有灾病。余可类推。”
  姜丽楼掣了音律双声道:“律吕刘向《别录》吹律而温至黍生。‘黍生’双声,按时音‘而温’也是双声,敬绣田姊姊一杯。”邹婉春道:“这个‘黍’字,我们读做‘褚’字,与‘生’字并非一母,为何是双声?”春辉道:“按‘黍、鼠、暑’三字,韵书都是赏吕切,乃‘舒’字上声,正与‘生’字同母﹔若读‘褚’字,那是南方土音,就如北方土音把‘容’字读做‘戎’字。好在有书可凭,莫若都遵韵书为是。”

  钟绣田掣了兽名双声道:“‘鼠’字既是赏吕切,我就易于交卷了:“鼫鼠姚恩廉《梁书》意怀首鼠,及其犹豫。‘首鼠’、‘犹豫’俱双声,敬芸芝姊姊一杯。”

  芸芝掣了饮食双声道:“菽水蔡邕《独断》地下之众者莫过于水。‘之众’、‘众者’俱双声,敬青钿妹妹并普席一杯。”青钿道:“我记得这句出在《风俗通》,怎么说是《独断》?难道姊姊说错也教我吃酒么?”春辉道:“你又记错了。那《风俗通》是‘土中之众者莫若水’,与‘地下之众者莫过于水’却稍有分别,原来这酒还是要你吃的。”青钿教玉儿把书取来看了,这才把酒告干,掣了官名双声道:“尚书魏徵《隋书》圣人在上,史为书,瞽为诗。‘为诗’叠韵,敬骊珠姊姊一杯。”

  骊珠掣了地理双声道:“山水《龙鱼河图》昆仑山有五色水。‘昆仑’叠韵,敬兰芝姊姊一杯。”兰芝掣了文具双声。题花道:“可惜今日已晚,只能行得双声叠韵之令,不能联韵。若一百人每人一韵做一首百韵诗,岂非大观么?”春辉道:“每人只得一韵,若叠起精神,细细做去,只怕竟是曹娥碑‘黄绢幼妇’那个批语哩。”兰芝道:“就只怕的内中有几位姊姊不喜做诗﹔若果高兴,岂但黄绢幼妇,并且传出去还有一个批语:镇纸房乔《晋书》洛阳为之纸贵。‘为之’叠韵,‘之纸’双声,敬瑞蓂姊姊并普席一杯。”

  吕瑞蓂掣了器物双声道:“竹枕令狐德棻《周书》所居之宅,枕带林泉。‘之宅’、‘宅枕’俱双声,敬兰英姊姊一杯。”

  章兰英掣了药名叠韵道:“可惜有许多好书都不准再用,只好借着酒字敷衍完卷了:茱萸束晳《发蒙记》猫以薄荷为酒,蛇以茱萸为酒。”玉芝道:“虎以犬为酒,鸠以桑椹为酒。”兰英道:“妹妹莫闹。本题叠韵,敬乘珠姊姊一杯。”

  掌乘珠掣了天文双声道:“阴阳荀悦《申鉴》想伯夷于首阳,省四皓于商山。‘夷于’、‘商山’俱双声,敬兰音姊姊一杯,可惜《易经》有人用过,若飞‘曰阴与阳’,岂不与‘齐庄中正’并美么?”紫芝道:“若飞京房《易传》‘《易》曰阴遇阳’,还是四个双声哩。”

  枝兰音掣了昆虫双声道:“衣鱼《元中记》一日逢鱼头,七日途鱼尾。”

  玉芝道:“此鱼如此之长,若吃东西,岂不要三四天才到腹么?‘一日’、‘七日’俱叠韵,敬红红姊姊一杯,我替兰音姊姊说了。”红红道:“适因‘衣鱼’二字,偶然想起书集往往被他蛀坏,实为可恨。丽春姊姊最精药性,可有驱除妙方?”潘丽春道:“古人言,司书之仙名‘长恩’,到了除夕,呼名祭之,蠹鱼不生,鼠亦不啮。妹子每每用之有效。但遇梅雨时也要勤晒,若听其朽烂,大约这位书仙也不管了。”

  红红连连点头,掣了百谷双声道:“薏苡王充《论衡》薏苡之茎,不过数尺。本题双声,敬锦云姊姊一杯。”

  锦云掣了一签,正在高声念道‘天文双声’,忽觉松林微微透出一阵凉风,个个吹的毛骨悚然。闺臣道:“怎么刚掣天文就刮起风来?这签竟有些作怪!为何风中还带一股清香?”舜英道:“此香顺风飘来,宛如丹桂,若非四季桂,安能如此。原来此处却有如此佳品。”宝云道:“家父四季桂久已进上,此时那得有此。适才这阵幽香,芬芳异常,岂下界所有﹔且阵阵俱从霄汉吹来,看这光景,果真竟是‘天香云外飘’了。莫非这位桂花仙姑知道今日座有佳宾,特放此香,以助妹子敬客之意么?”银蟾道:“据我看来。此是师母连得贵子之兆,或主玉儿下科蟾宫折桂也未可知。”

  只见丫鬟向宝云道:“刚才卞兴来禀:外面有两个女子自称殿试四等才女,虽系四等,却是博学。他因众才女在此聚会,执意要来谈谈,如果都是学问非凡,得见一面,死也甘心﹔若非真才,不敢相见,他也不敢勉强,只等众才女回他一句,他就去了。卞兴因他说之至再,不敢不禀。如何回他,请小姐示下。”宝云听了,默默无言。闺臣道:“丫鬟:你教管家去回他,就说我们殿试都是侥幸名列上等,并非真才实学,何敢自不量力,妄自谈文。况在酒后,尤其不敢冒昧请见。”若花道:“闺臣阿妹是谦谦君子,如此回复,却也省了许多唇舌。”只见亭亭、题花、春辉、青钿一齐连说“不可!……”

  未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话说兰芝道:“众人闻了此话,莫不落泪,岂不打断酒兴么?”闺臣道:“此事虽由那个‘风’字惹出来的,但兰言姊姊这几句话,令人听了,却勉励我们不少。据我看来:无论贫富,得能孝养一日且孝养一日,得能承欢一日且承欢一日﹔若说等你富贵之时再去尽孝,就只怕的来不及了!”兰芝道:“好姊姊!莫伤心,接令罢。”
  • 话说紫芝拿着牙箸,在兰荪牙缝狠狠一夹才夹了出来,望了一望,朝地下一丢道:“我只当肉丝子塞在里面,原来却是整整的一个肉圆子!宝云姊姊这个厨子,明日一定要重重赏他,难为他做的这样结实!”说的众人笑个不了。
  • 芸芝趁春辉同紫芝讲话,忙向玉芝轻轻说了一句。玉芝道:“春辉姊姊听了,我用列女:瑶英、骊姬、文君、扶都、庄姜,……”正念的顺口,只听春辉叫道:“有了,不必念了。”玉芝道:“那个是的?”春辉道:“扶都、庄姜都对本题。”玉芝道:“既是列女,为何单这两个切题,别的又不对呢?”
  • 众人不觉好笑。兰言道:“这就如请教人看文,那人不赞文好,只说书法好,都是一个意思。”玉英掣了鸟名叠韵道:“商羊刘向《说苑》百羊之皮,不如一狐之腋。‘之皮’叠韵,敬融春姊姊一杯。”
  • 话说众才女归席饮酒,谈起所和上官昭仪之诗,某首做的精,某句做的妙,议论纷纷。兰芝道:“诸位姊姊且莫谈诗,妹子有一言奉陈:今日奉屈过来,虽是便饭,必须尽欢畅饮,才觉有趣。拜恳诸位姊姊行一酒令,或将昨日未完之令接着顽顽,借此既可多饮几杯,彼此也不致冷淡。”
  • 话说青钿道:“我这‘飞鞋’打个什么?姊姊告诉我。”紫芝道:“只打四个字。”青钿道:“那四个字?”紫芝道:“叫做‘银汉浮槎’。”题花笑道:“若这样说,青钿妹妹尊足倒是两位柁工了。”众人听着,忍不住笑。
  • 话说玉芝一心只想猜谜,史幽探道:“你的意思倒与我相投,我也不喜做诗。昨日一首排律,足足斗了半夜,我已够了。好在这里人多,做诗的只管做诗,猜谜的只管猜谜。妹妹即高兴,何不出个给我们猜猜呢?”玉芝见幽探也要猜谜,不胜之喜。正想出一个,只听周庆覃道:“我先出个吉利的请教诸位姊姊:‘天下太平’,打个州名。”
  • 原来太后因文隐平定倭寇,甚是欢喜,适值上官昭仪以此为题,做了四十韵五言排律,极为称颂。太后因诗句甚佳,所以特命众才女俱照原韵也做一首,明晨交卷。众人把原唱看了。幽探道:“既如此,就请主人早些赐饭,大家赶回去,连夜做了,明早好交卷。”
  • 话说众人离了百药圃,只见丫鬟禀道﹔“酒已齐备,夫人也不过来惊动,请诸位才女不要客气,就如自己家里一样才好。”众人道:“拜烦先替我们在夫人跟前道谢一声,少刻扰过,再去一总叩谢。”说罢,一齐散步。丫鬟预备净水,都净了手。香云引至凝翠馆。
  • 话说青钿跟了紫芝一同来到白蒁亭,宝云道:“今日紫芝妹妹替我各处照应,令人实在不安。但除两次所说七十三位之外,其余众姊妹共分几处,你都见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