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喻:法西斯都是相似

纪念九一一

九喻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9月16日讯】他们是法西斯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有人在九一一恐怖袭击的震惊中如此问道。他们说,他们是为了民族解放,为了免于帝国主义压迫,为了坚持信仰,为了反对霸权。。。

在回答这个问题以前,首先要明确一点:从来没有任何邪恶势力,在干邪恶勾当的时候,告诉世人他们是邪恶的。如果邪恶以邪恶为招牌,世上还可能有大量长期的邪恶行为吗?邪恶必然与谎言相伴,而邪恶势力也对自己的邪恶心知肚明。浑浑噩噩蒙在鼓里的,是忘记了邪恶的撒谎特质的愚人。

对穆斯林的科威特发动侵略的,明明是萨达姆的伊拉克,为什么你们要袭击美国呢?美国可曾占领一块穆斯林的土地吗?

不要被招牌和口号迷惑了。自由的人在九一一恐怖袭击之后面对的,不是新敌人,而是披着重新涂抹过的外衣的老敌人。这个敌人,就是法西斯

纳粹法西斯,把犹太人赶进煤气室。
日本法西斯,用平民作细菌战试验。
苏联法西斯,用饥荒、集体处决和古拉格解决阶级敌人。
中共法西斯,用政治运动和机枪坦克对付和平居民。
伊斯兰法西斯,用炸弹和民航客机消灭男人女人和儿童。

不要仅仅听他们说什么,一定要睁大眼睛看他们实际干了什么。

共产主义法西斯承诺了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新社会,但是人们得到了什么呢?镇压,运动,专制集团的特权,道德沦丧,贫穷和不公。现实和他们描绘的景象完全相反。确实有人愿意看到人类自由,但绝不是共产主义法西斯。没有共产主义新人诞生,只有龌龊阴暗的老旧丑剧一幕一幕不断上演。他们妖魔化的资本主义世界,人们却可以有尊严的安居乐业。

塔利班法西斯说要建立穆斯林免于欺压的国家,可是穆斯林真的免于欺压了吗?塔利班头头可以在马厩装空调,厕所装金质门把手,广大穆斯林百姓却生活在贫困里。在恐怖主义盛行的穆斯林世界,普遍存在伊斯兰不同教派之间的冲突,难道不同教派的穆斯林,就不是穆斯林兄弟了吗?而什业派、逊尼派以及一直遭受打压的苏菲派可以和平相处的地方,恰恰是被描绘成穆斯林的敌人的美国。到底哪里的穆斯林有自由,有尊严,有安全?是非伊斯兰的美国,还是伊斯兰的中东?

法西斯嘴里吐出来的,是无耻的谎言!他们的所为,证明他们是说谎的法西斯。

世界上的意识形态很多,而在我看来,意识形态再多,从本质上说也只有两种:是保护个人选择的自由,还是打着“为你”“为劳苦大众”“为人类”“为真理”“为和平”的招牌剥夺个人选择的自由。鉴别这两类意识形态的办法也很简单:是赞成尊重你的自由,即便你不认同这种意识形态;还是在与其不一致的时候,赞成侵犯你的自由,夺去你的生命。

法西斯意识形态,在形形色色遮羞布的下面,归根结底都是要剥夺你和我的自由。无论彼岸是大德意志,还是世界大同,还是天国…无论那描述多么诱人,可是通往彼岸的道路,都是由别人设定的,你既不能改变前进方向,也不能调整步伐节奏,不然就成了敌人,或者被改造,或者被消灭。

究竟还要堆积多少同类的尸体,才能让人明白交出自由的代价是多么高昂呢?

要人交出最宝贵的上帝赐予的自由,那开出的价格一定不低,承诺的回报一定优厚。但是热爱自由的人不会上当,因为他们心底里知道,自由不是拿来交换的,而是拿来使用和享受的。自由不可交换,没有选择自由的人,只是行尸走肉。

法西斯的朋友和敌人

几乎是在恐怖袭击发生的同时,漂白法西斯和扭曲事实的企图就紧锣密鼓的展开了。左派政客,大学教授和媒体明星轮番登场,讲一些纸上谈兵貌似超越的大话,似乎自己的自由不是军人和警察用武力捍卫的结果。

为什么不能用武力保卫自己?他们自己愿意离开警察的保护吗?
又为什么一切价值观都等同?如果等同,他们为什么还要反对和他们不同的保守主义价值观?
如果以无辜平民为袭击目标的暴力和以恐怖分子为袭击目标的暴力没有区别,那么警察和劫匪就该划等号,不是吗?
如果不拿行动判断善良邪恶,希特勒又恶在哪里?他所做的,不也可以解释成为了他自己心中的美好愿望吗?

还是那类人物,过去和今天为共产主义法西斯站台,现在又为伊斯兰法西斯叫屈。他们总是有办法理解像毛泽东和卡斯特罗这样的大屠杀的刽子手,可一天都不能忍受拿起武器保卫自己的自由人。在他们的不懈努力下,逐渐消失的只是“邪恶”的用语,邪恶的行为却因为道德评判的缺失而得以滋生。

几年前,我参加了一个九一一纪念活动。在场的加拿大政客的致词,让我感觉三千平民似乎是死于一场交通事故,似乎那只是个不幸的意外。精心制造死亡的人渣,被有意无意的忽略了。

不。那不是不幸的事故,而是邪恶的谋杀。巧言令色粉饰太平混淆是非,或许可以让人成为吃香的政客,或许可以让人成为吃香的大学教授,但绝不会让人成为负责的男子汉。

耶稣在两千年前说:

他们一切所作的事、都是要叫人看见.所以将佩戴的经文做宽了、衣裳的䍁子做长了,
喜爱筵席上的首座、会堂里的高位,
又喜爱人在街市上问他安、称呼他拉比。(马太福音 21:5-7)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好像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
你们也是如此、在人前、外面显出公义来、里面却装满了假善和不法的事。(马太福音 21:27-28)

这话,对无耻政客和帮闲文人正适用。成为暴君的座上宾,正说明了他们自己是什么货色。为得到暴君的吹捧而洋洋自得吧,冷血的懦夫。

九一一不是一场心痛的误会。恐怖分子没有误会,美国就是他们的敌人。法西斯的敌人,是你,是我,是每个不认同他们,不屈服他们的自由人。美国是自由的灯塔,是全世界追求自由的男女的希望。恨恶自由的法西斯,一定也恨恶追求自由的人,一定会倾尽全力摧毁自由的灯塔。

被邪恶的纳粹法西斯忌恨,被邪恶的共产主义法西斯忌恨,被邪恶的伊斯兰法西斯忌恨,不是美国的羞耻,而是美国的自豪。我要对热爱自由的美国公民说:被法西斯忌恨是你们的自豪。谢谢你们。

法西斯要人变成罪恶的奴仆

各种法西斯以美丽的道德口号开始,却总是以全民道德沦丧收场。这不是巧合,而是必然。

法西斯的邪恶之处,不仅仅在于对肉体的消灭,还在于对灵魂的奴役。如果邪恶势力没有士兵,就不能征服更多的自由公民。而如果灵魂没有被罪恶腐蚀,人就不会甘心作邪恶势力的士兵,为邪恶征战。

法西斯的两个腐蚀灵魂的武器,一个是制造恐惧,一个是灌输仇恨。

所有的法西斯政权,都是靠用野蛮暴力制造恐惧气氛维持的。中共法西斯通过制造残酷的政治运动,让大众人人自危。在恐怖的压迫下,妻子揭发丈夫,子女揭发父母,朋友揭发朋友,邻居揭发邻居。人们之间没有信任,最亲密的爱人,可以一天之间成为最危险的敌人。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被斗争被镇压的对象,而即便揭发了别人,也只是换得了暂时的喘息,每天依然要活在对风向转变或新一轮运动爆发的恐惧之中。为了应付今天的危险,人们被迫参与制造明天更加残酷的生存环境。

塔利班也用同样的恐怖政策治理阿富汗。妇女的着装不合他们的清规戒律,就会遭到野蛮的惩罚,甚至孩子嬉笑塔利班士兵,都会招来关押、殴打、烫脚的折磨。萨达姆治下的伊拉克,异见人士人间蒸发,甚至被扔在绞肉机里虐杀。

法西斯热爱群众运动,逼迫全民参与。因为当一个人参与了罪恶,就会一步一步成为罪恶势力的一部分,而不能自拔。耶稣早就说过:“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仆。”(约翰福音8:34)

恐怖压出了良心,填补进去的则是仇恨。

中共法西斯对大众灌输仇恨是从小开始的。有多少孩子,是在对阶级敌人的仇恨里泡大的。何其相似,在中东,小孩子也是接受仇恨犹太人仇恨西方的灌输,以消灭犹太人为己任。巴勒斯坦地区的儿童电视节目播放的,是孩子们高唱希望成为“自杀勇士”,手拿“机关枪”泄出对以色列人的“暴力,仇恨,仇恨,仇恨”。(WorldNetDaily:Palestinian kids raised for war,http://www.worldnetdaily.com/news/article.asp?ARTICLE_ID=17707)

什么人会因为无辜儿童被成功谋杀而欢呼雀跃呢?是被恐惧压垮而失去了希望、被仇恨腐蚀而无法快乐的人。拥有自由的人,为自己的快乐生活而快乐;甘心被奴役的人,从别人的生命毁灭里找满足。

甘心作奴隶的人,没有能力享受自由的美好。在恐惧和仇恨里跳你的疯狂舞蹈吧,不可救药的可怜虫。

自由需要有正义感的自由人来捍卫

伪善者总是打着美丽的招牌招摇撞骗。当乌托邦破灭以后,真理、正义和善良的概念也被玷污了。

但是伪善的反面,不是道德虚无,而是良善。道德虚无只会让良心未泯的人失去斗志,让卑鄙龌龊的人从中渔利。这世上有真理,这世上也有正义,你心里的失望、不平、创伤和愤怒,分明就是真理和正义存在的明证。虚无和玩世不恭,不会使任何一个谎言消失,不会使任何一个罪恶停止。只有正义的行动,才是邪恶唯一畏惧的东西。

从古至今的人类世界,邪恶一天都没有止歇。今后的人类世界,邪恶也不会缺席。一天都不会。

正义和邪恶之间没有谈判,自由和奴役之间也没有和平。

像过去一样,这场战争会一直持续下去。而战争的第一个战场,不是纽约,也不是伊拉克,而是我们的内心。因为如果没有正义和自由的捍卫者,就不可能有胜利。

我真的热爱自由吗?
我敢于面对邪恶吗?
我愿意为了正义付出吗?
我在乎素不相识的人、以及子孙后代的自由和尊严吗?
当队伍里只剩下孤独的自己的时候,我还会继续坚持吗?

愿造物主给我勇气。

【2006-09-13】(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7-09-16 12: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