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流水年华(25)

张兆太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他开始是跑,后来放慢了脚步,一步一步地走着。
他穿过了一条条马路,走过了一家家商店。他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或者正在干什么。他像是一个梦游病者在毫无目的地漫步。他在想些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他已经丧失了运用语言进行思维和综合的能力,眼前只有感觉和形像在反复交替。但意识却流动得更快了。形像犹如一道道闪电照亮了他的脑际,顷刻间雷声隆隆,唤来了一场骤雨。模糊的、但强大的意识的洪流仿佛自天而降:

昏暗的灯影。喷出了一口干烟。一点淡蓝色。悄悄地驶过了死水。空间无边无际。淡蓝色在徘徊,寻找……终于,抑郁地卷向前去。它希冀著在时间的河流里窥视一次自己的身影。然而,什么也没有看见。漆黑中,只有记忆微弱地闪烁了一下最后的余辉。哦,我夜晚孤独的伴侣,永恒的游思!你难道忘记了那大海?那黄昏壮丽的落日?晚潮正在击打着岩石。风早已吹涨了帆蓬。
喂,朋友!为什么徒然跪在灼烫的沙漠里无谓地期待?忏悔的眼泪换不来一滴活命的水。起来!起来!你听,晚潮正在击打着岩石,雄壮的大海在咆哮。是时候了!是时候了!让我们登上方舟,乘着这澎湃的怒潮,化做一缕青烟东去,东去……

……当他终于恢复了正常的意识,已是暮色苍茫。,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停了,现在连一点残迹都没有。风不紧不慢地吹着,带着潮湿的初春的气息。他稍稍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条偏僻街道的拐弯处。在他前面不远,有一位母亲怀里搂着一个酣睡的婴儿。三十年前的今天,他不也同样躺在母亲的怀抱里,像这个孩子一样无忧无虑地酣睡吗?他想起了自己的童年。那是战火纷飞的年代。母亲先是抱着他进防空洞,躲避日本飞机的轰炸、扫射;后来背着他爬山涉水,历尽千辛万苦,逃脱了法西斯铁蹄的残害。啊,母亲!伟大的母亲!你创造了生命,并且竭尽你之所能来保卫生命。是你,母亲,哺育了千千万万的英雄和智者,繁荣了大地,征服了高山、河流和大海,并且已经跨出了地球,正在稳步迈向宇宙……母亲是永恒的。只有母亲才真正有资格称作“万岁”。
“母亲万岁!”他在心里喊叫了一声,感动得想哭。
面前这位母亲正在和谁说话,她的声音是生气的:
“别打了。这不是鸟,你打坏一个少一个。昨天前面那条街上被人一连打坏了七个,也没有一个人想到给重新按上,就这么黑了一夜。”
他湿润的眼睛顺着母亲的声音,看见离她十多步远的电线杆附近,站着一个中学生模样的少年,手里拿着一个弹弓,举头望着电线杆上的路灯,作著瞄准的姿势。听到母亲的声音,少年垂下了手,回过头来瞪了一眼。
“不打,留着这四旧干什么?”少年的眼睛从母亲的脸上移到胸脯上,恶狠狠地盯着熟睡的婴儿。“让它给你的狗崽子照明,长大了去培植修正主义,复辟资本主义吗?”
“路灯也是四旧?它碍着你什么了?”母亲显得更生气了。
“你懂个屁!我这是革命行动。毛主席是我的红司令,我是毛主席的红小兵。我奉毛主席的命令来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不许你胡说八道。快给我滚开!”
少年重新举起了手中的弹弓。母亲向他走近了几步,想阻止他。
“你不能打啊!”母亲愤怒的声音里混杂着痛苦的哀求。“路灯是国家的财产,人民的财产,给大家照明用的,不是你家的私产。”
“呸,臭娘们!放老实点!小心老子抄你的狗窝,砸烂你的狗头,对你的狗家实行无产阶级专政。”
“呜——妈呀!”怀中的婴儿被少年粗壮的骂声惊醒了。
“别哭,宝贝!猫来了,小白兔来了。”
母亲凝视着繈褓中的婴儿,挚爱的眼睛里流露出对这个小生命的未来的恐惧:他长大后,能和平地劳动、创造和生活吗?也许只有两个可悲的选择:要么被蹂躏践踏成一团稀泥;要么被毒害成专门摧残人性、毁灭别人幸福的衣冠禽兽。历史开了一个多么残酷的玩笑啊!
少年稳稳地举起了弹弓。只听见啪的一声,灯泡爆破、灭了。
“呜——呀——”婴儿全身震栗了一下,哭声更响了:有一瓣灯泡的碎片飞溅到了这小生命的脑门上。

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
归根到底
就是一句话
造反有理

造反有理
造反有理

少年一边唱着时髦的毛主席语录歌《造反有理》,一边得意地扬长而去。附近的喇叭里传出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高亢的声音:
“刚才最后一响,是北京时间十八点整。无产阶级革命派的战友们!革命的同志们!首先,敬祝我们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
暮色渐渐地加重了。在沉重的暮色笼罩下,又一个本来可以为人类服务的灯泡,永远失去了它热情的光辉。

写于一九六七年收获之秋,其时一线曙光照耀进了我的心,生命油然觉醒,我独自向着这线曙光迷茫地徘徊,苦恼……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说巧也真巧。就在这场大雪刚刚融化,雪水还没有干,正在滴滴嗒嗒地从屋檐往下滴的时候,大学统战部来了一个干部,通知他们每人写一份思想总结,说是要给他们做鉴定。“这回总该给我们摘帽了吧?”王博生一面扑在通铺上写总结,一面兴高采烈地欢呼道。
  • 在公元1986年张文彦来到台北中正高中,他盯上了吴兴传教练。因为他听说吴兴传教练是一位很有爱心的马拉松选手,当时他已经在带一位长短脚的选手练习长跑。但是张文彦毕竟是台湾当时三万名盲人第一位想要长跑的人,就算吴兴传教练多有爱心、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带领一位完全看不到的人跑马拉松。想一想,盲人走在看不见的路上就已经非常困难了,何况要跑在看不见的路上?
  • 他的心沉甸甸的。风透进了苫子。母猪醒了,站起来,走到外圈石槽那里去吃食。它吃了一会儿,又站到石槽前面拉屎。仍然是消化不好的稀溜便。小猪也都半醒半睡的,正在瑟瑟发抖。他感到脚冻得发疼,便站起来原地踏步,想暖和暖和脚。母猪进来了,笨重地站着,抬起头怀疑地望望他。
  • 他感到脸上微微发痒。伸手一摸,原来是一线蛛丝。有一个蜘蛛从天花板上降下来,正好落在他的左肩上。他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捉住了蜘蛛,拿到面前端详了一会儿,然后把它放在地上,提起右脚准备往上踩。可是刚伸下去的右脚又犹豫地缩了回来:为什么要平白无故地把它踩死呢?虽然小得微不足道,但它也是一条生命啊!
  • 他站在卡车里,安详地向四周瞭望。忽然,他的胸膛好像被锤子猛击了一下——他看见了两只眼睛,那两只眼睛是他在一千双一万双眼睛里也能立刻辨认出来的。他吃惊地注意到,这两只一向明亮得出奇的大眼睛,现在变得像雾一样模糊不清。啊,她在哭!
  • 小猪急迫的尖叫声把他从朦胧的意识中惊醒了。他立刻纵身一跳,还没等到意识完全清醒过来,就已经奔到母猪旁边。母猪大概刚挪动过身子,它的后肢右肘下面压着一头小猪。那小猪为了保卫自己的生命,一面声嘶力竭地呼叫,一面用尽全力挣扎著往外钻。
  • 王博生找到一个机会,在人面前敞开嗓子把吴树文骂了一顿,心里的气已消了一大半,现在见宋祖康掏出一包红枣请客,唾液立时大量地向外分泌,肚子也感到饿了。他是这些人中饭量最大的一个,每月刚过20号,饭票就不够了,因此晚饭从来没敢吃饱过一顿。所以,他对食物特别感兴趣。
  • 他忽然听到有人叫他,吓了一跳,陡地站起来,一边把血诗藏到衣袋里,一边本能地向圈门走去。说话的不是别人,而是王博生:他正站在猪圈外面向里面张望。宋祖康的紧张情绪稍微缓和了些,这才感觉到心脏的跳动比平时加剧了许多。他机械地过去给王博生开圈门,好让他进来。
  • 这是一个遭受过流放、并且至死都在受着迫害的诗人:他在沙皇的刺刀下面勇敢地歌颂自由,热烈地号召人们同情那些为权力的轮子碾碎了的千千万万善良的普通人。也许正是普希金,这颗明亮的北极星,激发了万里迢迢的珠江边上一个少年美好的天性,教会他去热爱真理,鄙弃一切丑恶和不义。
  • 念信人显然颇为得意,不但声音响亮、清晰,而且还带着做作的感情,仿佛在向观众朗读一篇台词。不管爱听不爱听,这声音直往每个人的耳朵里钻,搅乱了宋祖康的沉思默想。他心里很烦躁,霍地坐起来,将信一把夺过来,随手往铺上一扔,一面厉声地说:“你这疯子!快要变成《白夜》里的主人公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