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洛阳近万工人堵路抗议 上千警察弹压

2007年9月14-16日,洛阳白马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洛阳棉纺织厂)近万工人连续三天分别在纱厂西路、中州路等处静坐堵路,抗议该公司领导贪腐。当局出动上千警察弹压,多名工人遭警察殴打。图为抗议现场一角。 (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9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自上周五(9月14日)开始,洛阳白马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洛阳棉纺织厂)近万工人连续三天分别在纱厂西路、中州路等处静坐堵路,抗议该公司领导贪腐。当局出动上千警察弹压,多名工人遭警察殴打。

该公司几名工人17日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上周五,公司领导召开职工代表大会,宣布该公司破产重组,要求工人买断工龄,一年给1220元赔偿。早对公司领导腐败问题不满的工人们因而群起抗议

据工人透露,在昨天的抗议中,市领导到现场叫工人们都回去上班。当晚,当地电视台称,职工一年的1220元赔偿费涨到1364元,呼吁工人不要再堵路。但今天早上,白马集团公司领导态度向工人扬言“坚决不会增加赔偿金额”。

工人梁先生说,“公司和政府都是勾结在一起的,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合伙欺骗我们工人。目前有部分工人回去上班了,但还有更多的工人在想办法继续抗议。一个月才100多块,哪能过日子啊?!而且也不知道能给几年。”

大纪元致电白马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电话无人接听。

近万工人抗议 上千警察弹压

梁先生表示,“这几天,几乎全公司的工人还有家属都来静坐了,群起激愤,把路都堵住了。开始在厂门口,后来改到纱厂路口,再后来又改到中州路上。政府出动了很多警察,有防暴警,还有公安特警察,还有便衣,一拨一拨的,每个路口都有很多人,把工人都给包围了,估计全市的警察都跑这儿来了,至少上千人,从没见过这个架势。第二天、第三天,警察比工人来得还早。”

肖女士说,“警察老鼻子了(注:很多),全市的警察都调来了,公安、武警、防暴队,周围的路口都有,一大片大片的。有几个职工被打了,来了一个120拉走了。”

赵先生表示,“有十来个工人被警察殴打,工人群起护之,没发生大的流血冲突。警察可能也是因为看到工人太多了,所以还是比较收敛的。后来市领导、国资委的、信访局的,还有劳动局的,都来人了,软硬兼施,骗工人回去。他们就是怕事情闹大丢了自己的乌纱帽。”

据赵先生透露,很多工人在网上发布相关消息,但贴子都在第一时间被删除。



2007年9月14-16日,洛阳白马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洛阳棉纺织厂)近万工人连续三天分别在纱厂西路、中州路等处静坐堵路,抗议该公司领导贪腐。当局出动上千警察弹压,多名工人遭警察殴打。图为抗议现场一角。 (大纪元)

官商勾结侵吞国有财产

赵先生表示,“听说我们公司是被一个叫德胜(音)的公司给收购了。其实领导宣布破产重组,就是变相捞钱。收购方和领导之间有猫腻。领导先把厂搞得乱七八糟,大量贪污厂里的钱,然后再宣布破产,经过一倒手,国有资产就成了私有。在这个国有企业私营化的过程中,工人的巨额安置费和股份都被公司领导贪污了。而由于他们又和政府有勾结,被政府包庇掩盖,所以这样做才能得逞。”

梁先生叹道:“好好的厂子,本来是全国纺织工业的拔尖企业,名列前茅,结果被这帮贪官污吏们像蛀虫一样掏空了。毁了大部分人,肥了一小撮人。厂领导把很多地盘给卖了,几个亿的资金都给贪污了。领导都靠贪污富起来了,而我们工人连养老金、基本的生活保障、医疗保健都没有。这就是他们破产重组的目的。”

据悉,洛阳白马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是一个以纺织、服装业为主,兼营医药、房地产、机械制造及商业贸易等行业的综合性集团公司。前身为洛阳棉纺织厂,创建于1958年。目前企业拥有子公司16个,现有职工上万人。企业年销售收入在7亿元以上,年出口创汇5000万美元以上,其中自营出口创汇3000万美元以上。在全行业综合效益排名中位于前列。

工人计划继续抗议施压

工人赵先生表示,公司软硬兼施,派人挨家挨户鼓动工人上班。部分工人已回去上班,但还有一些在默默的反抗。

他说,“虽然目前还没有真正解决问题,但看来堵路还是有一定效果的,公司领导害怕了。工人们还打算继续抗议向公司施压。不能指望别人了,只能靠我们自己。”

梁先生说,“才多了124元,就想打发工人?!我们不会妥协的。我们堵路不是为了这芝麻点的钱,而是为了讨回我们应得的工资,讨回公道、公平、正义,维护我们合法的权益。”

举报贪污被开除 11年上访无果

曾在洛阳白马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工作的任丽华对大纪元表示,她也听说了这次大规模的堵路抗议。她说,“这是迟早的事儿,公司早就腐烂了,这么多年,不仅不给我工资,还打击报复我。”

任丽华自述,95年底,她向市检察院时任检察长朱泽宏举报白马集团万隆商行经理朱忠新大量截留货款利润、私分货款、偷税逃税、私设小金库的犯罪事实。西工区检察院查证属实,但包庇犯罪嫌疑人,至今不追究、不立案。

在遭到举报后,朱忠新亲笔编造假考勤表,以脱岗、迟到、早退13次解除任丽华的劳动合同。任丽华说,“我因举报遭报复陷害,丢了工作,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活命钱。10岁的孩子也受到牵连,被赶出白马学校,孩子受到惊吓,精神遭受到极大的打击。”

11年以来,任丽华到市信访无数次,赴省23次,进京36次,不仅没讨回公道,而且备受经济损失和精神伤害。(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7-09-18 1: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