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吴惠林:此时亟需纯正自由主义者

吴惠林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26日讯】日前,财团法人纪念殷海光先生学术基金会等单位在台北举办了一场“海耶克、夏道平与殷海光:自由主义的政治经济思想”学术研讨会,本年正值夏道平先生百岁冥诞,会议主题很自然地置于夏先生。

夏道平先生是经济自由、政治民主思想兼具的先知型人物,在早年台湾白色恐怖极权专制时期,担任影响台湾走向自由之路极为重要的《自由中国》半月刊主笔。他批判时局、引领读者体认经济自由、政治民主的重要,在当时风声鹤唳的时代所表现出的大无畏精神,令人钦佩和深深感念。

夏先生受“高举自由火炬”的海耶克(F, A. Hayek,197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之一)影响至深,在台湾也一直在做传布海耶克反集权思想的冷门工作。在20世纪末、21世纪初“中国经济崛起”、自由人权倒退的现时,更让人怀想海耶克对抗社会主义、集体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勇气和执著情操,尤其他那本1944年面世、被译成十多国文字的《到奴役之路》(The Road to Serfdom),旨在剖示任何形式的政治经济计划,都会危害到社会中个人的经济自由,而没有经济自由便谈不上政治自由,计划经济无可避免地会带来贫困和专制的政府。

出书当时,正是社会主义得到千千万万西方知识份子的喝采,而且苏联打败纳粹德国,似乎显现经济欣欣向荣(以公布的数字言)之时。在此时空下,这本书被视为“毒草”,海耶克也成为众矢之的。当时也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有不少知识份子在政府计划部门工作,这本书也难免无情地打击到这群既得利益者,于是连经济学者也兴起一股排斥海耶克的风潮,特别是英国的知识份子竟然视其为“异端”。

《到奴役之路》使得海耶克在俗世的学术地位跌至谷底;但相对地,也正突显了该书的威力,或可说该书是成功的。这本书比乔治.欧威尔(George Orwell, 1903-1950)同类型的名著《动物农庄》(Animal Farm)和《一九八四》分别早2年、5年问世,更可见海耶克的先知。也就因为这本书的畅销、普及,才保住西欧世界免受极权、共产主义的荼毒。

与海耶克对抗社会主义并以《到奴役之路》救世人可相比美、而且还早10年之久的另一位大师,是世人耳熟能详的管理大师中的大师彼得.杜拉克(Peter Drucker, 1909-2005),他在1933年写了《经济人的末日:极权主义的兴起》(The End of Economic Man: The Origins of Totalitarianism),深入剖析当时欧洲所面临最严重的问题——极权主义的兴起;并断言整个欧洲将陷入“人类世界的毒瘤”纳粹的恐怖统治中。这在当时大大违反人们的观点。因此,该书被德国所有出版社视为异端邪说,拒绝出版。

正如台湾中山大学杨硕英教授对杜拉克其人其书所感慨的:真正能洞悉世事的智者少之又少,绝大多数所谓的大师见地有限;另一方面也显示绝大多数的世人常听不进真正智者的忠告,执迷不悟,甚至将智者忠言视为异端邪说,事后却后悔不已。

对于海耶克、夏道平等纯正自由主义者的行事与风范,我们也有同样的感慨,这些先知们坚持真理、捍卫自由人权,“虽千万人吾往矣!”不计个人的利害得失。在当今中共藉“中国经济崛起”所获取的经济利益,威逼利诱世人对其戕害人权、自由行径百般纵容,我们不免感叹“今不如古”,当今的纯正自由主义先知何处寻?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7-09-26 11: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