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的男友是右派(2)

--谁 对 谁 错--
吕合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

2

时间到了十月份,天气渐渐冷了起来,形势也起了变化。“风”不整了,“意见”也不提了,大字报被收起来了。积极分子们出现了恐慌,一个个叫去谈话。

今天是柳桃,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了王书记的办公室。王书记面孔严肃,没有一丝笑意,直接了当地说:

“你的意见太过头了,怎么能说党支部书记是流氓呢?”

她一听就傻了,呆呆站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了。最后她鼓了鼓勇气说:“你不是说我对党有感情吗?”

他也是一愣:“是啊,提意见本身是对党有感情,但是内容太恶毒,这明显是向党进攻吗?意见是那里来的,你要老实说清楚,这是右派言论,要追查到底。”

“是我班李卫说的。”

李卫来了,他说:“我是说我们街道的支书有流氓习气,没有说他是流氓。”

听了这个解释,柳桃大吃一惊。

王书记同意李卫的说法,带着喝斥的口气对柳桃说:“你要诚实啊,是不一样啊!好好想一想是不是无中生有地攻击党,挖挖思想的根子,写个交待材料交上来!”

到底怎么结束的谈话,怎么走出的办公室,她都不知道。只觉得天昏地暗,头脑晕旋,跌跌撞撞走回宿舍!她不是呆呆的坐着,就是蒙头大睡,不吃不喝,眼睛都哭红了,哭肿了,人也变样了。想不清楚,也说不清楚。杨洋来过几趟,她都不见他。

杨洋很为她着急,担心!急得满地转,她又不见他。怎么办!怎么办!一遍又一遍问自己。一会跑到史学系,一会又跑到中文系,到处打听消息,活像热锅里的蚂蚁。他隐约感到柳桃的问题很严重,“流氓书记”的大字报是她编的。他去问李卫,李卫说了他知道的情况。他又跑到史学系,向王书记说:

“我姑姑村里的书记就是流氓,因为强奸还被判了刑。不能说柳桃编造事实攻击党,确实有这样的事。”王书记陷入沉思,等一会儿,缓缓地说:

“柳桃写的也不是这回事!”

“是,是这回事!是我给她说的。”为了证实柳桃写地有根据,杨洋坚定地说。

“这么说,是你给柳桃提供的大字报内容!”

“对呀!”

“既然是这样,为了说明 问题,你要写个材料交上来!”

为了尽快澄清柳桃的问题,杨洋当天下午五点钟就把材料交上去了!他觉得办了一件大事,像卸了千斤重担,轻松不少。吃了晚饭就去找柳桃,她不在。这两天柳桃心情平静不少,事情到了这一步,后悔也没有用 ,就听天由命吧。今天与同学出去了,晚饭时也没回来。他没找到人,就去了体育场。

三天后,柳桃又被叫到王书记办公室。王书记面色有点平和,带着点指责的口气说:

“你写的交待材料是不真实的,有人给你提供大字报的内容,本人都交待了,你还替他隐瞒!一个青年学生,不应该,要诚实啊!”她真糊涂了,怎么会有这么回事呢!随口问道:

“谁啊?”

“你男朋友杨洋!”

“怎么会!他与这事一点关系都没有。”

王书记有点生气了:“我看他很诚实,你不诚实,材料都交上来了,不信问他去?不过事情是他的责任,你也有很大的过错,也要交待思想根源!”

她无话可说了,就走出办公室。

吃过晚饭,柳桃找到杨洋。他们互相倾述著这一段的心情和感受,虽然只有半个多月,柳桃好像成熟多了。她说话也慢了下来:

“由于我的轻率,太过于相信他们的宣传了,太想作个对党有感情的人了!才得到这场灾难。灾难过没有过去,还不知道呢?”

“我不是把材料都报上去了吗?你不是没有事了吗?”

“这不,还要写回报,挖根源!我可能没事了,但是你可能有事了!”

“怎么可能啊?我又没有写大字报,我怎么会有事呢!”他们谈了很久,也想不到,也猜不到 ,事情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又过了半个月,校党委来了文件,正如柳桃说的,杨洋成了右派,名单中没有柳桃。他们不理解,同学们也不理解。他们一起到了学校的“整风运动办公室”。一位姓黄的干事接待他们,杨洋说:

“我是中文系的杨洋,我没写一条意见,怎么会是右派呢?”

黄干事翻开案卷,看了看说:“你的交待材料说,是你提供了柳桃的大字报内容!”

“是啊!”

“这条意见很恶毒,说共产党支部书记是流氓,是向党进攻,既然你提供的材料,当然是你的责任。”

柳桃急忙说:“他是为了证明我没有说谎,才写材料。这个大字报的内容是李卫提供一部分,我夸大了些内容,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要诚实,刚才他都承认是他提供的,你怎么又会这样说呢!”

“我没有说谎,一切都是我柳桃的错,这个右派就由我来当了!”

“这是党委集体研究决定的,不是你说了算的,你们还想不通,可以写报告向党委反应,我说了也不算!”

他们只好走出了办公室,他们又回到云雾中。

他们又坐在小树林里,想一想他们应该怎么办。柳桃说:“这是我惹得祸,罪名就是我的!我不能叫你无辜受牵连。”杨洋一直没说话,他思考着,想了很多。他终于下了决心果断地说:

“既然校党委都定了,你到哪里说理去!能说理就不会抓右派了。假如你能找出理来,我不去劳动改造,你就得去。你到农村劳动改造,还不如我去了,我是农村长大,力气大,也适应农村的情况。不用再说了,也许这就是我们的命吧!”听到这里,柳桃已经泣不成声了。

杨洋在山河县靠山公社养猪场干了半年多了,猪场离县城25里地。猪是保证县委大院生活供应的,养猪就成了政治任务。这里没有电,喝的是泥塘的水,一张木板床,单薄的被褥 。住房比猪圈高一头,地面很潮湿,四面透风,用杂草堵著洞。猪场在山脚下,离最近村子有一里地。平时没人来,只有放羊的老大爷,有时会来看一看他。每周从县城送来一车饲料及他的食品。他只能与猪为伴,日复一日,苦度着生活。

经过半年了,才弄懂:“右派”这个名词的意思,才搞清楚“劳动改造”的真实含义,这是大学里学不到的。@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五七年底,西北风使 足了力气, 将天空撕裂了一个口子, 把寒冷过早而无情地洒在齐鲁大地。 在山东大学校园内万物沉寂,寒风袭人,天上没有星辰,路上没有行人, 只有干枯的树枝在摇晃着, 显示出一点点生机。 在中文系的二层大教室里,坐着两位年轻人。 这里没有灯光,没有声音, 更没有欢笑。就这样静静地坐着,已经坐了两个多小时了,谁都不说一句话.,相对无言, 泪水满面。因为明天他们就要分别了,天各一方,不知何时才能见面。
  • 37年呱呱坠地。为躲避日寇,在盛产蜜桔的黄岩度过童年,养成了爱幻想的性格。抗战胜利后回沪。初中就读于延安中学,高中则在上海中学,入南开大学生物系遗传专业。被错划为右派,受到“保留学籍、劳动考察”处分。58年2月28日开始劳改生涯,61年12月28日复学,65年7月修毕课程。
  • (大纪元记者洪峰东京报导)值中国国防部长曹刚川访日之际,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日,日本退党服务中心向日本防卫省大臣高村正彦递交公开信,防卫省官员竹道先生接下了公开信。公开信中陈述了觉醒的中国人民唾弃共产党,二千五百万中国人退党的大潮也已得到来自世界的正义声援。三退的历史大潮正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国际社会已开始对正在中国发生的这一切进行深入、全面的审视,坏事干尽、罪恶至极的中共已是覆灭在即。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不再甘做中共的党家军,已经在中国军中引起了广泛回响,陆海空三军现役、退役军人纷纷集体化名退党。
  • 一位57年被打入右派并被劳教22年,后来移民到香港的前共军军官王先生,他说他要以亲身的经历控诉中共的一党专政。
  • 中共毛邪自从窃国开始,因为自身的不合法性,再加上邪性难改和霸占世界的野心,通过不停歇的运动和战争致使中原成了人类史上最大的监狱和屠宰场。在自己的家园,同胞们被莫名的划分成阶级或者叫做类别、人群,比如说某某叛党集团、某某特务组织、右派、黑五类等,然后这个类别的人群就会在中共毛邪的带领下被疯狂的掠夺和虐杀,从而达到国人人人自危的状态,乃至于到了文革的高潮,把对毛邪的盲从、膜拜通过杀戮变成了“自然态”,比如说,日常生活中要用毛邪的话交流,要戴毛邪的像,要跳忠于毛邪的舞,还要被强制组织起来唱歌颂毛邪的歌、甚至毁坏传统的神像后让人们跪拜毛邪的像。呜呼哀哉,我中华儿女从此忘本拜兽、误把魔鬼当作“真神”四十年。
  •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心语采访报导)数十名四川成都右派人士近日聚会,首次共商如何推进民间维权的问题。这些右派人士表示,他们将会持续地投身民间维权的工作,走进田间地头、城市乡村,协助农民、工人、拆迁户和访民,开展民间维权活动。
  • 最近,中国政坛上爆发了一场老年人的战争,虽然没有直接交火,但是,左右阵营的泾渭分明,炮声隆隆,而且多少都跟十七大有关系,跟胡锦涛的领导素质有关联,叫做隔山打牛。先是右派老人要求党中央赔礼道歉,进而提出国家赔偿的要求,算是首先发难。接着左派老人也不示弱。在“毛泽东旗帜网”上,登载了一封由老干部马宾牵头的七千字的公开信,签名者都是离退休的高龄老人。信中痛陈黑砖窑等种种弊端,认为改革开放已经走上了资本主义的“邪路”,因此要求“拨乱反正”,或者说拨“右”反“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