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的男友是右派(3)

--谁 对 谁 错--
吕合
【字号】    
   标签: tags: ,

3

自从 杨洋劳动改造去了,柳桃在苦恼中,在惆怅中度过每一天。要毕业了,她坚决要求去山河县中学当教师。报到的第二天就去了猪场,她期待着与杨洋见面。心情特别好,三步并作二步走,也不感到累,虽然是生路,不到三个小时就到了猪场。当她看到他时,她不由得哭了。他黑了,瘦了。看到他吃住的条件及周围环境,更是伤心。她抱住他大声哭了出来。然后他们各人讲述半年多的体会,相互思念的心情!

“没有想到你受了这么多苦,他们怎么能这样呢!”

“还不止这些,还要定期写思想回报。时不时地受到各种侮辱,根本不把我当人待!说实在的都不如死了好!”

柳桃又哭了:“你死了,我怎么办呢?”

“话又说回来,不是说改造好了,就能回去么!”

柳桃陷入长时间沉默后,就坚定地说:“我们结婚吧,让我们苦在一起吧,一起面对这场灾难吧!”

杨洋听后,哭了:“这怎么可能,我是右派,是敌人,右派没有条件结婚。你还不知道什么是右派,这会连累你一辈子,我不同意!”

“你为我当的右派,我永远都是你的人!”

“也许我们有缘无份,以后不要来了。这对你不好,经常来这里,人家就会说你的立场有问题。不要说我心狠,来了我也不见你!”说完就走出他那低潮的小屋,三个小时都不见身影。柳桃怀着冰冷的心情离开了猪场,心里乱极了,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她知道他又是为了她好,后来她又去了很多趟,不是见不到人,就是见到人,他不说一句话,很快就借故走开了。

有一次她生气得说:“到底我做错了什么,你这样对待我!”任凭你说破了天,还是一句话不说。每次都是高兴而来,遗憾而归,去了又后悔,不去又想去。

每次去猪场,都必须向校党支部请假,回来要作思想回报,每次都要问听没有听到反动言论。而且交通不方便,往往是徒步而行;而猪场又脏又臭;去了又见不到人。运动又多,假又不好请,渐渐去地就少多了!

60年的一天,柳桃正准备去猪场,已经半年没去了。这时校长陪着县委宣传部李副部长来看望她,没想到是李卫。是怨!是恨!还是恼!泪水不听话地流了出来,脸涨的通红,没说一个字,呆呆地站在那里。校长张罗他们坐下,忙前忙后,说个不停,最后借故走开了。还是没人说话,又等了几分钟,李卫才说道:

“很后悔,不应该让你拿走意见,真对不起你!”

她听后,竟哭出声来,几年存下的泪水带着委屈一起倾泄出来。

李卫又说:“我也没有办法,因为我的意见多,分量重。我表哥是副书记,帮我说了话,才没事的。你这条大字报轰动大,校党委书记都知道了,抓住不放,要抓个典型。”不知又等多少时间,她最后说了一句话:

“都是我害了杨洋!”

李卫由于他表哥的关系,分配到邻县做了一名宣传干事。很快升为部长助理,由县委书记推荐到山河县当了副部长。他一直对柳桃有好感,这次来访,增加了互信,消除了误解,交往也多起来。

李卫每周至少一次来看望柳桃,都不空手,不是食品,就是小物件。她也逐渐理解了他,确实不是他的错,自己写的太夸张了,一步一步地接受了他,靠近了他。又一个半年过去了,一个周六的晚上,看完电影,在返校的途中,他抓住她的手,又一次向她表明爱意。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次表白,好像有股力量,不是将他们拉近,而是推开,由近及远。然后又慢慢地由远及近,这样的循环已经是第四次了。结果总是相同的,沉默无语,没有告别,就匆匆分手了。

她很苦恼,每次都想到杨洋,她只有后退。他在受苦,我怎么可以!但是两年来他太不近人情,太冷漠,不让她亲近他,甚至不让靠近他,一句话都不说。想到这里,真是六神无主,不知道怎么办!杨洋在她脑海中不退出,李卫在现实生活中不退让。真是进也难退也难。

又是一个没有星辰的晚上,她有点不舒服 ,一个人在宿舍里躺着。李卫来了,又去打开水,又去买水果,又是盖被子,又是量体温,还要带她去看医生。忙前忙后忙了半天。赶走了寂寞,赶走了烦恼。她的心情好了起来,她感动了,心碎了,一头倒在他的怀里,不久他们就结婚了!@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时间到了十月份,天气渐渐冷了起来,形势也起了变化。“风”不整了,“意见”也不提了,大字报被收起来了。积极分子们出现了恐慌,一个个叫去谈话。
  • 五七年底,西北风使 足了力气, 将天空撕裂了一个口子, 把寒冷过早而无情地洒在齐鲁大地。 在山东大学校园内万物沉寂,寒风袭人,天上没有星辰,路上没有行人, 只有干枯的树枝在摇晃着, 显示出一点点生机。 在中文系的二层大教室里,坐着两位年轻人。 这里没有灯光,没有声音, 更没有欢笑。就这样静静地坐着,已经坐了两个多小时了,谁都不说一句话.,相对无言, 泪水满面。因为明天他们就要分别了,天各一方,不知何时才能见面。
  • 2001年7月20日,我带了一大批“科研实验样品”,从纽约到了北京。入境象往常一样,顺利闯关。可是做梦也没想到,一场厄运已然降临……
  • 她没有想到死亡竟是这样,她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自己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全不知道。唯一一点就是,最近一连串发生的离奇事件,终于得到了解释──但她还是不能接受,她不能接受自己就这样莫名其妙、没有任何交代的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