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的男友是右派(4)

--谁 对 谁 错--
吕合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4

十几年过去了,右派平反回城的消息,在大街小巷议论著。柳桃始终没有杨洋的消息,她坐车去了猪场,公社干部看到县委书记的太太柳校长,来看望养猪的右派,都很吃惊!忙着带路。

看到杨洋时,她不由自主问道:“这是杨洋吗?”

“是啊!”

她惊呆了!他满脸皱纹,头发灰白,弓腰驼背,走路一瘸一瘸的。

“怎么会成这样子呢?”枊桃自言自语的说。

“文革打伤了腿,长期戴高帽子,挂很重的牌子,腰就直不起来了,现在比过去好多了。”公社干部胆怯地说。

枊桃要前去跟他打招呼,他急忙跑走了!

柳桃带着痛苦的回忆,带着沉重的自责,带着疑问,带着愤怒,回到县城,冲进李卫的办公室。李卫正在与女秘书手拉手地亲密著,柳桃惊呆了,李卫也惊呆了,秘书吓跑了。她面对眼前的一幕,满胸气愤,面色发白,冷目怒视着李卫,他低下了头。她没有就这事说什么,因为她心中有比这更重要的事要办,说道:

“为什么不给杨洋平反?”

“不清楚!”

她二话没说就急忙赶到“落实政策办公室”。

“没人说不平反,李副书记说要再审查下!”王主任平静地说。

枊桃回头再找李卫,人不见了。

她的心情十分沉痛,李卫的无耻行为,阳洋的可怜形象,自己的悲愤情绪。互相拥挤著,互相碰撞著。每件事都是一把锋利的钢刀,直插她的胸膛。她的心在流血,灵魂在哭泣,全身在发抖!她努力控制自己。内心说:“这一切比起杨洋来,这又算得了什么呢!”稍微平静一下,就立即坐下来,给省委写了信,反应杨洋的问题。很快回了信,说杨洋问题早就解决了,安排在公社教委。她马上赶到公社,看到了刚刚报到的杨洋。

杨洋的安排刚有着落,李卫的事又跳入她的脑海。她把离婚的决定告诉了他,他只说晚上回家谈。晚上九点多,在县委大院,一间宽敞的大厅内,坐着柳桃和李卫两个人。

“为了成全你,我决定离婚,给你自由!”她平淡地完成了开场白。

李卫没有立即作出反应,沉默延续了五分钟,他面带愧疚,诚恳地说:“是我对不住你,确实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不是我的无耻,而是她的主动……我没做过第二次,今天又是她主动的。请你能原谅我,我是不应该,看在夫妻多年的份上,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好吗!”说完李卫低下头,显得十分痛心。她听完,有些心动。但是想起他们拉手时的亲密样子,十分烦心,就坚定地说:

“还是离了吧,对谁都好,她又年轻又漂亮!”他吃惊地抬起头,带着疑问说:

“是为了杨洋吗?”这句话声音不大,却像翻江捣海的巨浪,把柳桃紧固多年的思想冲破了口子,黄河决口了,她的思想随着翻腾的浪花,漂浮到十几年前。各个时期的阳洋又回到她的记忆中,一幕又一幕。她魂不守舍,毫无意识地随口说了一句:

“也许吧!”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李卫听后显得十分恼怒,但没有说话,慢慢站起身来,来来回回在厅里走着。

他们谁都不说话,只有时钟的滴答声。十几分钟过去了,李卫平静下来,坦然地说:“看来不是你成全我,而是我要成全你了!就按你的意见办吧。”说完就走出大厅,离开了家。@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自从 杨洋劳动改造去了,柳桃在苦恼中,在惆怅中度过每一天。要毕业了,她坚决要求去山河县中学当教师。报到的第二天就去了猪场,她期待着与杨洋见面。心情特别好,三步并作二步走,也不感到累,虽然是生路,不到三个小时就到了猪场。当她看到他时,她不由得哭了。他黑了,瘦了。看到他吃住的条件及周围环境,更是伤心。她抱住他大声哭了出来。然后他们各人讲述半年多的体会,相互思念的心情!
  • 时间到了十月份,天气渐渐冷了起来,形势也起了变化。“风”不整了,“意见”也不提了,大字报被收起来了。积极分子们出现了恐慌,一个个叫去谈话。
  • 五七年底,西北风使 足了力气, 将天空撕裂了一个口子, 把寒冷过早而无情地洒在齐鲁大地。 在山东大学校园内万物沉寂,寒风袭人,天上没有星辰,路上没有行人, 只有干枯的树枝在摇晃着, 显示出一点点生机。 在中文系的二层大教室里,坐着两位年轻人。 这里没有灯光,没有声音, 更没有欢笑。就这样静静地坐着,已经坐了两个多小时了,谁都不说一句话.,相对无言, 泪水满面。因为明天他们就要分别了,天各一方,不知何时才能见面。
  • 她没有想到死亡竟是这样,她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自己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全不知道。唯一一点就是,最近一连串发生的离奇事件,终于得到了解释──但她还是不能接受,她不能接受自己就这样莫名其妙、没有任何交代的死去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