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就有桃花源(55)听雨乐

第七章之三
游干桂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雨,一直是我心中隐秘的灵魂,这大约与老家宜兰有关;兰阳雨长驻心头难忘怀,雨声扑通,一年下了二百多天,对雨便有了情感,不止爱听雨,也爱赏雨、看雨、唱雨,当了作家之后,常写雨,有人说,宜兰出文人与雨有关,雨天闲着也闲着,诗兴全发了。

前不久,马来西亚友人来访,从猫空开着山路蜿蜒入了深坑,正巧遇上雨,便诗情画意开来,我们把车子停在路旁,三、四个人挤在一部小车子里,阖上眼听着雨声滴答,直说浪漫。

这又让我想起了雨,别人听来很寂寥的雨,在我眼中便化成了诗,在忙碌的心思中,带着回归的宁静,甚或有了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倽剑门的感触,拨弄著敏感的心弦。

在园子里听雨当是雅事,酙著一壸好茶,一边望雨,一面无语沈思,这等诗意,忙人何处寻?
听雨,果真是人生境界,不独独我生在宜兰所以爱雨,更因为雨中怀着哲思,可以因雨而听见易安居士心中的──
梧桐更兼细雨,
到黄昏,
点点滴,
这次第,
怎一个愁字了得。

丝丝绵绵的小雨往往带来愁绪,暴雨给的则是惊喜,苏东坡这样写它:

黑云翻墨未遮山,
白雨急跳乱入船,
卷地风来忽吹散,
望湖楼下水如天。

我喜欢梅雨季节,一来是家中务农,对于霪雨霏霏自有一番独,它可是田里望穿的美事,雨季表示播种将来,收成便不远了,这可不是把阳光当成好日子的人可以了解的,乡下人,尤是种田的乡下人,总是望断春雨的。

雨有时候很有诗意,雨天盯着窗外,聆听雨打芭蕉的景致,南宋词人蒋捷的便跃上心海──

少年听雨歌楼上,
红烛昏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
江阔云低,
断座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卢下,须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
一任阶前,
点滴到天明。

雨中有月那就更美了,矇眬的,带着彩色的光晕,便别有一番诗情画,唐朝刘方平这样形〈月夜〉:

更深月色半人家,
北斗阑干南斗斜,
今夜伦知春气暖,
虫声新透绿纱窗。@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揉合著山水、植物、建筑的园林文化,文人皆爱,建筑师威廉.查布斯就曾这样形容中园林:“中国人设计林的艺术,确实是无伦比的;欧洲人在艺术方面的成就很难项背,只能像对太形一样,尽情吸收其光辉而已。”
  • 俄国作家高尔基在《意大利童话》中有一段话:“生活,就是为了一种神秘的东西,所做出的痛苦的牺牲。”神秘的东西指的是什么?
  • 对很多人而言,结果最重要,但对我来说,过程则优于一切,我决定享受经过的每一分钟;在我的潜意识里,一直有一幅田园景致,我扮著牧童,轻歌欢唱;我答应过自己,这个梦一定要圆。
  • 人老是如此,凡事都以物与钱为尊,被物化了,人就不是人了,我不想事事都跑完一圈才了解又回到起初。我只做能力所及的事。请相信,我非超人,也没有十八只手,不可能以一抵三,无法轻轻松松月入数十万,我有的是量入为出的理性。
  • 儒、道两家的生活哲思其实有所不同,我们的教育以儒为主体,强调刚健有为,入世进取,巧取豪夺,登上高峰,我的人生上半场堪称是儒,相信书中自有黄金书,书中自有颜如玉,寒窗苦读必得功名,于是出世拚搏,巧利营私,内圣外王,奢想治国平天下,只是弱名路上走一回,闹一闹,才发现全盘皆错,人生不仅如此而已。
  • 一辈子根本花不了太多钱的,我的年平均所得只有一万三千多美金,合台币大约只有四十万元,也就是说,多数人的一个月不该花上四万元,以此计算,一生大约也只有一、二千万元的开销,或者更少;理论上,赚到这些钱便够用了,但是我们想要的,远远超过于此,这才是负担所在。
  • 俄国作家高尔在《抱怨》一书里提过:“一个人最真挚诚实进行感觉与思考的地方,就是心灵。” 可惜,人都太忙了,忙会使人闲不下,忽略用心灵感知擦身而过的美好世界,听不见虫鸣鸟唱,闻不到花香气流;忙,一直是挡在人们前面的大石头,搬不开,就少了风花雪月了。
  • 简单,至少该包括思考也很简单。在我看来,白天该做白天的事,黑夜干黑夜的活儿。体力充沛的时候工作,气力放尽时便休息。有也好,没也罢。做得来的做,做不来的放。如果统统这么想,不就简单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