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俗中彰显神圣的音乐家

全心以音乐奉献于神——音乐之父:巴赫

古文明

(photos.com)

    人气: 8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月3日讯】17世纪末在德国中部,一个环山围绕、苍翠浓密的森林,宁静、充满音乐及宗教气息浓厚、如诗般的古城–埃森纳赫(Eisenach),这一天(1685年3月21日),在美丽的晨光中,诞生了一代伟大的音乐家──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 1685-1750)。

这古老的埃森纳赫是塞纳河畔的乡间小城,人们热爱音乐,据说在他们的城门上划写着这样一句话:“音乐常在我们的市镇上回响”。就这样自然,音乐就在他们的生活中。

在埃森纳赫往下俯视高耸的古城华特堡,自古即是侯爵的居城,中世纪的吟游歌者手持竖琴,在此古城吟唱自作的诗歌,并举行歌唱擂台,华格纳也曾根据此事迹写出了歌剧”唐怀瑟”。

巴赫的父亲在他年幼时曾对他说:“德国的宗教改革家马丁路德曾在此完成了圣经的德文翻译,并创立了新的基督教”,因而在他年幼的心灵中对这崇高的城堡已昇起了敬仰之心。巴赫就在这样美好的环境中被孕育长大,他一生奉献音乐于神,并非偶然。

出身音乐世家

巴赫的家族中就有数十位的音乐家,几代人虽都不富裕但稳定、温暖、快乐。小时候巴赫跟父亲学小提琴,常常在家中有优美的合唱诗歌,尤其是巴赫清脆柔美的高音,有时全家人也又唱又跳的。不幸的巴赫在9岁时母亲过世、隔年父亲也离开了人间。双亲不在了,巴赫也就离开了这充满快乐回忆的埃森纳赫,到奥德鲁夫(Ohrdruf)去跟随23岁的哥哥(Johann Christoph Bach)了。

哥哥是教堂风琴师,教他风琴与大键琴,由于学习心切,巴赫偷偷抄写哥哥的风琴乐谱,后被哥哥发现,哥哥严厉责备并将他所抄袭的乐谱全部丢进炉火中。巴赫双眼含泪看着他花6个月时间牺牲睡眠在月光下辛苦抄写的谱化为灰烬,哥哥也满眼是泪的对他说:“偷抄谱本来就不对,而且深夜不睡,把身体都弄坏了。你有天赋的,只要把我教你的部分好好练习就好了”。于是巴赫从哥哥那里学到了很好的演奏基础。

教会中的音乐活动

18世纪的德国,名义上虽属罗马帝国奥皇统治,实质上这个由众多领主组成的联邦,他们都各自管理主持着自己的领域,因此他们各自拥有自己独立的宫廷、教堂,甚至有独自的乐团、歌剧院,于是音乐就在宫廷和教堂中发展开来,当时欧洲其他几个国家,如英国、法国、意大利也都如此。因而渐渐的富有的民间企业的势力也伸张进入,而人们亦可购票进入聆赏,因此巴赫的音乐活动也都在教会当中。

巴赫15岁时即加入龙尼堡(Lueneburg)的圣米海尔(St.Michael)教堂的合唱团,这个教堂收藏了极丰富的乐谱,以此巴赫认真研究教堂所收藏的谱,也得到同在龙尼堡的圣约翰教堂风琴师贝姆(George Bhom 1661-1733)的赏识,因而也有机会到汉堡亲聆贝姆的老师-欧洲最著名的风琴师兰肯(Reinken 1623¬-1722)的风琴演奏,巴赫感动深受,从此激励自己。多年后当兰肯听过巴赫的演奏后,由衷激赏的说:“后继有人了,甚至会发扬光大。”

音乐技巧臻于成熟

巴赫15岁到18岁全凭自学,在这三年中他把风琴的演奏技巧、声乐与器乐的作曲技巧,磨练到几乎完美的阶段,尔后加入威玛安斯特(J.Ernst)公爵的私人乐团担任小提琴手,随后不久又到安斯达特(Arnstadt)新教堂当风琴师与合唱长,从此时巴赫也开始作曲了。

巴赫时常长距离的徒步旅行,二十岁那年他利用假期,从安斯达特步行360公里到吕白克(Luebeck),来回大约要花三个礼拜的时间,为的是要听当时最显赫的风琴演奏家巴克斯泰乌德(Buxtehude 1637-1707)的演奏。聆听过之后,巴赫深受感动,也因而发现北方城市的音乐竟然迥异于中部庄重严谨的音乐,他觉得真是大开眼界,看到了另一个崭新的光辉的音乐世界。同时他也接受大师的指导,此后他的作曲风格深受巴克斯泰乌德的影响,完全将他的优点融入于自己的作品中。

名气蒸蒸日上

1707年22岁的巴赫辞去安斯达特的工作,前往穆尔豪森(Muehlhausrn)担任教堂风琴师,次年与玛丽亚.芭芭拉结婚,同时又返回威玛,又在安斯达特公爵的宫廷乐队任风琴师兼小提琴师,于此达十年之久。在安斯达特之后,巴赫的风琴演奏与作曲渐受嘱目,时常到附近的大城市去演奏。

1717年到德勒斯登时,正好遇到大他十六岁的法国巴黎皇家礼拜堂的名风琴师马香(Marchand)也来此演奏,因为当时在德勒斯登有一派人赞赏巴赫,而有一派人支持马香,两派人为此而争论,于是两人必须较量一下演奏技术,要来一次比赛。未料马香却没出场,而变成了巴赫的独奏会,据说马香是不敢出场逃回法国去了,这是很有名的笑话,但不管真实与否,巴赫名气更旺。此时他也写了许多各种形式的风琴曲,如赋格曲、前奏曲、触技曲和幻想曲等。

柯登时期的组曲创作

1717年之后巴赫前往柯登(Coethen),出任柯登领主雷奥博亲王的宫廷乐长,不但不断的为乐团创作外,还经常到各地旅行。1719年要与韩德尔见面,却因一日之差而错过,这两位同时期大师从此没有见过面。在柯登时期,领主也希望巴赫能演奏更多好听的音乐,于是巴赫写了下了许许多多叫做“组曲”的轻松活泼的音乐。其中有一首是大家都非常熟悉喜爱的优美旋律,那就是“G弦上的曲调”,这首曲子是在四首给弦乐演奏用的组曲中的第三号的第二乐章中,后来被一位德国小提琴家威尔赫米改写为只用一根G弦拉奏的小提琴曲,不可思议的竟然也能够表现出丰富的音色与感情,曲中更流露出温暖清纯却又崇高的旋律,任谁听了都难以忘怀。

其他重要作品

1720年当巴赫到布兰登堡旅行时,受喜爱音乐的路德维亲王的热情款待,并表示要巴赫为他的乐团谱写一些曲子,巴赫欣然答应,接着又前往卡尔斯巴德,就在此期间,爱妻芭芭拉不幸去世。次年他又娶了女高音歌手安娜‧马格雷塔娜‧薇儿肯(Anna)为继室,安娜聪明秀丽贤淑开朗,喜欢花草、小鸟且富感性,是巴赫的好帮手,经常为巴赫腾写曲谱,也能为他伴奏。这一年巴赫实现了他曾经给路德亲王的承诺,完成了六首协奏曲,后来世人合称它为“布兰登堡协奏曲”。这六首协奏曲每一曲的乐器编制都不同,他把各种乐器分成独奏与合奏群,相互竞奏,是别具特色庄严中不失趣味的精彩协奏曲。

布兰登堡协奏曲 第6号 第三乐章 快板

http://www.youmaker.com/

当然巴赫还有许多的重要作品,诸如“十二平均律钢琴曲”、“郭德堡变奏曲”等等等等。17世纪后期产生了八度音均分为十二个半音的调律法。巴赫为了要证明用平均律乐器能弹奏所有的曲子,而且在曲子中转调,于是作了两卷极具艺术性的平均律钢琴曲,这样的经典之作,真是后无来者。

而“郭德堡变奏曲”的作曲动机,则有一个有趣的小小故事,约翰郭德堡是男爵凯哲林的御用乐师,被失眠现象所困扰的男爵,要求郭德堡弹些可以帮助入睡的曲子,于是郭德堡就去求助巴赫,巴赫随即作了这首变奏曲,那是一首非常艰深的变奏曲,能否帮助男爵入眠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有位巴赫权威学者彼德威廉斯则认为,其实巴赫另一个目的是为儿子写练习曲。

过度操劳导致体衰

1723年38岁的巴赫在莱比锡忙得团团转,不但教学、演奏外,在繁忙中还拨出时间不停的创作,写出了清唱剧、神剧、受难曲以及众多的风琴曲,同时还要为教堂写新的宗教曲目。他的声誉蒸蒸日上,他所到之处,人们皆以他为荣,1747年普鲁士腓德烈大帝请他到波次坦王宫,予以热烈款待并赐给厚赏。但因过度操劳,视力衰退几乎看不清谱了,此时远从英国来了一位自称是乔治二世的眼科医生,巴赫于是给这位眼科医生动两次手术,但终告失败,不但没好转反而失明了,积蓄也几乎用尽,加上手术时服用烈药而产生的副作用,使得身体也极速恶化衰弱,1750年7月28日因脑溢血离开了人间。

以音乐奉献于神

巴赫个性强烈,顽固绝不妥协,又勇猛于音乐创作,也许是这样的背后原因吧,这样的生命历程激出了强力的火花,创作了庞大而珍贵的旷世佳作。巴赫一生坚定信仰,永远满足于别人所给的,全心以音乐奉献于神,我们可以从他的作品的首尾看出,在他作曲前他会写“神助我”,曲末则写下“荣耀神”。

巴赫一生没离开过德国,除了凝聚家族的优良音乐传统外,他勤奋研究,又充分了解意大利和法国的音乐,创作了无数无数的作品,但是却不曾想到要把作品保存下来,也许是安娜的耐心腾写吧! 使得作品没有全部散失,有些则是由后来的音乐家发掘而公诸于世。他的作品含盖了一切音乐表现形式,为后代音乐开拓了一条崭新宽阔的大道。我们不崇敬他为‘音乐之父’吗?@*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笼罩在荣耀之下的贝多芬,却隐藏着困扰他四年的耳鸣毛病,三十岁的他正面临着可怕的命运,他已经很难听到自己弹琴的声音了,又不愿意让人知道,所以他害怕与人谈话,让人觉得他变得孤僻乖戾,慢慢的他退出社交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