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好想回家的石头(下)

麦立
【字号】    
   标签: tags: ,

第 二 幕
白天,山上景色,以土石流为主,黑黑被夹在其中。

△ (音乐:“咚咚咚!”的声响)(灯光打在黑黑身上)幕前出现一条张著大嘴的土石小河,不断敲打黑黑的身体。

黑黑:(哀叫)“那些流氓石块不断敲打我的身体;水也从四方用力冲刷我。才一会儿功夫,我就感觉身体快裂开了;更糟糕的是,我也被迫推著一直往前走,成了他们的同伙。难怪,山妈妈叫我不要这么做!”

△ (黑黑石被推往前走。)

△ (敲锣打鼓声,发出:有土石流要下来,有土石流要下来,山下住户赶快逃命,赶快逃命……。)

△ (灯光渐暗,在亮起时,黑黑明显变小,且在土石流中,翻滚。)

黑黑:(叹息、无力)“我的身体真的碎了,在不停的滚动和碰撞中变得愈来愈轻。有时还被埋在黑黑臭臭的土里,有时又被其他的石块和水推挤出来。也不知过了多久……。”
“慢慢的流水声是愈来愈清楚了,是不是离河边很近了?我真想跳到旁边的草丛里;真不想再往前走一小半步。”

第 三 幕
白天,河中景色,黑黑在其中滚动。

△ (小河出现,“咚!”的一声,黑黑被推进河里)

黑黑:(惊恐)“哇,好冷呦!呜呜!好冷呦!”

△ (音乐小河流水声,较柔和缓慢)

黑黑:(哀伤不情愿)“小蟋蟀不知怎么了?其他石头族不知有没有受伤?山妈妈肯定十分伤心,我真想念他们!呜呜呜!嗨,我是黑黑,你们是谁?呜呜呜”

△ (小鱼儿在黑黑四周游来游去)

小红鱼:“黑黑,别哭、别哭,我叫小红,我们都是鱼儿,别哭,我们做你的朋友!”

小黑鱼:“在河里不像在土石流中,不用滚动的那么快,黑黑!慢点、慢点!”

△ (黑黑被卡在大石块中)

黑黑:“你们好,我是从山妈妈那来的,请告诉我怎么回家?呜呜呜!”

河中大石头:“黑黑,别哭!很抱歉我们不能帮你!”

黑黑:“我不想再往前走,让我和你们在一起,呜呜呜!”

△ (黑黑被水推往前)

小红鱼:“黑黑,别怕、别怕!开心点!”

△ (银幕变换光影,轮流出现月亮和太阳两三次)

黑黑:“咦,河水的味道怎么变了,有些咸咸的?”

△ (黑黑旁逆游而上一只大灰鱼)

大灰鱼:“我们来自大海,你靠海很近了!”

黑黑:“海是什么?”

大灰鱼:“海啊!又深又大,谁被它吸了进去,是很难再出来的……” 

黑黑:“哪──救命救命!我可不要再掉进海里,若是那样,肯定是永远也见不着我的山妈妈了!山妈妈,我不要再滚动,我真想念您!我要回家,呜呜呜!”

△ (黑黑继续在河水中滚动,灯光渐暗)

第 四 幕
白天,海边景色,黑黑在沙滩上,有海浪。

* * * * *

△ (灯光渐亮,恐怖的音乐响起,画面出现沙滩和海,黑黑在沙滩上,出现“轰隆隆!轰隆隆!”的海浪声)

黑黑:(发抖)“大海怎么和土石流一样可怕!我要用尽全身的力 气,紧紧的抓着沙子。我不要掉进大海!山妈妈快救我!”“又有个大浪打来,我完了!”

△ (一个大浪打在黑黑的身上!)

△ (沙滩上出现两个背着袋子的男人)

男人甲:“哇!这块大黑石好棒!快来帮我从水里搬上岸。”

男人乙:“真的,又黑又亮,像颗【心】美极了!”
    “恭喜!你捡到了一块这么好的石头……”

黑黑:“他们说的是我吗?我被两个人轻轻就能抬起来?我变得这么小了?这样山妈妈还会认识我吗?”“我美吗?万岁!至少,万岁!我不会被冲进大海了。”
男人甲:“咦!这块石头好奇怪!”

男人乙:“是呀!从前面看,像个老人;从后面看,像个小孩,都好像在低头想心事……”
男人甲:“就叫它‘沉思石’吧!”
“嗯!一看到它也令我想起,我以前在山上的家乡……”

黑黑:“他们肯定在说我,‘沉思石’这个新名字我也很喜欢。山妈妈早就说过我有一颗心,我和别的石头不一样,我很会【想】!”

△ (灯光渐暗)

第 五 幕
白天,成列馆景色,黑黑被放在架子上陈列,位置明显。

* * * * *

△ (灯光亮起,黑黑被陈列在陈列馆中,愉悦的音乐响起,有两个人站在黑黑前面)

参观者甲:“这石头黝黑、黝黑,黑的发亮!”

参观者乙:“从前面看,像个老人;从后面看,像个小孩,都好像在低头想心事,‘沉思石’‘沉思石’这名字取的真好、真好!”

黑黑:“现在,我被放在一个很大的展览室,附近的石头朋友都被装饰的很美,我天天也被不同的人赞美着,有时从窗户中,还吹来有山妈妈味道的山风!但我还是日夜不停的想:想回到山妈妈的怀里,想念山妈妈。不知山妈妈想不想我?我也总是想着:不知山中的小树是否能顺利长大?不然山妈妈的绿色头发会愈来愈少的;唉!我还想着,聪明的人类是否已想出管住山中流氓石头的方法了?想着我山中的朋友……唉!我天天在想……天天在想,想回家……。”

△ (灯光暗)

THE END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夜景,山上景色,黑黑石在中央,特别大。黑黑左边有个花石头,花石旁有棵槟榔树;右边有块大灰石,灰石旁有棵茶树。黑黑左后方有块被刻字的大灰石,还有一些其他石头。
  • “帮你加个柴火”
    “谢谢”

    人生有无数考验
    过与不过
    自己的努力
    旁人的协助
    一样的重要

    愿你我都是
    及时的柴火

  • 2007跨2008
    是一小步
    是一大步
    可以和不行
    隔一条线
    隔一座山

    回首才知
    其中酸苦
    其中香甜

  • 无数次蜕变
    无数次苦痛
    换得
    今日的美丽

    但为何
    极盛即是极衰
    欢乐总带泪水
    美丽却是衰老

  • 内景。郑圣勇家中,郑圣勇的房间——夜
    书桌上,郑圣勇打开电子信箱,出现一信件:
    何文的画外音:圣勇,今年的8月13日,我回到家乡探亲,暴雨己经下了一夜了。在我们村的上游二十里外,有一个水库决口 
    画外音隐去……
  • 恭喜
    经污泥依然不染
    恭喜
    挣艰困依然炽热
    洁白 热情
  • 美国华盛顿国会山庄,大法弟子的讲真相点,有讲真相的电视,讲真相的展版,在这里的学员多数是西人学员。有三位元西方学员在炼功,电视里正放着“天安门广场自焚”真象的录影,一团前来参观国会山庄的来自大陆的中国人围着看。
  • 郑圣勇与那劳教所的魏队长(三十多岁)分坐办公桌两边的椅子上。
    雷队长:像你这样有硕士学位的技术人材,为什么要迷信炼法轮功?
    郑圣勇:我这条命是炼法轮功炼好的,……
    魏队长:哦?
    郑圣勇:我读大学三年级时,患了肝癌,己到晚期,我家族中有一个叔叔就是得这个病,不到三十岁就去世了,按医生的诊断,我的存活期可能只有半年,我当时万念俱灰,年纪轻轻的我,生命就要走到尽头,你说,这是什么滋味?
  • 一个甜美的微笑
    一句温暖的语言
    一个真诚的用心

    都能
    划破心灵的黑暗
    修补心灵的创伤
    带来
    新的希望
    新的契机

  • 内景。郑圣勇家中,三室一厅——夜
    郑圣勇走到客厅:妈,您来一下,
    刘贵芝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郑圣勇喜悦的向她招手:妈,快来。
    郑圣勇的房间内的书桌上的电脑萤幕上──明慧网的网页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