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就有桃花源(57)听鸟语

第七章之五
游干桂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客居山野,鸟声不断,在透早里轻敲门窗,许是好风好水,依龙脉、卧明堂,气势纵横,人也就神清气爽开来,野客鸟盘据不散,常常来访便成了朋友,它知我很爱它,便常来窗前相会了;我从中理得鸟真是聪明,可辨别好人、坏人,爱鸟人、伤鸟人相处久了,偶尔还会跳舞给我赏。

梭罗说:“喜欢自由的鸟儿,从来不在巢里唱歌。”我想也是,它们都到了我的窗前鸣曲了。大概是新作,唱起来还有些生硬,断断续续的,哼哼啐啐的,把一小节分成六小节来吟,丰富有趣。坐在窗边的电脑桌前写作,常常能听见白头翁在窗台前的雅座上睁眼窥视,我索性天天供出五谷杂粮来喂养它的五脏六腑,它便天天来报告,有一天我忘了喂食,它竟钉钉铛铛的敲起窗户,叮咛我快快端出佳肴,可见它们多具灵性,并非笨鸟。

麻雀与绿绣鸟,各有地盘,时间错开,仿佛约好的,你五至六点,我六至七点似的,极为好玩;大约是吃得美食,连唱的歌也悦耳婉转。

它们应该以为我与熟悉了,也就天不怕地不怕,我走进书房,它们顶多看我一眼,便自顾自的吃着,根本不理人,绿绣鸟干脆筑起窝,生了宝宝;斑鸠、大卷尾偶尔会光临寒舍,像所有的鸟儿一样,吃喝拉完就走,从不说谢谢。

最令人惊艳的是,偶有候鸟来访,好几次在窗前看见蓝尾鸲、薮鸟与红山椒,高兴得不得了。

展家附有一处军方空地,藏着浩繁的生态,几只竹鸡一直住在茂密的灌木丛里,发出鸡狗怪的声音,可惜都市开发的粽伐实在太快了,有一天这块地卖了,堆土机来了,怪手把百年的老树一夕刨毁,它们也就失去了身影。

四处低飞盘旋觅食的凤头苍鹰一度增加为四只,之后又变成两只形影不离的,我可以随着它的音律与之隔空相应和,它以为是同伴,也与我唱和,好多年来,已然成为春夏之交,我们共同的协奏曲,我叫它和,它叫我和,很有韵味,冬天寒风凛凛,它便离别去过冬了,这使我想起王维的〈送别〉,冬天送它走,春天它又返:

山中相送罢,
日暮掩柴扉。
春草明年绿,
王孙归不归。

赏鸟专家所要求的赏鸟必备装备:

.双筒望远境。
.脚架。
.手套。
.雨具。
.背包。
.水壸。
.万用刀。



在我的窗前与屋顶花园,一个也用不上,也许只要带上一颗心,所有的鸟儿便会来报到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花,有神韵,我特爱之。法国作家巴尔扎克说:“生活中的花朵,只有付出努力才能盛开。”
  • 雨,一直是我心中隐秘的灵魂,这大约与老家宜兰有关;兰阳雨长驻心头难忘怀,雨声扑通,一年下了二百多天,对雨便有了情感,不止爱听雨,也爱赏雨、看雨、唱雨,当了作家之后,常写雨,有人说,宜兰出文人与雨有关,雨天闲着也闲着,诗兴全发了。
  • 揉合著山水、植物、建筑的园林文化,文人皆爱,建筑师威廉.查布斯就曾这样形容中园林:“中国人设计林的艺术,确实是无伦比的;欧洲人在艺术方面的成就很难项背,只能像对太形一样,尽情吸收其光辉而已。”
  • 俄国作家高尔基在《意大利童话》中有一段话:“生活,就是为了一种神秘的东西,所做出的痛苦的牺牲。”神秘的东西指的是什么?
  • 对很多人而言,结果最重要,但对我来说,过程则优于一切,我决定享受经过的每一分钟;在我的潜意识里,一直有一幅田园景致,我扮著牧童,轻歌欢唱;我答应过自己,这个梦一定要圆。
  • 人老是如此,凡事都以物与钱为尊,被物化了,人就不是人了,我不想事事都跑完一圈才了解又回到起初。我只做能力所及的事。请相信,我非超人,也没有十八只手,不可能以一抵三,无法轻轻松松月入数十万,我有的是量入为出的理性。
  • 儒、道两家的生活哲思其实有所不同,我们的教育以儒为主体,强调刚健有为,入世进取,巧取豪夺,登上高峰,我的人生上半场堪称是儒,相信书中自有黄金书,书中自有颜如玉,寒窗苦读必得功名,于是出世拚搏,巧利营私,内圣外王,奢想治国平天下,只是弱名路上走一回,闹一闹,才发现全盘皆错,人生不仅如此而已。
  • 一辈子根本花不了太多钱的,我的年平均所得只有一万三千多美金,合台币大约只有四十万元,也就是说,多数人的一个月不该花上四万元,以此计算,一生大约也只有一、二千万元的开销,或者更少;理论上,赚到这些钱便够用了,但是我们想要的,远远超过于此,这才是负担所在。
  • 俄国作家高尔在《抱怨》一书里提过:“一个人最真挚诚实进行感觉与思考的地方,就是心灵。” 可惜,人都太忙了,忙会使人闲不下,忽略用心灵感知擦身而过的美好世界,听不见虫鸣鸟唱,闻不到花香气流;忙,一直是挡在人们前面的大石头,搬不开,就少了风花雪月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