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观止】民国 连横:台湾通史序

连横
  人气: 427
【字号】    
   标签: tags:

台湾固无史也。荷人启之,郑氏作之,清代营之,开物成务,以立我丕基,至于今三百有余年矣。而旧志误谬,文采不彰,其所记载,仅隶有清一朝;荷人、郑氏之事,阙而弗录,竟以岛夷海寇视之。乌乎!此非旧史氏之罪欤?且府志重修于乾隆二十九年,台、凤、彰、淡诸志,虽有续修,局促一隅,无关全局,而书又已旧。苟欲以二三陈编而知台湾大势,是犹以管窥天,以蠡(音:离)测海,其被囿也亦巨矣。

夫台湾固海上之荒岛尔,筚路蓝缕,以启山林,至于今是赖。顾自海通以来,西力东渐,运会之趋,莫可阻遏。于是而有英人之役,有美船之役,有法军之役,外交兵祸,相逼而来,而旧志不及载也。草泽群雄,后先崛起,朱、林以下,辄启兵戎,喋血山河,藉言恢复,而旧志亦不备载也。续以建省之议,开山抚番,析疆增吏,正经界,筹军防,兴土宜,励教育,纲举目张,百事俱作,而台湾气象一新矣。

夫史者,民族之精神,而人群之龟鉴也。代之兴衰,俗之文野,政之得失,物之盈虚,均于是乎在。故凡文化之国,未有不重其史者也。古人有言:“国可灭而史不可灭。”是以郢书燕说,犹存其名;晋乘楚杌(音:勿),语多可采;然则台湾无史,岂非台人之痛欤?

顾修史固难,修台之史更难,以今日修之尤难,何也?断简残编,搜罗匪易;郭公夏五,疑信相参;则征文难。老成凋谢,莫可咨询;巷议街谭,事多不实;则考献难。重以改隶之际,兵马倥偬(音:恐总),档案俱失;私家收拾,半付祝融,则欲取金匮石室之书,以成风雨名山之业,而有所不可。然及今为之,尚非甚难,若再经十年二十年而后修之,则真有难为者。是台湾三百年来之史,将无以昭示后人,又岂非今日我辈之罪乎?

横不敏,昭告神明,发誓述作,兢兢业业,莫敢自遑,遂以十稔之间,撰成《台湾通史》。为纪四、志二十四、传六十,凡八十有八篇,表图附焉。起自隋代,终于割让,纵横上下,钜细靡遗,而台湾文献于是乎在。

洪惟我祖先,渡大海,入荒陬(音:邹),以拓殖斯土,为子孙万年之业者,其功伟矣!追怀先德,眷顾前途,若涉深渊,弥自儆惕。乌乎!念哉!凡我多士,及我友朋,惟仁惟孝,义勇奉公,以发扬种性;此则不佞(音:泞)之帜也。婆娑之洋,美丽之岛,我先王先民之景命,实式凭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释】

开物成务:开通万物之理,使人事各得其宜。
丕基:伟大的基业。丕,大。
隶:属于。
岛夷:海外蛮荒的种族。
府志:此指台湾府志。
乾隆二十九年:公元1764年。
台、凤、彰、淡:指当时的台湾县、凤山县、彰化县、淡水厅。
陈编:古书。指前人的著作。
以管窥天:透过竹管看天,仅见天的一小部分。比喻见识片面而狭窄。
以蠡测海:用勺水的瓢来测量大海的水。比喻见闻短小浅陋。蠡,用瓠瓜做成的水瓢。
海通:咸丰10年,公元1860年,台湾开放对外通商。
运会:时运际会。
英人之役:道光20年,公元1840年,鸦片战争,英船进犯台湾港口。
美船之役:同治6年,公元1867年,美船罗发号在屏东外海触礁,船员上岸后遭原住民杀害;美国驻厦门领事李仙得率舰登陆报复。
法军之役:光绪10年,公元1884年,清法战争期间,法军攻占基隆。
草泽:荒野、穷僻之地。亦指乡野民间。
朱、林:朱一贵、林爽文。
喋血:杀人众多,踏血而行。
析疆:开辟疆土。
正经界:测量土地疆界。
土宜:土地对于民居及生物的适宜性。
纲举目张:纲,网的大绳。目,网的孔眼。纲举目张比喻能执其要领,则细节自能顺理而成。
龟鉴:龟甲可占卜吉凶,镜子可照见美丑。比喻警戒和反省。
虚盈:盛衰消长。
郢书燕说:郢人在给燕相的信中误写“举烛”二字,而燕相则解释尚明、任贤之义。典出《韩非子‧外储说左上》。后比喻穿凿附会,扭曲原意。
晋乘楚杌:乘,晋国史书名。杌,梼杌,楚国史书名。晋乘楚杌指晋国史书乘,和楚国的史书梼杌。
郭公夏五:郭公,指春秋庄公二十四年经文的脱漏之处。夏五,指春秋桓公十四年经文的脱漏之处。郭公夏五比喻缺漏的文字。
征文难:求证困难。
老成凋谢:年高德重者逝世。
改隶:改朝换代。
兵马倥偬:兵荒马乱。倥偬,事情纷繁迫促的样子。
收拾:搜藏。
祝融:火神。后用以指火或火灾。
金匮石室:古代国家秘藏重要文书的地方。
风雨名山之业:风雨,乱世。名山,古帝王藏书之府。全句比喻乱世不朽的著作。
遑:偷闲。
十稔:稔,收成,古代一年收成一次,十稔指十年。
洪惟:深思。
荒陬:偏僻荒远的地方。
弥:愈。
儆惕:警惕。
种性:一个民族自然形成的特性。
不佞:不才,自谦之词。佞,才、才能。常为自谦之词。
帜:理想。
景命:伟大使命。
实式凭之:依托在这块土地。

【作者简介】

连横(1878年—1936年),字武公,号雅堂,又号剑花,台湾台南人,著名的台湾历史学家,著有《台湾通史》一书,为其一生最重要的代表作品。1936年,病逝于上海,享年58岁。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吾作此书,泪珠和笔墨齐下,不能竟书,而欲搁笔!又恐汝不察吾衷,谓吾忍舍汝而死,谓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故遂忍悲为汝言之。
  • 婴儿堕地,其泣也呱(音:哇)呱;及其老死,家人环绕,其哭也号啕。然则哭泣也者,固人之以成始成终也。其间人品之高下,以其哭泣之多寡为衡,盖哭泣者,灵性之现象也,有一分灵性即有一分哭泣,而际遇之顺逆不与焉。
  • 杭人佞(音:泞)佛,以六月十九日为佛诞。先一日,阖城士女皆夜出,进香于三天竺诸寺,有司不能禁,留涌金门待之。余食既,同陈氏二生霞轩、诒孙,亦出城荡舟为湖游。霞轩能洞箫,遂以萧人。
  • 余尝北至京师,东过兖(音:眼)、泗,下金陵,观钱塘,复溯(音:诉)大江,逾岭(南岭)以南,几经万里。其间郊原、陂(音:皮)陇、狐墟、兔窟、尤喜独穷之。每询土风,接人士,未尝不叹幸天下之太平也!
  • 沅弟左右:鄂督五福堂有回禄之灾,幸人口无恙,上房无恙,受惊已不小矣。其屋系板壁纸糊,本易招火。凡遇此等事,只可说打杂人役失火,固不可疑会匪之毒谋,尤不可怪仇家之奸细。若大惊小怪,胡想乱猜,生出多少枝叶,仇家转得传播以为快。惟有处之泰然,行所无事。申甫所谓“好汉打脱牙和血吞”,星冈公所谓“有福之人善退财”,真处逆境者之良法也。
  • 江宁之龙幡,苏州之邓尉,杭州之西溪,皆产梅。或曰:“梅以曲为美,直则无姿;以欹(音:衣)为美,正则无景;梅以疏为美,密则无态。”固也。
  • 母讳维贞,先世无锡人,明末迁江都;凡七支,其六皆绝,故亡其谱系。父处士君鼐,母张孺人。处士授学于家,母暇日于屏后听之,由是塾中诸书皆成诵。张孺人蚤没,处士衰耗,母尽心奉养,抚二弟有恩,家事以治。及归于汪,汪故贫,先君子始为赘婿;世父将鬻(音:育) 其宅,先主无所置,母曰:“焉有为人妇不事舅姑者?”请于处士君,割别室奉焉。已而世叔父数人,皆来同爨(音:窜)。先君子羸(音:雷)病,不治生。母生子女各二,室无童婢,饮食衣屦,咸取具一身,月中不寝者恒过半。先君子下世,世叔父益贫,久之散去。母教女弟子数人,且缉屦(音:据)以为食,犹思与子女相保;直岁大饥,乃荡然无所托命矣。
  • 泰山之阳,汶水西流;其阴,济水东流。阳谷皆入汶,阴谷皆入济。当其南北分者,古长城也。最高日观峰,在长城南十五里。
  • 吾母姓钟氏,名令嘉,字守箴,出南昌名族,行九。幼与诸兄从先祖滋生公读书。十八归先府君。时府君年四十余,任侠好客,乐施与,散数千金,囊箧(音:切)萧然,宾从辄满座。吾母脱簪珥(音:耳),治酒浆,盘罍间未尝有俭色。越二载,生铨,家益落,历困苦穷乏,人所不能堪者,吾母怡然无愁蹙状;戚党人争贤之。府君由是得复游燕、赵间,而归吾母及铨,寄食外祖家。
  • 乾隆丁亥冬, 葬三妹素文于上元之羊山,而奠以文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