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外电评论:中共不应惧怕台湾民主

吴达编译

《新纪元周刊》第45期【西方看中国】栏目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月27日讯】美国著名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布鲁金斯研究院(Brookings Institution),于九月十五日发表副院长兼外交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裴寇尔(Carlos Pascual)与东北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卜睿哲(Richard C. Bush III)的评论文章〈台湾民主的四种面貌〉(The Four Faces of Taiwan Democracy)。文中指出台湾民主存在正负两方面的多种样貌,民主是维持台湾稳定的力量,中共不应该恐惧台湾民主,就务实的中间路线而言,认同台湾民主与促进两岸关系之间,并不存在矛盾。

文章说,台湾的民主制度同时展现了多种面貌,正面与负面的趋势并存。然而,如果你问民主是否使台湾更稳定,答案是百分之百肯定的。其透露给台湾决策者以及中共应该注意的讯息是,他们最好还是听从台湾人民的中间路线,台湾人民不认为建立认同台湾观念,与承认台湾和中国经济彼此关联之间,有任何矛盾之处。

民主转型是重大成就

第一种面貌──九零年代的民主转型是一项重大成就。不论台湾有什么问题,它都不像泰国的军事政变。自由与公平的选举制度,是台湾人民藉以选择政治领导人的机制,而且是由人民做主。新闻自由且充满生气;政党和多变化的民间社会导引公众舆论。


台湾的民主制度同时展现了多种面貌,正面与负面的趋势并存。图为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八日台湾右翼新党立委在议会上拉开横幅,抗议台湾副总统连战拒绝与新党总统候选人李敖辩论。(法新社)

转型后民主未获得完全巩固

第二种面貌──民主转型是成功的,但是转型后民主未获得完全的巩固。很遗憾,台湾的政治结构是半总统制的,包括国会、政党制度、选举制度和大众媒体等,它们一起走上奖励政治花招大于良好政策的偏路。

我们相信,这些问题主要是结构性和制度性的问题。在改革这种制度性的问题之前,这种功能不健全的情况将会持续,而从政者也会继续依据这种制度施政,台湾人民将会是输家。

台湾认同强烈

第三种面貌──有些人相信,台湾民主对于区域和平与稳定是不好的。这种观点的逻辑是,岛上的权力公开竞争,允许可能改变或威胁改变台湾的法律地位(台湾独立)的领导人浮上台面,因而引发中共的强烈反应。

民主转型确实是第一次允许在法律上公开讨论台湾独立。无疑地,在过去二十年中,认同台湾越来越强烈(部分是因为中共打压),而且因为岛上的开放政治制度,它已经影响了政府政策。

同样可以确定的是,随着台湾下一次总统大选的接近,它选择了两党的温和主义者作为候选人,避免极端主义的出现。当台湾认同越来越强烈时,另一方台湾务实主义也随之出现。

中间主义出现

第四种面貌──值得注意的是,台湾的不完美民主制度,在某些方面成为中和的力量,使中间派舆论成型,以延迟讨论最终统一或独立的时间。社会大众大多数都希望维持现状(虽然他们可能对现状的定义不一定同意)。这表示,大多数人反对在法律上宣布独立或接受中共的统一条件。

最近的研究指出,台湾的国家主义程度(认同台湾与对中共怀有敌意),在国民党极权统治的高峰时,达法定年龄的这一代人中最为强烈。另一方面,年轻人的态度显得比较中性和务实。他们认为,爱台湾和追求两岸的经济和政治上的正面关系之间,没有矛盾之处。最重要的是,人们希望和平与家人过较好的生活。

民主是维持社会稳定的力量


这个事实似乎给台湾的总统大选候选人提供了一次重要机会,使其可以将选举活动建立在动员中间选民,而非煽动所有选民上。强调温和、合作与和平的中间路线,有两个其他的优点。第一,它对外界证明了台湾选举不一定会引起重大事件,因此为岛内民主制度确实是稳定力量再次提供保证。其次,重新支配政治制度核心,正如九零年代一样,可增进政治改革的可能性,以矫正现行制度的很多问题,并进一步强化台湾民主。

最后,中共应该学习到,它不应该恐惧台湾民主。对于所有中共所关切的个别台湾政治人物,它应该相信台湾人民将选择符合自身利益的领导者,以及台湾更繁荣的未来。这表示,在经济上与中国紧密结合的未来,中共应该欢迎这种务实主义。无论如何,北京应该避免采取不计后果的行动。

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45期【西方看中国】栏目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01-27 5: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