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许斌:“三吏”“三别”有新篇

许斌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月5日讯】千百年以后,杜甫终于要有“广厦千万间”了,不是为“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而是为了成就一己的“广厦千万间”,不惜将千年后的邻居们赶出属于他们自己的家,将“非寒士”们直接变成“寒士”。

日前,位于河南省巩义市站街镇南瑶湾村的杜甫故里景区升级改造,有关部门勒令杜甫的“邻居们”搬家,却不为村民们提供住处。并且,如有人抗拒拆迁,将被实行“株连”:亲戚中有人当教师的,停课;有做工人的,停工;有做公务员的,停岗;有做商户的,吊销执照……(大河网)http://news.163.com/08/0103/09/419AAH3A00011229.html

想着方儿与名人攀亲戚,大兴土木搞假文物、搞赝品建筑,真正是无聊透顶的事。不要说什么纪念,真正的纪念,留在世世代代老百姓的心里面。如果纪念,已完全依赖于某个权威机构的牌匾与一堆凭空新建的毫无生气的砖瓦,真正的纪念,已随流水落去、已随白云飘散;

不要说什么文化,文化从来就不会与一堆破砖烂瓦似的赝品建筑划上等号;

只剩下一个词叫旅游经济,这一顶帽子戴起来,将“非寒士”们直接变成“寒士”的行为立刻就目的高尚起来,能以公益之名欺负本人、“株连”家属了。

但公益不公益,何曾由政府部门自个儿说了算,如一位村民说:“杜甫过去不过是一个穷书生,跟他做邻居真是错了!”他,以及与他一样遭遇的人自然不会认为本次升级改造属于公益行为。

在商言商,旅游经济这码子事,当真是天时、地利与人和交相作用的结果,哪里是想经济就经济得起来的。这样打古人主意的地方,国内可不老少,类似主题主园修了一座又一座,真正经济起来的少之又少,能赢利的还不到10%,如杜甫这样一个相对单调的主题,处于巩义这样一个相对偏僻的地区,仅仅这次升级改造,就投进去1.2亿,后期开发、管理费用将是很吓人的,经济起来的希望可以说是渺茫,诚如是,当地公众中,究竟还有多少人并不认为此一行为属于公益也是有关方面绝对不敢认真调查的数据。前提是,调查的时候,先要保证,如果这笔钱不投资于杜甫故里景区,则一定会投于其它多数公众认为属于公益的地方。否则,反正钱怎么花,总是这些部门、这些人随心所欲,那么,杜甫故里风景算不算公益,应不应大兴土木都无所谓了,相形之下,修一修还算是好的,至少有那么几块破砖头能留得下来。同理,不修杜甫故里风景,拿去修个上吉尼斯记录的大厕所,修好了以后直接锁起来,当地公众也会认为是好事,总比让“公仆”们拿去吃了喝了好一点点儿。

反正是爱花不花,一旦投资失败,没有任何部门、任何人来承担哪怕一丁点儿责任是必然的,轻轻地一句“交学费”,或者是“发展中的失误”,在我们国家,早已成为部分人的“口头禅”,足以与动辄以亿计的盲目投资损失划等号。

所谓协商、补偿、拆迁工作的规章与程序,顺理成章被抛到九霄云外,真正落到实处的,只剩下行政威权、只剩下蛮横强迫。据第一次拆迁已经过去了4年多,被拆迁户还住在“纸上”,因为政府承诺建设的小区还仅仅是图纸,还没有一砖一瓦。巩义市站街镇书记说:“2008年10月才能入住”。此前4年多没能落实一砖一瓦,这几个月间,整个小区却拔地而起能入住了,委实难以令人相信。姑且再相信一次吧,至少也必须承认,在此以前还无法安置被拆迁户。巩义市旅游局负责此事者却强调说:最后一次拆迁涉及的156户已全部安置到位,“和谐拆迁,没一点问题!”看来这“到位”,也只是“纸上的到位”;这和谐,只是他一个人口里的和谐。

已经重复了无数次的悲剧又一次重演,“抓抓脑袋出创意,挥着铁拳来落实。亿万巨资砸下去,换来一个大窟窿。管它盈亏与赔赚,拍拍屁股走人了。剩得破砖与烂瓦,残败凋零风雨中。”

大窟窿留给当地民众、留给公共财政,主其事者,不是不想捞到政绩,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样的东西,绝难真正被当成政绩。当不当成政绩也没什么,关健是大家伙儿有了事做,做“公仆”的人,千不怕、万不怕,就怕一个没事做。高阳写《慈禧太后》,写到内务府变着方儿鼓动太后修园子,无它,也不是为了让老太后有个养老的地儿,而是为了大家伙儿有工程过过手,有机会“拔拔毛”。

诗圣有灵,或者会在某个月夜踯躅于此。在那样一个视忠君为爱国、视“帝皇为天、百姓为泥”的时代,在朝廷近乎疯狂的“抓壮丁”、维护“家天下”的行为中,他看到的,不是高高在上的“帝皇”、“江山”,而是乱世百姓的痛苦、凄凉,他写出了“三吏”、“三别”,他为天下百姓而叹,在一千多年以后,诗圣有灵,或者会在某个月夜踯躅于此,他感触的,肯定不会是故居的宏大,而肯定是因此令千年后的邻居们遭受的痛苦。

  寂寞千年后,满目尽荒凄。
  我里百余家,世乱务东西。
  走者无消息,存者无屋依。
  四邻何所有,可怜半张纸。

我为诗圣,当赋诗如此。踯躅于故园,遥望那冷月,曹雪芹说,是“冷月葬诗魂”。  
──转自《网路文摘》(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01-05 10: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