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观止】清 彭端淑:为学一首示子侄

彭端淑

(photos.com)

    人气: 1118
【字号】    
   标签: tags:

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人之为学有难易乎?学之,则难者亦易矣;不学,则易者亦难矣。

吾资之昏,不逮(1)人也;吾材之庸(2),不逮人也。旦旦(3)而学之,久而不怠焉;迄乎成,而亦不知其昏与庸也。吾资之聪,倍人也:吾材之敏,倍人也。屏弃而不用,其昏与庸无以异也。圣人之道,卒于鲁也传之(4)。然则昏庸聪敏之用,岂有常哉?

蜀之鄙有二僧,其一贫,其一富。贫者语于富者曰:“吾欲之南海,何如?”富者曰:“子何恃而往?”曰:“吾一瓶一钵足矣。”富者曰:“吾数年来欲买舟而下,犹未能也。子何恃而往?”越明年,贫者自南海还,以告富者,富者有惭色。西蜀之去南海,不知几千里也,僧之富者不能至,而贫者至焉。人之立志,顾不如蜀鄙之僧哉?

是故聪与敏,可恃而不可恃也;自恃其聪与敏而不学,自败者也。昏与庸,可限而不可限也;不自限其昏与庸而力学不倦,自立者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不逮:不及。
2.庸:庸碌。
3.旦旦:天天
4.圣人之道,卒于鲁也传之:孔子弟子,曾参以鲁钝闻名,而孔子之道传于曾参。

【作者简介】

彭端淑(1699年~1779年),字仪一,号乐斋,清眉州丹棱(今四川省丹棱县人)。十岁能文,十二岁入县学,与兄彭端洪、弟彭肇洙、彭遵泗在丹棱萃龙山的紫云寺读书。雍正十一年进士,授吏部主事。乾隆十九年出任广东肇罗道观察使。整饬吏治,清除积弊,颇有政绩。与弟彭肇洙、彭遵泗皆有文名,有“丹棱三彭”之称。著作多,有《白鹤堂诗稿》、《白鹤堂文稿》、《雪夜诗话》、《碑传集》、《国朝文录》、《小方壶斋舆地丛书》、《广东通志》等书。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援兄子严、敦,并喜讥议,而通(1)轻(2)侠客。援前在交趾(3),还书诫之曰:“吾欲汝曹闻(4)人过失,如闻父母之名:耳可得闻,口不可得言也。好论议人长短,妄是非(5)正法(6),此吾所大恶也;宁死,不愿闻子孙有此行也。汝曹知吾恶之甚矣,所以复言(7)者,施衿结缡(音:离)(8) ,申父母之戒,欲使汝曹不忘之耳!”
  • 吾家旧贫,不为父母群弟所容,去厮役之吏,游学周、秦之都,往来幽、并、兖(音:眼)、豫之域;获觐(音:紧)乎在位通人,处逸大儒;得意者咸从捧手,有所授焉。遂博稽六艺,粗览传记,时睹秘书纬术之奥。年过四十,迺归供养,假田播殖,以娱朝夕。
  • 圣王在上,而民不冻饥者,非能耕而食之,织而衣之也,为开其资财之道也。故尧禹有九年之水,汤有七年之旱,而国无捐瘠者,以畜积多,而备先具也。今海内为一,土地人民之众,不避汤禹,加以亡天灾数年之水旱,而畜积未及者,何也?地有遗利,民有余力,生谷之土未尽垦,山泽之利未尽出也,游食之民未尽归农也。
  • 岁月易得,别来行复四年。三年不见,东山犹叹其远;况乃过之?思何可支!虽书疏往返,未足解其劳结。
  • 自董卓已来,豪杰并起,跨州连郡者不可胜数。曹操比于袁绍,则名微而众寡,然操遂能克绍,以弱为强者,非惟天时,抑亦人谋也。今操已拥百万之众,挟天子而令诸侯,此诚不可与争锋。
  • 风烟俱净,天山共色,从流飘荡,任意东西。自富阳至桐庐,一百许里,奇山异水,天下独绝。水皆缥碧,千丈见底,游鱼细石,直视无碍,急湍甚箭,猛浪若奔。夹岸高山,皆生寒树,负势竞上,互相轩邈,争高直指,千百成峰。泉水激石,泠泠作响,好鸟相鸣,嘤嘤成韵;蝉则千转不穷,猿则百叫无绝。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返。横柯上蔽,在昼犹昏,疏条交映,有时见日。
  • 汉季失权柄,董卓乱天常,志欲图篡弑,先害诸贤良。逼迫迁旧邦,拥主以自彊。海内兴义师,欲共讨不祥。卓众来东下,金甲耀日光。平土人脆弱,来兵皆胡羌。猎野围城邑,所向悉破亡。斩截无孑遗,尸骸相撑拒。马边悬男头,马后载妇女。长驱西入关,迥路险且阻。还顾邈冥冥,肝脾为烂腐。所略有万计,不得令屯聚。或有骨肉俱,欲言不敢语。失意几微间,辄言毙降虏:“要当以亭刃,我曹不活汝!”岂敢惜性命?不堪其詈(音:力)骂。或便加棰杖,毒痛参并下。旦则号泣行,夜则悲吟坐。欲死不能得,欲生无一可。彼苍者何辜,乃遭此厄祸?
  • 虎丘,中秋游者尤盛。士女倾城而往,笙歌笑语,填山沸林,终夜不绝。遂使丘壑化为酒场,秽杂可恨。
  • 光绪十六年春闰二月甲子,余游巴黎蜡人馆。见所制蜡人悉仿生人,形体态度,发肤颜色,长短丰瘠,无不毕肖。自王公卿相以至工艺杂流,凡有名者,往往留像于馆。或立或卧,或坐或俯,或笑或哭,或饮或博,骤视之,无不惊为生人者。余亟叹其技之奇妙。
  • 余尝寓居惠州嘉祐寺,纵步松风亭下,足力疲乏,私欲就床止息。仰望亭宇,尚在木末。意谓如何到得。良久忽曰:“此间有什么歇不得处?”由是心若挂勾之鱼,忽得解脱。若人悟此,虽两阵相接,鼓声如雷霆,进则死敌,退则死法,当恁(音:任)么时,也不妨熟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