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毁灭(34)

晨风清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33

两天前学校组织参观博物馆的阶级教育展览,中午时交待了下午回家做作文,就放学回家了。小诗到了家,吃了饭,爸爸就说下午要到文化馆去看彩排,有一台新戏要公演了。小诗就跟爸爸一起上文化馆。文化馆舞台上已经幕布道具装载齐全,幕后不时传来乐器试音的声音,化了妆的演员不时进进出出,不时飘出各种戏腔的乐句试唱-……原来是黄梅戏、庐剧、花鼓戏、越剧,还有小刀戏的群众汇演。因为是阶级斗争的主题,所以文化局、教育局和宣传部的领导都来了。爸爸带小诗坐进前排,距演出只有几分钟了,领导就开始讲话。这时从小剧场旁边的树丛后突然传出了‘青春舞曲’的歌声,爸爸一没留神,小诗已经不见了。

“太阳下山明早依旧爬上来,花儿谢了明年还是一样的开,美丽小鸟飞去无影踪。
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
别得那呀哟别得那呀哟,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

那声音时隐时现,好象一只小鸟在林丛中跳跃,一会儿到东,一会儿到西。小诗在平房的巷道里穿来穿去,好象都不是,他揉揉眼睛,“史老师,你在哪里?我想看你。”他又绕过一排平房,声音消失了。小诗灰头丧气,只好找原路回去。就在这时,在墙的那一边,又悠悠传来了“青春小鸟……”的歌声,是史老师!小诗一看墙根就是一棵树,他三两下就爬上去了。听到一声婉丽的呼唤:“哎哟,是你啊!”他把头从树枝后伸出来,就见那间平房连窗帘都没挂,史老师正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那男人在她脸上吻著,又吻她的脖子,最后吻她的嘴,史老师发出轻声的呻唤。小诗赶快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他不相信史老师是这样的,又听到史老师小声哀求的声音:“不要!不要!”他透过指缝,就见那人在史老师身上摸著,一下就把史老师衣服脱掉了。史老师颤颤的雪白美丽的胴体就站在屋子中间,一道白光,史老师已经被那人抱到床上去了……窗帘轻轻地拉上了……小诗浑身发抖,“史老师怎么是这样的人!?”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感到受到极大的侮辱,泪水慢慢汨出来了。“丽丽!去接一桶水来。”忽然传来丽丽妈妈的声音,原来对面是话剧团宿舍了。小诗朝下看,就见到自己以前走过的巷口,丽丽穿着一身紧身蓝花小袄,正从靠近巷口的一间小平房拎着一只小水桶走过来了。小诗抹抹眼泪,准备下树,已经来不及了,丽丽就站在墙那边的窗下朝树上看着自己。他忽然感到一阵疚痛,倏倏地从树上爬下来了。

“小诗……”小诗气喘吁吁,跑回场间休息的剧场,正找了个边座坐下来,丽丽在边门口露著个小脸在喊他。真恨不得地上有个洞钻进去,小诗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小诗!”丽丽在门口怯生生地又喊了一声。小诗抬起头,迟疑了一下,脚步动了一下。爸爸和庞叔叔在旁讲著话,说:“小诗,你看,丽丽在喊你呢!”一股羞赧顿时涌上了小诗的心,丽丽正站在门口,半露著脸,向他招手,亮晶晶的眼睛,期待着。小诗犹豫了一下,站起来,一下冲到门口,拉着丽丽的手就向外走。丽丽闪著两个小辫,攥着他的手,钻石的眼睛闪闪发光,身体就贴著小诗。俩人一起走到家,丽丽妈妈高兴地拉着他的手,丽丽从锅里端出一盘白晃晃的点心,放在桌上,说:“我妈妈今天蒸的发糕,让我喊你来吃。”小诗感到喉咙一阵哽咽,就听到丽丽爸爸在里屋喊:“小诗!小诗!”赶快跟着丽丽走进去,灯光下,丽丽爸爸瘦削得只剩一把骨头了,眼睛在眼窝里闪烁,小诗一下子哭起来了。丽丽也在旁边掉眼泪。“不要哭,我不是很好嘛?”丽丽爸爸朝他微笑着,让丽丽把那本《泰戈尔诗集》拿来。丽丽转身到自己屋里,一会就过来,把书递到爸爸手里。爸爸颤颤地打开第一页,看了一眼,满意地合上,又打开,让丽丽取过笔来,挣扎着要坐起来,妈妈就赶快上前帮助著把他支起来。

丽丽爸爸打开笔帽,在扉页上写了一会,就合上,递给小诗:“这本诗集,我有两本。孩子,这本送给你了。”小诗接过书,要打开看,丽丽爸爸笑着说:“你写的‘路灯’我看了,好诗!我这一生,就死在诗歌上了。诗歌是光,哪怕是萤火,是油灯,是要照亮人的。嗨,现代诗歌难写啊!”他无限感慨地叹了口气,咳了两声,又说:“要学习现代诗,古体诗已经过时了。人民需要白话诗,诗歌没有,也永远不会死亡!因为诗歌是语言的精华!”丽丽端上发糕,爸爸很高兴,看小诗拿了一个,自己也吃了一个。小诗和丽丽正吃着,听到爸爸和庞叔叔在墙那边喊自己,就走出来,应了一声,“我在这里。”又想爬树,丽丽在他屁股上打了一掌。俩人就顺墙根跑到巷口,把爸爸和庞叔叔拉过来了。爸爸一到丽丽家,看到躺在床上的丽丽爸爸,也大吃一惊:“哟!老齐,也真是忙,一段时间不见,你病成这个样子了!”说着眼泪就落下来了,上前拉住丽丽爸爸的手,连说对不起。爸爸安慰了一阵,俩人说了一些话,就起身告辞。走到门口,拉住丽丽妈妈的手埋怨说:“你看你,上次到家里来也不说一声……”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一点钱,硬往丽丽妈妈手里塞……丽丽已经拉着小诗走到路灯下了。……

“小诗!小诗!”小诗一下子坐起来,原来刚才他睡着了。志刚还在用一根棒调弄余火,火光忽闪著,一地的灰烬。小诗觉得刚才的温暖倏地全跑光了,打了个寒颤,俩人站起来,准备回家。忽然志刚喊了一声:“看!”小诗顺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河里飘来了一具尸体,又是一个死人。小诗上前一看,不是那个拉胡琴要饭的吗?耳边隐隐又传来那首‘空字歌“的旋律……“田也空,土也空,换了多少主人翁;妻也空,子也空,黄泉路上不相逢……”

天渐渐地黑了,俩人拔腿向市委宿舍后门跑去。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志刚!”小诗在一楼过道的一间屋门上敲。门开了,志刚正在画架上为那幅‘农村拉碾图’加线条,小诗进了屋,从书包里取出雷开夫的画像,志刚看了一下,觉得脸部阴影部分比原先好多了,小诗又拿出一张雷开夫在小店门口穿风衣讲演的素描画,粗粗的几根线条,已经勾勒出主要动态。
  • “小诗!小诗!”小诗正在家里中间屋子里画素描,他刚从画夹上取下自己根据记忆画出的雷开夫像,换上另一张纸,有人敲窗子。是新认识的同学吴志刚。志刚家在不远的市委宿舍,父母亲在市委上班。
  • 三天劳动结束,学校里又欢声笑语,书声朗朗,校高音喇叭响起‘社会主义好’的歌声——“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我国人民……革命形势大好……物质变精神,精神变物质……资本主义社会日薄西山、日暮途穷……”这天,小诗念完了广播稿,背上书包上范冬冬家去。
  • 这几天课外活动时,学校安排广播室读忆苦思甜的文章。下午小诗又来到广播室。任芳大姐姐拿着一本书,找出一段让他念,是夏衍的《包身工》,小诗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念这篇。念完了一段,大姐姐就拿出一张通知,小诗念完后自己也知道了,原来是要全校同学参加从明天开始三天的农村劳动……
  • 今天上午课间操时,小诗到了校广播室,两个高中女同学让他先熟悉一下设备的使用,打开收音机,接通扩大机,话筒和唱机的连接,了解一点广播朗诵的要求,小诗傻呼呼的,大家都喜欢,就让他读一篇文章,小诗一开口念,两个高中女同学就说好。
  • “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校广播站传出雄壮的‘我们走在大路上’歌曲声,小诗正在操场上玩。“初一3班的吕小诗……”有人在喊。新学期第一堂体育课是体能测验。
  • 上了几天学以后,同学们都熟了,原形毕露,上课时折纸飞机飞来飞去,有的砸纸团,有的在后面讲小话,坐小动作。上英语课的是孙老师,匀称的身材,穿的衣服整洁笔挺。嗓音很好听,上课时上身笔直,双手撑在讲台上,头颅前倾,两眼平视前方,形象非常有力,像舞台上的演员,又像电影中的演说家。
  • “小诗考上了城市中学喽!”一个消息不胫而走,传遍了大院。城市中学是红旗中学,设施和教育水平是最好的。“考上中学就是秀才了。”有的家长来祝贺,有的还带着自己考上中学的孩子来看小诗。和小诗同时考上城市中学的还有黑蛋和黎亮,“来,比比看,谁长得最高?”
  • 一部史书,不任强权者歪曲粉饰,也不由伪造者涂抹虚构,自有天上神灵的眼睛看着。一段历史,总有往事的亲历者秉笔直书,用不着担心记忆的失却,除非天灵不存,良知丧尽。如果说有一部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那也一定会有一部中国20世纪中叶病世的文学记录。
  • 就见放着许多自行车的那排平房的路口,走出一群人,拎着提琴盒什么的,中间一个阿姨,像画片上的仙女,瓷娃娃一样的脸,高高的发髻,亮晶晶的眼睛,又尊贵又亲切,和身旁几个男的说说笑笑着,登上一辆‘革命文艺巡回演出队’大红横幅的汽车,向送别的人招招手,汽车腾腾开走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