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毁灭(35)

晨风清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34

一连几天,小诗在学校都躲著丽丽。他想着那天在文化馆墙上的一幕,心里有一种复杂而怪异的感觉,总觉得对丽丽有一种负罪感。上课的时候,心神不宁,老是萦绕着丽丽在树下向上看自己的惊讶的眼睛……一会儿,又出现丽丽在小剧场门口怯怯的身影……他恨自己,为什么要做对不起丽丽的事,又在心里嘲弄自己为什么没有勇气向丽丽坦白……课间操时,冬冬喊她上广播室都喊不动,冬冬只好一个人去了,说小诗病了。同学们在操场上疯,小诗一个人坐在教室里,打开丽丽爸爸送的《泰戈尔诗集》,翻开,在《随想集.云使》一章中夹着一页纸:

一天我还记得那一天的中午,绵绵雨丝显得很疲惫。
室内阴暗,我无心工作。于是我操起琴,伴雨而歌。
她从隔壁房间里出来,默默地走到门前。然后她又折回去。
她又一次来到外边,在那里让立着。
尔后又慢慢地走回屋里,坐下来。
她手里拿着针线活儿,凝望着窗外那些隐约可见的树木。
雨停了,我的歌声也已沉默。她站起身来,梳理著自己的头发。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只有那一天的中午,将雨声、歌声、
昏暗和闲散融为一体。
历史上的国王、皇帝和战争、起义,很容易被忘记。但是那天中午的
一块时光,犹如难得的宝石一样,深藏在时间的宝盒里。对此,只有我们两人知悉。

丽丽一笔一划工整秀丽的字迹,最后一个自然段是用绿笔写的,正散发出少女的馨香。……

广播里传出一团声音,小诗竟无法分辨讲的什么。中午开饭时,冬冬提醒他说:“小诗,今天中午学校里安排的吃忆苦饭,不要忘了!”这才想起本来是分配给他的广播任务,冬冬看了他一眼,出去了。小诗上了食堂,排在队伍后面,每个同学的饭盒里有两个米糠做的窝窝头,再加一点农村的臭腌菜。“好臭啊!”有的同学皱着眉头,转身就倒了。小诗闻闻自己盒里的咸菜,是臭,现在知道每天乡里人是吃什么了。他咬了一口米糠窝窝头,粗的像砂子,应该是‘天堂’里的珍肴了。看见丽丽一个人孤独地坐在教学楼后面的花坛旁吃,便生恻隐,走到花坛旁,看见丽丽脸上有泪痕,悄悄一旁坐下。见丽丽咬了一口窝窝头,脸上沾著泪痕,就又坐近了一点,忐忑地问:“丽丽,你哭了。”丽丽这才看见小诗就坐在自己身旁,马上高兴起来,用小手指抹眼泪,笑着说:“我没哭。你才哭呢。”小诗见丽丽笑了,心里稍释重负,又轻轻探问:“窝窝头不好吃喔……”丽丽用小指头又抹了一下眼角,淡淡地笑着,脸上现出圣徒般的平静,小声说:“这个我吃过了,我在家经常吃。”小诗看到丽丽脸上祥和的表情,感到惊奇,丽丽看了小诗一眼,又轻轻地在窝窝头上咬了一小口:“我从小就吃这个,跟我爸爸在农场时候吃的……”小诗眼泪流出来了……丽丽一看,“哎,怎么你哭了?”

小诗真的哭起来了。丽丽忙摇摇他,安慰他,又掏出小手绢往他手上塞,见他不动,就用手绢往他脸上擦,小诗哭出声来了。丽丽赶快哄他:“都怪我不好,快不哭了,叫同学看到……”小诗马上止住了抽泣,看远远的有同学正向教学楼走来,就用衣袖掠了一把,几口把窝窝头吃完,丽丽也吃完了。看着碗里的臭咸菜,俩人都笑了。

洗了碗以后,俩人走上教室,小诗让丽丽坐下,拿出《泰戈尔诗集》,丽丽打开扉页,一眼看到爸爸新添的字迹,眼睛一下亮了,小诗看丽丽的眼睛像燃烧的黛玉,一下惊住了。丽丽双手举著念起来:

有些鸟是不能被关在笼子里的
它们的羽翅太辉煌了

一根翎毛曾飘落
我的病床带着歌声

丽丽又翻开诗集,翻开‘采果集’,小诗的目光落在第1节:

我年轻时的生命犹如一朵鲜花,当和煦的春风来到她门口乞求之时,她从充裕的花瓣中慷慨地解下一片两片,从未感觉到这是损失
现在青春已逝,我的生命犹如一颗果实,已经无物分让,只等著彻底奉献自己,连同沈甸甸的甜蜜

丽丽说:“我爸爸最喜欢这一首。”她又轻轻的念起来,念著念著,两行珍珠从眼眶里盈出来了。“我爸爸有沉甸甸的苦难。”她用小手绢把泪水慢慢擦去,怕小诗不理解似地,又像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他是右派。我爱他。”小诗脑子一下空了。“寒假上我家玩吗?”丽丽边揉眼睛边小声问,看着小诗的眼睛,一下看着地上,又抬起头来,“不,我上你家玩。”……

午间操场上传来踢球的口哨和喊叫声。小诗一个人趴在桌上迷迷糊糊睡着了。他梦见了刺眼的光芒,从一只挣扎的小鸟的轮廓里迸射出来,逐渐淹没了视野……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两天前学校组织参观博物馆的阶级教育展览,中午时交待了下午回家做作文,就放学回家了。小诗到了家,吃了饭,爸爸就说下午要到文化馆去看彩排,有一台新戏要公演了。小诗就跟爸爸一起上文化馆。
  • “志刚!”小诗在一楼过道的一间屋门上敲。门开了,志刚正在画架上为那幅‘农村拉碾图’加线条,小诗进了屋,从书包里取出雷开夫的画像,志刚看了一下,觉得脸部阴影部分比原先好多了,小诗又拿出一张雷开夫在小店门口穿风衣讲演的素描画,粗粗的几根线条,已经勾勒出主要动态。
  • “小诗!小诗!”小诗正在家里中间屋子里画素描,他刚从画夹上取下自己根据记忆画出的雷开夫像,换上另一张纸,有人敲窗子。是新认识的同学吴志刚。志刚家在不远的市委宿舍,父母亲在市委上班。
  • 三天劳动结束,学校里又欢声笑语,书声朗朗,校高音喇叭响起‘社会主义好’的歌声——“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我国人民……革命形势大好……物质变精神,精神变物质……资本主义社会日薄西山、日暮途穷……”这天,小诗念完了广播稿,背上书包上范冬冬家去。
  • 这几天课外活动时,学校安排广播室读忆苦思甜的文章。下午小诗又来到广播室。任芳大姐姐拿着一本书,找出一段让他念,是夏衍的《包身工》,小诗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念这篇。念完了一段,大姐姐就拿出一张通知,小诗念完后自己也知道了,原来是要全校同学参加从明天开始三天的农村劳动……
  • 今天上午课间操时,小诗到了校广播室,两个高中女同学让他先熟悉一下设备的使用,打开收音机,接通扩大机,话筒和唱机的连接,了解一点广播朗诵的要求,小诗傻呼呼的,大家都喜欢,就让他读一篇文章,小诗一开口念,两个高中女同学就说好。
  • “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校广播站传出雄壮的‘我们走在大路上’歌曲声,小诗正在操场上玩。“初一3班的吕小诗……”有人在喊。新学期第一堂体育课是体能测验。
  • 上了几天学以后,同学们都熟了,原形毕露,上课时折纸飞机飞来飞去,有的砸纸团,有的在后面讲小话,坐小动作。上英语课的是孙老师,匀称的身材,穿的衣服整洁笔挺。嗓音很好听,上课时上身笔直,双手撑在讲台上,头颅前倾,两眼平视前方,形象非常有力,像舞台上的演员,又像电影中的演说家。
  • “小诗考上了城市中学喽!”一个消息不胫而走,传遍了大院。城市中学是红旗中学,设施和教育水平是最好的。“考上中学就是秀才了。”有的家长来祝贺,有的还带着自己考上中学的孩子来看小诗。和小诗同时考上城市中学的还有黑蛋和黎亮,“来,比比看,谁长得最高?”
  • 一部史书,不任强权者歪曲粉饰,也不由伪造者涂抹虚构,自有天上神灵的眼睛看着。一段历史,总有往事的亲历者秉笔直书,用不着担心记忆的失却,除非天灵不存,良知丧尽。如果说有一部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那也一定会有一部中国20世纪中叶病世的文学记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