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自由天使 : 蓉子的故事

自由天使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14日讯】一个人因为偷了辆自行车被判了20年徒刑,另一个因为喝醉酒撒酒疯抢了4块多钱就被判了无期,结果害的两家都妻离子散。这听起来似乎是天方夜谭。可这样的悲剧,在那个党大于一切的荒唐社会里却真实发生了。

真不愿再看到这样的悲剧重演,所以,决心和更多的人一起努力,终结这个吃人的社会制度。——题记

初见蓉子的时候,她脏的就像街头上的小乞丐。衣服如同铁打的一般,头发也乱蓬蓬的——是她家的一个远亲,把她寄养在我们家。

当时,她头发脏的生出好多虱虮。是母亲和小姨,用水给她洗了十数遍,用篦子给她篦去虮子。又让她洗澡,换新衣服,足足折腾了半个下午,才把小乞丐变成水灵灵的小姑娘。

她称呼我的父母亲做大伯、大娘。母亲让我叫她姐姐,我不肯,只叫蓉子,不过她似乎并不介意。母亲因为家里又多了一口人吃饭而有些担忧,我却因为多了一个小玩伴而感到开心。

我问母亲蓉子为什么会到我们家里来,母亲告诉我说,蓉子家原来住在农村。蓉子一岁多的时候,她的奶奶得了病。因为家里太穷没钱看医生,蓉子的爸爸就偷了一辆自行车卖掉,准备给蓉子的奶奶治病,结果却给公安抓了。适逢大搜捕(就类似于现在的严打),然后被判了二十年徒刑。

蓉子的奶奶急火攻心,竟因此撒手人寰。就在此时,蓉子的妈妈却又生了个女孩。一个年轻的农村女人,拖着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怎么活?只有把蓉子的妹送给蓉子姑养着,然后蓉子妈带着蓉子改嫁了。不幸的是,蓉子的姑父因为半夜喝多了酒,和他一个朋友在路上撒酒疯抢了一个人四块多钱,也被公安抓了,然后判了无期徒刑。蓉子姑姑伤心过度,大病一场。连自己都无法照顾的她,只好把蓉子妹妹送给另一家人。后来那家人搬走到了远方,从此就失去蓉子妹妹的下落。

蓉子妈改嫁后,又生了一个小男孩。因为她的继父家庭条件也不太好,同时自家又添了个男孩,更不愿养个别人家的女娃了。于是,就把蓉子送到了一个远房亲戚家。蓉子在她的这个亲戚家,一直长到十岁。

蓉子的这个远房亲戚和我父亲的一个朋友关系很好。有一天,他来这边做客。在聊天的时候,听说我父母人品都很不错,我父亲又是工厂的工人,当时生活也比农民好的多。于是,他就来我家里向我父母提起蓉子,谈到收养她的事情。当我父母听说蓉子的遭遇后,很是同情,就决定收养她。就这样,蓉子在我们家里住了下来。

白天的时候,蓉子会跟着大人侍弄一下花花草草,跟着学做家务,洗洗她自己的衣服。等我晚上放学的时候,她就会跟着我学习写生字,算算术。星期天节假日了,她就会跟我们这些男孩子出去疯跑,上山摘野果,下河捞鱼。总之她很淘气,就像个男孩子一样。 蓉子曾跟我说,这是她长这么大,过的最幸福的日子。家里没有人欺负她,大家都对她好,也不用担心挨打挨骂,还有饱饭吃,有新衣服穿,还有人跟她一起玩。

也许是因为她比我大一岁多的缘故,她总是像个姐姐一样的照顾我。如果有比我大的男孩子欺负我,她就会挺身而出护着我。那些大孩子因为打不到我,就会骂她是没爹没娘的野种。他们这样骂的时候,蓉子就会很受伤的样子。我就只有用糖来哄她开心,因为蓉子最喜欢吃糖果。

那年秋天,我们一帮男孩子去河边洗澡,蓉子也去了,可是她怕羞,只好远远的坐在岸边玩石子。结果和小伙伴玩水的时候,我一时兴起,就游到了淤泥滩的边上。我一脚踩在淤泥里,拔了半天也拔不出来,一慌之下就呛了水,人事不知了。

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岸上,小伙伴们都围着我。蓉子在旁边泪流满面的坐着。后来我才知道,我陷在淤泥里的时候,小伙伴们都慌了。因为那里以前淹死过人的,谁也不敢过去救我。只好在那里大喊救命。

远远的,蓉子听到我呛水了,拚命的跑过来,奋不顾身的跳到河里,向我游过去。她在后面抱住我的腰,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我拖上岸来。为此,她自己也呛了几口水。

是蓉子救了我一命。从这之后,家里人和蓉子的感情更深了。

时光如逝。一转眼蓉子来我家已经有两年多,我也就快要上初中了。这年春末夏初的一天,母亲忽然就晕倒了。得到消息的父亲,赶快从工厂赶回来,把母亲送到了医院检查。

检查结果对父亲来讲,就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母亲得了一种很罕见的病,很多得了这种病的人都死了。即便是侥幸逃得一死,也会留下非常严重的后遗症。

一向坚强的父亲流泪了。一夜之间,他就苍老了很多。父亲和单位里请了假,找遍了我们当地曾治愈过这种病的医生给母亲治病,结果不见任何好转。父亲于是借遍了亲朋好友家的钱,把母亲送到省城的医院去治疗。

送她去省城医院那天,没有人认为母亲还能活着回来。父亲说:“尽最大的努力!”

很悲壮的,父亲背着不省人事的母亲走向车站。

在母亲住院期间,小姨和小姑留在家里照顾我和蓉子。我因为见不到父母亲而哭鼻子,蓉子和小姨小姑就会一起哄我,说妈妈爸爸就快回来啦;男子汉要坚强不能哭啦;要是不哭鼻子就给买冰棒和糖果啦。总之,她们就是一起哄我,直到我不哭为止。蓉子会安静的在我身边坐着,不再出去淘气。她大概已经感觉到,她不会在这个家里很久了。

一个多月后,母亲出院了。奇迹般的,她捡了一条命回来。虽然我们家为她治病已倾家荡产且负债数万,但她终于活下来了,这比什么都让我们高兴。母亲却觉得自己拖累了这个家,感觉非常的愧疚。母亲说,与其这样活着破财遭罪,还不如死了更舒心一些。 “老伴儿啊,钱,我可以再赚。人要是没了,要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呢?只要你能活下来就好。”父亲如是说。

父亲每个月的工资,除去给我交学费的,再除去基本生活费和不得不给母亲买营养品的钱之外,全都用来还债。即使这样,也还不了多少。高筑的债台,使父母亲的头发,过早的白了。

大姑父在粮库上班,有淀粉廉价卖给我们。我们一家几口人,就靠喝粥和吃着淀粉做的“馒头”来维持生活,那种硬梆梆的,透明的,扔出去能把人打个跟头的“馒头”。我至今记忆犹新。

因为母亲生活不能自理,很多家务,就由我和蓉子来做。我学会了自己洗衣服,还学会了劈柴,担水。

秋天来了,我上初中了。很快的秋去冬来,又很快的冬去春来。

日子过的清苦不算什么,可此时家里要断粮了。天幸,有人把冬天冻坏的土豆送给了我们家一些。爸爸把这些土豆拿到加工厂去磨成面,回来蒸“馒头”给我们吃。那种黑黑的“馒头”很难吃,但是我们还得吃,因为我们饿。

父母终于决定,把蓉子送回她乡下的亲戚家里,因为父母不想蓉子和我们一起遭这份罪。

蓉子的亲戚来了,看到我们家里这种状况,也是没有办法。这样的家,少一张嘴吃饭,或许生活的压力还会轻一点。

当蓉子得知将要被带走了,跪在地上抱着母亲的腿放声痛哭:“大娘啊,我求求你留下我吧,我帮你做家务,我长大给你当儿媳妇……” 母亲也是泣不成声:“蓉子啊,不是大娘不要你,这个家啊,现在养不活你了……”

我也急的大哭,“妈妈,把蓉子姐姐留下来吧!”这是我第一次叫蓉子姐姐。

父亲和蓉子的亲戚不忍,也都流泪了。但蓉子最终还是给领走了。

那天,我们送出去很远,蓉子边走边哭,走了很远,还不停的回头向我们挥手。我也哭,想留住蓉子。但蓉子还是越走越远了,渐渐的,蓉子淡出了我的视线,消失,不见了。

蓉子走了,可全家还是得过这样艰辛的生活。这种状况,持续了好几年。

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的时候,母亲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本来生活已经不能自理的母亲,在修炼法轮大法一个月之后,竟重获新生,恢复了健康。从这时起,我们家又重新充满了欢声笑语。全家人也因此都有幸得了法。

我们全家通过辛勤的劳动,数年间,还清了所有外债。这个时候,母亲又想起了蓉子。再想联系,却听说蓉子的亲戚举家搬到外省去了。从这后,就再也没有关于蓉子的任何消息。

希望蓉子能够一切都好,深深的祝福。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10-14 11: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