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同名之谊

图右1为本文主角之一的“大”陈美珠。(作者提供)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16日讯】五十几年前的小学教育制度,有个项目至今仍然沿袭不辍,那就是读到中、高年段时必须重新编班,想来用意是在增强儿童的适应能力,并拓展社交圈子,多认识些人吧。

当年我们刚入小学是采男女分班制的,而升上小三时就男女合班了。这时,我们班的师生们,遇到了一个难题,就是班上有了两个女“陈美珠”。于是依照个头高矮,划分成“大陈美珠”与“小陈美珠”。那大陈可厉害哪!是个体育健将,虽然我们背地里称她为“母夜叉”。她后来因为家境的关系无法继续升学,选读职业班。

记得五年级时,学校选拔躲避球校队(如今叫手球),机会均等,所有班级都组队参赛,抽签决定赛程。几个回合下来,全是职业班的天下。因为升学班在课业的压力下,早已慢慢向“洋鸡”转化啦!还跟人家比啥呢?

记得很清楚,我们班与大陈美珠的职业班做决赛对抗,大陈可是队长耶。她们班个个人高马大、孔武有力、球技高超。首场她们在外场发动攻势,我们班在内场采取守势。

那当然啦!她们班,除了具有快捷的传球特技以及强劲的投球力道外,大陈的指挥若定可是居功厥伟哪!你瞧!她站在那儿威风凛凛,眼观八面、耳听四方,在全体队友默契十足的注目之下,一个眼神、一个手势、一个小动作,大家就知道她是要采取何种战略:或声东击西;或前后夹攻;要嘛赶尽杀绝;否则就是消耗战……,所以一经锁定目标,立刻听到碰!碰!碰的连续撞击声,内场的我们个个中球、应声倒地、出场。顷刻间被杀得片甲不留,惨遭——“剃光头”!

只剩下“小排骨”的我,在内场东游西窜、疲于奔命!为了躲避被球击中,只得铆足了劲儿,仗着身轻似燕全场拔足狂奔,以保性命。不一会儿就累得眼冒金星、上气不接下气。

一边儿逃命,一边儿寻思:‘这玩艺儿太耗体力了!自己手无缚鸡之力,无法在外场投球杀敌,只能在内场等着挨打。无论“凌波微步”的功夫再好,总有力竭的一刻,那还不是对方的“俎上肉”吗?算了!别出这种风头啦!’“同班同学个个埋头苦读,我还得每天参加躲避球集训一、两个小时,还升什么学啊?”

比赛一结束,我立刻直奔体育老师那儿,鼓起勇气告诉他,我放弃参加校队选拔的机会,老师点头应允。于是我的体育明星梦就此终止。而升学班里也就没有一个人入选校队啦。现在想来,这种球赛,名儿取得好:到处“躲”,以“避”免被“球”击中,就叫躲避球嘛!没错吧?

小陈一向温温婉婉,一脸的笑意,不多话,与大陈个性截然不同。高年级又与我同读升学班,如今家住基隆,是当年省立基隆医院的护理长,目前也已退休。当我在基隆文化中心开第二次个展时,她还特地前来捧场,共同回忆从前,那温馨的友情,暖暖地包围着彼此。

只是这些年来,陆陆续续召开的小学同学会,却再也不见她的踪影,多方打听也不闻其详。据侧面消息的流传,说是她的女儿积欠巨额债务,远赴美国一走了之,留下七十岁的老母替她背债,真是情何以堪啊!从前护理别人,而如今的心灵伤痛却更需要别人的护理呢。

世事难料,大陈选择就业,安于平凡,可老来儿孙绕膝、子贤孙孝;那小陈多读了几年书,在自己的岗位上怜病惜痛的,为别人的健康付出,可到头来境遇之惨,令人鼻酸。如此看来,人生际遇大不相同,谁也无法掌握,谁也无权操控,冥冥中自有一套人们无法解读的安排,强求不得,是吧?所以说,“人各有命”啊!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8-10-17 1: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